第四章 杏花枝头听春雨
痞子拜格2021-06-11 13:205,079

  在长安城逗留了两日,吃遍了长安城的名小吃,玩遍了长安城好玩儿的,春雨便雇了一辆马车,继续朝西北方向走。

  “姑娘,你怎的一个人出远门,江湖凶险,你一个女娃,还是早早回家的好。”赶马车的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伯,慈眉善目,有个和春雨差不多大年纪的孙女。

  “阿伯,我不怕。”她既有胆量一个人出门,就有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本事。

  “常言道,初生牛犊不怕虎。等你真遇上什么事,害怕就晚了。”老伯语重心长。

  “阿伯,我看当今天下,政治清明,国泰民安,灾祸什么的,倒似乎不必太担心。”

  “哎,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种事,谁说的准呢。这不,昨天晚上,长安城巨富黄员外就遭了殃,现在只剩一口气了。”

  “黄员外?”春雨微一沉吟,这人名好耳熟。“阿伯,是不是那个药商黄员外,他的大公子前几日还在以文会友的那个?”

  “是啊。所以人啊,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性命啊。没了性命,其他都是多余。”

  “阿伯提醒的是,我自当……”一句话未完,一个趔趄,春雨往前栽了去,头险些碰到马车门框。“阿伯,你怎么了?”春雨赶忙坐起来。

  “姑娘,车子坏了。一时半会儿恐怕是修不好了。”老伯有些懊恼。

  “那我先下车吧。”

  “姑娘,真是对不住了。看样子,你只有自己走到下一个驿站去了,现在天色还早,到天黑之前,应该能赶到,到时候,你再重新雇辆马车。”老伯一边说着,一边往怀里掏些什么。“这是你付给我的定钱,我没把你送到,这钱你还是拿回去。”

  “不,阿伯,这钱您收着。您已经把我送了这么远,没多久就到了。”春雨急忙说着,并掏了另一半路费给他。“这是另一半路费,本来该是到驿站再付给您的,我既然在这里下了车,就在这里付给您好了。您收好了。”春雨一笑。

  “这怎么行呢。”老伯急了。

  “阿伯,您就别跟我客气了。您年纪大了,还要出来辛苦工作,实属不易。这点儿钱就当做是我孝敬您给您买碗茶水喝。以后若有缘,我还坐您的马车。”春雨微笑,把银子郑重地放到老伯手里。

  “姑娘,你真是个大好人。”老伯忍不住湿了眼眶。“下次一定再坐阿伯的车,阿伯免费载你。”

  “好嘞,阿伯,您也快赶路吧。”

  “姑娘,你一路小心。尤其是这荒郊野外的,一定要特别小心啊。”阿伯牵着马车,守在原地,朝穿着白色衫子的姑娘挥手告别。

  下了马车,春雨才发现,原来这郊外风光如此之好。到处都是鲜花和大树。她忍不住纵情深吸了一口野外的空气。唔,真好闻,泥土和青草的香气。

  她一边慢悠悠地走着,一边采着路边的野花,然后把它们编成花环,戴在自己头上。

  “兄弟们,跟上她。”几个模样凶悍的汉子,此刻正在春雨身后不远的地方。

  “嘿,这个小娘们一看就很有钱,咱们这次可以狠狠地捞一笔。”说话的是个左脸有条刀疤的男人。

  “我看不光是有钱,也很有料啊。你看她这小身段,多婀娜。”刀疤男人身旁的汉子长得奇丑无比,一双眼睛小得像老鼠,鼻孔又大得吓人,嘴巴向右歪,四肢又粗又短,此刻正眼神猥琐地盯着前方优哉游哉采花的姑娘。

  这三个人全是作奸犯科的常犯,几次被抓了又放出来,放出来又被抓进去。现在,他们专门守在这片荒野,制造一些意外以谋取钱财或美色,比如挖些陷进,然后向被困的人提供帮助,索要钱财,或是撒些铁钉,让马车遇难,因为不是直接抢劫,所以官府也拿他们没办法,只是久了,大家不赶时间的都不会选择走这条路,或是多带一些护卫。

  这群家伙这些年,钱倒是劫了不少,却从未劫到色,从未有姑娘或妇人敢走这条路,而且还是一个人。

  三个男人这次见了这样一个大尤物,真的是馋得口水掉了一地,都忍不住心急地加快了脚步。

  春雨起初并没在意,只是欣赏风景去了,奈何这后面的人丝毫不加忌讳,脚步声越来越大。

  春雨一边走着,一边在伤脑筋。是和他们痛快打一架,还是赶紧跑?打架,她不会武功,自然是打不过的,跑嘛,她一个人也跑不过几个人。为今之计,就只有……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样想着,春雨忙加快了脚步。

  “呀,前面有棵杏花树。到了树上就好办了。”春雨跑了起来。

  后面的人此刻却慢了下来。

  “大哥,你怎么不赶紧追,反而还慢下来了呢,我可快急死了。”那猥琐的又丑又矮的男人嘟囔道。

  “哎,三弟,急什么,她早晚还不是我们的床上物,想怎么样还不是我们说了算,你不觉得这样一点点地把她逼上绝路,然后等着她跪地求饶更有意思吗?”

  “大哥说的是。死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死不了。哈哈哈哈哈……”

  好大一棵树,杏花微白,淡淡幽香。春雨忍不住笑了,深吸一口,唔,果然好闻,比那些野花确实要好上许多。

  可是,她要怎么上去?

  她正想着,一根绳子顺着粗壮的树干被丢了下来。春雨忙抓住绳子,竟然丝毫不费力,就一步一步到了树顶。

  她原想着是有位世外高人在帮她,可是放眼,除了这满眼的杏花白,哪里还有什么其他?

  “小娘子,干嘛躲到树上去,几位哥哥可不会爬树哟。”

  “小娘子,快下来,让哥哥们快活快活。”

  “臭娘们,快下来,要不然,我把树给砍了,看你往哪儿躲,到时候让你生不如死。”

  ……

  几个男人淫词秽语连篇,边说还忍不住兴奋地大笑。

  “吵死了——”春雨本来上了树没见着高人就心情有些郁闷,此刻更是烦不胜烦,你们既然不想活,那么,就不要怪我了。

  “蹦——”一声巨响,大地随之安静。

  “早知你有这霹雳珠,我就懒得救你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咦,高人,你在哪里?”春雨听得人声,心头又是惊奇又是欢喜。

  奈何高人只说了这一句,便再不开口。

  春雨无奈,只有站起身来,攀着枝桠在树上走来走去,想要把这高人找出来。

  “你踩着我的脚啦。”

  “啊?”春雨一个没站稳,竟跌坐下去。

  “你——”高人一声冷哼。

  春雨这才看清——天啊,那哪里是一个人,分明是……

  在层层叠叠的杏花之中,包裹着一个仙一般的男子,他披了一件雪白披风,黑色的长发藏在宽大的白色披风帽子之中,整个身体几乎和这满树的杏花融为一体,连气味似乎都完全融合了,难怪她找了半天,竟没找到。

  “你这女人可真大胆。”

  “谢谢,谢谢夸奖。”春雨微笑。

  “你坐在我的腿上了。”仙人皱眉。

  “哦,是吗?”春雨低头。哈,可不是吗。难怪刚才跌倒,屁股一点儿都不疼呢。“挺舒服的。”她非但没有起身的意思,竟还恬不知耻地摸了摸。

  “你——”仙人有点儿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己那只被某人轻薄过的腿。

  “哎,仙人,你叫什么名字?”

  哎,仙人,你别装睡啊,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自被春雨轻薄之后,仙人似乎决定以睡明志,不再搭理春雨,也免受她的打扰。

  “仙人,你既不好意思,那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叫淳于年,你可以叫我阿年。”

  春雨说着,见仙人还是没反应。于是身子又往前挪了一步。

  “仙人,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吧。江湖上,人们不都讲究礼尚往来吗?”说着,见仙人还是没反应,身子又往前挪了一步。

  总之,春雨每说一句话,只要仙人不回答,她就往前挪一步。我也不知道她在某仙腿上向前挪了多少步,只是,再向前,就不妙了呀……

  某仙作为一个男人,终于忍不住,坐了起来。

  此刻,仙人的脸就在春雨的脸对面,中间也许只隔着一拳的距离,也许还不到一拳。

  两个白色的身影交织,彼时安静极了,一片杏花轻悠悠地落下,顺着仙人的睫毛落在下眼眼睑。

  好美。春雨忍不住痴了。

  “你真美。”仙人眸色一转,嘴角弯起一抹笑,勾起春雨的脖子,轻巧地吻了下去。这下,看这女人还敢不敢招惹他。

  “哗~”天地变色,杏花纷纷飞扬,像一场洁白又芬芳的雪,落了两个人满身满头。

  吻了有多久,谁知道呢。只知道这飘扬的杏花雨停下的时候,这个吻才回味悠长地结束。

  仙人的眼眸亮晶晶的,松开某女的脖子,想要从她脸上找到他想要的表情。

  “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在吻你啊。”仙人笑得很得意。很好,生气了。

  “哦,原来,这就是吻啊。以前只在书里看到过,没想到,就是这样啊。”她的不解马上散了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喜悦。“那你既然吻了我,我也要吻你。”她的眼眸变得亮晶晶的,脸蛋红扑扑的,看上去煞是可爱。

  “什么?”仙人愣了。

  “我也要吻你。”她试图学着仙人的样子,去勾他的脖子。

  可是,仙人哪是那么容易就被勾到的。他急忙躲开,“啪——”,某仙摔在了树桠上,某女摔在了仙人身上。

  “我要吻了。”她闭起眼睛,长睫毛眨啊眨,像沾了露水的蝴蝶的翅膀。那么轻易那么幸运地就找到仙人好看的唇,吻了上去。

  唔,好吧。就那么片刻的工夫,他们都失去了彼此的初吻。

  很长时间后。

  某仙俊脸通红,眼睛紧闭着。某女优哉游哉地躺在杏花树上,偶尔去摘些杏花来吃。

  “哎,仙人,你饿不饿,要不要吃?”春雨摘了满满一捧杏花,屁颠屁颠地走到仙人身边。

  仙人背对着她。使劲摇头。

  “你不饿?”

  仙人使劲点头。

  “怎么可能?人都是会饿的,我虽然叫你仙人,可是你毕竟是凡人哪。”春雨一边往嘴里塞着杏花瓣,一边含含糊糊地说。

  “要不然,你转过来,我喂你吃。”春雨点了点他肩膀。

  仙人肩膀一抖,又开始使劲摇头。

  “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啊,快让我看看?”春雨使劲把仙人的身体掰了过来。

  她伸手去摸仙人的额头,真烫。

  “你不介意,我试一下你的体温吧?”仙人一愣,疑惑她要怎么试体温。下一刻,他就后悔,为什么他没用他毕生所学来阻止她。

  “哗~”他胸前的衣衫被一把拉开,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她一只手轻轻覆在上面,停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

  “体温也很烫,看样子,是真的发烧了。”她收起手,从身上卸下布包。“我懂医术,先降温吧。”

  她拿了一个瓷瓶子和一个棉布袋出来。

  “这是酒,酒用来擦身,可以降温。”她一边说着,一边熟练地将酒倒在一个棉花团上,然后温柔地在他额头上擦拭,接着是他胸前。她做这一切的时候,很是认真。

  “烧如果不及时退下去的话,很有可能把脑子烧坏。”她一边说着,一边才勾起一丝轻松的微笑。

  躺在她身旁的某仙乖巧地任她轻薄他赤裸白皙的身体,想着他一定是脑子烧坏了,不然,他怎么会觉得此刻的她,竟那么美,让他忍不住想要拥抱。

  “好了,你别这么看着我,你再这么看着我,我就忍不住又要吻你了。”

  他都不知道他此刻是以一种怎样温柔的眼神在看着面前这个姑娘,而他好看的薄嘴唇此刻又怎样红艳艳地诱惑着人的神经。要不是她从小因病,修身养性,又吃了许多药的缘故,真是抵挡不住哇。

  他一听,本来有些退下去的红潮又瞬间涌上了脸。

  “我错了,你别激动。我不开玩笑了。”春雨收敛了笑,又认真地开始替他擦身子。“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易清尘。”

  “那我以后叫你清尘,好不好?”

  以后?他微微呢喃,哪里会有什么以后,不过萍水相逢,一别之后也许永远都不会再相见。想到此,忍不住有些烦扰,推开了那只温柔的手,侧身睡了。

  “我没事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天色已暗。”

  春雨抬头,才发现,天色真的不知不觉间暗了下来,她一逗留竟然留到这个时候,原本还计划着天黑之前到达驿站的。

  “在哪里休息?”

  “树上。”

  春雨很想问树上怎么会是睡觉的地方,只是看他熟练的睡姿,想必这已经是常事了。只是,她没有武功,难保不会掉下去。

  “我不会武功,我怕会掉下去。”

  他没有说话,递给她一根绳子。

  “干嘛?”

  “把自己绑在树上,这样就不会掉下去了。”

  “(⊙o⊙)…”春雨此刻才发现,得罪高人的下场是什么。“那你帮我一下吧,帮我把自己绑起来,我自己实在不好动手。”

  他半晌没有回应。

  “你就看在我辛辛苦苦帮你降温的份儿上,帮帮我,好不好?”她轻轻推他。“好清尘,你就帮帮我吧。”她竟有些撒起娇来。

  果然,某仙还是受不了,乖乖起了身。

  “躺好。”

  “是。”春雨乖乖躺好,微笑。

  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出于报复,还是某仙技术不好,春雨被绑得像个粽子,模样煞是难看。

  “扑哧——”某仙一想起刚才某人嚣张的样子,再对比现在这副寸步难行的丑模样,都忍不住笑得背过身去。

  “哎,清尘,你这样,我晚上怎么翻身啊?”

  “我只保证你不会掉下去,不保证你翻身。”他说着,心情极好地躺了下去。

  “清尘,你睡了吗,我睡不着。”月上中天,首次露宿树头的春雨还在和身上的绳子做挣扎。想翻身翻不了,想睡睡不着,天底下还有没有比这更悲惨的事。

  见清尘无论如何都不搭理她,几番折腾,许是累了,终于不再说话,睡着了。

  一圈一圈绕开绳子,将熟睡的某人抱起,然后揽着她一起睡下。

  易清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是不希望她再因为睡不好而打搅到他,也许是因为她照顾过他,也许是……也许没有理由,他就是那么做了。

  他将手臂伸开,让春雨把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然后用一只腿固定住春雨的整个身体,防止她掉下去,最后很不厚道地将那些飞舞的小虫全灭掉。当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看着天空闪烁的星星,他居然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这种感觉离他已经很遥远了。只有父亲和那个女人还在身边的时候,他才有过这种感觉。

  春雨还是喜欢翻身,每每总是喜欢往他怀里钻,手还喜欢放肆地抱着他的腰。他起初总是习惯性地把她的手拿开,后来,感觉不坏,索性就由了她去。

  一夜,恍恍惚惚。

  春雨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易清尘早已不见踪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