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寻美之旅终极站之王宫
痞子拜格2021-06-28 21:004,209

  “无情,今日,我们不如去王宫吧。”春雨一碗牛肉面吃完,心满意足地坐好,笑着问还在吃面的某人。

  “不去。”某男埋首吃面,一口拒绝。

  “你可记得我们这寻美之旅的目的?”春雨循循善诱。

  “不记得。”某男继续吃面,头也不抬。

  “寻美之旅当然为寻美而来,那么哪里有美女,我们就应该到哪里去对不对?”

  某男不语。

  “那你看,王宫是整个大宛国最华贵的地方,肯定有不少美女,你说是不是?”春雨见他不语,殷勤地为他倒了一杯酒。

  某男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你就和我一起去吧。”春雨满脸堆笑。

  “不去。”某男擦擦嘴巴,不假思索道。

  “你……”春雨恼了,“我和你说了这些好话,你还不去?”

  “美人儿,你若真想看美女,不必非要去王宫。”

  “我意已决,今晚七点,夜探王宫,你若不去,我便一个人去。”说着,潇洒起身,转身上楼去了。

  某男叹气,十分无奈地跟了上去。

  “你这是做什么?”无情走进春雨房间,见她正在收拾东西。

  “我要夜探王宫,总要收拾些必备物品吧。”

  “你这装的都是些什么?”

  “这根竹管中装的名叫断魂烟,可以让人瞬间晕倒,这几包叫做断魂散,和断魂烟效果差不多,但更持久,还有这两颗红色弹丸,名霹雳珠,可以瞬间让半个大宛王宫灰飞烟灭。”

  “你这是要去寻美,还是要去杀人?”无情满眼惊讶。

  “我当然是为寻美,可我一不会打,二不会飞,若是有人捉住了我,我总要保全自己的性命吧。”

  “你不会武功,就敢往王宫跑?”无情鄙夷道。

  “你不随我去,我只能自己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去追求我心中所爱。”

  “你就那么想见她?”无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谁啊?”春雨心中一喜,面上却在装傻。

  “罢了。败给你了。”无情将额前碎发拨开,露出一双狭长的眼睛,眼睛里写满了挫败。

  “哈哈。”春雨心头大喜,忍不住笑出来。

  是夜。

  “这大宛王宫一共有五个门,东南西北四大门,在东北方还有个小门,其他几处都有重兵把守,唯独小门平日人员出入少,因此守卫不多,所以等一下,我们就直接从东北方小门飞上去。”无情换了一身黑色劲装,并未蒙面。

  “果然是老手呀。”春雨赞道。她今日也换了一身黑色劲装,头发高高束起,看上去别有风情。

  “等下,捂住自己的嘴巴。”无情沉声道。

  “啊?”春雨还来不及反应,只觉腰间一紧,他们竟飞了起来。

  春雨险些惊叫出来,还好无情早有防备,一手捂住她嘴巴,轻巧地落在房檐上。

  “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春雨此刻站在高处,将整个大宛王宫尽收眼底,忍不住喜笑颜开。

  “对面就是她的寝宫。”无情以手指了指。

  “那我们是不是接着飞过去?”春雨笑问。

  “且不论我带着你这个胖妞,飞这么远飞不飞得过去,就光凭我们两个大活人,在这么多守卫头上飞过,你觉得不会被他们当做不明飞行物给射下来吗?”无情翻了一个大白眼。这个美人儿,有时候脑子真像被门夹了。

  “那我们怎么过去?”春雨虚心问道。

  “我们正大光明过去。”

  “什么意思?”

  “把这个穿上。”无情从包裹中掏出两件盔甲,递了一件给春雨。

  “你哪里来的这个?”春雨大喜。这人真是无所不能呀。

  “这里每个宫殿都有人把守,每隔一个时辰会换一次班,再过五分钟是换班时间,我们所在的东北门因为是小门,附近并无宫殿,因此守卫较少,等会儿我们跳下去之后,就光明正大地走去雪莲殿。”

  “不对呀。这里既然每个时辰会换一次班,那么必定有换班的次序,哪里的人员换到哪里都已规定好,如果雪莲公主所在的宫殿早已有人驻守,那么我们过去,不是引人怀疑?”春雨疑惑。

  “美人儿,你脑袋此刻怎么从门中出来了?”无情无奈。

  “(*^__^*) 嘻嘻……”春雨不以为意,反而一笑。

  “你不用管这么多,跟着我走就行。”

  “是,王子殿下。”

   

  三分钟后。

  果然,人员开始变动。两人趁乱跳了下去。然后一路畅通地到达雪莲殿。

  “居然被我猜对了。”春雨不知该喜还是该悲,雪莲殿此刻果然有人把守。

  “我们是来换班的。”无情走到跟前,镇定自若。

  “可是,我们才刚换过。”一个穿盔甲的兵士道。

  “将军说,近日王宫不太平,因此要加紧防守,你二人经验丰富,因此特派你二位去加守龙阳殿,公主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谢将军赏识。”那两兵士面露喜色,齐声道。

  “恩,快去吧。”

  “是。”说着,两兵士迈着矫健的军姿离开。

  “王子殿下巧舌如簧,不愧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春雨赞道。

  “你这是夸奖,还是嫉妒?”无情甩发,模样甚为得意。

  “公主,夜已深了,请就寝吧。”春雨还未来得及开口,听见殿中传来说话的声音,才想起此行的目的,慌忙收敛心神,凝神静气,仔细去听。

  “我还不困。”这说话的想必就是雪莲公主了。倒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清脆,而是带了丝沧桑。

  “公主,又在想他了吗?”听上去,颇为无奈。

  “想又如何,不想又如何?”公主的声音满是凄楚。

  春雨不由心中一惊,转眼去看无情,却见他面色冷淡,仿佛一点儿也不在意。

  “公主这样,值得吗?”

  “我也不知道值不值得,但有时候爱了,就无法停止。”

  “公主这是何苦。世间又非只有他一个男子,倘若公主愿意敞开自己的心,让别的人进来,想必早就可以把他忘记。”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若是能忘,我何尝不想忘啊。”说着,里面竟传出断断续续的的哭声。

  “我听闻,有一种水,叫做忘情水,喝下之后,可使人忘掉之前一切的情缘。”

  “忘情水?”

  “是啊。传说这种水出自波斯一位巫医之手,是他为解相思之苦,研制而成。”

  “人人只道相思苦,可谁又知道相思有时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有人让你爱,有人让你恨,有人让你等,有人让你白发亦不悔,我觉得这也是种幸福。”

  “说得好。”春雨听得入神,竟忍不住高盛赞道。

  “谁在外面说话?”这是那侍女的声音。

  “雪莲殿守卫,一时失言,冒犯公主,还请公主恕罪。”无情瞪了一眼春雨,沉声道。

  “怎么回事?”雪莲问。

  “那门外守卫听到了我们谈话,请公主恕罪。”

  “那你可听清他刚才说了句什么?”

  “他说公主说得好。”

  “呵呵。”雪莲一笑。想必这门外守卫心中也有一个她吧。

  “公主,要如何罚他?”

  “罢了。休息吧。”公主许是倦了,并无心追究。

  花柳栈。

  “想不到雪莲公主竟真如传说中痴情。”春雨边往楼上走边说,并没有注意到无情表情冷漠。

  “无情,你艳福不浅嘛。”春雨一笑,伸手想要去拍他的肩膀,却被他一个箭步窜到上面躲开。

  “哎,你这是怎么了?”春雨见他急急往房间中去,才发现气氛不对劲,这人似乎很生气。

  “啪”地一声门被甩上了,好在并未上锁,春雨一推,大步走了进去。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生气?”春雨坐下,倒了一杯茶水大口喝下,然后不紧不慢道。

  没想到,无情王子却往床上一躺,并不理她。

  “你这是何必呢,你知道我不问出个结果,是不会罢休的,你也知道,每次你都输给我的坚持,所以,你还是干脆一点儿,说了吧。”

  无情身子猛然一震,她说得没错,倘若他不说,她总有办法逼着他说出来。哎,他忍不住一声长叹,十二万分不情愿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走到桌子边坐下,无精打采地喝了一大口茶。

  “你知不知道,好奇心有时候会害死人?”他喝了几杯茶后,无奈开口。

  “你快说吧,不用铺垫。”春雨露出一种奸计得逞的微笑。

  “我天性散漫爱自由,十六岁时云游到大宛,第一次在花柳街遇见雪莲,她的人和她的名字一样,美丽而高洁,如水般的眼睛,不知在冲着谁微笑,我恰好站在她对面不远处,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喜欢上了她。”

  “然后呢?”

  “后来,我向人打听,知道她是大宛的雪莲公主,我夜里潜入王宫,在高高的屋檐上一个角落里吹箫,日复一日向她传达我的爱意,终于有一天,她被我的箫声所打动,以琴相和。”

  “后来,你们相爱了?”

  “没错。我们在一起的一年时光,很快乐。可是,后来,她告诉我他父王已经为我们赐婚,要招我为驸马。”

  “这不是好事吗?”

  “我那时年少,并不想那么早就成亲,所以我很坚决地告诉她,我不愿现在成亲。”

  “那公主怎么说?”

  “雪莲很生气,她以为我是因为心里有别的女人,所以不愿和她成亲。于是,她便每次一见我面,就和我吵。我心力交瘁,不胜其烦,准备离开王宫。”

  “这……”

  “她说我要走便走,她不阻拦,只盼能最后一起喝杯酒做个道别。我应邀赴约,那一天,她穿着我们初见时那身白裙,我心中酸痛,万分不舍。她递过来一杯酒,我一饮而下,顷刻,五脏六腑竟疼得好像要炸开一样。然后,我看到雪莲泪流满面,她问我,心中到底在想谁?我猛然意识到,那酒里下了毒。”

  “什么?”

  “我没有想到,她竟如此狠毒。”

  “爱之深,恨之切吧。”春雨无奈叹息。

  “后来,我才知道,她从巫医学了此毒,中毒者并不会立即身亡,而是从中毒之日起,一生不能动情,如若动情,就会受万虫钻心之痛。”

  “你可知,那毒叫什么?” 春雨心中大惊。

  “恨无情。”他面色冷淡。

  “恨无情?”春雨不由苦笑,雪莲恨无情,可谁又恨年幼的她呢?

  “你怎么了?”无情注意她面色异常。

  “我今日方知,我身上这毒名作恨无情。”春雨勾起嘴角,牵强一笑。

  “你……”无情表情又是惊讶又是疑惑。

  “我年幼时,中了此毒,中毒后五脏疼痛欲裂,险些丧命,幸得一位名叫古灵子的江湖奇人相救,后来他成了我师父。我师父一生四海云游,曾见过有人此毒发作,但据传此毒无药可解,好在他医术高超,施针保全了我的性命,后来,又调配药酒压制我大脑中掌控男女情愫的区域。”

  “你师父当真是奇人。”

  “是啊。我已许久不见他了。”

  “那你这些年,可曾毒发过?”无情担忧问道。她看上去已然成年,正是女子情怀开放的时刻,虽有药酒压抑,但人心中的感情若是强烈起来,又岂是药酒所能控制得住的。

  “我……”春雨犹豫了一下,“毒发过一次。”

  无情满目忧痛。他饱受其苦,深知此毒发作时,那种万箭穿心之痛,他虽是男子,尚且不能承受,更何况她一个女子。

  “我一定为你寻到解药。”

  “我师父说过,此毒无药可解。”

  “不。她曾给过我解药,我却没收。”

  “你这是为何?”

  “我恨她狠毒,是以远走他乡,七年之间再没有踏进大宛国一步。”

  “所以,你终于与酒与美姬作伴,便是想要忘记她,摆脱那份生不如死的痛苦?”

  “哈哈。我早已忘了她,也不知道什么是痛苦?”他表情淡漠,眼中却闪过一丝黯然。

  “你若真忘了她,又为什么会再回到大宛,你若真忘了她,胭脂醉中又怎么会喝醉,你若真忘了她,又为何四处寻美,却不肯随我去王宫,你若真忘了她,又为何这么多年为她下毒之事耿耿于怀?”

  无情被问得说不出话来。

  “你既爱她,又何必作茧自缚,让彼此痛苦遗憾,年少时已经错过了,难道你还要让她再等你八年?”

  “阿年,你不懂。有些情听起来很美,可是在一起却未必完满。”他神情落寞。

  “我只知,有情总比无情好。”春雨悲上心头,眼中漫过一片浓浓的哀伤。

  “你……”无情见她如此,忍不住动容。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拿到解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