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三遇云奇
痞子拜格2021-07-08 12:533,203

  冬月二十三,洛阳,尚书府。

  玄衣黑马,一劲装男子翻身一跃,立在门前。

  “少爷?”年轻的门卫有些迟疑。

  云奇看了他一眼,只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径直进了府去。

  “老爷,老爷——”那门卫在门口呆愣了半天,确定确是久守边关的少爷回家了,慌忙兴冲冲地跑到云忠书房禀报。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云忠此刻,正在伏案看书。

  “少爷,少爷回来了。”门卫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云奇回来了?”云忠放下手中的书,忙不迭站了起来,脸上俱是喜色。“少爷现在人在哪里?”

  “像是回房间去了。”

  “你…算了,你先下去吧。”云忠本能反应让门卫叫云奇来书房见他,想了一下,还是自己亲自去为好。

  “是。”

  云忠的书房在西面,穿过一条长长的画廊,再绕过一座有着假山的宽阔的园子,才到云奇的房间。

  园子里四季都种着竹子,只是如今初冬,竹已不再青翠,却依然挺立着,想来是有人专门照料。

  云忠走到房门前,迟疑了片刻,还是抬手叩了叩门。

  “奇儿?”

  “进来吧。”

  “吱——”门被推开,云奇换好了衣服,正立在一幅画像前沉思。

  “奇儿,你能回来,为父很高兴。”云忠的眼里浮现出真诚的喜悦。今日是他生辰,又是农历小年,他写信给他,盼他归来团聚,不意料,他竟真的回来了。

  云奇只是兀自背对着他站着,并不言语。

  “你在外,一切可好?”云忠看着他冷漠的背影,心中泛起一阵酸楚,险些湿了眼眶。

  “一切都好。”云奇语气冷淡。

  “你还在怪为父?”云忠眉头紧蹙。

  “何怪之有?”

  “难道过了这么多年,你还不肯原谅为父?”云忠心口绞痛。

  “原谅?”云奇冷笑,“尚书大人做事自然有自己的道理,哪里轮得到我来原谅?”

  “你…真就如此恨我,打算一辈子都不认我这个父亲吗?”云忠握紧了拳头,眼神悲伤。

  云奇突然不说话了,有父奈何,无父奈何?自母亲死后,他请愿入军,一直在军营长大,哪里有过什么父子亲情?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云忠湿了眼眶,这些年来,他恨他避他,可他却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担心着他的安危。

  “到正午了,吃饭吧。”云奇心中沉痛,却语气冷淡。

  “好,吃饭,吃饭。”云忠抹了抹眼泪,挺直有些佝偻的身躯,推门走了出去。

  正午的阳光正好,温暖而不热烈,两个身影一前一后。

  “你母亲生平最爱竹。”云忠望了一眼阳光下的竹园,轻声感慨。

  云奇的脚步一滞,望向身前苍老的身影,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酒席早已摆好,看上去并不十分丰盛,只是一些家常小菜,相对尚书的身份,略微显得有些寒碜了。

  “管家,让厨房再去填一道冬菇鸡汤、一道素三蒸来。”云忠瞧了一眼餐桌上的菜,慌忙吩咐管家再去填两道云奇最爱的菜来。

  “不必了。”

  “这……”管家踟蹰,面色为难。

  “就这样吧,不必太铺张。”云奇看了父亲一眼,语气稍微缓和。

  “听少爷的,你们都下去吧。”云忠眼里浮出一丝喜悦,心情舒畅地在桌前坐下。

  “来,我们父子难得相聚,一起喝一杯吧。”云忠亲自斟了酒,递到云奇手里。

  云奇眼神复杂,却还是接过酒杯,迟疑半天,终究一饮而尽。

  “好。”云忠大呼一声,面上露出微笑,看上去心情大好。

  一杯接着一杯,酒壶换了几次,云忠还在畅饮,直喝得老脸通红,也不停下。

  “你不能再喝了。”云奇皱着眉头。

  “奇儿,为父今日高兴啊,高兴啊。”说着,又倒了一杯,歪歪斜斜的,喝得满身都是,想来是喝醉了。

  “别喝了。”云奇夺过酒壶,唤了一个下人,将云忠扶了卧房去休息。

  庭前的高墙,已被拆去,仿佛一晃眼,一切都变了。母亲过世已经十几年,连他竟都老了。

  岁月若如风,为何不把往事带走?

   

  次日。

  “奇儿啊,我已向皇上请旨,许你在家多呆些时日。再过一个月,便是新年,到时候我们父子好好在一起热闹热闹,。”云忠今日穿了紫色,气色看起来很好。

  “不必了。我明日就回玉门去。”

  “这是为什么?”云忠眼里的喜色顿时敛了去。

  “新年事小,边关为大。”

  “吾儿为国尽忠,为父十分骄傲欢喜,但奇儿不该不为自己终身打算。过了今年,你已年二十一了,你可知道?”

  云奇面色一冷,突然不说话了。

  “成家立室,如今奇儿护国有功,官至一品骠骑将军,该当为自己终身考虑。”云忠越说越急。云奇面色不郁,只好好言相劝,“我之前为你定下亲事,被你拒绝,说心有所属,既如此,不妨带那姑娘回来看看。”

  “我突然想起边关还有些事。”说着,毫不留恋地留下一个决然离开的背影。

  “你……”云忠又气又恼,慌忙追了上去,派人拦在门口,不许少爷离家。

  “少爷,老爷吩咐了,您不能离开呀。”年轻门卫看着云奇面色阴冷,心中胆寒,却还是按照吩咐拦在少爷身前。

  “让开。”云奇一把将他推到一边,大步流星出了门去。

  “少爷,您不能走呀——”年轻的门卫急坏了。

  “少爷人呢?”

  “少爷他骑马走了。”

  “那你还不赶紧追上。”云忠大怒,厉声一喝。

  “哦哦。”

  今日,是个热集,洛阳城内很是热闹,往来人口众多,云奇虽心急,却也只能信马悠悠行。

  “少爷,你不能走啊,少爷——”年轻的门卫并未骑马,此刻在人群中,反倒容易穿梭,没过多久,就已看到骑坐在高头大马上的云奇。

  云奇心烦,拍了马背,马儿一声长嘶,周围人四散开来。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一年轻的小丫头见这骑马人突然在大街上横冲起来,还惊落了自己手中买的脂粉,忍不住挡在他面前,一声厉喝。

  “小蛮,怎么回事?”一着鹅黄冬装的姑娘转过身来。

  “这人好没天良,不仅在大街上骑马横冲直撞,还吓得我把新买的脂粉盒都摔碎了。”这叫小蛮的小丫头从地上捡起摔碎的脂粉盒,又气又怒,嘟着嘴巴,一脸的不爽。

  “好了,别生气了,我再送你一个便是。”穿鹅黄冬装的姑娘好脾气地笑笑。

  “这怎么行,按照道理,也该这人赔一个给我才是。”小蛮转过脸来,以手指向云奇,怒气冲冲。

  穿鹅黄冬装的姑娘转过身,瞧向她手指的方向,嘴角的笑意却僵住了。

  马上的男子身子陡然一震,本来毫无表情的脸,顷刻间已千变万化。

  “好久不见。”春雨见了云奇,倒也不避,只是轻笑着打了声招呼。

  云奇定定地看着她,也不说话。

  “小姐,难道认得这人?”小蛮不以为然地冲这马上的人翻了一个白眼,没见过这么无礼的人。

  “我们回家吧。”春雨见他无意说话,便准备离开了。

  “那东西,不让他赔了?”

  春雨无奈苦笑,转身欲走。

  “你就这么不想见我?”

  “你这人好生奇怪,我家小姐好言好语和你说话,你不搭理,如今我们要回家了,你却反过来质问我家小姐?”春雨还未来得及开口,小蛮却心直口快,责骂起他。

  “少爷,少爷——”趁这几人说话的当口,年亲的门卫终于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

  “小蛮口无遮拦,还望云公子不要见怪。”

  “云公子?”云奇冷笑。“多时不见,阿年长进不少。”

  “你这人到底知不知好歹,我家小姐对你百般客气,你却冷言冷语,到底是什么意思?”小蛮脾气火爆,见不得小姐受这没天良的男子的气,撸了袖子,挡在春雨面前,指着他的鼻子一顿呵斥。

  “你是哪家的野丫头,居然敢这么对我家少爷说话?”年轻的门卫见到这小丫头这么说少爷,也不禁怒了。

  “你说谁是野丫头,你这人倒也和你家主人一样无礼,可见什么样的人家出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

  “你…你…居然敢这么诋毁我…家少爷,你可知道,我家少爷乃堂堂户部尚书之子,本朝一品骠骑大将军,你…不要命了。”年轻的门卫气得腿只抖。

  “你该不会是云奇吧?”小丫头大惊。

  “怎么,你现在知道害怕了,还不赶紧向我家少爷赔礼道歉?”年轻的门卫见这小丫头大惊失色的表情,很是得意。

  “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云大将军啊?”小蛮上前一步,围着云奇走了一圈,“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我当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人。”小蛮鄙夷地看他一眼。

  “你……你……你,你居然敢这么说话……”

  “小姐,还好你没嫁给他,不然可就倒大霉了。”小蛮得意一笑,牵着春雨的胳膊就要离开,没注意到春雨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说就说,怕你啊,还好我家小姐没嫁给你,不然……”

  “小蛮——”春雨变了脸色,厉声一喝。

  “你……就是洛阳年家之女,年—春雨?”云奇只觉浑身冰冷,连唇都止不住颤抖。

  “往事如梦,春雨即日成亲,祝愿云奇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说着,头也不回地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