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有情邂逅
痞子拜格2021-06-30 10:203,934

  洛阳城一小屋中。

  “小姐,你今日这是要出门吗?”

  “恩。”

  “小姐今日穿这一身白衣,可真漂亮。”莺儿赞道。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再见过小姐穿白衣了。

  “是吗?”紫鸢看着镜子中那张白衣衬托下,隐隐有些出尘味道的脸,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可不是嘛,要我说小姐还是最适合白色。”莺儿喜笑颜开。以前小姐常穿紫色,虽很妩媚,可却太过艳丽,也穿过绿色,虽然清丽,却少了些生气,总之,小姐穿过的那些颜色中,独独没有这一袭白衣来得高雅出众,莺儿越看越觉得妥帖。

  紫鸢勾起唇角,淡淡微笑。

  “小姐,这是在做什么?”莺儿见紫鸢正把额间的鸢尾花擦掉,忍不住惊疑。

  “既然准备重新开始,那便一切都换掉吧。”这个标记当初不过是为了让客人记住她而创的妆容,虽然妩媚别致,可却不再属于现在的她。

  “小姐无论怎样,都是美的。”

  “你呀,跟着我什么都没学到,怎么就学会了怕马屁。”紫鸢展颜一笑。

  “莺儿说的是实话。”莺儿见小姐笑了,也忍不住心情雀跃。

  “罢了。”紫鸢凝神注视着镜中的自己。大方婉约,清丽脱俗,总算比较满意。

  “小姐,若是头上再配一只簪就更完美了。”莺儿替紫鸢梳了一个流云髻,可此刻头上却无丝毫发饰。

  紫鸢瞧了一眼,从首饰盒中取出一根白玉簪子。

  “我替小姐插上。”莺儿欢喜地拿过簪子,灵巧地插在紫鸢发髻上。“没想到,这簪子看着不起眼,别在发上,竟如此好看。”

  “你可知,这是谁的簪子?”

  “这难道不是小姐的?”

  “这是蓝萧的。”

  “就是小姐说的什么哪国太后的宝物,价值连城什么的那根白玉簪?”

  “恩。我替蓝萧梳头时,帮她取了下来,谁知,她临走时,竟忘了带走。”

  “哦。原来这样。”

  “我戴着好看吗?”

  “不仅好看,而且高雅。”

  “那我们便走吧。”紫鸢起身。

  “我们要去哪里?”

  “湖心亭。”

  “可是,现在不是吃饭的时间啊。”此刻下午三点,吃中饭早已过了,吃晚饭又还差几个时辰。

  “谁说我们是要去吃饭的?”

  “湖心亭不是酒楼嘛?”去酒楼不为吃饭,难道为喝酒?

  “酒楼也不止有吃饭一种用处呀。”紫鸢微微一笑。

  “哦。”莺儿似懂非懂。

   

  湖心亭。

  “姑娘,要点儿什么?”

  “这个时候,你这酒楼有什么?”

  “不瞒姑娘说,这饭点已过,我们大家也刚吃了饭,大师傅正在休息,东西实在不多。只有茶水和点心可以招待。”

  “那就要一壶上好的碧螺春,一碟梅花酥。”

  “好嘞,您稍等。”

  “小姐,这湖心亭都没什么人呀,我们来这里就为喝茶吗?”莺儿不解。喝茶在家里喝不就好了,再说这什么梅花酥听名字应该是甜点,小姐也不爱吃甜的呀。

  “姑娘,您的茶和点心来了,请慢慢用。”

  “谢谢。”紫鸢一笑。

  “不客气。”小二有些受宠若惊,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做了这么多年店小二,还第一次有这么漂亮的姑娘对他说谢谢。

  “莺儿,我记得你喜欢吃甜食,对吧?这碟梅花酥就全归你了。”

  “小姐,你对莺儿真好。”莺儿感动地看着自家小姐,眼里恨不得挤出一点儿泪花,好让这感激看起来更实在些。原来,她点梅花酥全是为了自己。

  “吃吧。”紫鸢柔声道,眼神却看向别处。

  洛梅正在湖心亭中吹着傍晚凉凉的风,面前摆了一杯冒着热气的青翠欲滴的茶,正欲端起来喝时,似乎觉得有目光在注视着他。他抬头,却见远处空落落的大堂中坐了一位白衣女子。

  她恰好也在喝茶,侧脸对着她,旁边还有一位穿了粉色衣裳的小姑娘。

  “是她。”洛梅认出来,那白衣女子便是那日和他相谈甚欢的紫鸢姑娘,而那旁边想必就是她的侍女吧。

  洛梅从怀中掏出一方丝帕,素净的白色,上面绣了一个鸢字。那日,她走得急,将这丝帕遗落。他这几日便一直等在这里,连等了三天,她终于来了。

  他起身走了过去。

  “紫鸢姑娘。”

  “洛梅公子?”紫鸢抬头,佯装惊讶。

  “我方才在湖心亭中就看到你,却不太真切,没想到真是你。”

  “公子,快请坐。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也能在湖心亭碰到公子,真是太巧了。”紫鸢展颜一笑。

  “这个时间,来湖心亭的人并不多。”洛梅坐下,微微一笑。

  “紫鸢有个怪癖,喜欢在下午的时候,找一个人少的地方,坐下来喝杯茶,让公子见笑了。”

  “如果姑娘觉得这是怪癖,那我不得不承认我也有这怪癖。”洛梅一笑。

  “这么说,公子方才也在湖心亭中喝茶?”

  洛梅微笑点头。

  “公子,可喝的惯碧螺春?”紫鸢笑问。

  “洛梅喝了十几年。”

  “那真是巧的很。紫鸢平生最爱的茶,便是碧螺春。武夷大红袍虽活、甘、清,毛尖鲜爽、醇香……,然而都非吾所爱。独独太湖碧螺春,形色味皆吾所喜。”说着,体贴地拿了一只白瓷杯子,为他倒上一杯,小心递到他手中。

  “多谢。”

  紫鸢温柔一笑。

  “姑娘,今日这身白衣?”看上去很是眼熟。

  “公子以为如何?”

  “不知姑娘是在何处缝制的?”

  “不瞒公子,这身红梅傲风雪是紫鸢亲手所裁。”

  “红梅傲风雪?”洛梅轻念。这一大片白色就好比是雪,而那衣襟右侧一枝红梅傲然而立,可不就是红梅傲风雪?

  “公子以为如何?”

  “姑娘不仅心灵手巧,更是蕙质兰心,洛梅佩服。”

  “公子谬赞了。”紫鸢谦虚笑笑。

  “洛梅平日最喜梅花,所居、所穿、甚至所食,尽皆有梅花。我方才见姑娘这身红梅傲风雪,顿感十分亲切。”洛梅喜道。

  “梅花高洁,零落成泥更护花,让人爱又让人怜。”紫鸢叹道。

  “无意苦争春,不与群芳妒。世上若多些像梅花一样的人,想必会太平不少。”

  “我最初只以为公子超然出尘,想不到是我浅陋了。”

  洛梅不语,双目认真地看着她。

  “世上只道仙人好,逍遥自在不惹俗世尘埃,可我今日听公子一言,只觉公子胸中有天下,眷苍生,实在让人不得不叹服。”紫鸢表情郑重。

  “你……”洛梅眼神复杂,一时说不出话来。

  “紫鸢以茶代酒,敬公子一杯。”

  “好。”

  洛梅爽朗一笑,想不到将这碧螺春一饮而下的滋味竟也如此好。

  四目相对,半晌无言。

  “方才,听公子说,公子所穿,也有梅花?”

  “是啊。”洛梅移开手臂,以手指了指胸前衣襟,那里赫然绣着一只梅花。

  “公子衣襟这只梅花绣工实在妙得很,能在这么狭窄的空间中绣出如此栩栩如生的一只红梅,紫鸢自愧不如。”

  “实不相瞒,这是我母亲所绣。”洛梅温柔一笑。

  “我看得出来,公子一定十分敬爱您的母亲。”紫鸢的眼中流淌着一丝哀愁的目光。

  “是啊。母亲平日里喜爱侍弄花草,她常对我说,万物有灵,要我珍爱世间一切生命;母亲还喜玉,说玉和花草一样,通人性,可护身。”洛梅娓娓道来,面目温柔。恍然间,看到紫鸢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才觉自己好像说多了。

  “公子,为何不说了?”

  “我说得似乎太多了。”

  “令堂一定是个心地十分善良的人。”紫鸢一笑。

  洛梅一笑,并不言语。

  “紫鸢也喜玉,不晓得和令堂算不算的上志趣相投?”

  “姑娘,也喜欢玉?”洛梅抬眼,赫然见她头上插着一支白玉簪。

  紫鸢一笑。

  “姑娘头上,这只白玉簪,莫非是……”洛梅一惊。

  “公子好眼力。”紫鸢微笑。

  “并非是我眼力好,实是因为这只白玉簪,十分讨我母亲喜欢。我还记得,当年这只白玉簪出土后,被拿到四宝斋拍卖,我去晚了一步。后来,听说,被人以十万两黄金拍去了。”洛梅满眼惋惜。

  紫鸢心中一惊。虽知这白玉簪价值连城,但竟拍到十万两高价,她果然没有看错,蓝萧真不是一般人。

  莺儿听得一声十万两,手一抖,一块梅花酥掉了下来。

  “姑娘,也喜欢吃梅花酥?”

  紫鸢一笑,算是回应,不欲他接着往下问,便慌忙转了话题。

  “我这白玉簪也是一好友所赠,既然公子母亲喜爱,不如我便转赠给令堂。”紫鸢说着,竟真的从头上取下簪子,递到洛梅面前。

  “不可。”

  “君子有成人之美之德,紫鸢虽不算君子,可却愿做这美事。”

  “姑娘这份厚意,洛梅十分感激。但一来,此物是姑娘好友所赠,二来,此物十分珍贵,姑娘既有成人之美之德,洛梅又怎能夺人所好?”

  紫鸢展颜一笑。

  洛梅也是一笑。

  “天色不早了,我该走了。”坐了片刻,紫鸢起身欲走。

  “姑娘,不如一起坐下来吃个晚饭吧?”

  “公子盛情,紫鸢本十分乐意,但突然忆起家中还有些事,所以……”紫鸢面色为难。

  “无妨。那不如改日吧?”

  “后日这个时间,可好?”

  “好。”

  紫鸢一笑,款款走远。

  洛梅注目良久,才想起手帕竟忘记还她。一想,无妨,日后再还给她便是。

   

  “小姐,我有几个问题不解。”莺儿皱眉。

  “你说。”

  “第一个,洛梅公子都已开口了,小姐为何不留下来吃晚饭?”

  “你可知人生最好的状态,便是花未开全月未满?”

  “我不明白。”莺儿摇头。

  紫鸢一笑,不再说话。

  “那我便换一个问题吧,小姐方才当真要把蓝萧姑娘的白玉簪送给洛梅公子的母亲?”

  “莺儿你可听见洛梅公子如何说的?”

  “公子说一来,此物是好友所赠,二来,此物十分珍贵,所以拒绝了。”

  “那么,你还不明白吗?”

  莺儿想了片刻,恍然大悟道,“哦,哦,小姐真是天下最聪明的人。”

  “是你太笨。”紫鸢好心情地点了点她的鼻子。

  “小姐,不用这么直接吧。那我还有第三个问题,小姐今日忽然换了这一身白衣,是有深意的吧?”

  “说你笨,你又不太笨。”紫鸢一笑。

  “可是,小姐怎么会知道这洛梅公子喜欢在衣裳上绣着梅花?”

  “人们常道,心细如发,只要你留心观察,不会注意不到,他衣裳衣襟上绣着一只红梅。”

  “我不过只见过他一次,哪里会注意到这些。”莺儿撅着嘴嘟囔。

  紫鸢无奈摇头。

  “我还有一个问题,小姐今日来,就是为了见洛梅公子的吧,可是,小姐怎么会知道他今天一定会在这里?”

  “因为我有一方丝帕落在他那里。”

  “丝帕?什么时候落的,小姐怎么知道一定是落在洛梅公子那里?”

  “我说了这些,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懂?”紫鸢加快了脚步。

  “难道是小姐故意落在洛梅公子那里的?”莺儿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可小姐既然知道丝帕在他那里,为什么今日才去找他?”

  “你总算问了一个不那么笨的问题。”紫鸢慢了下来。

  “(*^__^*) 嘻嘻……,小姐为什么过了三天才去找他?”

  “倘若你等一个人等了三天,是什么心情?”

  “烦躁。”

  “还有呢?”

  “希望那个人赶快出现。”

  “这不就对了。”

  “可是,为什么不是四天、五天,两天,偏偏是三天?”

  四天五天,我也不能保证他会不会真的烦躁,然后走掉,一天两天,又似乎太短了;事不过三嘛,突然出现,自然喜出望外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