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处处总相思
痞子拜格2021-06-18 12:153,213

  “公子,前方再过几百里就到玉门了。”

  程清扬本来飞驰的骏马竟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

  “公子,是要在此处休息吗?”虎头疑惑。这一路赶来,恨不得连饭都是在马上吃的。这就快要到达堡里了,怎地却这个时候停了下来。

  “这是和她初见的地方吧。”那一日,她穿了一身白衣,驾着一辆马车跟在他们身后,他心生奇怪,以为她居心叵测。策马回去打探,她一番话漏洞百出。他知她说谎,一柄长剑指着她的咽喉,没曾想,她居然潸然泪下,一双乌黑的眼珠楚楚可怜地望着他。他一生之中,从未见过女子的眼泪,也从未觉得女子满眼含泪的样子那样动人,仿若晶莹的雪花落在梅花枝头。

  他明知有异,却还是忍不住放下剑来,软了语气。

  他为她指了路,然后见她破涕为笑,咧开一排好看的牙齿冲他微笑。心竟忍不住一动。

  后来,她果真没有再跟上来,他心底却泛起一阵失落。然后,他便知,也许他这一生都注定要被她牵绊。

  “公子,你怎么了?”虎头见他又是微笑又是叹息。

  “没什么,走吧。”他面色一紧,收起回忆,一阵马鞭,又扬尘而去。

  “公子,你若想她,何不说出来,憋在心里,会伤身啊?”虎头不由眉毛一拧,无奈摇头。

  “公子有多少天没有吃东西了?”

  “不知道,但是确实已经过了很久了。”

  “我记得,好像从上次在黄河时吃了些东西以外,一直到现在,除了喝了几口水,已经五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哎,公子这样下去,可怎么行?”

  “是啊,到时候万一年姑娘来找他,他病倒了,可怎么办?”

  “公子这是忧思所致,如果有个人能够开导开导他,或许就会好了。”

  “我们都知年姑娘对他有情,此番在外游历,实为逃婚,可是,公子却是不知,还痛在心里。”

  “哎,得找个人和公子说说呀。”

  “谁去?”

  “别看我,我可不去。”虎头慌忙摆手。

  “虎头,年姑娘待你不薄,公子更是视你为弟,你怎么能看着他们如此一对郎情妾意的璧人就因为一纸荒唐的婚约就天各一方,劳燕分飞?”

  “是啊,虎头,你怎么忍心?”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问世间,还有何事比这更让人痛楚?”

  “公子,好生可怜。”

  “好了,你们别说了。”虎头抹着眼泪,被他们一说,好生难过,仿佛现在和恋人天各一方的不是公子,而是他自己。

  “虎头,你答应了?”众护卫皆是一喜。

  “我也想劝,可是公子说了,谁若再提年姑娘,按法处置。”

  众护卫面露难色。

  “虎头,你只管去说,若公子当真责罚下来,我愿替你承担。”

  “是,我也愿替你。”

  “我也愿意。”

  霎时间,众口一词。他们仿佛从来没有这么团结过。

  虎头看着众护卫脸上郑重其事的表情,心里升腾起一阵深切的感动,一咬牙,抱了一种视死如归的慨慷之气,扬起马鞭,追了公子上去。

  “虎头万岁。”

  “虎头万岁。”

  ……众护卫中响起一阵欢呼。

  虎头一张年轻的小脸霎时被喜悦和兴奋涨得通红。他不过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幸得公子收留,效力唐家堡,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此刻,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个英雄。

  “公子,等等我。”他身上闪耀着一种英雄的光辉,朝公子追了上去。

   

  倚红阁。

  竟然又到了这里。程清扬忍不住停下了马。

  “公子。”虎头气喘吁吁。他喊了那么些声,公子竟然全都充耳不闻。

  “何事?”程清扬面色冷峻,沉声开口。

  “我……”虎头本来还一直燃烧着的英雄之火,此刻全被公子一声生冷的何事给熄得只剩下一个毫不起眼的小火苗。

  “我想问你饿不饿?”他赧然一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回唐家堡后,派人调查一下倚红阁。”欺负过她的人,他都不会让他们好过。她受的委屈,他要让他们加倍偿还。

  “啊?”虎头疑惑。唐家堡素来并没有涉及青楼妓馆的生意,怎么这会儿公子竟然要查倚红阁?

  “没听到吗?”

  “属下遵命。”虎头收起疑惑,表情庄重地说。

  倚红阁?倚红阁?虎头走了一路,念了一路。哦,原是年姑娘曾经待过的地方啊?公子让他查它,一定是为了替她出气。一定是这样。虎头一笑。

  公子,你原来还是想着年姑娘的啊。

  “馒头,热腾腾的馒头,刚出锅的馒头哎……”

  清扬忍不住止住了马,在这馒头铺前停了下来。

  “公子,要馒头吗?刚出锅的,可好吃了。”那卖馒头的小二殷勤地笑着。

  “恩。”程清扬点头。

  “好嘞。三文钱一个,公子要几个?”

  “我要一个。”清扬递了三个铜板给他。

  “呃,好的。”那小二尴尬一笑,而后慌忙拿了一个馒头用一张黄皮纸包着递给他。

  “多谢。”清扬轻轻一笑。

  “切,这公子好生小气。”他刚一见着他,见他高头大马,风尘仆仆,以为他会买上十几个馒头也不为过,可他一个大男人,居然只买一个馒头。也不知是真穷,还是装穷?等到清扬走远,店小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清扬,我饿了。”程清扬握着手中滚烫的白馒头,忍不住想起阿年那日软绵绵地窝在他怀里,有些撒娇地喊他的名字。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母亲在他还未出生时,便取下这个名字,以为怀的是个女儿,没曾想却是个儿子。生完便去世了。

  他一直不喜。想自己堂堂七尺男儿,并非生的芝兰玉树,却一直担着清扬这女儿名,真个难堪地紧。可是,那一刻,她窝在自己怀中,如瀑青丝扫过他的胸膛,轻唤一声“清扬”时,他突然觉得原来他的名字叫起来这样好听,仿若清泉流水,叮铃玉碎。

  虎头远远在他身后跟着,见公子买了一个馒头,开始愿意吃饭了,心头一阵说不出的喜悦,眼泪珠子竟没出息地落了下来。

  “我不饿,我还要留着肚子等下吃好吃的呢。”她明明肚子还在咕咕作响,却骗他说自己不饿。他本不愿接受,奈何还是贪恋这一个馒头两人分的缱绻之意,细细咀嚼,在看到那个月牙形状的小小牙印时,竟偷偷在心底升起一丝欢喜,小心翼翼地一口一口咬下。从此以后,世间再不会有味道比那一个更好的冷馒头。

  “公子,你终于肯吃饭了?”虎头追了上来。

  程清扬并不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啃着馒头,眼里还带着一丝柔情的微笑。

  “公子,你是不是又在想年姑娘了?”虎头见他面色温和,小心翼翼开口。

  程清扬一震。仿佛是被人一下从一场美梦中给惊醒过来。

  他看了看自己手中吃了一半的馒头,想起某个从今以后,永远也不会再属于他的女子,心里忍不住泛起一阵酸楚,一丝气恼。

  手下意识一松,想要丢了去,而后又急急去接,看了一眼,揣回怀里。终究还是舍不得。阿年,既然此生无缘,那么就让我好好珍藏这些有你的回忆吧。

  也许,等到哪天,他白发苍苍,一个人清泠地坐在炉火旁,打着盹,还可以一一拿出来慢慢回忆。

  “情由心生,心却不由己。”程清扬一声叹息。他本不是多愁的离骚公子,奈何遇上她……

  “公子一路不许我提年姑娘,以为她婚约已定,今生无缘,所以这样自暴自弃。”好吧,他这样不吃不喝,狂奔赶路在他看来,就是自暴自弃。“但公子可知,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道理?”他读书不多,唯有这句记得最是清楚。

  “什么意思?”程清扬挑眉。

  “公子可知,年姑娘一个大家闺秀,为何独自云游四海?”虎头神秘一笑。见公子不说话,知他心中其实想听,于是赶忙道出真相,不忍再吊他胃口,惹他一路伤心。“年姑娘说是云游四海,实为逃婚。她并不喜那订婚对象,无奈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因此才一走了之。公子为何不先娶她为妻,再回洛阳向年家老爷夫人禀明,我想年家老爷夫人断不会拒绝唐家堡的清扬公子这个好女婿。”他要么不说,一说就一锅端似的全都倒了出来。不仅把年姑娘逃婚的事实说了出来,还把后面的对策都提了出来。一番话说的可谓在情在理,真真让人不得不服。虎头想及此,忍不住得意一笑。

  “你这些话,是从哪里听来的?”

  “这些话千真万确,是年姑娘的侍女青儿亲口告诉我的。”当然,青儿只告诉她,小姐定下婚约几天之后,就云游四海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逃婚?到了他这里,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侍女青儿?”程清扬呢喃,而后心底渐渐升起一丝绝望之时见希望的欢喜,眉头忍不住随之舒展开来。

  “公子,你一直不许我提,不然,我早告诉你了。”虎头不满地嘟囔。也不知道当初是谁为了捉弄公子,故意吊公子胃口,拦着不让别人说。

  “你饿不饿?”程清扬面色恢复如常,平静问他。

  “啊?”

  “你若是饿了,拿去吃吧。”他掏出那半个藏在心口,依旧热乎的馒头递给他。

  “谢公子。”虎头喜笑颜开。“这热馒头真好吃呀。”

  阿年,阿年,苍天终不负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