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青儿出嫁
痞子拜格2021-06-26 09:314,429

  八月十一日。洛阳城。

  “公子,我们终于到了。”虎头此刻满面风尘,却难掩喜色。

  “恩。”清扬面无表情。

  “哦哦哦,青儿我来了。”虎头只顾看着前方,兴奋地一阵欢呼,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公子面色并不十分好看。

  “先找个客栈落脚吧。”程清扬轻轻叹了一口气,不想坏了虎头娶亲的好兴致。

  “我们不赶快去年家提亲吗?”虎头皱眉,双眸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公子。

  “你觉得我们这个样子,年老爷会同意把青儿嫁给你吗?”程清扬指了指他黑色劲装上的灰尘和泥土。

  “呀?怎么这么脏?”虎头大惊。“还是公子考虑周到。”然后冲公子殷勤一笑。

  “走吧。”程清扬无奈苦笑。

   

  凤来客栈。

  “掌柜的,麻烦给我们两间上房。”虎头在前,程清扬在后。两匹劳累的马已经交到客栈的小厮手中。

  “好嘞。这是你们的房牌。”掌柜拿了两块小木牌,上面写着编号,十七,十八。

  “公子,我们住多久?”虎头问道。

  “你想住多久?”程清扬好笑地问道。这虎头刚才还急得恨不得飞到年家去,此刻又惦记着多住些日子。

  “这个嘛,再过五天就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了,要不,我们就住到那时吧。”虎头喜笑颜开道。如此一来,还可以和青儿多逛几遍洛阳,然后再安安心心地把她娶回唐家堡去。

  “掌柜的,给我开一天的房间,给这位小哥开上五天。”程清扬面色一冷,沉声道。

  “公子,你不陪我去娶亲啦?”虎头满眼疑惑,不知道公子怎么就突然生气了。

  “我明日陪你去提亲,然后便启程回唐家堡。”清扬面无表情道。

  “公子,你这么着急回唐家堡干嘛?年姑娘马上就要回来了,你马上就能见到她了呀。”虎头急了,忙把年姑娘搬了出来。

  “老板,房钱多少?”清扬面色冷淡,不去理他。

  “我方才听二位说,要回唐家堡去,二位可是唐家堡中人?”那掌柜刚才一直埋头算账,听到唐家堡才一惊,立刻抬起头来。

  “我们不仅是唐家堡中人,我们公子还是唐家堡的清扬公子呢。”虎头心直口快,也不见程清扬面色一黑。

  “原来是清扬公子,在下有礼了。”那掌柜的急急从柜台后走出来,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

  “掌柜,这是何意?”清扬皱眉。

  “清扬公子不知道吗,这凤来客栈原本就是唐家堡的产业呀。”掌柜见他不知,心生疑惑。传闻,这清扬公子就是未来唐家堡的接班人,怎么连这些却不知道。

  “清扬不知。”程清扬坦诚道。虽然他经手过唐家堡的不少生意,也知道唐家堡的产业遍布中国,但具体到那些产业归属在唐家堡名下,却并不十分清楚。

  “清扬公子定是贵人多忘事,记不得我们这家小店喽。”那掌柜一笑,给清扬找了个台阶。

  “掌柜抬举清扬了。”程清扬也不以为意,淡淡一笑。

  “看公子风尘仆仆,想必早就累了,不如赶紧歇下吧。”掌柜客气道。

  “好啊,好啊。”清扬还未说话,虎头立马就接过了话茬。

  “那我们就先去休息了。”清扬淡淡道。

  “那公子,房钱还给不给呀?”

  “这既是唐家堡的产业,哪里还收什么房钱,这位小哥说笑了。”掌柜一笑。

  “那公子,你不如也住五天吧。”虎头喜道,却发现清扬早已走远。“哎,公子,你走那么快干嘛呀,你等等我……”

   

  是夜。程清扬躺在床上,辗转难眠。马上就能见到阿年了吗?可见到又能如何,眼睁睁地看着她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不。他不愿意。不愿意又能如何,难道真的抢亲吗?他又有什么理由抢亲,难道只凭着自己的一腔情意?倘若抢亲不成,还会给阿年造成困扰和不必要的麻烦,倘若抢亲成了,阿年却怨他,搅了自己的婚事,又该怎么办?……

  想来想去,竟全是些自己无可奈何的伤心事,忍不住长叹一口气,闭上了双眼,良久,迷迷糊糊睡去。

  “公子早。”虎头一大早,就喜笑颜开地候在清扬门外。

  “恩。”程清扬面色有些憔悴。

  “公子,昨夜睡得似乎不是很好呀?”

  “你的嫁妆置办好了吗?”

  “昨天就命掌柜办好了,连喜娘都找好了,还是洛阳城最好的。”虎头得意地笑。

  “你倒聪明。”程清扬面色一沉,冷声道。

  “谢公子夸奖。”虎头这几日真是人逢喜事脑袋晕,竟看不出程清扬面色不郁。

  “走吧。”清扬无奈。就好像在和一面弹簧墙打仗,你打出去什么,他全都不接,让人没法继续下去。

  “好嘞。”虎头心潮澎湃,喜不自胜。

   

  年府。

  “老爷,有位公子求见。”一穿着年家蓝色仆役装的门丁走了进来。

  “他可报上他的名讳?”年富成悠闲地在喝茶,青儿在一旁伺候。

  “说是唐家堡的清扬公子。”

  “唐家堡?”年富成沉吟。平日里并未和这唐家堡有什么来往,怎么今日却有人找上门来。他正自疑惑,却见青儿面露喜色,急急道,“你可知,那清扬公子来做什么?”

  “那公子骑着高头大马,旁边站了一个喜娘模样的人,后面跟着几个人抬了几个大箱子,全都用红纸条封着,像是来提亲的。”

  “提亲?”年富成一惊。这人消息好灵通,春雨才刚退了婚,这就有人找上门来。

  “出去说我不在。”年富成手一挥。

  “且慢。”青儿开口,拦住了那准备离开去传话的门丁。

  “青儿,你这是作何?”

  “老爷,这清扬公子便是前一段时间,来我们年家给我们送信的公子啊。”青儿笑道。

  “哦,原来是他,是小姐的朋友。”年富成恍然大悟,不由感概岁月不饶人,记忆日日衰。

  “正是。”

  “不过,他要是提亲,我还是不见的好。”年富成沉声道。

  “为什么呀?”青儿皱眉。

  “我自有我的道理,青儿,你就别多问了。”年富成无奈。“好了,下去吧,告诉他们我不在。”

  “是。”说着,那门丁退了下去。

  剩下年富成若无所思地在喝茶,青儿无精打采地替老爷捶肩。

  “这位公子,不好意思,我家老爷不在。”

  “我有急事要见你家老爷,他怎的却不在?”虎头从人群中跳了出来。

  “这位小哥是?”那门丁疑惑地看着这个年纪轻轻,身体瘦弱,却穿着宽大的成年男子服装故作成熟的小哥。

  “我是虎头,要来娶青儿的。”虎头得意洋洋地走到他跟前,任他打量。话说他今日换了一身蓝色织锦的衣衫,很是鲜艳华丽。

  “青儿?”那门丁呢喃,“你是来娶我家小姐的侍女青儿的?”

  “正是。”虎头仰头,气势十足。

  “可我家老爷不在。”那门丁面露难色。

  “这位小哥,你不如再去看看,说不定你家老爷忙完回来了,也说不定。”清扬微微一笑,淡淡道。

  “这……”那门丁先开始以为是这高头大马的公子替小姐求亲,是以老爷才不见。如今,一听,却是向青儿求亲,便没有不见的道理吧。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

  “小哥不必为难。我们和你家小姐还有青儿姑娘都是朋友,相信她们见到我们会很高兴,有劳你再替我们通传一下。”

  “哎,是。”那门丁一拱手,匆匆又跑了进去。

  “你怎么又回来了?”

  “老爷,他们并不是来向小姐求亲的,而是向青儿姑娘求亲。”

  “向青儿求亲?”年富成面露疑惑。

  “正是。而且,并不是那叫清扬的公子,而是一位自称虎头的年轻公子。”

  “虎头?”年富成更疑惑了,这人是谁,为何要向青儿求亲?忍不住转头欲问青儿,却见青儿早已喜上眉梢,俏脸微红。

  “快去请两位进来。”年富成朗声道。

  “是。”

  “青儿啊——”

  “青儿在,老爷有何吩咐?”青儿听到老爷唤她,慌忙收敛了心神。

  “你和那虎头何时相识,何时又定了终身?”

  “老爷明鉴,青儿并未与虎头私定终身。”青儿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年富成急了。

  “老爷若不相信青儿清白,青儿便长跪不起。”青儿说着,眼睛都忍不住红了。

  “老爷视你如女,怎么会怀疑你的清白?有什么话,咱们起来好好说。”年富成柔声道,准备去拉她起身。

  “青儿,你跪在这里做什么?”虎头一踏进正堂大门,却见一粉红裙装的女子跪坐在地上,赫然便是他相思至今的青儿,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礼节,几步跳到她跟前,一把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虎头——”青儿扬起小脸,一双红通通的眼睛满含笑意地看着他。

  “你怎么还哭了,是谁欺负你了,我去揍他。”他作势握起了拳头。

  “虎头,不得放肆。”程清扬面色一冷,厉声道。

  “可是,公子,你看,青儿都……”他眉头一皱,急急道。

  “虎头,年老爷在此,还不赶紧行礼?”程清扬沉声道。

  “呀!”虎头大惊,才发现原来年老爷还坐在一边。“年老爷吉祥,虎头无意冒犯,只是看见青儿受委屈,一时情急,所以才……请年老爷责罚。”虎头此刻,又智商蹭蹭地往上涨,十分懂礼地往地上一跪。

  “老爷,不要责怪虎头,他也是担心我。”青儿见此,也慌忙替虎头求情。

  此言一出,四目相对,满怀柔情。

  “哈哈哈。”年富成放声大笑。

  “老爷,你不怪虎头无礼了。”青儿见老爷大笑,心头一喜。

  “虎头对你情深意重,我又有什么好怪罪的。”年富成抚须微笑。

  “谢谢老爷,谢谢老爷。”

  “年老爷,你这话的意思是同意把青儿嫁给我了?”虎头一脸不可置信。

  “我只说不怪罪你,何时说过要把青儿嫁给你?”年富成喝了一口茶,不紧不慢道。

  “那你要怎样才肯把青儿嫁给我?”虎头急了。

  “青儿自幼跟随春雨一同长大,和我们也感情深厚,我和夫人早已视青儿如女,还欲认青儿做我们的干女儿。”说着,满脸爱怜地扶着青儿起来。

  “老爷——”青儿感动得忍不住湿了眼眶。

  “年老爷放心,我一定一辈子对青儿好,无论遇到什么难事,都一定不离不弃。”虎头郑重其事道。

  “虎头,你还年轻,有些事情你还不懂。”年富成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年轻人。

  “年老爷,虎头虽然年纪小,可跟着公子走南闯北,也见过不少世面。虽不能说世事洞明,但该懂的还是懂的。”虎头仰面,眼神坚定。

  “虎头,你还是不懂啊……”年富成叹气。

  “我……”虎头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清扬打断。

  “年老爷,虎头虽然并非什么大富大贵,但他自幼跟在我身边,做事尽职尽责,对人也古道热肠,对青儿姑娘,更是一片赤诚,情深意重。他现在是我随身近卫,每月银钱虽不算太多,但足够他与青儿衣食无忧,年年有余。”程清扬朗声道。

  “这……”年富成犹疑不决。

  “婚姻之事,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终归还要两情相悦。如今,虎头与青儿郎情妾意,可称天作之合,年老爷何不成全了这一桩美满姻缘?”

  “这……”

  “年老爷,请你把青儿许配给我,点头之恩,虎头自当涌泉相报。”虎头使劲地磕了一个响头。

  “老爷,我甘愿嫁与虎头为妻,不论贫困,还是疾病,我都愿与他一同分担。”青儿见虎头猛地一磕,忍不住一阵心疼,也顾不上什么姑娘家的矜持。

  “你……”年富成面露难色。

  “年老爷,请成全我们吧。” 虎头又是猛地一磕。

  “老爷,请成全我们。”青儿也跟着跪了下来。

  “你……想好了,不后悔?”年富成满脸心疼地看着青儿。

  “青儿心意已定,此生无悔。”青儿仰面,眼神坚定。

  “好一个此生无悔。”清扬立在一边,也不由得心中一动。

  “罢了罢了。天要下雨,儿要嫁人,谁也拦不住。”年富成不由轻声叹气。

  “谢谢老爷。”

  “谢年老爷成全。”

  “年老爷慈心善意,清扬佩服。”

  “要是小姐此刻在,就好了。”青儿欢天喜地地牵着虎头,忍不住想起了小姐。

  “对呀,年姑娘怎么不在家?”

  程清扬一听阿年,身子陡然一震,禁不住悲从心来。

  “我家小姐至今未归。”也不知道那些掌柜的怎么回事,打探了那么久,都没有打探到小姐的消息,青儿忍不住皱眉。

  “你家小姐十五日便要成亲,怎的……”清扬内心酸楚。

  “公子有所不知,我家小姐婚约已退。”

  “婚约已退?”程清扬呢喃,半晌反应过来,眼睛一亮,“阿年婚约已退?阿年婚约已退……”

  “公子,年姑娘她退婚了,退婚了……”虎头也喜不自胜。

  “阿年,阿年——”程清扬心头大喜,飞也似地跑了出去,完全没有注意到年富成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