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洛阳年姑娘
痞子拜格2021-06-16 12:323,635

  “公子,前面就是洛阳了。”从黄河到长安,再从长安到洛阳,中间足足赶了一个星期的路程。

  “恩。”程清扬停住马,抬头看了一眼石牌上的洛阳城三个大字,竟有点近乡情更怯的滋味,一时迟迟没有向前。

  “公子为何不走,马上就能见到年姑娘了。”那早已把春雨看做未来的唐二夫人的年轻小护卫虎头道。

  “阿年。”程清扬呢喃。就要见面了吗?

  “公子快走吧。” 虎头似乎比他还迫切地想要见到春雨,急急催促公子上路。

  “恩。”马鞭一扬,马儿又飞快地驰骋起来。

  “馒头哎,热腾腾的馒头哎……”到达洛阳,已是晌午。

  街市上人群往来,络绎不绝,仿佛是赶上了热集,一时之间,好不热闹。

  “先就此休息吧。”程清扬下马,吩咐护卫们在此歇息。

  “好嘞。”虎头喜上眉梢,冲着公子殷勤一笑。自那日度过黄河,因为年姑娘的缘故,在茶馆歇息片刻之后,公子就养成了每赶一段路,就停下歇息一会儿的好习惯。这对旁人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对于他们跟了几年的清扬公子来说,实在罕见。

  清扬公子此人其他都好,就是对待事情太过严苛,对自己是如此,对属下也是如此。每每为完成一个任务,常常忘记吃喝,连带着他们这些属下,也跟着废寝忘食。

  “几位客官,要吃点什么,小店有阳春面、打卤面、馒头、包子……”

  “每人四个馒头,一碗茶水。”

  “好嘞,稍等,马上就来。”

  “哎,你们说,这年姑娘见了我们,会不会很欢喜。”

  “肯定啊。”

  “你怎么那么肯定?”

  “她和我家公子情投意合,上次一别 ,自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此刻见了,还不高兴坏。”虎头说着,眉飞色舞。

  “你怎知道她喜欢我家公子?”

   “不喜欢,她怎会和我家公子同乘一匹马,不喜欢,怎么自己饿了还要分一半馒头给我家公子吃,不喜欢,又怎么会留下线索让我们到洛阳来找她……”他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竟然真有这么多征兆,看样子,他的推断确实准确无疑。如此,他更坚信年姑娘即将就要成为唐家堡的唐二夫人的预感了。

  程清扬坐在一边,本来还装作无意,此刻却心念一动,忍不住眉头一扬。

  “说的有理。”

  “哈哈,说不定我们马上就有喜酒喝了。”

  “几位客官,你们的馒头来了。”

  “赶紧吃吧,吃完去找年姑娘。”

  “年姑娘最喜欢牛肉面了。”虎头望了一眼隔壁桌流着红油,冒着香气的牛肉面,忍不住嘴馋。

  “呵呵,是啊,年姑娘似乎每顿都吃牛肉面。”

  “你们说,她和公子成亲那天,会不会只请我们吃牛肉面啊?”

  “哈哈哈哈……”

  “小二。”

  “公子,有什么吩咐?”

  “给每人再上一碗牛肉面吧。”

  “好嘞,马上就来。”

  众兵士停下嚼馒头的动作,不可思议地齐齐看向程清扬。

  “多吃点,等会儿好好找人。”程清扬淡淡开口。

  “是,公子。”众人异口同声,喜笑颜开。

  “哎,你说公子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着,肯定是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年姑娘,心里高兴呗。”

  “原来如此。也是,也是,不光公子,连我都觉得欢喜。”

  “又不是你心上人,你欢喜个什么劲儿?”

  “只许你欢喜,还不许我欢喜。”

  ……

  一群只懂武力的汉子此刻叽叽喳喳地说着对年姑娘的思念,也不知道这莫名其妙的好感缘何而来。好像也就只是沾了年姑娘的光,坐在饭馆里吃了一顿牛肉面,住了一次客栈罢了。

  “请问,有没有见过这位姑娘?”刚吃完面,顺带着揣了没吃完的馒头,众兵士精神抖擞地开始了寻找年姑娘之旅。

  “没见过。”

  “请问,有没有见过这位姑娘?”

  “没见过。”

  ……

  众护卫不解,他们几乎快问遍了半个洛阳城,竟然没有一个人见过年姑娘。如此漂亮的姑娘,即使只见过一面,也该过目不忘,萦绕在怀才是,怎的,竟全都回答没见过。他们不得不深切地怀疑,这年姑娘到底是不是洛阳人氏。

  他们哪里晓得,年姑娘虽然在洛阳城生活了十八年,可出门的机会却少得可怜,别说是一般人了,就是和年家有些细枝末节关系的人都未必见过年姑娘几面。

  “公子,你说这年姑娘到底是不是洛阳城人氏呀,怎么大家都说没见过。”虎头找了半天,都找得有些饿了,可是却一点儿年姑娘的消息都没有,一时忍不住灰心丧气。

  “继续找。”程清扬冷静开口,心里却也怀疑。

  “是。”

  “请问,有没有见过这位姑娘?”

  “没见过。”

  “请问,有没有见过这位姑娘?”

  “咦?怎么看着好眼熟。”青儿今日上街,买了不少好东西,心情好得不得了。

  “这位姑娘,你仔细看看,你在哪里见过她?”

  “这位姑娘叫什么名字?”青儿皱眉。这画上的女子怎么那么像她家小姐。

  “阿年,我们都叫她年姑娘。”他也不知她全名是什么,只知道公子叫她阿年。

  “哦。你找她所为何事?”青儿侧身,仔细打量这穿黑衣劲装的年轻护卫,不知他是何来历。

  “这位姑娘和我家公子是朋友,还一同准备游历玉门,奈何姑娘不辞而别,留下一封书信说家中有事,要先回洛阳,我家公子不放心,因此赶到洛阳,看年姑娘是否已经归家,若是归家,才敢放心。”虎头年纪虽小,可却不笨。一听就听出这位姑娘和这年姑娘关系不一般,只是碍着他的身份不明,所以不肯说出下落。

  “原来如此。你们真是我家小姐的朋友?”青儿又是惊讶又是欢喜。可不知上次小姐留下一封书信,独自启程,说是游历四海,让老爷夫人那个担心。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也派了人去找,无奈中国之大,找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谈何容易,至今没有消息。

  “你家小姐?”

  “是啊。如果没错,这画上的人就是我家小姐。”

  “太好了。公子知道了,一定高兴坏了。”虎头欣喜地一把抱起青儿。“公子,我找到年姑娘了,公子——”

  “哎,你快放开我。”青儿俏脸一红。

  “哦,对不起,我实在太开心了。”他赧然一笑,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

  “她在哪里?”程清扬听得叫声,马鞭一抽,急急奔过来。

  “这位姑娘正是年姑娘家中人。”

  “青儿见过公子。”她恭敬地作了一个揖。“你们要找的正是我家小姐。公子,不如,现在就随我去见我家老爷夫人。”青儿一笑。这下真是太好了。老爷夫人若是知道她带回了小姐的消息,一定高兴坏了。

  “有劳。”程清扬心中一阵大喜,又掺杂几丝难受,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喜的是他终于找到了她,难受的是他一路之上,还在怀疑,她是否真的回到了洛阳。此刻内心,当真是五味杂陈,手足无措,只好学着她的样子,抱拳以示回礼。

  远远便见一栋宽阔典雅的宅院,上面两个烫金大字“年府”。

  “这里便是了。”青儿在前,引着他们在年府大门前停下。

  “年府?”程清扬微微皱眉。他记得阿年不姓年。转瞬似乎有些懂了。她一个姑娘家,独自在外,自然不方便对人透露真名。

  “公子,里边请。”

  “有劳。”

  甫一进大门,便见一个夏意盎然的莲花池,里面养着几尾奇特的锦鲤,顺着雕栏画栋的长廊一直往前走,转过两个弯,才到正堂。

  “老爷,夫人,有好消息。”

  “是不是小姐回来了?”年富成和唐素兰每日都守在大堂上,就等着谁传来春雨的消息,生怕一个不在就错过了。

  “不是,但是我带了小姐在外结识的朋友回来。”顺着青儿的方向一指,两位老人赫然见到立在正堂之上,一身黑色劲装的程清扬。

  “程清扬见过年老爷年夫人。”清扬恭敬躬身行礼。心里却生了疑惑。阿年说是要回洛阳,怎的洛阳家中却不见她人?

  “快请起。”年富成朗声开口。仔细打量面前这位年轻人。虽不十分英俊潇洒,但眉宇之间透出一股正气,不像是坏人。

  “听闻,你是我家小女游历在外结识的朋友?”

  “是。”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她现在何处?”

  程清扬皱眉。他此次就是为寻她而来,现在这位老爷,她的父亲却向他打听她的下落。

  “你不必有所顾虑。她若实在不想成婚,我们还是可以想办法解决的?”年富成见他为难,以为是春雨因着婚约,不想回来。

  “成婚?”程清扬脑袋一懵,仿佛有千万只蜜蜂在头顶嗡嗡作响,险些没有站稳。

  “是啊。她在两个月前定下婚约,现在婚期将至,她却没了踪影。”年富成一声叹息。他早该拒绝这门亲事,就是丢了脑袋,也要保女儿性命无虞。

  程清扬此刻什么都已听不明白,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就要嫁给别人?

  “这位公子,你若是知道她的下落,烦请一定要告诉我。她一个女孩子,独自出门在外,我们做父母的,哪里放心的下。”

  程清扬沉默不语。

  “公子,公子……”年富成推了推有些呆愣住的程清扬。

  “恩?”

  “公子可是有什么心事?”

  “恕清扬无礼,一时走了神。老爷,方才说什么?”

  “公子如果知道春雨消息,一定要告诉我。”

  春雨,春雨,原来你叫春雨?程清扬苦笑。此刻知道了你的真名,以后却没有机会再唤。阿年,到底是你我缘浅,还是根本无缘?

  “老爷不必忧心。我和阿年本来相约一道前往玉门,然后再到西域,结果有一日,她却突然留下一封信说,家中有要事,先回洛阳。许是路上耽搁了,也许,过几日就到了。”说着,心中泛起一阵酸楚。过几日就到了,再过几日,就要嫁给别人了吧?

  “真的吗?如此甚好。”年富成大喜,握住唐素兰的手频频点头,一双浑浊的眼眶里泪花闪烁。

  “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

  “公子远道而来,不如多留些时日,等到春雨回来见上一面再走也不迟。”

  “不了。”清扬苦笑。若真见上一面,他该如何是好。“清扬家中还有急事,我就不多打扰了。”

  “公子路上小心,多多保重。”

  “多谢。”说着,抱拳行礼,匆匆离开。

  行至门口,终还是转身,“烦请年老爷替清扬向她说一声,祝她——幸福。”谁晓得,他这一声祝她幸福说得有多少不甘,多么难舍?

  奈何,天意弄人,多情总被无情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