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临别赠礼
痞子拜格2021-06-10 14:521,598

  自那日春雨同意出嫁,年富成第二日就派人回了信,云尚书甚是高兴,派人送了许多彩礼,金银珠宝,绫罗绸缎,珍奇字画……,把偌大的年家正堂占得满满当当,不得不说,虽然这门亲事带着云尚书个人的专断主义色彩,但从彩礼的分量而言,他对这门亲事还是相当看重的。

  春雨这几日因着已经定亲的缘故,出门的次数明显多了,终于不用再躲躲藏藏,担惊受怕,她可以堂堂正正地走出门去,和普通的女子一样,逛热闹的洛阳城,去看城南的牡丹花开,去赏城西的湖光山色,到小摊子上买一个奇怪的面具,再去挑几个盒子好看的香粉,过得好不快活。

   

  “爹爹,娘亲,我回来了。”春雨这日坐了一顶金色流苏的四人大轿,穿了一身极温柔的印花的鹅黄衫子,简单地梳了一个发髻,用一根白玉簪子别住,露出一张清丽的小脸儿,配上那洋溢着的微笑,真真可堪“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年富成和唐素兰似乎从未见女儿如此开心过。这么多年,他们一直想着如何保护她,不让她受到外界的伤害,总是把她困在家里,没曾想,其实她有多渴望外面的世界。

  看到女儿笑逐颜开,两个人都忍不住心情复杂得湿了眼眶。

  “你们看,我买了什么?”春雨急急上前,把手里的礼物呈到父亲母亲面前。“这是给你的,娘亲。”一只素雅的淡蓝色锦盒,揭开盒盖儿,里面躺着一只淡蓝色的丝帕,上面简简单单地绣着一簇兰花,兰花之中隐约藏匿着一只翩翩起舞的蝶。帕子左上角娟娟秀秀地用海蓝色丝线绣着一个“兰”字。

  “你可喜欢?” 春雨眯着眼睛,微笑地看着母亲。她知道,母亲一定喜欢。

  她平素最爱的花便是兰花。

  “喜欢,喜欢。”唐素兰有些爱不释手地拿着丝帕瞧了半天。她平素用过那么多丝帕,都没有这一方来得如此巧夺天工。这丝帕质地轻盈,带着缕久久挥之不去的兰花香,更难得的是阵脚细腻,把一簇兰花之中每一株都勾勒得栩栩如生,而那翩飞的蝶更是让整个画面不至于落了单调,可谓是妙笔添花。整个丝帕,虽看似简单,实则大方、典雅。

  “爹爹,这是你的。”春雨向青儿使了个眼色。一幅长约一米的卷轴霎时摊开来。

  年富成只觉一霎那,天地间突然变作了春天,迎面而来一股竹香。定下心来,才发现,原来是一副翠竹图。他说不清,这一米的画纸上画了多少棵竹,似乎只有几棵,又似乎有千千万万棵,难得的是,每一棵竹都不尽相同,在细微之处彰显着彼此的独特不凡,非爱竹,常年与竹相处的雅士难以描摹出。

  “极好,极好。”年富成围着这幅翠竹图看了半天,忍不住啧啧赞叹。

  “真有这么好吗?”春雨忍不住得意地挑眉,又故作不以为然。

  “春雨啊,你这东西是从哪儿来的?”年富成一边爱惜地用手去抚拭那些苍翠英挺的竹,一边试图寻觅出这画主人的蛛丝马迹。

  “从‘四宝斋’买得。”话说,这四宝斋真是个好地方,随意挑的两件东西竟入了父亲母亲的眼,还让他们如此欢喜。

  “‘四宝斋’?”年富成略一沉吟,猛然抬头。“是他呀,难怪,难怪。”随即大笑开来。

  “爹爹,怎么了?”

  “你可知,这作画的是谁?”年富成指了指这张他搜寻了半天,也没找出画主人的一望无垠的翠竹画。

  “是谁?”

  “竹仙公子。”年富成又深深地望了一眼,命人小心翼翼地把画收起来。然后悠闲地坐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竹仙公子?”春雨跟着念了一遍,印象中并无竹仙公子这个人。

  “是啊。春雨,你常年在闺阁中,不知道这竹仙公子,情有可原。洛阳城有四公子,梅兰竹菊,卓然不群,天资超凡,分居城东、西、南、北,皆有雅苑,其中四季培植梅花、兰花、菊花和竹,而这翠竹图便是出自城北的竹仙公子之手。竹仙公子作画从来不书其名,刻其印,只因世间只有一人能画出他那样的竹。”年富成说到这里,眼中也忍不住流露出赞赏之情。“只是,他的画千金难求,很少流出。你今日当是走了好运,才能在四宝斋买到他的真迹。”

  “洛阳城竟然还有一群这样的奇人,不知何时,有缘得见。”春雨暗暗心想。“外面的世界非闺阁可比。难怪师父以前常说,‘天地有乾坤’,即便为女子,也应看万里山河,赏祖国山色。”

  这样想着,心底似乎更坚定了某种信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