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同床而眠
痞子拜格2021-06-29 10:385,436

  “美人儿,你昨夜死哪儿去了,竟然夜不归宿?”无情今日起得颇早,此刻正坐在离客栈大门最近的一张桌子上饮酒,见到春雨归来,忍不住挑眉。

  “无情早。”春雨眉眼带笑,乖乖问他好。

  “呀!”无情受了惊吓一般抬起下巴,“美人儿,你今日很不正常。”

  “我为你介绍一个人。”春雨还是在笑,不去理会他脸上夸张的表情。

  “不会是你夜宿的对象吧?”无情促狭一笑。

  “清尘,易清尘。”春雨牵了一个人进来。

  片刻,无情觉得整个客栈的气氛都变了,那方才拨得滴溜直响的算盘没了声响,几个狼吞虎咽吃面的声音也停了下来,正咯噔咯噔下楼的某位客人此刻停住了脚步,还有那门外偶然路过的几个姑娘只看到一个侧脸,竟全都嘴巴张得老大,片刻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

  “这位是无情。”

  “你好。”易清尘伸出手去。

  无情觉得他此生再没有看过比眼前这只更好看的手,纤长而洁白,还泛着淡淡的粉色光芒,就连那些细小的伤疤,都像是最好的匠师雕刻上的,带着一种神秘而古老的气息。

  “你好。”无情一笑,握上这只美丽的手。好吧,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此刻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美得让昨夜的星月都失去颜色。

  “好了,既然大家都认识了,那么以后便都是朋友了。”春雨展颜一笑。

  “既是朋友,那不如一起喝一杯。”无情爽朗一笑,端起酒杯欲敬清尘。

  “好。”清尘朗声道。

  “干杯。”两只酒杯相碰。

  “等等。”正当两人准备一饮而下的时候,春雨突然高声叫了出来,然后夺下清尘手中的酒杯,“清尘不宜饮酒,这杯还是我替他喝吧。”说着,一饮而下。

  两个男人俱是愕然。

  “美人儿,你这是……”无情苦笑不得。这女人爱得不要这么不知收敛吧?

  “阿年,我能喝。”清尘一笑,满目柔情。

  “可是,你……”春雨皱眉。那日在风雅楼,没喝多少,就发烧的人是谁呀,他都不记得了。

  “不要紧。”他轻柔地揉揉她的发,示意她放心。

  春雨无奈。

  “那就只许喝一杯。”

  无情端着酒杯的手一抖,险些把酒杯摔倒在地上。

  “我敬无情公子。”清尘一笑,一饮而尽。

  “好。”无情见他如此爽快,也忍不住眉眼舒展。“酒逢知己千杯少。”喝罢一杯,只觉今日这葡萄美酒味道似乎更佳,忍不住想要和这新朋友喝个痛快,不醉不休。

  “我知你爱喝酒,这千杯嘛,就全给你了。现在,我们要去休息了。”春雨夺下清尘手中酒杯,挽着他的胳膊就要离开。

  “你……”无情哭笑不得。

  “阿年顽皮,无情多多担待。”话里虽是无奈,可眼里眉梢却充满笑意,心甘情愿地被某个顽皮的小女子往楼上拖。

  “问世间情为何物?”无情心情复杂,高歌道。

  “进来吧。”

  “这是你的房间?”清尘踟蹰不前。

  “是啊。”

  “阿年,你终归还没有出嫁,我还是另外再开个房间。”

  “阿年此生定嫁清尘,既如此,何必拘泥于那些繁文缛节?”

  “唔……好吧。”

  “你一半,我一半,哦哦哦——”春雨进了房间,将鞋子一脚踢掉,然后跳到床上,翻来滚去,十分欢快。

  清尘微笑。只觉她处处可爱,踢掉鞋子时也可爱,跳到床上时也可爱,在床上滚来滚去时也可爱。

  “清尘,快上来呀,愣在那里做什么?”她拍拍身旁一半的床,咧开一排小白牙冲他微笑。

  易清尘慢慢走了过去,仿佛在走向一个他从来不曾奢求的美梦,每一步都像是踏在棉花地上,轻飘飘的,那么不真实。

  他走到床边,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

  春雨将他手一拉,将他半个身体带到床上,然后用自己的脚踢了踢他还吊在外面的两条腿,示意他整个人躺上来。

  他好似有些恍惚,半晌,反应过来,才缓慢地将两只腿往床上挪,初时,腿还是僵直的,过了好半晌,才试探性地落在床上。

  “舒服吗?”春雨侧着身子,笑嘻嘻地问他。

  “恩。”他像是一颗漂浮的种子,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坚实的大地。

  “阿年,你知道吗,我有十几年没有在床上睡过觉了?”他幽幽道,虽然近在耳边,可春雨却觉得这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顺着一阵风吹来。

  “我父亲在我六岁那年时被人害死,从那天起,我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只要躺在床上,就会一遍一遍地开始做噩梦。后来,我便不在床上睡觉,要不就是在板凳上,要不就是在桌子上,起初,是因为恐惧,后来,是因为习惯。”

  “以后,有阿年陪在你身边,定保你觉觉安稳,岁岁平安。”她满眼心疼,往他身边蹭了蹭,紧紧抱住他的腰。

  “想来,倒也感谢这怪习惯,不然也不会遇见你了。”他微微一笑,将她手轻轻一握,置于自己怀中。

  “我一直没有机会问你,你为什么要救我,不会是一开始,就对我……?”春雨坏笑道。

  “那条郊外的路,熟悉的人都知道有匪徒出没,劫财劫色,一般很少有人走,更没有女子敢走,可是,你一个女子孤身一人,竟敢独闯,我本以为你有些本事,结果你连棵杏花树都跳不上来,可见你连轻功都不会,偏偏你居然大难临头,竟一点儿不怕,我觉得你这人有点儿意思,就丢了根绳子,吊你上来。”

  “你真没有对我一见钟情?”春雨盯着他的眼睛。

  “没有。”他微笑摇头。

  “你骗我一下会怎样?”春雨恼了,动手去呵他的痒痒。

  “好了,别闹了。”他一脸促狭笑意,捉住她不安分的手。

  “看你这样,就是有,就是有,对吧。”春雨眼波一转,展颜笑开。

  “你觉得自己相貌如何?”他笑着问。

  “我自己倒没什么感觉,不过总听人夸国色天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什么的。”她谦虚道。

  “自己真没这么想?”易清尘忍不住好笑。

  “真没觉得,不然也不会不乔装打扮一下,引得多少豺狼虎豹惦记?”

  “唔,这倒是实话。”易清尘点头。

  “你也觉得我美,所以第一眼的时候,就爱上我了,对吧?”春雨见他承认自己貌美,喜得心花怒放。

  “敢问卿之美貌,比之清尘,又当如何?”

  “自愧…不如。”她一看他那张绝色的脸,忍不住垂头丧气。这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从此以后也许又多了一条,那便是每天清晨起床,看见一张比自己更美的脸,唔,苍天啊,一早的好心情都没了。

  “其实,说起动心,也并非一点儿都没有。”清尘拨开她眼前的碎发,目光温柔地看着她的眼睛。

  “什么时候?”

  “也许是从你吻我时起,也许是从你扯开我衣襟,为我擦身时起。”

  “你为什么不推开我?”

  “我……”他被问的说不出话来。

  “嘿嘿,美色当前,心不能持,对吧?”

  “是啊,我本可以推开你,可是,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整个脑子都空了,身体也软绵绵的,使不出一点儿力气。”

  “哈哈。”春雨得意大笑。

  “你还好意思笑,也不知道哪家的女子如此不害臊,被人吻了之后,居然非但不恼,还抱着别人反吻上去?”

  “这不是礼尚往来嘛。”

  清尘无奈摇头。

  “那你为什么被我吻过之后,会突然发烧?”

  “亏你还学过医,怎么会不知道我那哪里是发烧?”

  “可你浑身发烫啊。”还烫得惊人。

  “你呀,为何有时聪明可比天人,有时又愚笨得像…某种动物呢?”他轻轻捏了捏她皱起来的小鼻子。

  “你该不会是因为害羞吧?”春雨又开始聪明可比天人了。

  清尘闭眼。此刻,倒希望她还是像某种动物比较好。

  “哎,易清尘,你说话呀,你以为你装睡就可以逃得过去吗?”春雨使劲地摇他的身体,不时地在这里挠上一把,那里戳上一下,奈何面前这位是武功高强的易清尘,任她如何捣蛋,就是岿然不动,后来干脆直接捉住她的双手,让她不能胡闹。

  春雨被捆住了双手,见他闭着眼睛得意微笑,忍不住心中不平,想着,今天,一定要叫他开口。

  可是,她现在手动不了,怎么办?

  思考片刻,手不能动,她还有……

  易清尘正惬意地闭目养神,忽然感觉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覆在他的眼睑上,她此刻正轻轻地吻他好看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可是,这吻又偏不那么安分,一会儿起,一会儿落,一会儿轻,一会儿又重,最后她竟以舌尖蜻蜓点水般滑过他的下眼睑。

  “阿年,别闹——”易清尘被撩拨地心中直痒痒。

  “你开口,我就不闹。”她嘻嘻笑着。

  “你……”他无奈叹息。

  “说吧,说吧。”她眼里洋溢着得逞的光芒。

  “好。”他眼波一转,趁她还未反应之际,翻身压在她身上,狡黠一笑,然后疾风骤雨般吻了上去。哈哈,这下你没着了吧。

  春雨面色绯红,心潮澎湃。

  “你……”她挑眉,佯装气恼。

  “阿年唇瓣柔软香甜,不错,不错,可资嘉奖。”他心满意足地冲她一笑。

  “不害臊。”春雨嘟囔道。也不晓得到底是谁比较不害臊。

  “如果,我承认我是害羞了,你就会开心吗?”

  “男子汉当敢作敢当。”

  “好好,我承认,我是害羞了,害羞得不得了,所以才会全身发烫。感谢阿年吾妻悉心照料,让我能够健康至今。”

  “油嘴滑舌。”春雨听见一声吾妻,忍不住心中一动,脸却还故意板着。

  “那阿年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我问你,你当日为何不辞而别,后来又为什么扮作李真,倚红阁浪荡子是你吧,风雅楼那粉衣公子也是你吧?”

  “阿年,你一次问了这么多问题,要我如何回答?”

  “按序来。”

  “当日不辞而别,是因为我有我的责任,扮作李真,与你结识,是想了解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后来发现你除了有点儿钱,似乎笨的很,一点儿蒙汗药就把你给骗过去了,所以我拿了你的钱,想要你知难而退,没想到,你居然不畏不惧,为了路费去了青楼,我想这下子你该吃点儿亏受点儿教训,谁知道四个客人竟然都被你以各种手段侥幸逃过,可是,阿年,你要知道,那四个人不过因为对你没有戒心,而且都不是江湖中人,所以你才勉强蒙混过关。”

  “所以,你就扮成浪荡子想要轻薄我,让我知惧而归?”

  “阿年,你涉世未深,根本就不知人心叵测,一个不慎,后悔莫及。我若不想办法把你逼回家,你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外,发生意外的可能太多了。”

  “那我问你,倘若那时我不是一时情急,喊出你的名字,你会怎样?”

  “我根本没想到你会突然喊出我的名字。”

  “我若不喊,你真的会轻薄我吗?”

  “不,我顶多让你晕过去,然后扒光你的衣衫,让你第二天醒来,痛哭流涕。”清尘一笑。

  “我不明白,你一直以各种方式暗中逼我回家,为何不直接现身,光明正大地劝我离开?”

  “正如你所说,我与你非亲非故,而你意在云游,丢了钱,险些失了身,都不肯放弃,凭我三言两语,难道就能劝你回家?”

  “可是,你后来为何又突然在客栈出现?”

  “你都快要被人卖了,难道我还要眼睁睁地看着你自己跳入袋子中吗?”

  “清扬不是坏人,你不要把他说得那么恐怖?”

  “我问你,程清扬找你,是为了什么?”

  “我记不太清了,好像是说什么堡主要见我。”

  “那我且问你,你可认得这堡主?”

  “不认得。我是洛阳人,第一次出门,哪里会认得什么堡主。”

  “那么,这个堡主为什么要见你?”

  “我也觉得奇怪,可是,我虽不认得什么堡主,我却认得清扬。”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吃了下了蒙汗药的烧饼醒来之后,发现我的马夫不见了,我找不着方向,刚巧碰到一只商队经过,就驾着马跟着他们了,清扬就是那商队中的人。”

  “你知道那只商队要去哪儿?”

  “不知道。”

  “不知道,你就跟?”易清尘恨不得敲她的脑袋。

  “是啊,所以,就有人过来质问我,我随便胡诌了几句,那人显然不相信,拿着剑指着我,模样凶得很,那个人就是清扬。”

  “那你怎么糊弄过去的?”易清尘忍不住苦笑,这家伙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在冷酷的唐家堡清扬公子面前信口撒谎,居然还能侥幸逃脱。

  “我当时心中很急呀,手中又没有什么合适的东西可以用,又不想用霹雳珠伤人性命,就只好假装流眼泪。”

  “流眼泪?”易清尘无奈,这也算办法?

  “你不要小看眼泪这东西,事实上,这一招果然很有效果。他不仅收起了剑,还给我指了方向,没有再为难我。”春雨得意一笑。这武器可比其他什么的强多了,又好使还不耗材,更重要的是,随身携带,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易清尘心中一惊,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你怎么了?”

  “想必,就是因为这个,所以那个堡主才找上你。”

  “什么意思?”

  “他以为你在打唐家堡的主意。”

  “唐家堡?”春雨呢喃,这名字好生耳熟,哦,对了,来大宛的途中,曾路过唐家堡,当时,还想着什么时候去里面坐坐也不错。原来,清扬是唐家堡的人,这下,想去做客也不是难事了。哈哈。

  “所以,程清扬才会找你,想要带你去见堡主。”

  “那就去呗。”她一笑,脱口而出。

  “你真是……”易清尘忍不住皱眉,真是要被她气死了。

  “反正当时我身无分文,清扬又答应带我去玉门,还免费西域游,何乐而不为?”

  “所以,我说,你真是笨得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

  “你别恼呀,我哪里真会那么傻,我本意是想,等我们到了玉门,我就找个机会开溜。”

  “你倒聪明。”易清尘没好气地说。

  “谁知道,你突然就出现了。”

  “听你这语气,是不想见到我?”

  “你可知道,我因为换了一身男装,惹了一堆麻烦,还被玉门关的军师给关了起来。幸好我机智,逃了出来。”

  易清尘好笑,真没看出她哪里机智?

  “后来,我走投无路,去了风雅楼。原来,又是个青楼。”春雨无奈叹息。怎么走到哪儿都是青楼,真是有缘。

  “你在风雅楼过得如何?”

  “好吃好喝,有酒有肉,相当惬意。”春雨一笑,顷刻,又哭丧了脸,“就是呆了十几日,还混了个花魁的头衔,硬是一个客人都没有。”

  “你很失望啊?”

  “当然啊,没有客人就没有钱拿,没有钱拿,我就没办法继续向前走。”

  “所以,我让你早点儿回去。”

  “你可知道,我第一个客人是谁?”她嘻嘻笑问。

  “是谁?”

  “你啊。”

  易清尘一愣。

  “可是,你这个小气鬼,居然一毛都不给我。我陪了你一夜,找你讨个初夜费,不过分吧?”

  “初夜费?”易清尘一脸黑线。

  “好在,我聪明。”

  “哦?”

  “看——”春雨从怀中掏出一块青玉佩。

  “这东西在你这里?”

  “所以,我说我聪明啊。”春雨一笑,为自己能够从心有七窍的绿萍手里弄来这块绝世好玉倍感得意。哎,可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事实证明,绿萍姐姐不是好惹的。

  “你可知,这块玉佩的意义?”易清尘接过玉佩。

  “不会是你什么家传之宝吧?”

  “你说的没错,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意义。这是我父亲当年送给我母亲的定情之物,后来,父亲把它送给了我。”

  “然后呢?”

  “然后自然是当我遇见我爱的人时,一定亲自送给她。”易清尘一笑,将这绝世美玉郑重地放到眼前这女子手中。

  世间情缘,冥冥之中似有天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