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大婚
痞子拜格2021-07-02 21:222,467

  春雨坐在镜子前,机械地被两个丫鬟梳着发髻,插上朱钗,扑粉画眉。

  “年小姐,你可真漂亮。”一个丫鬟把春雨打扮完毕,嬉笑道。

  “都说新娘子是最漂亮的,可我看,年小姐是新娘子中最漂亮的。”另一个丫鬟也喜笑颜开。

  春雨聚集起散落的目光,往那镜中的人看了一眼。新妆为君画,相思别样深。

  “年小姐,快把嫁衣换上吧。”

  “是啊,年小姐穿上这身大红嫁衣一定会更漂亮的。”

  “嗯。”春雨起身。

  “年小姐,你身上这……”一个丫鬟瞧见春雨身上那一身白衣,忍不住皱了眉头。

  “年小姐,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穿白色可是不吉利的。”

  “我不信鬼神吉凶之说。”

  “可……”

  “时间不早了。”春雨淡淡开口。

  “好吧。”两位丫鬟无奈。只好帮她把这一身大红嫁衣穿上。

  嫁衣赤焰红,人面交相映。今日的年春雨从未有过之美,美得热烈,又美得忧愁。两个丫鬟都不由得一扫刚才的晦丧之气,满脸堆满笑容。

  “我们走吧。”

  “是。”

  丫鬟在前,把门推开,春雨脚步沉重地往外走,每走一步,心便往下沉一分。

   

  “嫂子。”

  春雨一愣,转过脸,才见竟是无双。

  绮罗满丝绣,凤冠缀明珠。她这一身大红嫁衣,百鸟呈祥,凤飞九天,金丝银缕,针针精细,也不知是花了多少人力赶工而成,凤冠一步一摇,明珠熠熠生辉,险些耀花了春雨的双眼。她也是今日大婚吗?

  “嫂子,今日可真漂亮。”无双眼里眉梢都是笑意,真心赞道。

  “妹妹才是倾国倾城百媚生。”粉腮带笑,杏眼含情,她本就生得极美,如今这一笑,更加顾盼生辉。春雨心中微微叹息,都说新娘是最美的女人,于无双,再适合不过。于己,……

  “今日,能和嫂子一同大婚,真是无双的福气。”

  “妹妹客气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春雨身心疲惫,不想再说。

  “好。”

  今日,唐家堡并不如想象中热闹,虽也处处张灯结彩,可来客却不多。

  正堂前一片大院,竟只摆了十几张桌子,坐了二百来人,谁若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其中全是唐家堡内部人员,仆役丫鬟护卫等。

  唐谢在正堂之上,已经摆好了酒席。易清尘和程清扬都穿着喜庆的大红袍等在正堂之上,神情各异。

  “两位新人到——”

  听到一声长呼,清扬不由自主挪了脚步,侧过身来,恰好看见春雨进门来。

  嫁衣赤焰红,人面交相映。程清扬的眼睛在看到心上人的那一刻,不由亮了,微微向前侧了身子。

  易清尘漫不经心转眼,身体不由一僵,心中千愁万绪,齐齐涌上心头。虽早知她今日嫁人,可那身赤红还是刺痛了他的眼睛,阿年,你本该是我的妻子……

  无双在春雨之后进来,一眼便看见易清尘一身大红袍,身长玉立,痴痴地看着她。不由赧然,垂眸微笑。

  “今日唐家堡双喜临门,真是天大的美事,我敬在座的各位客人一杯。”

  “恭喜堡主,贺喜堡主。”众客起身,举杯一饮而尽。

  “大家都请落座吧,今日务必尽情畅饮,兴尽而归。”唐谢朗声道。

  “谢堡主。”

  “爹爹,娘亲怎么没来?”

  “你娘亲知你和清扬今日大婚,亲自为你和清扬缝制新衣,两天两夜,不眠不休,今晨却因体弱晕倒在房中,我为她身体考虑,所以让她卧床休息。”

  “娘亲——”

  “夫人她……”

  无双和清扬皆是一惊,心中惆怅。无双毕竟是女儿家,又是自己亲母,故情不自禁红了眼眶。

  “是唐家堡失礼了,希望清尘公子和年小姐多多包涵。”

  “堡主客气了。”春雨道。

  “唐夫人爱儿女之心,赤诚之至,可感天地,清尘佩服。”易清尘微微一笑,眸色却是冷的。

  “好,好,以后大家就都是一家人了。来,我敬你们一杯。”唐谢爽朗大笑。

  “谢爹爹。”

  “谢堡主。”

  无双、春雨、清扬皆是一饮而尽,唯独清尘手里握着酒杯,一口未喝。

  “清尘公子,为何不喝?莫非是嫌唐家堡中的酒陋质?”

  “清尘天生顽疾,不宜饮酒。”易清尘淡淡道,双眼直直地看着唐谢。

  春雨一惊,不由自主抬起了左手,却被清尘一把握住,紧紧压在桌下。

  清扬本自诧异,转眼看他,却不小心瞥见两只紧紧交握的手,心中五味杂陈,慌忙别过眼去。

  “清尘公子旷世英才,能得之为婿,是谢与无双之大福。今日,是清尘与吾女无双大喜之日,谢心中高兴万分,敬酒祝好,清尘只喝一杯,应该无妨吧?”

  易清尘看他半晌,并不言语,缓缓端起酒杯,就要往嘴边送。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无双一把夺过酒杯,一饮而下。

  “无双——”唐谢惊叫。

  “爹爹,清尘既然不能饮酒,无双既已成他妻子,便让我代他喝吧。”无双微微一笑。

  唐谢已浑身冰冷,一只酒杯掉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爹爹,你怎……”话音未落,口吐鲜血。

  “无双——”唐谢疯了一样,将桌子掀到一边,冲过去将无双抱住。

  清扬和春雨皆是大惊,只有清尘面色冷淡。

  “爹爹,我好像…要死了……”无双止不住地流泪。“爹爹,我不想死,我…想…做清尘的妻子。”

  “无双,你不要说话,你不会死的,不会死的……”唐谢抱起无双,冲了出去,“大夫,大夫,快救救我的女儿……”

  “他为什么要对你下毒?”春雨浑身冰冷,连声音都在颤抖。

  “因为,他害死了我的父亲。”

  白若梅正在庵堂中打坐,突然间,心口一痛,手中佛珠线断,散了一地,仓皇起身,急急往外走。

  “夫人,老爷吩咐,务必让您今日在若梅庵中静修。”一个丫鬟慌慌张张拦住她。

  “走开。”白若梅一把推开她,走了出去。

  心中越想越觉得不安,越走越快,一路小跑到了正堂。

  远远便见一个身长玉立的红衣身影。

  “倾城?”白若梅不敢置信。

  易清尘身子陡然一震,转过脸来。

  “倾城,真的是你?”

  “你果然还是嫁给了他。”易清尘面色冷峻。

  “倾城,我知道你怨我、恨我,可是,有很多事,你并不明白。”白若梅心口一痛。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什么,是不明白十几年前,你怎样和他合谋设计害死我父亲,还是不明白十几年后,你又和他联手怎样千方百计想要毒死我?”易清尘握紧了拳头,骨节发白。

  “毒死你?倾城,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的女儿已经死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无双?无双——”白若梅急急转身,才发现院子之中,四散的人群之间,一个跪倒在地的背影,正嚎啕大哭。

  清扬心中有如五雷轰顶,身子一软跌坐在凳子上。

  他爱唐谢如父,敬白若梅为母,如今父母竟成了害人性命的凶手,他视无双为亲妹,如今妹妹却在大婚之日惨死,一瞬之间,家败人亡。

  “清尘——”春雨悲上心头,多想拥住他,可除了在心里流着眼泪,什么也做不了。咫尺已是天涯。

  易清尘一把扯下身上大红袍,信手一抛,看了她一眼。

  半晌,一道白影倏然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