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回唐家堡
痞子拜格2021-06-16 12:322,805

  “公子,我打听了一下,原来这年家是洛阳城有名的豪门望族,没想到,咱们年姑娘这么奢华?”虎头喜笑颜开。

  “吩咐下去,快马加鞭,即刻启程。”

  “什么,不等年姑娘了?”

  “没听到吗?”程清扬面色一冷。

  “是。”虎头心里一惊,急忙退下。

  “哎,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此次来洛阳,就为寻访年姑娘而来,怎么现在还没见着年姑娘,公子就急着回唐家堡?”

  “不知道。”

  “公子这几日也变得有些奇怪,谁现在一提起年姑娘,就面色不郁。”

  “我也发现了。他和年姑娘这是怎么了?以前,一提起年姑娘,他虽说装作不在意,可是每次眼神都变得柔情,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虎头神秘一笑。

  “快说,快说。”

  “原来,咱们年姑娘已经定亲。”虎头不以为意,轻轻松松道。

  “什么?”

  “年姑娘已经定亲,那咱们公子怎么办?”

  “是啊,难怪公子闷闷不乐?”

  “哎,难得公子这么多年来对一个女子动了情,可……”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无绝期啊……”

  “真难为咱们公子了。”

  “那以后咱们不是没有牛肉面吃了?”

  “瞧你们这点儿出息。”虎头不满地嚷嚷。

  “你怎么这样啊,虎头,平日里,公子待你最好,你怎的这样没有心肝,一点儿都不替公子伤心?”

  “我当然不伤心喽。”虎头反是一笑。

  “你这人好没良心。”

  “你这话说的,我怎么会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你们可知,我为什么不伤心,反而还很高兴?”

  “为什么?”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他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自己,得意地摇头晃脑。

  “别卖关子了,你倒是快说呀,你这是要急死我们呀?”

  “你们可知,咱们年姑娘本是洛阳城年家的大家小姐,为何要一个人独自踏上征程,游历四方?”

  众人摇头。

  “我们不知。”

  “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你们千万不要对外嚷嚷,不然可是会害了年姑娘性命。”

  “啊,这么严重?”

  “是啊,所以你们一定要严防死守,坚决不能对别人说出这个秘密。”虎头表情严肃,学着某人的样子警告众人。殊不知,自己正在干着可能害了年姑娘性命的泄密事件。

  “是是,我们知道。”众护卫齐齐点头。

  “其实啊,咱们年姑娘这次远行,说是游历,实为逃婚。”

  “逃婚?”

  “是啊。咱们年姑娘不愿答应这门亲事,奈何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得已而为之。但苦及自己并不爱这订婚的公子,所以远走玉门,以解心中哀愁。”

  “原来这样。”众护卫了然地齐齐点头。

  “这么说,咱们公子还是有希望的?”

  “年姑娘虽有婚约,但却与我家公子有情,理当嫁给我家公子。”

  “是啊,是啊。”有人出声附和。

  “要我说,趁年姑娘现在还未成亲,不如把她抢回堡里,让她和清扬公子拜堂成亲。等到生米煮成熟饭,这门亲不就自动退了?”

  “哎,好主意。你小子平时看着脑袋不灵光,没想到今日一言,可比诸葛啊。”

  “嘿嘿。”那护卫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所以,要我说啊,这年姑娘铁定会嫁给我们家公子,成为唐家堡的唐二夫人。”虎头得意一笑,觉得自己简直有如神人。

  “哦哦哦哦,唐二夫人……”众兵士齐声欢呼。

  “你们在干什么,怎么还不出发?”程清扬脸色难看。

  “公子,我们……”

  “马上出发,马上出发。”虎头打断那护卫的话,翻身上马,冲着公子殷勤微笑。

  “驾驾驾——”马鞭高扬,转眼,程清扬已经驾马走出好远。

  己若有苦自己吞,莫期他人亦消魂。他此刻的难过,那些嬉笑的护卫哪里能够体会?

  “公子,前面就是长安城了,要不要到长安城中休息一会儿?”虎头摸摸自己干瘪瘪的肚子,饿得不行。

  “不用。继续赶路。”程清扬简单开口,扬着马鞭,急急又向前奔驰而去。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已经连续赶了两天路了,一口饭都没吃上。”有护卫嘟囔道。

  “公子许是还在为年姑娘的事情伤心呢。”

  “哎,要是年姑娘在该多好。”

  “要不,谁去和公子说说,就说年姑娘这番逃婚去了,公子还是有机会的。”

  “你去。”

  “我不去。”

  “那你去。”

  “我不敢去。”

  “虎头,你去吧。”

  “我……”虎头有点儿不情愿。

  “你饿坏了吧,我都听到你肚子叫了好半天了。”

  “我……”

  “去吧去吧,说不定,公子一高兴,咱们都有牛肉面吃了。”

  “牛肉面?”虎头想起那一碗冒着红油的牛肉面,忍不住口水直流。“那我去了。”

  “去吧去吧,我们等你的好消息。”众护卫喜笑颜开,脑袋里幻想起坐在长安城的哪个小馆子中吃牛肉面的幸福场景

  “公子,年姑娘她……”虎头追上程清扬,话刚开口,就被打断。

  “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年姑娘,谁再提,按法处置。”说着,马鞭一扬,扬尘而去。

  “公子,年姑娘她想嫁的是你啊……”虎头一脸委屈,怎么就不能听人把话讲完呢。

  “怎么样,虎头,我们是不是可以坐在长安城里吃一碗牛肉面了?”

  “牛肉面,牛肉面,年姑娘,年姑娘……”

  “去你的牛肉面。”虎头脸一衰。

  “怎么回事,公子不愿意夺人所爱?”

  “哎,感情这种事情怎么能强求。年姑娘分明爱的是公子呀。”

  “是啊,公子什么都好,就是自我约束感太强。”

  “那也不能看着心爱的女人嫁给别人啊。”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不是我爱你,你却不知道;而是你成亲那天,新郎却不是我。”这一群西域汉子中,似乎还藏了个文艺少年。

  “公子说了,谁都不许再提年姑娘,谁若再提年姑娘,按法处置。”

  “啊?那可怎么办。”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再想办法了。”

  “爱之深,怨之切。看样子,公子这次用情至深啊。”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好在,我早有准备。离开洛阳城的时候,偷偷买了几个馒头。”虎头灵光一闪,得意一笑。他实在太了解自家公子了,没点儿准备,怎能健康活下去。

  “快分给我一点儿。”

  “给我一点儿,我快饿死了。”

  “哎哎,你们别抢啊。”

  “还是你聪明。”

  “你们这群……,我吃什么呀?”虎头望着手中仅存的一小坨馒头和满手的白色馒头渣儿,泫然欲泣。还不如不准备呢。

  “公子,前面就是黄河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继续赶路。”

  “公子,请听我一言,我们已经连续赶了七天的路,别说人了,就连马都累了。再这么赶下去,我估计人和马都活不了。”

  “嘶~”马儿似是听懂了虎头的话,一声嘶鸣以表怨念。

  程清扬面色一僵,沉声道,“就在前面的茶馆坐下来歇息片刻,给马喂点儿草料。”

  “是。”虎头一喜。

  还是这家茶馆。

  上次来时,他到洛阳去找她,心里又是欢喜又是忐忑。这次来时,他回堡中,她人不知何处?

  不过十几天的时间,竟物是人非。

  程清扬心中一声长叹。

  “公子,过了黄河,就是玉门了,过了玉门,只有两天的路程就到唐家堡了。”

  程清扬停下手中的茶杯,出神地望着黄河之水。

  他并非急着赶回堡里复命。事实上,早在洛阳城的时候,他就已经飞鸽传书回唐家堡,向堡主禀明了阿年的身份。

  他早已猜到,堡主让他请她到堡里做客,不过是因为那一次误打误撞的跟踪事件?而堡主怀疑的是,她在打唐家堡的主意。现在既已知她是洛阳年家的女儿,富甲一方,云游四海,迷了归途,应该不会再为难她。

  他只是不想停下来,不想因为停下来的时候,忍不住想她。程清扬想及此,一只手忍不住握紧了杯子,咯吱作响。

  “公子,马已喂饱,大家也都吃饱休息好,可以上路了。”

  “恩。让大家多带些干粮上路,给马也多备些草料。”

  “是。”虎头面色一正。知他又准备一路狂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