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翠柳卖艺
痞子拜格2021-06-27 13:323,975

  “各位天香楼的新老顾客,大家中午好——”方才为翠柳点菜的那个小二此刻正站在一座铺了红毯的高台上,面带微笑,朗声道。

  众吃客纷纷停了下来,抬头往那高台看去,有些桌的客人方才还忙着和旁边的同伴聊得高兴,此刻也停了下来,一时间,天香楼的一楼大堂变得很安静。

  “为了感谢大家对天香楼一直以来的支持,值此中秋佳节来临之际,我们掌柜特意邀请了名冠西域的翠柳姑娘,为大家舞一曲《大团圆》,祝愿各位客官中秋欢乐,阖家幸福——”

  “好——”人群之后爆发出一阵如雷的掌声,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

  小二见众客官兴致不错,并没有急着再往下说,而是站在高台上,安静地注视着四面的客人。

  “哎,怎么人还不出来?”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就已经有人等不及了。

  “是啊,快点让那名冠西域的翠柳姑娘出来呀。”那一个中年男子爽朗笑道。

  “别卖关子了,我们都快等不及了。”说这话的,是个白发的矮瘦老头,虽看上去年已花甲,一双眼睛却分外精明。

  “掌柜的该不会在耍我们吧?”一个年轻小哥皱眉说道。

  “各位稍安勿躁,翠柳姑娘远从西域而来,一路风尘仆仆,自然要沐浴更衣,梳妆打扮,以最美的姿势来见大家,才不辜负大家的盛情,大家说,对不对?”小二微笑解释。

  “听小二哥这么一说,这翠柳姑娘想必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呀?”年轻小哥眼里放光。

  “这么一说,我倒更想见见了。”中年男子挑眉微笑。

  “好了没呀,我的粥都快凉了。”那矮瘦老头不耐烦地抚着花白的长胡子,眼睛瞪得很大。

  “是啊,快点儿让翠柳姑娘出来,快点儿,快点儿,再不快点儿我们就不在这吃了——”群客激愤。

  “大家请安静,马上就来——”小二见气氛差不多,朝不远处守候的同伴使了个手势。

  “人呢?”

  话音未落,“唰”整个天香楼陷入一片黑暗,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一束光照亮了高台,高台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几近透明的白色屏风,此刻,那屏风后正有一个妖娆的身躯在翩然起舞。

  舞姿曼妙,那女子的身躯柔若无骨,时而跪地仰面,时而腾空而跃,时而纤腰慢摇,时而又以手轻轻滑过一双纤长柔滑的双腿,虽然看不清那女子的脸,却也能想象此刻这屏风后的女子眼里该是怎样一番柔媚风情。

  众客官不由看得痴了。

  “古来多少事,人间重团圆。”伴随着一道轻灵女声,一个曼妙身影旋然从高空落下,飘然玉立。

  “唰——”灯光骤明。

  “好——”这灯光亮了片刻,众客才回过神来,顷刻,如雷的掌声响彻整个天香楼。

   

  “今日,这天香楼怎的如此热闹?”二楼雅间里,一位兰衫公子疑惑开口。

  “不会是中秋快到了,在表演什么节目吧?”那黄衫公子嘻嘻笑着。

  “你我在这天香楼吃了好些年,可见天香楼何时有过节日表演的惯例?”兰衫公子不由皱眉。

  “这倒从未有过。”黄衫公子不以为意,随意用玉筷夹了一个水晶蒸饺放入口中。

  “那……”

  “旁人的事,与我们何干?”坐在一旁的青衫公子淡然开口。

  “是。”兰衫公子不再说话。

  “翠柳姑娘已舞罢,各位客官觉得如何?”小二满面微笑。

  “快请翠柳姑娘出来一见。”

  “是啊,快出来。”

  “请翠柳姑娘出来一见。”

  ……

  “大家请听我说,翠柳姑娘说了,受天香楼盛情邀请,却之不恭,因此前来,以表感恩。但她已舞罢,不欲再示人。”小二敛了喜色,一本正经道。

  “为何不欲示人?我们都想见她,大家说,是不是?”那年轻的小哥刚才见了那醉人的舞姿,此刻恨不得将那女子搂在怀里,哪里管她想不想示人。

  “是啊,翠柳姑娘舞姿惊若天人,想必姿容更是绝色,何不出来一见,让我等也瞻仰瞻仰?”中年男子笑道。

  “掌柜既然都已经请来了这姑娘,为什么不让我们见一见?”白发的老头也急了。

  “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诚如众位所说,翠柳姑娘舞姿曼妙可比天人,容色更是倾国倾城,美名在外,远扬四海,因此天香楼请翠柳姑娘来,实已不易。翠柳姑娘不愿露面,掌柜也没有办法。”小二面露难色,一脸惋惜。

  “不行,今天我们一定要见到翠柳姑娘,不然,我们就不走了。”年轻的小哥猛地一拍桌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翠柳姑娘为何不肯相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女娃莫非是瞧不起我们中原的人?

  ……

  “不,大家千万别误会。翠柳姑娘对中原心驰神往已久,非常乐意结交中原朋友。”小二满脸堆笑,慌忙解释。

  “那为何不愿相见,难道是在玩什么欲擒故众?”

  “如果真是如此,大可不必,我等又无恶意,只是诚心相邀罢了。”

  “哼,这女娃心思可真多。”

  ……

  “大家别这么说,翠柳姑娘既然不远万里,从西域而来,为大家献舞祝愿,便是怀着一片赤诚。不愿相见,一定有她的理由,大家就不要为难她一个小女子了。”

  “那难道我们今天就不见了吗?”年轻小哥早已被撩拨得心痒痒,此刻,却不让见,好生气人。

  “哎,可惜可惜。”

  “小二,你且问一问,这女娃到底有什么天大的理由?”

  “各位客官别恼,翠柳并非不肯见人,只是翠柳性子娴静,不爱在大庭广众之下抛头露面。哪位客官若是真想见我,不如在这里寻个安静的地方,如此,翠柳也好和这位知音人共叙高山流水之谊。”屏风后,一道甘甜女声悠然响起。

  “哈哈,原是这样。我愿请翠柳姑娘到楼上雅间一叙。”那年轻小哥笑道。

  “在下也愿请姑娘一叙。”

  “小二,这是五百两,楼上的春桃雅间,我包了。”那矮瘦的白发老头虽上了年纪,可却比旁人手脚脑筋都动得快些。

  “小二,我也要一个。”

  “在下也要一个。”

  “好嘞。”小二殷勤笑道,匆匆跑下高台,去收那包间的五百两定钱。

  “几位客官运气真好,今日,恰好只剩下三间包间。”说着,挨个把那五百两银票收入怀中。

  三位定了包间的客官俱是一脸喜色。

  “我已付过定钱,翠柳姑娘就随我到春桃雅间一叙吧。”那矮瘦的白发老头起身,得意地抚着发白的长胡子。

  “凭什么随你呀?”年轻小哥一听,气得不得了,腾地一下又是跳起来,以手指着这年纪一大把,色心死不改的老头。

  “我先付的定钱。”老头镇定自若。

  “先付的定钱,又能怎么样,我们三人都定了雅间,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先见?”那年轻小二将双臂一环,做出一副蛮横样。

  “你这年轻人,好不懂事。”老头指着他,十分生气。

  “你这老家伙,一肚子坏水。”年轻小哥不甘示弱。

  “你……”

  “好了,二位都别争了,我们让翠柳姑娘自己选吧。”那中年男子沉默半晌,终于忍不住开口劝阻。

  “你在这里充什么好人,说这话,不就是想要翠柳姑娘选你吗?”年轻小哥头一偏,斜眼敌视这中年男人。

  “你这人,半天不吭声,想不到这么多心思。”那老头也火了。

  “你们……”中年汉子无语。

  “我再出五百两,小二,你让这翠柳姑娘跟我走。”老头阔气地又掏了五百两。

  “哈,跟我玩这一套,我出八百两。”

  “我出一千两。”

  “我出一千五百两。”

  “你……”那老头身上并未带够现银,转念一想,这花二千两见一个女娃,实在不划算。

  “怎么,拿不出来了吧?”年轻小哥得意地笑。

  “罢了,懒得和你这愣头青争。”

  “你说谁是愣头青呢?”

  “公子别气。翠柳姑娘现在就可以跟公子走了。”小二殷勤堆笑。

  “太好了。”年轻小哥兴奋地眉飞色舞。

  “公子,一千五百两?”小二伸出手来。

  “知道。”年轻小哥伸手到怀里去掏,摸了半天,却只摸到一张百两银票。

  “公子?”小二面露难色。

  “呵呵,小二哥,我出门时,未带这么多银票,你不如容我回家去取?”年轻小哥满脸堆笑。

  “公子,你也是天香楼的常客了,不会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小二挺直了腰,正色道。

  “这……”那年轻小哥顿时蔫了。

  “哈哈哈哈……”那白发老头见他吃了瘪,高兴地放声大笑。

  “这位爷,那一千五百两,翠柳姑娘随你。”小儿掉转身子,满脸微笑。

  “不巧,我今日也未带这些现银。”老头眼波一转,不以为意笑道。

  “谁若出得起一千五百两,翠柳姑娘今日便是谁的座上客。”小二朗声道。

  “一千五百两啊?”

  “真贵。”

  “我还是安心地吃我的饭吧。”

  ……

  半晌,无人应答。

  小二急了,正准备劝说那一直未开口的中年男子,或是把价钱降低一些,这时,一道天籁响起。

  “我出二千两,请翠柳姑娘上来一见。”

  “哇——”众客哗然,齐刷刷去找那说话的人,抬头,却见一身着黄衫的公子正倚着二楼的雕花栏杆,微笑俯视。

  “好嘞。翠柳姑娘马上就到。”小二哥心头大喜,匆匆上了那高台,进到屏风后,将方才那翩然起舞的女子带走了。

  至始至终,众客官都没有能看到那女子一眼。

  秋菊间。

  “阿菊,你又在搞什么鬼?”兰仙皱眉。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天香楼今日这么热闹吗?”阿菊笑道。

  “那两千两又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热闹全因一个姑娘而起,所以我就花了两千两,请那姑娘上来一见。”

  “你……”兰仙气急。这家伙就知道乱花钱。

  “翠柳姑娘到了。”小二礼貌通传。

  “快请进。”阿菊笑道。

  “是。”

  只听一声轻轻的推门声,从那门后进来一个红衣似火的女子。火红裙装,半截荷叶袖,一双白玉无瑕的美臂赤裸着,青丝飘散,美眸微敛。

  “翠柳见过几位公子。”翠柳亭亭玉立,微微作揖。

  “快请坐。”阿菊热情地挪了一张圆凳。

  “你倒风度翩翩。”兰仙满脸嘲讽。

  “刚才,想必就是这位公子为翠柳花了两千两,来,翠柳敬公子一杯以表知遇之情。”说着,自己拿了一只杯子,斟满了酒。

  “翠柳姑娘客气。”阿菊笑,一饮而尽。

  “两位不如寻个高山,再叙情谊。”兰仙语气酸溜溜的。

  “好哇。”翠柳侧头看向那说话的女子,挑眉一笑。

  “阿兰开玩笑的,翠柳姑娘不必在意。”阿菊不以为意,微微一笑。

  “我知道这位姑娘是吃醋了,我不会和她计较的。”翠柳冲她一笑。

  “你胡说什么……”兰仙恼了。

  “这位姑娘,我哪里说错了?”翠柳神清气爽。

  “你给我出去……”

  “阿兰,你别这样。”

  “好啊,你不让她走,那我走就是。”兰仙脸色难看到极致,腾地一下站起来,起身欲走。

  “姑娘何必这样大动肝火,别人说中了心思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翠柳又饮了一杯。

  “你不走是吧?”兰仙以手指着她,气得只颤抖。

  “姑娘不想走,我走便是。”说着,优雅起身,向阿菊行了一个告别礼,款款走了出去。

  “你你……”兰仙气得杏眼瞪得很大。

  “翠柳姑娘,这就要走了?”小二满脸堆笑。

  “我钱已付清,怎么你们难道还要扣着我?”翠柳挑眉。

  “不不不,翠柳姑娘慢走,下次再来。”

  “这还差不多。”翠柳一笑。

  红衣翩跹,飘然而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