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毒解情欲生
痞子拜格2021-07-09 22:442,187

  中秋月圆之夜,雪莲公主收到一封短笺。

  “公主,你这是要去哪儿?”

  “不必担心,我去去就回。”说着,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一张写了几个字的纸条,欢天喜地地往王宫东北门跑。

  “你来了。”一人身着黑衣,背身而立。

  “无情,是你吗?”公主声音有些颤抖。

  “我今日来,是有一事相求。”

  “你说。”

  “我要恨无情的解药。”

  “你终于肯原谅我了吗?”公主喜不自胜,泫然欲泣。

  “不知公主是否愿意给?”

  “我当然愿意。”公主从怀中掏出一个只有手指一半长短的玻璃圆柱状小瓶,颤抖着递给他。

  “谢了。”无情声音依然冷淡。

  “七年来,自你走后,我每时每刻都在期待着这一刻,我一直把解药带在身上,片刻不离,便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够原谅我。”公主失声哭了出来。

  “公主不必介怀,你并没有错。”

  “我知道你恨我狠毒,可是,我因此等了你七年,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今日,公主赐给无情解药,就当我们两不相欠了吧。”说着,飞身离开。

  “两不相欠?”公主喃喃道。等了半个青春,难道就换来这一句两不相欠吗?哈哈,无情啊,无情,你当真无情又绝情。

  “给。”

  “这是什么?”

  “解药。”

  “你去找公主了?”

  “你快喝了吧。”

  “可你……”春雨面露难色。

  “我以后有的是机会。”他言辞模棱两可。

  “好吧。”春雨想着,也许他这是要重回公主身边的意思吧,便不再推辞,接过解药,看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饮下。

  “我听闻,此毒刚解时,心中万般情绪都会恣意弥散开来,人的情绪会变得比往日强烈上许多倍,你现在可有什么感觉?”

  “没有。”春雨摇头,这解药似乎一点儿作用都没有呀。

  “许是药效还未发作。”无情安慰道。

  “恩。”

  “今日中秋佳节,良辰美景,我们不如去外面转转。”

  “好。”

  两人一路边走边行,行至望月楼前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彼此默契一笑,上了楼去。

  “今晚的月亮真圆。”

  “是啊。”春雨仰面。如果,此刻,陪在身边赏月的是那个人,该多好呀。春雨忍不住痴痴笑了。

  “你在想什么?”无情看她神态娇憨,忍不住问道。

  “我在想一个朋友。”

  “一个什么样的朋友。”

  “一个肝胆相照、生死与共的朋友。”春雨身子趴在栏杆上,漫不经心说道。

  “肝胆相照、生死与共?”无情呢喃,轻轻一笑。

  春雨心头一惊,猛然站直。

  “肝胆相照、生死与共?”她不可置信地望着无情,然后一遍又一遍念着,匆匆跑下了望月楼。

  是你,原来都是你。

  杏花树上是你,李真是你,倚红阁中浪荡子是你,就连风雅楼中粉衣公子也是你,清尘,原来你一直都在。

  春雨此刻心中好似黄河决堤,所有的情全像洪水一般奔涌开来。

  “清尘——”

  “易清尘——”

  她一路狂奔,高喊着易清尘的名字,直到累得气喘吁吁才停下,无力地坐在柔软的草原上。

  “阿年——”春雨觉得时间似乎长得星星都坠落了,才恍惚听到背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腾地一下从地上站起来,转过身,朦胧的月光下,那一身白衣翩跹的男子正满眼柔情地望着她。

  “清尘——”她不由分说地冲进他怀里,紧紧地抱住他。

  易清尘被她大力一撞,胸口一阵疼,却满心欢喜地眯着眼微笑,温柔地抚着她柔软的发。

  “我很想你。”她整个小脑袋此刻全窝在他怀中,声音软绵绵的。

  “我也想阿年。”易清尘不自觉将她往怀中紧了紧,只觉得自己整个心都快要化了。

  “我……”春雨离开他的怀抱,脸色绯红,想要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在易清尘还自疑惑的时候,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凉凉的、软软的,易清尘的唇此刻被一种陌生又熟悉的触感所掠夺着,它来得如此迅疾又如此猛烈,好像一阵龙卷风,在片刻间要将他整个感官全部带走。

  星星调皮地眨着眼睛。

  两人吻得情深意长,痴缠缱绻,翻倒在地,易清尘正压在春雨身体上面,而春雨正勾着易清尘的脖子,痴痴地笑。

  “清尘,我好想你。”

  她此刻面若桃花,红唇亮晶晶的,眼中爱意浓,易清尘压在一个柔软的女子身躯上,身子忍不住一僵。

  春雨感觉到他身体有了某种微妙的变化,狡黠一笑,将他翻身在下,自己趴在他身体上。

  “阿年——”易清尘声音暗哑。

  她轻轻拨开他的衣衫,一寸一寸地吻了上去,易清尘只觉身体之上,仿佛滑过一只调皮的小青虫,用沾了露水的触角,在他赤裸的胸膛上行走,酥酥的,又麻麻的,挑逗着他那根紧绷的神经。

  “啊——”他忍不住一声轻呼,将那调皮的女子翻身压倒在身下。

  阿年眉眼带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他一边吻上她的眼睑,一边以手解开她的衣衫。

  顷刻,女子柔美的曲线在月光下分外清明。

  易清尘先是一愣,而后身体中鲜血上涌,仿佛有一股无形而强大的力量在催促着他,占有她。

  “阿年,我想要你。”他喉头一紧。

  春雨一笑,勾住他的脖子,将他往身上一带。

  霎时,两个火热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仿佛此生谁也无法将他们分离。这不仅是肉体的媾和,更是灵魂的相拥。

  “阿年。”易清尘揽着阿年,轻轻唤她的名字。

  “恩。”春雨眼里带笑,痴痴道。

  “阿年。”

  “恩。”

  “阿年。”

  “恩。”

  ……

  两人仿佛痴傻了一般,俱是眉眼带笑,一遍一遍重复着相同的话语。

  “恩?”

  “我只是想叫一叫你的名字。”他此生,从未觉得有一个名字那么好听,好听得恨不得刻在心上,永不忘记。

  “以后,我们便是一家人了。”春雨望着头顶的星光,喃喃道。

  “一家人?”多美的名字呀,从此以后他就是有家的人了。

  “清尘,你爱我吗?”她此刻万种情愫仿佛全都钻了出来,而她似乎也才知世间情爱为何物。

  “阿年觉得爱是什么?”易清尘柔声问。

  “爱?”春雨呢喃,她从未想过爱是什么,这概念似乎太抽象,思考良久,才缓缓道,“我想,这种愿意将自己整个身体和心灵交付给一个人,便是爱了。”

  “卿心似我心。”他微微一笑,将她往怀中紧了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