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牢饭
痞子拜格2021-06-23 19:283,956

  “报军师,这是翠柳姑娘今日的饭菜。”那高壮的兵士端了一个木托盘,大步走了进来。

  “呈上来。”军师埋首,研究那早已按照比例做成的红色弹丸,听了人声,抬头道。

  “是。”

  一个看上去不算很白的馒头,旁边一碗白稀粥,上面洒了几根干咸菜,还隐约可以看到漂浮在米汤上的米虫。军师以手去碰了碰那馒头,果然又冷又硬,也不知道放了几天。

  他忍不住轻轻皱眉,牢中的饭菜确实不好,但何时差成这样?他抬眼扫了一眼这呈上饭菜的高壮士兵。

  “牢中饭菜,一直如此吗?”

  “报军师,一直如此。”那人慌忙答道,神色闪躲。

  军师面色冷淡地扫了他一眼,沉默片刻。从怀中抽出一枚银针,插进那冷馒头和白粥中试了一试,连上面那几根干咸菜也未放过,发现没毒,脸色才稍缓。

  “请问军师,可有什么问题,是不是需要给翠柳姑娘重新备些饭菜?”那高壮兵士见军师对那姑娘如此关怀,忍不住心中大惊。

  “不必。端下去吧。”军师淡淡道。

  “是。”那兵士松了一口气,慌忙收拾了托盘急急往大牢中去了。

  军师看着他走远,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哎,你怎么去了那么久?”那矮瘦的兵士见他半天才回来,忍不住心中起疑。

  “还说呢,没把我给吓个半死。”那兵士想起军师扫过他身上时那一个厉害的眼神,就忍不住心里发虚。

  “怎么啦?”不就送个饭吗,至于吗?他若不是刚才急着上厕所,他就去送了。

  “军师似乎对翠柳姑娘的饭菜不满意。”他下巴耸了耸,以示意他的同伴。

  “这……这也太差了吧。”那矮瘦的兵士大惊。

  “饿不死她。”

  “你干嘛总是针对她一个柔弱的姑娘家?”那矮瘦的兵士不满。

  “你怎么这样和我说话,她是你什么人,你这样替她说话,你别忘了,我们可是将来要上沙场出生入死的兄弟?”那高壮兵士高声道,愤愤不平。说来,他们守关三年,从未上过战场,连将军都很少正面仔仔细细地看过几眼。

  “你别生气呀。我只是见你对这姑娘很不寻常。”那矮瘦的兵士见他起气,忍不住脸上堆了笑,好言安慰。

  “何止是我对她不寻常,你不也对她不寻常吗?”那高壮兵士瞥他一眼,一脸不屑。

  “是军师对她不寻常,我才对她多照顾些。”那矮瘦的兵士也不恼,赔着笑脸,实话实说。

  “你别说,军师是对她百般照顾。刚才,我去送饭时,他居然还亲自用银针试了试毒。”还好,他只是把饭菜弄得差了一些,并没有在里面下毒,不然,这回估计被关在大牢里的就是他了。

  “你说,军师该不会见这姑娘貌美,所以对她有意吧?”那矮瘦兵士凑到他耳边,半信半疑地问道。

  “什么?你别胡说——”那高壮的兵士一听,立马大声嚷嚷了出来。

  “不然,军师何以对她如此照顾,你何时看过军师如此照顾一个犯人?”

  “不可能。那日是我亲口听到军师说要秋后问斩的。”他本来觉得同伴所言有几分道理,后来又猛地摇头。

  “你可知,军师为何要杀她?”那矮瘦的兵士很是疑惑。既然亲自下令处死她,又何故对她百般照顾和关心。

  “你竟还不知?”那高壮兵士大惊。

  “你倒是说呀。”

  “你可知,我们五千将士和将军惨死,都与这姑娘有关。”

  “什么?”那矮瘦兵士瞪大了眼睛。

  “那日,将军得了消息,亲自到风雅楼去抓那两个厮混青楼的败类回来,欲处以极刑,结果这姑娘痛哭流涕,跟将军说了一大通狗屁道理,让将军放了他们,将军仁心仁德,一时心软,赦免了他们的死罪改为重罚,还给了盘缠遣返他们回家,结果他们不思感恩,反而与乌他国串通一气,犯我边境,在两军对战之际,满口胡言,乱我军心,致我军完败,五千军死伤全无……”他越说越急,愈急愈气,到最后一只碗大的拳头猛地一下砸在墙壁上,生生震落一层墙灰来。

  “他们到底说了什么?”竟然一句话,就使训练精良的部队近乎全部阵亡。这杀伤力简直可比霹雳啊……

  “说什么,这姑娘是将军在风雅楼的相好,更可气的是,他们居然还胡言,这姑娘怀了将军的骨肉,你说能不大乱吗……”那兵士说完,龇牙咧嘴,金刚怒目。

  “啊?”那矮瘦的兵士满脸疑惑。这姑娘怎么又成了将军的相好的?转念一想,难怪军师对她百般照顾,原来是看在将军的面子上。但她确实犯了重罪,是以不得不按法将她打入大牢,等待秋后问斩;而今将军下落不明,至今未归,是以一定要留她性命,免得将军回来,怪罪起来。原来如此啊……那兵士恍然大悟。如此一来,就都说的通了。

  “你在干什么?”那高壮兵士见他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啊,没什么,你快给这位姑娘送饭吧,别饿坏她了……”更别饿坏了她腹中的骨肉啊。

  “起来,起来,吃饭啦……”那兵士开了门,用脚踢了踢还躺在地上兀自发呆的翠柳,将木托盘往她身边一摔,满脸不耐烦。

  “你竟然敢拿脚踢我?”翠柳一脸震惊。

  “我踢你怎么了,我没拿把刀砍死你就不错了。”那兵士威胁道。

  “你敢——”翠柳秀眉一挑,凤目圆瞪。

  “我不和你这将死之人废话,你快吃饭吧,也好做个饱死鬼。”说着,忍不住得意一笑。

  翠柳低头去看,那托盘中一个看上去已经放了几天的馒头,旁边一碗稀粥上面漂着几根咸菜,更要命的是居然还有米虫在上面游啊游……翠柳不由一阵干呕,一把把那饭菜翻倒在地,霎时,豁了口的白瓷碗摔得粉碎,一个冷馒头滚出好远,那小米虫还欢快地四处爬,刚才一时被烫晕了,此刻醒了,得了自由还不赶快跑。

  “你找死啊——”那高壮兵士本来已经准备出牢门,听得一声清脆的响声,转身却见她把饭菜都抽翻了,刚才本就憋着一口气,不好发作,此刻有了托词,还不赶紧收拾她一顿。

  “你想干嘛?”翠柳见他眼里仿佛要喷出火来,一下子从地上惊坐起来。

  “我想弄死你——”他一个大跨步走过去,想要一把扇上她的脸,结果翠柳一个蹲身,轻巧地躲了过去,瞬间移到大牢另一边。

  “哎,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怎么打起来了,快停下呀?”那矮瘦的兵士一见,急了,这可如何是好。

  那两人正你追我躲,哪里理他。

  “李无城,你快停下,快停下,你这样,让军师知道了,是要受军法处置的——”他急得大声高呼,赶紧把军师给搬了出来。

  这厢,翠柳被那叫李无城的高壮兵士一双长臂给逼到墙边,无路可退,他一见,心中大喜,忙往前去,只想着马上就能好好收拾她一顿,哪里管得上军师不军师,听到也当没听到。

  翠柳见他往前来,眼波一转,往前迎了上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脚猛地踹在他的命根子上。

  他疼得哇哇直叫,抱着自己下身蹲在原地,半天无法反击。

  “哎,你们这是——”那矮瘦的兵士见状,急急去通报军师。

  “小样,再打啊,怎么不打了——”翠柳使劲往他肩上一踢,将他一把踢倒在地,得意微笑。

  “你——”他怒目注视着她,想要把她撕得粉碎,奈何命根子疼得半天站不起来,此刻正气得脸红脖子粗。

  “你就这点儿本事吗?”翠柳见他一张黑脸气得通红,却无可奈何的样子,忍不住越发得意,又接着踢了他几脚。

  那兵士躺在地上,由着她踢,等她一个闪神,一把抓住她的脚,把她翻倒在地。

  翠柳本欲以脚踢开他,这时却听得一声,“军师来了——”于是只是轻轻往他胸口一踹。

  “你这小贱人,看我怎么收拾你——”那兵士红了眼睛,此刻见她已经翻倒在地,一个虎躯扑上去,双腿跪在她腿上,两只手死死握住她的胳膊,把她整个钉在地上,不能动弹。

  翠柳看着他,脸上佯装出一脸的惊恐。

  他越发得意。“这下,看我怎么收拾你——”刚欲起手打在她脸上,却被一股力量死死拦住,他不疑有他,又使了十二万分的力气往那张泫然欲泣的俏脸打下去,却突然被一只无形的手搭上肩头,一个过肩摔死死地摔在了墙壁上,“蹦”地一声,墙壁裂了一大块。

  他揉着背,从墙壁上缓缓地滑了下来,半天疼得出不了声,睁眼,才发现军师正站在他面前。

  面色冷得好像千古寒冰,眼里好似要喷出火来,一双手虽极力控制,却还是止不住地在颤抖。

  “军师,我……”他本欲开口解释,话没说完,就被面前一脚狠狠地踹到墙上。

  “军师,你……”说着,又是一脚。

  “军师,她……”一脚从头而下,瞬间血溅满头。

  翠柳躺在地上,冷冷地看着,反倒是那矮瘦的兵士张大了嘴巴,惊恐地半天说不出话来,这还是平日里风度儒雅又超然睿智的军师吗,这分明就是来自地狱的阿修罗。

  “军师,翠柳姑娘她……”他见同伴已经疼得昏死过去,本欲开口替他求情,却还未走到跟前,就生生被一阵凛冽的寒气给震慑住,寸步不敢上前,只好改口准备说翠柳姑娘还在地上躺着呢。

  军师身形陡然一震,半晌回过神来,慌忙转身,见她衣衫凌乱、眼神茫然,一阵悲上心头,颓然跪倒在地。

  “你……还好吗?”他满目沉痛,声音哽咽,心中好似万箭穿心,痛不欲生。

  翠柳眼神茫然,沉默不语。

  “翠柳,是我害了你……”是我自作聪敏,是我害了你。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扑倒在她身上,失声痛哭。

  翠柳本想继续佯装沉默,奈何见他痛不欲生之色,心中忍不住泛起一丝酸楚,还有几丝怜悯,又不喜他这沉重的眼泪打湿她的衣襟,是以淡漠开口。“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军师缓缓抬起身来,望着她面色冷漠的脸,喃喃良久,身形陡然一震,胸中一阵鲜血上涌,一口喷在地上。

  “你……”翠柳也不由得大惊,猛然从地上坐了起来,直愣愣地看着他。

  “翠柳,是我的错,你要打要杀,我都随你。”他抓起她的手,使劲地往他的心口上捶去,翠柳觉得自己的手都被捶疼了。

  “我没事,你不必如此。”她皱着眉头,软言安慰,说了实话。

  “你……”他见她被辱至此,此刻,眼里反倒没有一丝怨恨,却藏着赤裸裸的关怀,更觉得有如万虫噬心,良久颓然不起。

  “他——”翠柳见气氛尴尬,以手指了指那边额上还在冒着鲜血,昏死过去的高壮兵士。

  军师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瞧过去,敛去了悲色,面目又重新变得如千年寒冰一样冷。

  “传军师令,守关兵士李无城目无法纪,犯下天理难容之大罪,不治不足以明法纪,治军心,今日午时三刻,斩首示众。”

  “什么?”那矮瘦的兵士一听,惊声大叫了出来。

  “没听见吗?”军师面色生冷地扫过他的身体,那兵士不由自主地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是。”说着,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你……”翠柳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虽不是什么大慈大悲的人,有时候对人的生死又显得冷漠,但这种害人性命的事情,她确是做不出来。

  “不要说话。”军师抱她起身,往自己房间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