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千金一题
痞子拜格2021-07-03 22:0311,628

  第六十九章 千金一题

  此刻,翠柳面前,堆着一叠天香楼送来的账单。自从,前几日将那公子救了之后,他似乎就傍上她了,每日去天香楼买醉,然后让人去找翠柳拿钱。

  “真该把他给卖掉。”翠柳大怒,一手使劲拍在账单上,震得账单四处翻飞,然后又稳稳当当地落回翠柳手边。

  “决定了,就把他卖给哪家空闺寂寞的有钱人家的姨太太,他长得不错,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哈哈哈哈……”翠柳得意大笑,一手兴奋地拍在柜台上,一只白色账单欢快地飞起,飘落在她脸上,然后亲密地吻她一下,乖乖地又落在了柜台上。

  翠柳欲哭无泪。啊,她现在勉强能够自己养活自己,却要帮他还天价高债。怎么办,怎么办?一定要想个办法才行。

  半个小时过后,经过翠柳前前后后,左左右右,踱来踱去,溅起的灰尘化成了智慧的结晶,钻进了翠柳无比灵光的脑袋中,一个空前绝后的好主意诞生了。

  翠柳衣店。

  店铺左边有一颗高大的柳树,柳树旁搭了一个简易的高台,高台之上竖了几根长竹竿,竹竿上系着红丝带,看着像是有喜事。

  “大喜,大喜——” 此刻,翠柳站在高台之上,高声一呼。四周的百姓全都好奇地围了过来。

  “承蒙各位长安城父老乡亲对翠柳衣店的照顾,如今,翠柳衣店的生意已算风生水起,为了感谢新老顾客对翠柳衣店的照顾,今日,特举行月庆,感恩回馈。”翠柳爽朗一笑。

  “好!”

  “不知姑娘如何回馈法?”

  “广散千金。”翠柳朗声道,眼神扫视着四方。

  “千金哇?”人群一片哗然。

  “翠柳姑娘,你此话可当真?”

  “当然当真。做生意向来讲究诚信为本,今日,翠柳搭此高台,于大庭广众之下举行月庆,就是真心感恩,真诚回馈。”

  “敢问,姑娘如何散法?总不会见者有份儿吧?”

  “这位兄台问得好。”翠柳微微一笑,“人命不同,今日,谁能拿到这一千金,便是天赐给谁的福气。”

  “我,我……”人群开始沸腾,争相向前挤。

  “姑娘,还未说如何散法呢?”

  “今日,是翠柳衣店月庆,旨在感恩回馈,翠柳不知道在场的有翠柳衣店的客人吗?”

  “我是。”

  “我我我,我上个月还替我娘子买了两尺布,花了二十两银子呢。”

  “切,你那算什么呢,我可是这家店的常客,基本上每个星期都来替我娘子买布。”

  “非常感谢大家对翠柳衣店的支持。今日感恩回馈,到场者都可参加,都有拿千金的机会。”翠柳一笑。

  “哦哦哦——”

  “但我必须承认,翠柳衣店的客人,尤其是常客,更有机会赢得今日的千金。”

  “我是常客,我是常客。”

  “怎么这样呀……”

  “我以后一定常来,翠柳姑娘,选我,选我……”

  “好。大家听好了——只要回答对一个与翠柳衣店有关的问题,今日,就可以把千金带回家。”

  “一个问题?”

  “听上去很容易啊。”

  “姑娘,快说。”

  “其实很简单。这个问题就是——”翠柳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卷轴,上面白底黑字写着这个价值千金的问题。

  “这是什么问题?”

  “这……与衣店有关系吗?”

  “翠柳姑娘,你确定就只要回答对这一个问题,就可以拿走千金?”

  “看你胸有成竹的样子,难道你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没错。今日的问题只有一个,翠柳最喜欢吃的东西是什么?”翠柳展颜一笑。“谁若答对,立刻可以拿走千金。说着,从袖口中掏出一个看上去沉甸甸的袋子,露出金色诱人的光芒。

  “哇——”依稀可以听到人群中交错的咽口水的声音。

  “那我就说了,翠柳姑娘最喜欢的是天香楼的贵妃醉酒汤。”说话的人得意笑了。

  “这位兄台,一定与翠柳有过一面之缘?”翠柳笑问。

  “没错。翠柳姑娘八月十三日在天香楼一掷两千金,一个人包下夏荷雅间,点的就有这一道贵妃醉酒汤,我说的可对?”

  “一顿饭,两千金?”有人惊叹。

  “那看样子,翠柳姑娘喜欢名贵的吃食啊。”

  “这位兄弟好记性。翠柳的确在天香楼喝过一盅贵妃醉酒汤,那滋味至今难忘。”还未等那人得意笑出来,翠柳一个可是击碎了他的美梦,“可是,贵妃醉酒汤却并非我最喜爱的。”翠柳笑道,将一个“最”字咬得很重。

  “芸豆红枣糕?”

  “鸡汁小白菜?”

  “松花鸭?”

  “李大嘴家的肉包子?”

  “一品豆花?”

  “扬州炒饭?”

  “东北烤肉?”

  “东海鳕鱼?”

  ……

  之后,天南海北,天上地下,飞禽走兽,煎烤烹炸,米面粉汤……见过的,听过的,吃过的……全被人说了一遍,可是翠柳全部摇头。

  “各位父老乡亲,不如翠柳给大家点儿提示,免得大家说尽乾坤,还是一点没摸着答案的边儿。”

  “好,翠柳姑娘快说吧。”

  “是啊,我们都快猜得急死了。”这世界之大,吃食甚众,何时才能猜对?看着虽容易,却并不简单。

  “大家平日里与翠柳不熟,不知翠柳喜好,一时猜不出,翠柳能够理解。所以,翠柳愿意给大家一点提示。”

  “提示是什么?”有人直接开口问道。

  “早知,该与翠柳姑娘多结交,才是。”

  “我经常路过翠柳衣店,见翠柳姑娘好像总吃黑芝麻糊呀。”

  “大家都请听好了,提示只有一遍。提示是——此题的答案就在翠柳衣店中。”翠柳高声道。

  “就在店中?”

  “那只要找到答案,不就行了。”

  “嘿嘿,我一定是最先找到的那一个。”

  “肯定是我。”

  “店中,那是在墙上?柜子里?……”

  “呀!我知道了!”某人一惊,肯定是在藏在哪块布里。

  “你知道,答案在哪里?”

  那人慌忙捂住嘴巴,不再说话。

  “这位兄弟且说一说你的答案?”翠柳笑问。

  “翠柳姑娘,我只是猜到答案藏在哪里,但具体是什么,我还要去你店中找?”

  “好!限期七天。七天之后,若有谁找到了答案,那么这千金就是谁的。”翠柳晃了晃沉甸甸的钱袋。“大家只有七天的时间,希望大家抓紧时间。祝大家好运——”翠柳跳下高台,将卷轴用一根棍子撑起来,好让来往各路人群都能看得到,最后使劲在大家眼前晃了晃金子的光芒,然后粲然一笑翩然离开。

  当天,翠柳衣店客人爆满,排队排到长安城大街外,布匹被一扫而空,好在翠柳早有准备,备有存货,供应源源不断。

  夜里,翠柳累得腰酸背痛,四仰八叉地躺在坚硬的木板床上,内心就和此时的荷包一样充盈。想来,今日交易额已超千两,又无成本,简直就是净赚千两啊。

   

  次日凌晨,天色微亮。

  一匹白马正在飞速驰骋,马上一人猛不及然从马而堕,“砰”地一声摔在长安城的石板路上。

  街上来往人群稀稀拉拉,竟都没有在意,却见一个赶马车的中年大叔恰好路过,见这姑娘在地上躺了半天,竟无动静,慌忙跳了下来,以手去探她的鼻息,发现姑娘只是昏了过去。

  中年大叔本欲将她搬上马车,去找黄大夫瞧瞧,抬头却见翠柳衣店四个大字。这姑娘恰好落在这衣店正门口,想必和翠柳姑娘有几分关系。

  “翠柳姑娘,翠柳姑娘开开门呀——”

  某女正睡得酣畅,梦见一大沓银票朝自己砸过来,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

  “谁啊,买布晚点来——”翠柳嚷了一声。

  “翠柳姑娘,我是赶马车的李阿伯,我不是来买布的,你开开门呀——”

  “管你是谁,买布晚点来——”翠柳大怒。大清早的,不好好在家睡觉,在这扰人清梦,是要遭天谴的。翻了个身又接着睡。

  “翠柳姑娘,出人命啦,出人命啦,快开开门——”李阿伯高声疾呼。

  “出人命?”翠柳猛地惊醒,睁大了眼睛,从床上跳了下来,赤着脚就跑了过去。

  “谁,谁出人命啦?”翠柳跳着脚大叫。

  “你来看看,这位姑娘你是不是认识?”李阿伯将地上躺着的白衣姑娘扶起来。

  “红杏——”翠柳惊叫,“你怎么了?”翠柳猛地一下跪在她身旁,看着她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吓懵了。

  “这位姑娘只是晕过去了。”李阿伯慌忙解释。

  “你是说她还活着?”翠柳抬眼看他。

  “是啊,她还活着。”李阿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刚才只是一时情急,所以才……”

  “红杏——”翠柳一把抱住她,紧紧拥入怀里。

  “你们果然认识,那这姑娘就交给你了,我这就去请黄大夫。”李阿伯慌忙起身。

  “红杏,走,我们进屋。”翠柳将春雨扶到房中,小心翼翼将她抱到床上躺下。

  “红杏,你这是怎么了?”翠柳握着春雨冰凉的手,看着她毫无生气的脸,满目忧愁。

  “黄大夫来了。”

  “姑娘,让一让,我来替这位姑娘把脉。”翠柳起身,给黄仁心腾出床边的地方。只见黄仁心匆忙坐下,往春雨手腕搭上一块干净白布,以手指附在她的脉搏上。

  “黄大夫,她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姑娘,不必担心,这位姑娘突然晕厥,实为绝食和少眠所致,我想她应该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和休息了。”

  “你的意思是她只是又饿又累,所以晕过去了。那意思就是并无大碍是吗?”

  “也不完全。这位姑娘昏厥的直接原因是这二者,但从她脉象来看,脉息不顺,心气郁结,难纾难解。”黄仁心忍不住皱眉。

  “这话是什么意思?”翠柳心口一紧。

  “这位姑娘一时晕厥,并无大碍,只要好好休息,饮食调理,就可以苏醒。只是她这心病,却不是一时半刻能调理好的。”黄仁心无奈叹息。他虽为大夫,却也治不了人这心病。

  “她到底有何心病?”翠柳急切地看着黄仁心。

  “这恐怕要等她醒来,姑娘亲自问她了。”黄仁心起身。

  “多谢。我送黄大夫出去。”

  “不必了,姑娘还是留下来照顾她吧。我与李阿伯一起出去就好。”黄仁心告辞,示意她不必再送。

  “红杏,你到底怎么了?”你不是早回洛阳成亲,为何现在却孤身一人出现在长安,绝食又是为何,难道也因穷困潦倒?心病又从何而起呀……

  “水,水……”

  “水?”翠柳听见她要喝水,心头大喜,慌忙将整个茶壶提了过来,却发现忘了拿茶杯,又慌忙去取茶杯,倒了满满一杯,小心翼翼喂她喝下。见她嘴唇微动,又连续倒了几杯,一一喂下去。

  春雨喝了五杯水之后,终于睁开了眼睛。

  “红杏,你终于醒了——”翠柳激动地一一把把她抱住。

  “翠柳?”春雨听见一声红杏,看这压在自己身上的红衣,想必就是翠柳了。

  “我的好红杏,你急死姐姐了。”翠柳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赶忙放开她。

  春雨瞧见她眼角闪烁的泪花,想及翠柳此人平日纵情恣意,从未因什么事流过眼泪,此刻却因她……,忍不住悲上心头,潸然泪下。

  “你哭什么呀?”翠柳慌了,急急忙忙用手指捻去她脸上的泪水。“你一定是饿坏了,我去给你买吃的。”

  “翠柳,我不饿。”她轻轻拉住她的手。

  “你都几天没吃东西了,怎么可能不饿?”翠柳挑眉。

  “我不想吃,你别忙了。”春雨言语无力。

  “不行。你就是因为几天没吃饭,所以才晕倒,不管想不想吃,都一定要吃一点。”翠柳一脸严肃,“你等着我,我去给你买,马上就回。”说着,不由分说地转身出了门去。

  十分钟后,翠柳提了一笼水晶蒸饺,一盅燕窝粥回来,还好,她还醒着。

  “红杏,吃饭了。姐姐给你买了水晶蒸饺,燕窝粥,你想先吃什么?”翠柳展颜,冲她微笑。

  春雨欲言又止。

  “先喝点粥,润润胃吧。”翠柳知她又要说不想吃,索性自作主张,将那白瓷盅盖子揭开,唔,顿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翠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啊——”翠柳舀了一勺,放到春雨嘴边。

  “我自己来吧。”春雨赧然。

  “你确定你手有力气吗?”翠柳俏脸一板,顺利地将一大勺粥喂入某人胃中。

  春雨吃了几勺,就不再愿意吃了,在翠柳的淫威之下,勉强吃了小半盅,最终以睡觉之由结束了这次强硬的喂饭之旅。

  “你真不吃啦?”翠柳满眼惋惜,多好的粥啊,五百两一盅,丢了真可惜,就舀了一勺子来吃,唔,味道真好,一时欲罢不能,竟然把它吃了个精光,尚觉不过瘾,只瞧水晶蒸饺仿佛在冲自己微笑,一时心动,将它们全都吞入胃中,才心满意足地摸摸肚子,惬意微笑。

  第七十章 找茬儿

  此刻,翠柳面前,堆着一叠天香楼送来的账单。自从,前几日将那公子救了之后,他似乎就傍上她了,每日去天香楼买醉,然后让人去找翠柳拿钱。

  “真该把他给卖掉。”翠柳大怒,一手使劲拍在账单上,震得账单四处翻飞,然后又稳稳当当地落回翠柳手边。

  “决定了,就把他卖给哪家空闺寂寞的有钱人家的姨太太,他长得不错,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哈哈哈哈……”翠柳得意大笑,一手兴奋地拍在柜台上,一只白色账单欢快地飞起,飘落在她脸上,然后亲密地吻她一下,乖乖地又落在了柜台上。

  翠柳欲哭无泪。啊,她现在勉强能够自己养活自己,却要帮他还天价高债。怎么办,怎么办?一定要想个办法才行。

  半个小时过后,经过翠柳前前后后,左左右右,踱来踱去,溅起的灰尘化成了智慧的结晶,钻进了翠柳无比灵光的脑袋中,一个空前绝后的好主意诞生了。

  翠柳衣店。

  店铺左边有一颗高大的柳树,柳树旁搭了一个简易的高台,高台之上竖了几根长竹竿,竹竿上系着红丝带,看着像是有喜事。

  “大喜,大喜——” 此刻,翠柳站在高台之上,高声一呼。四周的百姓全都好奇地围了过来。

  “承蒙各位长安城父老乡亲对翠柳衣店的照顾,如今,翠柳衣店的生意已算风生水起,为了感谢新老顾客对翠柳衣店的照顾,今日,特举行月庆,感恩回馈。”翠柳爽朗一笑。

  “好!”

  “不知姑娘如何回馈法?”

  “广散千金。”翠柳朗声道,眼神扫视着四方。

  “千金哇?”人群一片哗然。

  “翠柳姑娘,你此话可当真?”

  “当然当真。做生意向来讲究诚信为本,今日,翠柳搭此高台,于大庭广众之下举行月庆,就是真心感恩,真诚回馈。”

  “敢问,姑娘如何散法?总不会见者有份儿吧?”

  “这位兄台问得好。”翠柳微微一笑,“人命不同,今日,谁能拿到这一千金,便是天赐给谁的福气。”

  “我,我……”人群开始沸腾,争相向前挤。

  “姑娘,还未说如何散法呢?”

  “今日,是翠柳衣店月庆,旨在感恩回馈,翠柳不知道在场的有翠柳衣店的客人吗?”

  “我是。”

  “我我我,我上个月还替我娘子买了两尺布,花了二十两银子呢。”

  “切,你那算什么呢,我可是这家店的常客,基本上每个星期都来替我娘子买布。”

  “非常感谢大家对翠柳衣店的支持。今日感恩回馈,到场者都可参加,都有拿千金的机会。”翠柳一笑。

  “哦哦哦——”

  “但我必须承认,翠柳衣店的客人,尤其是常客,更有机会赢得今日的千金。”

  “我是常客,我是常客。”

  “怎么这样呀……”

  “我以后一定常来,翠柳姑娘,选我,选我……”

  “好。大家听好了——只要回答对一个与翠柳衣店有关的问题,今日,就可以把千金带回家。”

  “一个问题?”

  “听上去很容易啊。”

  “姑娘,快说。”

  “其实很简单。这个问题就是——”翠柳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卷轴,上面白底黑字写着这个价值千金的问题。

  “这是什么问题?”

  “这……与衣店有关系吗?”

  “翠柳姑娘,你确定就只要回答对这一个问题,就可以拿走千金?”

  “看你胸有成竹的样子,难道你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没错。今日的问题只有一个,翠柳最喜欢吃的东西是什么?”翠柳展颜一笑。“谁若答对,立刻可以拿走千金。说着,从袖口中掏出一个看上去沉甸甸的袋子,露出金色诱人的光芒。

  “哇——”依稀可以听到人群中交错的咽口水的声音。

  “那我就说了,翠柳姑娘最喜欢的是天香楼的贵妃醉酒汤。”说话的人得意笑了。

  “这位兄台,一定与翠柳有过一面之缘?”翠柳笑问。

  “没错。翠柳姑娘八月十三日在天香楼一掷两千金,一个人包下夏荷雅间,点的就有这一道贵妃醉酒汤,我说的可对?”

  “一顿饭,两千金?”有人惊叹。

  “那看样子,翠柳姑娘喜欢名贵的吃食啊。”

  “这位兄弟好记性。翠柳的确在天香楼喝过一盅贵妃醉酒汤,那滋味至今难忘。”还未等那人得意笑出来,翠柳一个可是击碎了他的美梦,“可是,贵妃醉酒汤却并非我最喜爱的。”翠柳笑道,将一个“最”字咬得很重。

  “芸豆红枣糕?”

  “鸡汁小白菜?”

  “松花鸭?”

  “李大嘴家的肉包子?”

  “一品豆花?”

  “扬州炒饭?”

  “东北烤肉?”

  “东海鳕鱼?”

  ……

  之后,天南海北,天上地下,飞禽走兽,煎烤烹炸,米面粉汤……见过的,听过的,吃过的……全被人说了一遍,可是翠柳全部摇头。

  “各位父老乡亲,不如翠柳给大家点儿提示,免得大家说尽乾坤,还是一点没摸着答案的边儿。”

  “好,翠柳姑娘快说吧。”

  “是啊,我们都快猜得急死了。”这世界之大,吃食甚众,何时才能猜对?看着虽容易,却并不简单。

  “大家平日里与翠柳不熟,不知翠柳喜好,一时猜不出,翠柳能够理解。所以,翠柳愿意给大家一点提示。”

  “提示是什么?”有人直接开口问道。

  “早知,该与翠柳姑娘多结交,才是。”

  “我经常路过翠柳衣店,见翠柳姑娘好像总吃黑芝麻糊呀。”

  “大家都请听好了,提示只有一遍。提示是——此题的答案就在翠柳衣店中。”翠柳高声道。

  “就在店中?”

  “那只要找到答案,不就行了。”

  “嘿嘿,我一定是最先找到的那一个。”

  “肯定是我。”

  “店中,那是在墙上?柜子里?……”

  “呀!我知道了!”某人一惊,肯定是在藏在哪块布里。

  “你知道,答案在哪里?”

  那人慌忙捂住嘴巴,不再说话。

  “这位兄弟且说一说你的答案?”翠柳笑问。

  “翠柳姑娘,我只是猜到答案藏在哪里,但具体是什么,我还要去你店中找?”

  “好!限期七天。七天之后,若有谁找到了答案,那么这千金就是谁的。”翠柳晃了晃沉甸甸的钱袋。“大家只有七天的时间,希望大家抓紧时间。祝大家好运——”翠柳跳下高台,将卷轴用一根棍子撑起来,好让来往各路人群都能看得到,最后使劲在大家眼前晃了晃金子的光芒,然后粲然一笑翩然离开。

  当天,翠柳衣店客人爆满,排队排到长安城大街外,布匹被一扫而空,好在翠柳早有准备,备有存货,供应源源不断。

  夜里,翠柳累得腰酸背痛,四仰八叉地躺在坚硬的木板床上,内心就和此时的荷包一样充盈。想来,今日交易额已超千两,又无成本,简直就是净赚千两啊。

   

  次日凌晨,天色微亮。

  一匹白马正在飞速驰骋,马上一人猛不及然从马而堕,“砰”地一声摔在长安城的石板路上。

  街上来往人群稀稀拉拉,竟都没有在意,却见一个赶马车的中年大叔恰好路过,见这姑娘在地上躺了半天,竟无动静,慌忙跳了下来,以手去探她的鼻息,发现姑娘只是昏了过去。

  中年大叔本欲将她搬上马车,去找黄大夫瞧瞧,抬头却见翠柳衣店四个大字。这姑娘恰好落在这衣店正门口,想必和翠柳姑娘有几分关系。

  “翠柳姑娘,翠柳姑娘开开门呀——”

  某女正睡得酣畅,梦见一大沓银票朝自己砸过来,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

  “谁啊,买布晚点来——”翠柳嚷了一声。

  “翠柳姑娘,我是赶马车的李阿伯,我不是来买布的,你开开门呀——”

  “管你是谁,买布晚点来——”翠柳大怒。大清早的,不好好在家睡觉,在这扰人清梦,是要遭天谴的。翻了个身又接着睡。

  “翠柳姑娘,出人命啦,出人命啦,快开开门——”李阿伯高声疾呼。

  “出人命?”翠柳猛地惊醒,睁大了眼睛,从床上跳了下来,赤着脚就跑了过去。

  “谁,谁出人命啦?”翠柳跳着脚大叫。

  “你来看看,这位姑娘你是不是认识?”李阿伯将地上躺着的白衣姑娘扶起来。

  “红杏——”翠柳惊叫,“你怎么了?”翠柳猛地一下跪在她身旁,看着她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吓懵了。

  “这位姑娘只是晕过去了。”李阿伯慌忙解释。

  “你是说她还活着?”翠柳抬眼看他。

  “是啊,她还活着。”李阿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刚才只是一时情急,所以才……”

  “红杏——”翠柳一把抱住她,紧紧拥入怀里。

  “你们果然认识,那这姑娘就交给你了,我这就去请黄大夫。”李阿伯慌忙起身。

  “红杏,走,我们进屋。”翠柳将春雨扶到房中,小心翼翼将她抱到床上躺下。

  “红杏,你这是怎么了?”翠柳握着春雨冰凉的手,看着她毫无生气的脸,满目忧愁。

  “黄大夫来了。”

  “姑娘,让一让,我来替这位姑娘把脉。”翠柳起身,给黄仁心腾出床边的地方。只见黄仁心匆忙坐下,往春雨手腕搭上一块干净白布,以手指附在她的脉搏上。

  “黄大夫,她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姑娘,不必担心,这位姑娘突然晕厥,实为绝食和少眠所致,我想她应该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和休息了。”

  “你的意思是她只是又饿又累,所以晕过去了。那意思就是并无大碍是吗?”

  “也不完全。这位姑娘昏厥的直接原因是这二者,但从她脉象来看,脉息不顺,心气郁结,难纾难解。”黄仁心忍不住皱眉。

  “这话是什么意思?”翠柳心口一紧。

  “这位姑娘一时晕厥,并无大碍,只要好好休息,饮食调理,就可以苏醒。只是她这心病,却不是一时半刻能调理好的。”黄仁心无奈叹息。他虽为大夫,却也治不了人这心病。

  “她到底有何心病?”翠柳急切地看着黄仁心。

  “这恐怕要等她醒来,姑娘亲自问她了。”黄仁心起身。

  “多谢。我送黄大夫出去。”

  “不必了,姑娘还是留下来照顾她吧。我与李阿伯一起出去就好。”黄仁心告辞,示意她不必再送。

  “红杏,你到底怎么了?”你不是早回洛阳成亲,为何现在却孤身一人出现在长安,绝食又是为何,难道也因穷困潦倒?心病又从何而起呀……

  “水,水……”

  “水?”翠柳听见她要喝水,心头大喜,慌忙将整个茶壶提了过来,却发现忘了拿茶杯,又慌忙去取茶杯,倒了满满一杯,小心翼翼喂她喝下。见她嘴唇微动,又连续倒了几杯,一一喂下去。

  春雨喝了五杯水之后,终于睁开了眼睛。

  “红杏,你终于醒了——”翠柳激动地一一把把她抱住。

  “翠柳?”春雨听见一声红杏,看这压在自己身上的红衣,想必就是翠柳了。

  “我的好红杏,你急死姐姐了。”翠柳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赶忙放开她。

  春雨瞧见她眼角闪烁的泪花,想及翠柳此人平日纵情恣意,从未因什么事流过眼泪,此刻却因她……,忍不住悲上心头,潸然泪下。

  “你哭什么呀?”翠柳慌了,急急忙忙用手指捻去她脸上的泪水。“你一定是饿坏了,我去给你买吃的。”

  “翠柳,我不饿。”她轻轻拉住她的手。

  “你都几天没吃东西了,怎么可能不饿?”翠柳挑眉。

  “我不想吃,你别忙了。”春雨言语无力。

  “不行。你就是因为几天没吃饭,所以才晕倒,不管想不想吃,都一定要吃一点。”翠柳一脸严肃,“你等着我,我去给你买,马上就回。”说着,不由分说地转身出了门去。

  十分钟后,翠柳提了一笼水晶蒸饺,一盅燕窝粥回来,还好,她还醒着。

  “红杏,吃饭了。姐姐给你买了水晶蒸饺,燕窝粥,你想先吃什么?”翠柳展颜,冲她微笑。

  春雨欲言又止。

  “先喝点粥,润润胃吧。”翠柳知她又要说不想吃,索性自作主张,将那白瓷盅盖子揭开,唔,顿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翠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啊——”翠柳舀了一勺,放到春雨嘴边。

  “我自己来吧。”春雨赧然。

  “你确定你手有力气吗?”翠柳俏脸一板,顺利地将一大勺粥喂入某人胃中。

  春雨吃了几勺,就不再愿意吃了,在翠柳的淫威之下,勉强吃了小半盅,最终以睡觉之由结束了这次强硬的喂饭之旅。

  “你真不吃啦?”翠柳满眼惋惜,多好的粥啊,五百两一盅,丢了真可惜,就舀了一勺子来吃,唔,味道真好,一时欲罢不能,竟然把它吃了个精光,尚觉不过瘾,只瞧水晶蒸饺仿佛在冲自己微笑,一时心动,将它们全都吞入胃中,才心满意足地摸摸肚子,惬意微笑。第七十章 找茬儿

  千金一题第三日,清晨。

  昨日,翠柳衣店的生意在经过了第一日的火爆盛况之后,竟然急转直下,店门冷清,只有为数不多一批客人,还争相抢问有没有昨日的存货。

  “翠柳姑娘早。”刚开门,一斯文的青年男子手里提了一个纸袋,走了进来。

  “这位公子,是要给心上人买布做衣裳,对吧?”翠柳眼见客人盈门,喜笑颜开。

  “我…我是来给翠柳姑娘送早餐的,我给姑娘买了刚出炉的肉包子。”那斯文的青年男子递过来一个纸袋,果然还冒着热气。

  “公子可知无功不受禄?你送我包子,是为何意?”翠柳双目紧紧注视着他。

  “姑娘,别误会,我不为千金一题而来,只是见你这几日繁忙,甚至连饭都顾不上,所以才……”那青年男子急得面红耳赤。

  “翠柳多谢公子美意。公子如若不是来买布的,就请回吧。”翠柳语气冷淡。

  “我……”那青年男子见她表情严肃,放下包子,匆匆离开了。

  自他走后,过了半个时辰,竟都无人上门。

  “咦,这是怎么回事?”翠柳走到门口,看来往人群如梭,可就是不见客人盈门,觉得好生奇怪。

  “姑娘,一大早风姿绰约地站在门口,是为揽客吗?”易清尘提了一只酒壶,风流洒脱一笑,像极了当日的无情。

  “你来做什么,我告诉你我没有钱。”翠柳浑身戒备,将他拦在门外。

  “姑娘千金一题,怎么可说没有钱呢?”易清尘挑眉一笑。

  “原来公子是为千金一题而来?”

  “有钱白拿为何不拿?”

  “公子,如此有信心?”

  “倘若,我猜中了答案,姑娘可付得起这千金?”

  “你若猜中,你欠我的帐便一笔勾销。”翠柳大气凛然。

  “好。”易清尘爽快答应。

  “你先别急着答应,你若猜不中,不仅要把存放在我这里所有的账单都拿走,还要赔偿我精神损失费一千两。”

  “好。”易清尘想也没想,一口答应。

  “公子好像胸有成竹嘛。”翠柳挑眉。

  易清尘微笑不语。

  “那么,公子就请说说翠柳最喜欢吃的东西是什么?”翠柳满眼挑衅。

  “姑娘别急。”易清尘凑到翠柳面前,暧昧一笑,“我听闻姑娘给了众人一个提示,说是答案就在这店中。”

  “敢问公子是否已经找到了答案?”翠柳挑眉微笑。

  易清尘微笑摇头。

  “姑娘真是个天才,让清尘不得不佩服啊。”易清尘盯着翠柳的眼睛,赞叹不已。

  “公子此话何意?”翠柳心中一紧,难道被他猜出来了。

  “姑娘日卖上千两,不正是这提示的功劳嘛。”易清尘漫不经心地在椅子上坐下,潇洒地喝了一口酒。

  “哦?”翠柳佯装糊涂。

  “姑娘提示答案就在店中,不就是误导人群在布中找答案吗?”

  “公子此言差矣,我这店中又非只有布。”

  “姑娘的店中是不止有布,而且姑娘也不会把答案藏在布里。”易清尘随口道。

  “哦?”

  “姑娘是个生意人,千金一题目的不过是为卖布赚钱,你若把答案藏在布里,被人买去,就损失千金,这非姑娘所愿。”

  “公子此言又差矣,倘若这藏有答案的布一直未被人买走呢?”

  “当然,姑娘可以藏起一块布,然后把答案写在上面,等到七日期限一到,然后再将此布示众。可是,姑娘想必也知道这样的后果,倘若无人得此千金,大概都会知道这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局。”

  “那依公子之言,这答案既然不在布里,又该在何处呢?”

  “姑娘也不可能把答案藏在墙壁、犄角旮旯之处,因为你不会便宜那些不买布,还妨碍姑娘做生意的投机之人。”

  “似乎有点儿道理。”翠柳觉得有趣,不由一笑。“那你说我会把答案藏在哪里?”

  “姑娘这店虽不小,却一目了然,除了摆放布匹的架子、布匹,墙壁,就是……一张柜台。”易清尘抬眼看向柜台。

  翠柳的手紧紧扣在柜台上,似乎是不想让他靠近。

  “姑娘,别装了。柜台是放银钱和账本的地方,你当然不会在答案藏在柜台里,因为你不会想要别人在找答案的时候,把你的钱也偷去。当然,以你的聪明才智,是不可能给他们这样的机会的。”易清尘挑眉一笑。

  “那照你这么说,我这店里似乎没有答案?”

  “你既然敢当众搭台,许诺千金一题,就算是个谎言,也必然想好了怎么圆。所以说,你既然说了答案在店里,那么答案就一定在店里。”

  “这么说,你已经知道了答案在哪里?”

  “姑娘,真的要我说吗?”易清尘双眼凝视着她,冲她暧昧一笑。

  “罢了。翠柳认输。”翠柳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那么,我这几日的酒钱?”

  “都算在我头上,够了吧。”翠柳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这张祸害众生的脸,红颜祸水,真是没错。

  “谢啦。”易清尘转身欲走。

  “等一下。”

  “恩?”

  “我请你喝了这几日的酒,你帮我一个小忙,总可以吧?”

  “哦?”易清尘瞧她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心生疑惑。

  “我和你说,是这样的。”翠柳示意他附耳过来,在他耳边交代了一番。“你不会不帮吧?”

  “美人之请,清尘难拒。”说着,粲然一笑,潇洒离开。

  “祸害啊……”翠柳一声长叹。

  刚送走了两个不速之客,没想到竟然进来一群。

  “翠柳姑娘,你这里的布我都买了三十几匹了,怎么还没找到答案?”有一中年汉子气冲冲地跑进来。

  “是啊,我也买了二十匹,也没看到答案呀。”

  “我记得,第一日时,你这店里客人爆满,店内存货几乎被一扫而空,你既然当日立誓,如果答案在布匹里,那么便只会在第一日卖出的布匹中,可我们几乎买尽了第一日的,也无人发现答案。”

  “你不会是在骗俺们吧?”

  突然,店铺中涌进一大帮子人,堵在柜台前。

  “翠柳既然敢当众许诺,就不会做出背信之事,我何时说过答案一定在布匹中?”翠柳镇定自若。难怪第一日之后,顾客就急剧减少,原来是这个原因啊。可是,倘若她并不把答案藏在第一日的布匹里,而是藏在第七日的当中,他们这推理完全失败呀。

  “不在布匹中?”

  “布匹中没有,货架之上没有,墙壁也有人检查过了,都没有。”

  “那会在哪里?”

  “呀……”有一人大惊,差点脱口而出,看着众人齐刷刷看着自己,装作不好意思地笑笑。“我突然想起来,我第一日买的布匹中上面好像有一条黑色花纹,隐隐约约似乎有一行小字……”

  “可是翠柳姑娘不是说不在布匹里吗?”

  “我何时说过一定不在布匹里?”翠柳瞥了那人一眼,高声道。

  “那到底是在布匹里,还是不在布匹里啊?”

  “我说过,天赐有福人。大家如果买布,就请留下,如果不买布,就请离开。”翠柳高声喝道。

  “那翠柳姑娘,你怎么保证你不是在骗我们?”

  “翠柳一个弱女子,初到长安,得朋友相助,开了这家衣店,又蒙长安城各位父老乡亲照顾,生意才风生水起。翠柳心慈仁善,此次,慨散千金,回馈众客,众人若是有这个福气,便可拿千金回家,几年可衣食无忧;若是没这个福气,大家又有何损失?众客此举,实在让翠柳心寒,心寒哪。”翠柳双眉紧蹙,楚楚可怜。

  “这……”

  “我们还是回家再仔细看看吧,说不定漏了哪里。”

  “翠柳姑娘,我们错怪你了。”

  “是啊,我们快走吧,不打扰翠柳姑娘做生意了。”

  说着,人群一哄而散。只有一个人还杵在原地不动。

  “翠柳姑娘,这番话说得好生动人。”这说话的正是刚才那个呀了一声的青年男子。

  “公子,留下来,想必是为买布?”

  “我不为买布,我为拿千金。”

  “哦?这么说,公子是找到答案了?”

  “没错。这答案一定就在柜台之中。”他眼里眉梢,俱是得意之色。

  “如若不在呢?”

  “如果不在,我便告辞,不再纠缠。”

  翠柳“腾”地一下拉开柜台的抽屉,里面空空如也。

  “不可能,没道理呀。”那青年男子看着空空如也的抽屉,满脸不可置信。

  “公子,可要说话算话,请吧。”

  “哼。”那男子使劲一甩衣袖,愤然离去。

  翠柳欲哭无泪,为了替某人还债,竟逼得她落得这般田地,某人竟不知感激,还趁火打劫,实在是可气可恨,要不是看在你帮我一个小忙的份儿,我定要把你灌醉,然后拖去卖了。翠柳愤然拍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