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答案
痞子拜格2021-07-03 22:032,208

  千金一题,第四日。清晨。

  翠柳正站在柜台旁,拿了张纸笔算账,算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赚了多少,索性将笔使劲一抛。

  “姑娘,如此美丽的清晨,为何与这毛笔过不去?”有一人灵巧地接过毛笔,将它呈到翠柳面前。

  这一只握着毛笔的手,纤长而洁白,还泛着淡淡的粉色光芒,就连那些细小的伤疤,都像是最好的匠师雕刻上的,带着一种神秘而古老的气息。

  翠柳抬起头来,只见一粉衣公子面如玉、眼如星、唇如血,比之易清尘,虽少了几份出尘,却多了三分妩媚。

   “这位公子,买布吗?”翠柳一笑,花枝招展。

  “我不买布。”粉衣公子微笑,深情款款地望着她。

  “那公子来这里是?”翠柳柔声问。

  “我来是,……”粉衣公子一笑,并不言语。

  “公子来这里是为钱?”翠柳挑眉问道。

  “不,我为一个人而来。”粉衣公子盯着翠柳的眼睛,眼中含笑。

  “哦?敢问公子为何人而来?”翠柳佯装疑惑。

  “美人玉立,姑娘难道还要装糊涂吗?”粉衣公子凑近翠柳眼前,暧昧一笑。

  “公子难道是为翠柳而来?”翠柳佯装娇羞,羞涩一笑。

  “哈哈哈……”这粉衣公子突然看着翠柳,放声大笑。

  “你是?”翠柳大惊。

  粉衣公子微笑不语。

  “你竟会易容之术?”

  “我若是不易容,你今日这戏怎么演?”粉衣公子翻了一个白眼。

  “什么意思?”

  “你说呢?”这女人倒和她有些像,脑子时好时坏。

  翠柳略一思忖,马上就明白了。

  “算你有点儿良心,不枉费我请你喝了那么多天的酒。”

  粉衣公子淡淡一笑。

  果然不出所料,今日来纠缠的人更胜昨天。

  半个时辰之后,有一拨儿人结伴而来,气势汹汹。

  翠柳向坐着喝酒的易清尘使了一个眼色。

  “这位公子,要买什么布?”

  “我要给娘亲买匹最好的大红布。”易清尘身子微晃,好似喝醉。

  “好,我这就给公子拿最好的。”翠柳朗声应了一声,搬了一架梯子,站在梯子上,去拿最上面那块红布。

  “谁是翠柳姑娘?”有一身形魁梧的大汉厉声问。

  “站在梯子上的就是。”

  “几位客人,不知找翠柳有何贵干?”翠柳听见声响,转过头来。

  “我听说,你搞了一个什么千金一题,骗得我这傻侄子在你家买了上千两的布,现在还摆在家里当摆设呢,你快说,是不是?”那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一脸横肉,旁边站着一个猥琐的青年公子。

  “叔父,我…我…”他吓得腿软,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这么没用,有叔父给你撑腰,你难道还怕她不成?”那魁梧大汉瞪了他一眼,而后转头瞪着翠柳。

  “啊——”翠柳似乎被这一瞪吓得腿软,直直地从梯子上掉了下来。

  “翠柳姑娘——”那猥琐的公子大叫。

  “叔父,你快救她呀。”

  “哼,她这种骗子女人,死不足惜。”大汉别过眼去。

  “救命啊——”翠柳大叫,满眼惊恐。

  “倏—”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粉衣身影倏然腾跃而上,在她快要落地之时,搂她在怀,一个漂亮的旋身,稳稳落地。

  “软玉温香在怀,乐哉乐哉。”粉衣公子冲翠柳粲然一笑。

  “多谢公子相救,小女子真是无以为报。”翠柳搂着那粉衣公子的脖子,佯装娇羞。

  “无以为报,何不以身相许?”粉衣公子凑近翠柳脖颈,意欲一亲芳泽,却突然停住了。“姑娘,这脖颈好生别致。”

  “呀!”翠柳大惊。“被公子发现了。”

  “发现什么?”粉衣公子温柔一笑。

  “千金一题的答案。”

  “什么千金一题?”粉衣公子一脸困惑。

  “公子,竟不知道吗?”

  “我从西域而来,今早刚至长安,不知姑娘在说些什么。”粉衣公子双目凝望着她。

  “翠柳于几日前设下千金一题,谁若找到它的答案,这一千两黄金便是谁的。”翠柳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子。

  “姑娘的意思是,这一千金现在是我的吗?”粉衣公子挑眉一笑。

  “正是。”翠柳朗声道。

  “姑娘可知,比起千金,我更想要的是……?”那粉衣公子并不去看那沉甸甸的钱袋,而是满眼笑意地看着翠柳。

  翠柳羞涩一笑,并不言语。

  “你们两人于大庭广众之下调情,好不害臊。”那魁梧大汉涨的一张黑脸通红,厉声喝道。

  “我在我的店铺,做我想做的事,与你何干?”翠柳猛地从易清尘身上跳下来,一声怒喝。

  “叔父布是我自愿买的,你就不要为难她了,你也看到了,翠柳姑娘她不是骗子……”那猥琐的公子推了推魁梧大汉。

  “谁知道他们俩人是不是串通一气?”魁梧大汉瞪了翠柳一眼。

  “这位大哥,你说我与他串通一气,先说他今晨初到长安,与我非亲非故,我如何与他串通,二说,刚才我喊救命,你若是救了我,此刻这千金说不定就是你的。可是,你非但见死不救,心肠歹毒,如今,还口出恶言,简直就是欺人太甚。”翠柳大怒,一把推翻了梯子。

  “你……”那大汉本不是恶人,只是疑她骗人钱财,才怒火丛生。如今,见她义正言辞,怒气冲冲,不像有假,又不想折了面子,一时说不出话来。

  “翠柳姑娘,息怒,我在这里向你赔不是了。叔父,我们快走吧。”猥琐公子使劲推了推叔父。

  “哼……”魁梧大汉一甩衣袖,带着一帮子人浩浩荡荡而去。

  “姑娘真是超凡脱俗。”粉衣公子赞道。

  “彼此彼此。”翠柳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方才近香情怯,竟没有看清你那玉颈之上写的是什么?”粉衣公子调笑道。

  “公子还想看看吗?”翠柳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不加葱的火腿云吞?”粉衣公子摇头不解。

  “红杏——”翠柳刚欲抬手给他一点教训,撇过眼却见春雨立在门口,眼神复杂地看着粉衣公子。

  易清尘转眼,淡淡一瞥,并不言语,转身走了出去。

  “红杏,你何时醒的?”翠柳走了过去,欣喜地握着她的手问。春雨这几日一直在睡,睡得昏天暗地。

  “翠柳,我困了。”春雨轻轻抽开她的手,转身进了屋,将门反锁。

  好半晌,终于忍不住埋在枕头上,咬着牙哭泣。

  你……翠柳一声救命,她匆匆起身,你那时分明就已看见我,却……春雨心如刀割,泪如雨下,却不敢哭出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