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徐副将军
痞子拜格2021-06-23 19:273,054

  “阿年,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今夜还是你睡在床上。”云奇微笑。

  “大丈夫当有舍有得,你现在重伤未愈,随时都还有生命危险,你可知?”春雨皱眉,沉声道。

  “我……”他一时无言以对。

  “今夜,你睡床上。”她声音平静而冷淡。

  “那你怎么办?”他满目担心。

  “我就学你,趴在桌子上睡一夜。”她想着他为她,流了一夜的血,忍不住一阵心疼,脸色也稍微缓和。

  “那……”云奇本来想说那怎么行,但转念一想,她并不喜自己如此,便吞了下去,“那我把门窗关好。”

  春雨见他身形迟缓,似乎举步并不轻松,脸上不由泛起一阵忧色,却在他快要转过身的时候,敛了起来。四目相对,冷漠无言。

  “你……”云奇明明白白地感觉到,自那一日她病发后,她便对他完全变了态度,不是冷漠淡然,便是沉默不语,再不像初时那样笑颜如花,妙语成珠。

  他想着,若不是她觉得他轻薄了,是以恼他,和他闹别扭;便是她自觉顽疾难愈,所以才一心躲着他。此二者,他更情愿是前者。

  “你重伤在身,还是早些歇息。”春雨见他立在那里,满目伤痛,一时无言,忍不住轻声开口。

  “你也是。”云奇淡淡道。心里不知道该不该欢喜她其实还是有那么些在意他。

  月朗星稀,清风和鸣。

  他一身黑衣卧于榻上,她一袭白裙趴在桌上。

  次日清晨。

  “你醒了——”春雨抬头,淡淡道,手中却还忙着在给他换药。

  “恩。”他不多说什么,只是以一种怜惜和爱意的目光看着正在忙碌的她。

  “你果非常人。”她上完药,以白纱布包扎好伤口,抬头,冲他展颜一笑。

  “阿年,你终于笑了。”他眉目舒展,声音暗哑,仿佛含着痛,又含着喜。

  “我……”春雨一时说不话来。我不能给你希望,又何必让你自扰。

  “你笑起来真好看。”他满目温柔地看着她,褪去了心中所有的冰冷和风雪。

  “想必你平日里常常锻炼身体,是以体格强健,所以伤才好得这样快,我看你不到明天就可以完全下床正常走路了。”春雨不再看他,垂首去收拾她的医药包。

  “明天吗?”云奇呢喃。那便不是马上就要和她分别了吗?心中生出万分不舍,可突然又想起更重要的事情。

  “阿年,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他一脸严肃。

  “我坐上了一辆马车,让马夫随心所至,后来我感觉到马突然狂奔起来,然后我就从睡梦中惊醒过来。醒来之后,到了一片不知名的茫茫戈壁。我在戈壁下了车,然后往前走,便看到了一团黑影。那个时候,你被黄沙埋住,隐约露出一双脚来。我心知有人,便把黄沙整个拨开,是以发现了你。”春雨不知他为何问,但见他表情严肃,因此娓娓道来,没有放过一个细节。

  “你发现我时,旁边可还有人?”云奇眉头紧锁,不敢去想。

  “无人。”春雨正色道。

  “那可有其他线索?”

  “我想想。”春雨想了一会儿,道,“黄沙之中,有几条蜿蜒很长、错综复杂的血迹。”

  “血迹?”那想必是他身上留下的,可是他明明记得,他那时眼前一黑,脑袋一沉,昏死过去了,那么,是谁带他离开的,难道是,“阿年,你可看到我的马?”

  “你的马?”春雨皱眉。“外面倒是有一匹马,却不知道是不是你的?”

  “琉球——”云奇一声高呼,从床上一跃而下。

  “哎,你身上还有伤——”

  “嘶~”那马儿仿佛听到主人在叫他,欢快地一阵长嘶,见主人从房间冲出来,兴奋不已地蹬着马蹄。

  “主人,你终于记起我了——”那马儿极通人性,此刻正望眼欲穿地看着云奇,一双马眼红通通的。此刻,若非它被春雨拴在门前一棵桃树上,只怕早要冲了过来,投进主人的怀里。

  “琉球,真的是你——”云奇大喜,抱住马儿的头亲昵地蹭了蹭,仿佛这是他此生失而复得的亲人。

  “嘶~”那马儿又是一声欢快的嘶鸣,似是在回应主人的话。

  “琉球,是你救了我?”云奇替他挠了挠马背。

  “嘶~嘶`嘶~”那马儿本来还很享受地闭目养神,此刻却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仰头长嘶,马蹄猛地在地上一阵慌乱杂踏,半天不止。

  “它怎么了?”春雨本来在远处,看到他们人马情深,就静静看着,没有打扰,这时却见它似乎疯了一样,恨不得要挣脱了缰绳跑出去。

  “它很痛苦。”云奇心中一紧,眉头也忍不住皱起来,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十分强烈的不安,好像就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痛苦?”春雨一惊。蓦然想起那个后背被一把大刀整个横砍下去的人。

  “琉球,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云奇满目哀痛,贴近他,仿佛它会讲话一样。

  “不奇——”春雨见他这副模样,忍不住哀上心头,“我记得我发现它的时候,它并没有在你身边。”春雨似乎突然明白一切是怎么回事了。

  “那它在哪里,阿年,你说,你快说。”云奇突然转过身来,一把握住她两只胳膊,满目惊恐。

  “它守在一个人身边,我从那人身上拿回了这个。”春雨红着眼眶,从怀里掏出那个印有徐字的腰牌。

  “徐副将?”云奇一惊,而后大喜,“太好了,是徐副将,是徐副将。”他一会儿大悲,一会儿大喜,握着春雨两只胳膊,两眼瞪得很大,不停地重复念着徐副将。

  春雨不忍,闭上了眼睛,一行清泪缓缓而下。

  “阿年,你告诉我,他在哪儿?你带我去见他。”云奇见春雨不语,使劲摇着她的身体,“阿年,你别哭啊,你告诉我他在哪儿,我去找他。”他说着说着,颓然垂下了手,猛地一下坐在地上,情不自禁流下了眼泪。

  “不奇,他已经死了。”

  “不,他没死,他没死,他怎么会死?他是军中除了军师以外,最聪敏的人,又是最勇敢的战士,他怎么会死……”他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喃喃自语,说着说着,还笑了,“他不会死的,他不可能死的……”

  “不奇,你不要这样,他真的死了。”春雨想到那日惨状,一阵悲上心头,忍不住失声痛哭。

  “不,阿年,你骗我,你骗我的,对不对,你告诉我,他没死,他还活着,还活着,对不对,对不对?”他流着泪的双眼死死地看着她,空洞麻木,仿佛早已被痛苦抽去了灵魂。

  “不奇——”她再也顾不得许多,一把把他摇摇欲坠的身子抱住。

  “他没有死,他还活着,他没有死,他还活着……”他浑身瘫软,没了一丝力气,此刻若不是春雨扶着,便要栽倒在地,口里还一直重复念着那几句话,仿佛一个牙牙学语的无知孩童。

  “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的。”春雨轻柔地拍着他的背,轻声开口,想要安慰他,也是在安慰自己。

  “他没有死,他还活着,他没有死,他还活着……”他面无表情,还是不停地念着。

  “不奇,你这是在做什么?”春雨松开他的身体,一双流着眼泪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眉头紧锁,又是伤心又是气恼,“你如今已经知道他死了,就该想着为他报仇,而不是在这里一蹶不振,失了魂魄。”

  “他没有死,他还活着,他没有死,他还活着……”

  “你……”春雨又气又痛,心中一阵鲜血翻涌,险些吐出来喷在他脸上,“你可知,他为了救你,受了多大的痛苦多大的折磨?他整个背被人一刀横腰砍断,深入骨髓,鲜血流了长长一路……”春雨说不下去,抬手捂住了自己嘴巴。

  但见云奇沉默不语,只是兀自流泪,愈流愈急,知他心中有所反应,只是一时走不出来。

  “他身负重伤,却还带着你的马和你驰骋了一路,为了保护你,他特意把你埋在黄沙里,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杀,他骑上马,又四处跑了几百里,直到气绝身亡,血染黄沙……”

  云奇满目惊恐,浑身颤抖,却还是不说话。

  “他如此待你,便是为了让你好好活下去,好好活下去,你明白吗,你明白吗……”春雨使劲儿地摇着他的身体,仿佛要把他摇醒。

  春雨心知,他此刻正被一阵巨大的痛苦所包裹,是以自己封闭了自己,就好像自己在心里造了一个小小的城堡,别人进不去,他也不出来。

  她听师傅曾经说过,这是一种精神疾病,和失心疯类似,皆因痛不欲生所致,是以身体中躲避伤害痛苦的本能出现,为自己盖了一层防护罩。

  “你不要再说,不要再说了,我不要听,不要听……”他捂着耳朵,一把推开她,像推开此生见过的最可怕的怪物,红着眼睛,疯了一般地跑进了深深的桃林中。

  不奇,一切都会过去的,都会好的……春雨仰面,让眼泪都流回心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