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招工
痞子拜格2021-07-04 17:343,850

  易清尘一路失魂落魄,却被翠柳一语惊醒,你长得不错,若是重新振奋,说不定还能与红杏再续前缘,若是一直消沉,恐怕,嘿嘿……

  自此,易清尘一扫阴霾,恢复生气,与春雨、翠柳过上了前途未卜的两女一男的同居生活,两女安稳睡于内榻,清尘眠于柜台。

  第二日,清晨。

  “阿年早。”易清尘买好了热腾腾的包子,守在两位姑娘门口,粲然一笑。

  翠柳瞪他一眼。

  “阿年,吃不吃包子,我买了牛肉的、水晶虾仁的、玫瑰豆沙的、白菜的……,你要什么样的?”易清尘满脸堆笑。

  “翠柳,你想吃什么样的?”春雨打了一个呵欠,看了看翠柳。

  “敢问这位公子,有没有白馒头?”翠柳挑眉。

  “呵呵,呵呵,翠柳姑娘美丽大方,不如就吃玫瑰豆沙的,美味又养颜。”易清尘举了一个热腾腾的豆沙包子,殷勤地递给翠柳。

  “我要吃白馒头。”翠柳无视他讨好的脸。

  易清尘转眼,求助地看着春雨。

  “咳咳,翠柳你就别为难清尘了,他一大清早起来给我们买包子,挺不容易的。玫瑰豆沙,就吃玫瑰豆沙吧。” 春雨被看得心念一动,推了推翠柳的胳膊,咧开一排小白牙微笑。

  “你呀。”翠柳无奈地翻了一个大白眼,她这辈子恐怕都逃不开他的魔爪了。“给我一个牛肉的。”

  “好嘞,翠柳姑娘请。”易清尘抛给春雨一个爱意十足的眼神,然后殷勤地献给这个不能得罪的女人一个牛肉包子。

  “阿年,这都给你。”易清尘将剩下的一整袋包子全都给了春雨。

  “你不吃吗?”春雨一愣,而后一笑。

  “我不饿。”易清尘吞了吞口水。

  “你不饿呀,哦,那好吧。”春雨坐在翠柳身边,欢畅地吃了起来。

  “红杏,我还要一个牛肉的。”

  “牛肉的,没了,不如给你一个虾仁的吧。”

  “那还是给我一个豆沙的吧。”

  “好。”

  于是,两个女人坐在仅有的两张椅子上,吃着易清尘买来的包子,欢快地畅聊,完全无视某人的存在和某人饿的不行的胃。

  此刻,易清尘只想谴责自己的智商和阿年的情商,他想象的情况本应该是这样的——

  “你不吃吗?”

  “我不饿。”

  “你也没有吃饭,怎么会不饿呢。”阿年满眼心疼,“你说你喜欢吃什么样的,我拿给你。”

  “只要是阿年给的,我都喜欢。”

  “讨厌。”阿年脸红,羞涩一笑。

  结果,……

  易清尘坐在柜台之上,愤然看着正在大快朵颐,还相谈甚欢的两个女人。

  “阿年,你饱了吗?”翠柳微笑。

  “好撑呀,你呢?”春雨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艰难地起身,准备活动活动。

  “我也是好饱,本来还剩两个,要不是怕浪费,我真不想吃呀。”翠柳无奈叹息。

  “那你干嘛不给清尘吃?”春雨良心发现。

  “你忘记了吗,他说他不饿。”

  “哦,对。”

  “好了,现在吃饱了饭,那我们就开始今天的工作吧。”翠柳满脸堆笑,看着春雨。

  “什么工作,你不会是想要我帮你卖布吧?”

  “好红杏,你真不愧是姐姐的好妹妹,我还没开口,你就主动要帮忙。”翠柳抛给春雨一个媚眼。

  “我不……”春雨开口想要拒绝。

  “我知道你不会,没关系,我会教你的,保证你一学就会,哈哈。”翠柳得意地笑。

  “我不是……”春雨一脸黑线。我要回家啊。

  “你不是什么,哦,对,你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一定不会忘记姐姐对你的百般照顾,所以你决定连工钱都不要,对不对?”翠柳心知肚明地一笑,亲切地拍了拍春雨的小肚子。

  “我……”春雨苦笑不得,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你放心,虽然你愿意免费帮姐姐,但你知道姐姐一向慷慨大方,所以,我不会亏待你的。好了,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翠柳十分愉快地往春雨肩膀上一拍。

  “翠柳,我只答应帮你几天,几天之后,我……”。

  “红杏啊,我们这店里的布呢,种类不同,价钱不同。我一共把它们分为四类,一等、二等、三等、四等,你过来看。”翠柳无视她,将她一把拉到货架前。

  “你看,这一匹呢,就是一等布,一等布的特点是华贵。”翠柳指着一匹红色刺绣织锦。“华贵的意思呢,就是贵,五百两一匹,你懂的。”翠柳狡黠一笑。

  “你再来看,这一匹呢,就是二等布,二等布的特点是舒适。舒适的意思呢,就是真正的好布,二百两一匹。”翠柳递给她一匹柔软的蓝色锦缎,让她感受一下它的手感。

  “这个呢,就是三等布,三等布的特点是结实。结实的意思,就是不好看,委婉点,就是丑。”翠柳嫌弃地将它们推到一边。

  “这最后的呢,就是四等布,四等布的特点呢,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来说说看,说中有赏。”翠柳得意一笑。

  春雨无奈地扫了一眼,摸了一把,这简直就是……粗糙,不过,翠柳这个生意人肯定不会这么介绍, “暖和。”能穿,勉强能穿。

  “天哪,红杏,我的好妹妹,我是该说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呢,还是翠柳衣店的天才伙计?”翠柳欣喜若狂地摇着春雨的肩膀。

  春雨狂汗。

  “好啦,我宣布,从今天起,红杏,正式成为翠柳衣店的一员。”翠柳大笑。

  春雨一脸黑线,十分哀怨地看着翠柳。

  翠柳十分得意自己的淫威得到了施展,漫不经心地扫视了易清尘一眼,眼里浮现出一丝精光。

  “易清尘?”翠柳慢慢走近,一脸坏笑。

  “不可能。”易清尘心知有诈,十分英明地“嗖”地一下跃上了最高处的货架,仰躺在一块鲜艳的红布上闭目佯睡。

  “易清尘,你下来,我有事和你商量。”翠柳撑着一副迷人的微笑。

  易公子不去看她,也不理她。

  翠柳无奈,只好放弃以自身的力量来诱使他中计的阴谋,低头看了一眼春雨,却看某个刚才还十分郁闷的小女子,此刻正坐在椅子上十分惬意悠闲地在啃鸭梨。

  “红杏?”翠柳笑了。

  “不给。”春雨头也不抬。

  “你这梨哪来的?”

  “不给。”

  “红杏啊,你帮我把易清尘叫下来,我就不和你分梨,你看怎么样?”翠柳威逼利诱。

  “你干嘛不自己叫?”春雨使劲啃了一口。

  翠柳翻了一个白眼,要是我能叫的下来,还用得着你吗。片刻,堆出一个谄媚的微笑,“因为,你比较美嘛。”

  春雨一喜,停下啃梨,抬头看了一眼翠柳,半晌委屈地低头,啃鸭梨去了。

  “红杏,你快帮我把易清尘叫下来,我买很多鸭梨给你吃。”

  “不要。”春雨语气坚决。

  “红杏——”翠柳大怒,她都违背良心地夸赞她比较美了,她居然还不肯帮忙。

  “干嘛?”春雨心满意足地将梨核丢到翠柳脚边,然后抬起头笑了。

  “我的好红杏,你就帮我一个小忙,把易清尘给我叫下来。”翠柳满脸堆笑。

  “你干嘛不自己叫?”

  “因为你比较美嘛。”翠柳挑眉。

  “说谎。”春雨一针见血。

  “你不信?”翠柳大喜,嘿嘿,这小妮子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嘛,“你若不信,不如我们来问易清尘?”

  “那你问吧。”春雨悠闲地端起茶杯。

  “易清尘,给你一个选择,我和红杏谁比较美?”翠柳朗声,语气中充满威胁。

  “你说什么?”易清尘侧过身来,眉梢带笑,仿佛觉着听到一个十分有意思的问题。

  “我问你,我和红杏,谁比较美?”翠柳一字一顿,生怕他没听清楚。

  “这还要问嘛?”易清尘冲她一笑。

  翠柳一喜,哈哈,果然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

  “自然,是我家阿年比较美。”易清尘从高处一跃而下,飘然落在春雨身边,眼睛亮晶晶地凝视着正在悠闲喝茶的某女。

  “你——”翠柳怒了。

  “翠柳,我帮你把清尘叫下来了哦。”春雨甜甜一笑。

  “阿年,明天还要不要吃梨?”

  “呀,我要想想。”

  “你们——”翠柳暴走。

  “翠柳,你怎么了?”春雨一脸无辜。

  “易清尘——”翠柳瞪着他,“我再问你一遍。”

  “翠柳,你想问什么?”春雨微笑。

  “我……”翠柳见她一副高深莫测的微笑,顿时蔫了。“我想问他,愿不愿意和你一起并肩作战,成为翠柳衣店的一员?”

  “不。”易清尘一口拒绝。

  “阿年,我渴了,把你的茶给我喝一口,好不好?”

  春雨微微一笑,毫无芥蒂地将茶杯递给了他。

  “红杏啊,你觉得怎么样?”翠柳挑眉,心惊肉跳。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发展到可以共用一个茶杯的程度。

  “我又不是清尘,我怎么可以替他决定。”春雨左顾右盼,和翠柳打马虎。

  “红杏啊,你现在已经是翠柳衣店的一员了,难道你甘心看着自己受累,而让易清尘独自逍遥吗?”翠柳奸笑。

  “阿年啊,你只会在这里呆几天对吧,到时候我们一起回洛阳,你看,好不好?”易清尘冲春雨迷人一笑。

  春雨微笑不语。

  “红杏,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翠柳咬牙,愤然看着你侬我侬,旁若无人的一对男女。

  “翠柳,我帮你赚到一万两,然后我回家,你看怎么样?”春雨微笑。

  “不。”

  “翠柳,你这店中大部分的布质量上乘、色泽光亮,可你卖的价格并不高,不知道你是在哪里进的货?”

  “这个嘛……”翠柳支吾不语。

  “你不说,我也知道。”春雨起身,走到货架前,随意拿起一块布,“你这店中的布,有一个共同特点。”春雨悠悠道,“每块布后,都有一个年字标志,想必,这卖你布的人姓年?”

  “你怎么知道?”翠柳一惊。

  “翠柳啊,你一直叫我红杏,你可知我真名?”

  “你该不会是……”翠柳狂汗,不会骗的就是你爹吧。

  “我本姓年,名春雨,洛阳人氏。”春雨微微一笑。

  “呵呵呵呵……”翠柳尴尬一笑,年春雨,就是你啊。

  “翠柳,你这儿的布想必就是从我家商铺进的,你卖价不高,想必进价也低得很。”春雨不紧不慢道。

  “呵呵,新店开张嘛。”翠柳一笑。

  “是啊,所以我要帮你赚到一万两,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你看我若是做到了,是不是可以让我回家?”春雨回她一笑。

  “呵呵,这个嘛?”

  “翠柳,不如你和我一起回去,见见我爹娘?”

  “不用。”翠柳斩钉截铁,微微一笑道,“你出门多时,想必双亲挂念地很,一见面应该有很多话说,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几月未归,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春雨幽幽道。

  “你既挂念他们,就即刻启程回家吧。”翠柳见她眼中浮起淡淡忧思,关怀道。

  “说好的,一万两。”春雨抬头,释然一笑。

  “你真想好了?”翠柳讶然。她思念双亲,归心似箭,可又体谅她眷留她的心情,是以才以这种方式多留几天吧。

  “翠柳,我知道你怎么想,不用很多天的。”春雨神秘一笑。

  “哦?”翠柳挑眉。

  “你忘了,你找清尘,是想干嘛?”

  “你?”翠柳又惊又喜。

  春雨微笑点头。

  翠柳瞥了一眼正在端着某女茶杯,无限惬意地喝茶的某男,心中升起了十二万分的同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