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回家
痞子拜格2021-06-14 12:443,799

  “竹仙哥哥,你这是做什么?”皇甫菊见竹仙正在收拾行李。

  “回家。”

  “为什么呀,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游西域的吗?”每年,他们四个都会聚在一起,从洛阳城出发,一路向西,游玩一番,最远的一次,到了大食国。

  “你们去游吧,我不去了。”他收拾好了衣服,看了一眼放在几案上,自己用了很多年的古琴,终究还是没有收起来。

  “梅兰竹菊是一体的,没有你,我们几个哪里有什么意思?”

  “阿菊,这些都是虚名。没有我,你们照样能够玩得很愉快。”

  “竹仙哥哥,你到底是怎么了?”他伸手去扯他的衣袖。

  “洛梅,兰仙,今年的西域之行,我就不一同前往了。”

  “竹仙,你这是为何?”洛梅皱眉,不明白他这次行事怎么如此无端,让人无从理解。

  “我自然有我的道理。”

  “明日再走吧。今日天色将晚,就算快马加程,也赶不到驿站。”兰仙看他一眼,冷静开口。

  竹仙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天色,不情不愿地取下身上包裹,颓坐在桌前发呆。

  “阿菊,你们那日到青楼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竹仙会变成这样?”要不就是发呆,要不就是自言自语,连平日里最爱的琴都不弹了,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哪里还是那个人人称道的风姿卓越的竹仙公子。

  “我们没干什么呀,我只是花两千两买了一个叫蓝箫姑娘的一夜。”阿菊懊恼,不明白竹仙哥哥为什么从那一夜之后,就变得神经兮兮的。

  “千金一夜,你真舍得?”兰仙嗤之以鼻。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要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我问你,那天晚上你们和那个姑娘都干了些什么?”难不成,那姑娘会巫术,对竹仙施了法?

  “我没见着那个姑娘,是竹仙哥哥一个人去见的,没说几句话,就回来了。”哎,他出的两千两银子,结果一面都没见上,多少有些遗憾那。

  “只几句话就让竹仙变成这样,这姑娘真是不简单。”兰仙凝眉,“你可知她说了什么?”

  “我若是知道,我们还用在这里干着急吗?”阿菊皱眉,这女人怎么遇上竹仙的事情,就一点思维能力都没有。

  “看来,只有亲自走一趟了。”

  “什么,你一个女孩子家要去青楼?”

  “怎么?”

  “我怕你还没见着人,就被人轰了出来。”

  “我不是兰仙公子吗,妈妈见了我欢喜还来不及,怎么会轰我出来。”她得意地转了一个圈。兰色长衫衬得她风度翩翩,俨然一个贵公子形象。她早已经习惯男装打扮,而且已经把男子说话和走路的姿势学得惟妙惟肖了,保准不露破绽。

  “好吧,我说不过你。”

  “走吧,阿菊。”她得意一笑。今日倒要会会那叫蓝萧的女子,究竟是何许人也。

   

  “妈妈,我们要见蓝萧姑娘。”

  “蓝萧已经走了。”妈妈不悦。

  “妈妈,多少钱都好商量,我们要见蓝萧姑娘。”

  “多少钱都没用。”妈妈侧着身子,懒得去搭理他们。

  “妈妈,我们就见一面,这些钱就是你的了。”皇甫菊挥舞着五张银票。

  “这……”妈妈见了银票,脸上堆满了笑,伸手就想把五百两银票收入自己囊中。

  “妈妈,能见吗?”皇甫菊在妈妈快要摸到银票的时候,把银票往上一抽。

  “两位公子,不是我不让你见,但蓝萧姑娘确实已经离开倚红阁了,就在昨天。这样吧,要不,我给两位公子另外找几个姑娘,保证不必蓝萧差。”妈妈满脸堆笑。

  “怎么办?”皇甫菊看了一眼兰仙。

  “还能怎么办,当然另想办法了,难道你还真想在这里找位姑娘陪着?”兰仙不满,瞪他一眼。

  “走吧。”皇甫菊无奈。

  眼见着到手的钱就飞走了,妈妈好不甘心。

  “两位公子,且慢。”

  “妈妈,你还有何事?”

  “蓝萧虽然已经离开了,但是我知道蓝萧姑娘的去向。”

  “是吗?她去了哪里?”兰仙停了脚步,赶忙迎了上去。

  “恩?”妈妈不说话,只是摊开了手。

  “快啊。”兰仙见皇甫菊还愣着,一只扇柄朝着他的腰腹点了下去。

  “妈妈,这是五百两,您收好。”皇甫菊一边龇牙,捂着伤处,一边对着鸨母笑。

  “请紫鸢姑娘。”妈妈一边清点银票,一边笑得合不拢嘴。她平生最爱的事便是数钱。

  “妈妈,我们花银子可不是为了请个姑娘陪客的。”兰仙有些恼。

  “公子别急啊,这紫鸢姑娘是蓝萧姑娘最好的姐妹,蓝萧姑娘临走时和她说了许多话,说不定就有些什么重要的消息不是。”妈妈这厢把银票严严实实地揣进了怀里,心里才算踏实。等会儿问不问得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她可不管。

  “紫鸢姑娘到。”说着,一位着青色长裙的姑娘袅娜而来,她脚底穿一双青色刺绣绸缎鞋,每行一步,恰如弱柳扶风,耳上一双青玉坠,伴着步子,轻轻摇曳,仿佛碧波中投进一颗小石子,惊起一层涟漪。

  “想不到,青楼之中还有如此姿容出众的女子。”兰仙心中一惊。眼前这位名叫紫鸢的姑娘纤腰素素,长裙翩跹,清丽婉约,当真是位妙龄佳人,奈何沦落风尘。

  “这位姑娘,听说你和蓝萧姑娘是好姐妹?”兰仙上前一步,毕恭毕敬开口。原来,她并非她想象中那般庸脂俗粉。

   “是。不知这位公子有何请教?”紫鸢略一施礼。

   “我们找蓝萧姑娘有要事,不知道姑娘可否告知她的去向?”

  “这……”紫鸢为难。

  “姑娘不必担心,我们和蓝萧乃是相识多年的好友,她和我们一时之间闹了别扭,身上又未带钱财,想必才来了这倚红阁。希望姑娘能够体谅我们着急的心情,告知我们蓝萧的下落。”

  “这……”紫鸢轻轻一笑。“我虽然想为公子行个方便,但我确实不知蓝萧妹妹的去向。”

  “呃。”兰仙哑然。

  “姑娘,你再好好想想,她临走时和你说了什么?”皇甫菊见兰仙一时没了话,赶忙上前。

  “这位公子,好眼熟。”

  “哼。”兰仙听得这话,扬起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想必是常客吧。

  “我只来过一次,并未见过姑娘,姑娘何以觉得我眼熟?”他急忙解释,受了这样的误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公子,是不是蓝萧出场的那一次来过?”紫鸢展颜一笑。她记起来了。那日她在二楼,安排蓝萧出场,看她艳惊四座,赢得两千两高价。那出价的黄衫公子豪迈阔气,让人如何能忘?

  “是是。”皇甫菊一笑。

  “那就是了。”紫鸢微笑。“我记得,和你一起的还有位青衫公子。”那样的男子,即使在黑夜,也无法掩盖他的风华。

  “是是。”

  “蓝萧与我说过,那青衫公子只和她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你可知,他们具体聊了些什么?”说完,两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紫鸢。

  “对不起,恐怕要让两位公子失望了。我并不知他们两位聊了些什么。”紫鸢微微颔首,以示歉意。

  “看样子,我们还是要无功而返。”兰仙有些颓然。

  “打扰姑娘了,我们先告辞了。”皇甫菊抱拳施礼,扯了扯兰仙衣袖。

  “两位公子,慢走。”紫鸢颔首微笑。

  “姑娘若是想到什么,一定要告诉我们。”兰仙此来没有探听到重要线索,一想到竹仙明日就要离开他们,返回洛阳城,心中一阵惆怅,竟忍不住捉了紫鸢的衣袖。

  “公子如此说,我倒是想起一事,不知道是否对公子有用?”

  “姑娘,快请说。”

  “那日,蓝萧出场,吹的是萧。这位公子也有耳闻,不知是否还记得?”

  “记得,我记得。”皇甫菊连忙点头。“哥哥还说这箫曲空灵高绝,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就叫了两千两。”皇甫菊转头,看向兰仙。

  “你怎么现在才想起来?”兰仙斜眼瞪他一眼。

  “我也很喜欢这曲子,所以,多嘴一问。不知道,这位公子多闻,可曾听出那是什么曲子?”紫鸢一笑,并不急着开口。

  “我并不十分精通音律,哥哥好琴,应该知道。”

  “广陵散。”紫鸢轻轻开口。

  “广陵散?”两声惊呼。

  据传,广陵散为魏晋时嵇康所作,早已失传。怎么又会现身在这坊间?但是,竹仙归家一事现在已经明了,定是和这失传已久的广陵散有关。

  “多谢姑娘。他日有缘相见,我定重谢。”兰仙一笑,粲然若花开。“告辞。”说着,抱拳行了礼,扯着皇甫菊的衣袖,急急离开。

  一定要赶在竹仙离开之前,劝他留下。

   

  “小姐。”不知何时,莺儿端了一壶茶立在紫鸢身后。“他们也是来找蓝萧姑娘的?”

  “是啊。”这几日,找她的人可真不少。

  “我一直有一事不明。”莺儿把倒好的茶水递给紫鸢。“小姐为何待蓝萧姑娘那么好?”

  “我待她如何好了?”紫鸢抿了一口茶。

  “你和她初见,便把自己最喜爱的蝶恋花送给了她,还精心为她打扮,让她在倚红阁走红,后来又吩咐厨房为她煮粥。”蓝萧何德何能,得小姐如此相待?

  “莺儿,你看蓝萧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紫鸢反问。

  “不过是个长得漂亮些的姑娘罢了。”莺儿不以为然。

  “莺儿,你跟了我这些年,怎么有些东西还是没学会?”紫鸢沉吟。

  “什么?”

  “你可知我们初次见面,她身上那一身白衫,是产自天山最好的雪瑶丝,价值千金,一寸难求,就是皇宫也不多见,我那身蝶恋花,虽然华贵,却只贵在刺绣手工,若论起价值,只能是九牛一毛;这都不算什么,你可注意她头上那只白玉簪?”

  “那只白玉簪怎么了,我看很普通啊。”

  “那只白玉簪乃是北朝周国最后一位太后所有,用的是最好的和田白玉,请最好的玉器师傅制成。”

  “那怎么会在她手里?”

  “所以啊,此人不是大富便是大贵。”

  “既然如此,她怎么会沦落到倚红阁来?”她没多想,一个沦落脱口而出,没曾想,她家小姐也沦落在此。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但是,她来了,就是我的机会。”紫鸢眸色一沉。

  “也就是说小姐从一开始,就识出她的身份了,小姐,真聪明。”莺儿欣喜。

  “在这种地方,再不学着聪明点,哪里会有出头之日?”一想及此,她就胸口发闷。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她待小姐也不怎么样,而且临走时,也没带小姐一起走啊?”莺儿撅着嘴巴。

  “她送了我一颗霹雳珠,这难道还不是明证吗?”自那一日,她用霹雳珠炸了这里,并且放言不许人欺负她,她的日子明显太平多了。而且,有了这一颗霹雳珠在手,谁都不能把她怎么样。

  “小姐,我们既然有这霹雳珠,为什么不一把把这倚红阁给炸了,然后逃到很远的地方去?”

  “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能逃到哪里去。我若是要走,也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走。”紫鸢紧紧握住手中的茶杯,指心泛白,尚不自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