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朱油条死亡之谜
痞子拜格2021-06-26 09:312,517

  那日,无双招亲大会之后,唐谢收获良多,一直忙于和各路英雄豪杰交好,一时将唐家堡的势力又增强许多。此时此刻,唐谢的心情只能用春风得意来形容,可有人就不那么得意了。

  “爹爹,清扬哥哥呢?”无双每日苦着脸,总要在唐谢最忙的时候来叨扰他一回。

  “无双来了。”唐谢从一堆求好的文书中抬起头来,满眼笑意。

  “清扬哥哥在哪儿?”无双忽略掉爹爹那张此刻看来无比虚假的笑脸,冷声问道。

  “清扬出门办事了。”唐谢柔声道。

  “我问你,那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清扬哥哥不会来参加招亲大会?”无双眉头紧皱。

  “爹爹对天发誓,我确实不知道清扬会临时出门办事。”唐谢收敛了笑意,正色道。

  “他明知我那日招亲,却还故意出门办事,他是何意?”无双银牙紧咬,又是伤心又是气恼。

  “清扬并非故意为之,我相信他确实有急事。”唐谢柔声安慰无双,也是在安慰自己。他虽在商场上有经天纬地之才,对儿女情事却看得并不分明。

  “多大的急事,能比得过无双重要吗?”无双拧着衣角,险些把它撕裂开来。

  “这……”唐谢一顿,也说不出话来。

  “你看,连爹爹都没话说了吧。我就知道,他就是故意躲着我,他根本就不爱我。”说着,眼眶通红,眼泪忍都忍不住,哗然而落。

  “无双,你别哭啊。清扬他是男人,自然以事业为重。”唐谢急了,慌忙扶住女儿后背,替她拭去眼泪。

  “男人怎么了?事业难道比心爱的女人还重要吗?”无双气恼,一个闪身,躲开唐谢。

  “无双,有些话你虽然不爱听,但爹爹必须告诉你,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事业有时候确实比心爱的女人更重要。”

  “爹爹也是如此吗,所以娘亲才终年一个人在佛堂里打坐,也从来不关心无双死活?”无双说着,想起娘亲,就越发心痛难过,泣不成声。

  “你娘亲虽身在佛堂,可却对你关怀备至,每逢你生辰,总要亲自为你煮一碗长寿面,每日在佛堂诵经,总要向菩萨祈祷,愿无双一生幸福安康,你怎得说你娘亲不关心你的死活?”唐谢面色一冷,沉声道。

  “我……”无双被说中痛处,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了,无双,你先回房休息去吧。”唐谢面无表情。

  “可是,我……”无双不欲离开,却看到唐谢面色不郁,知道自己惹爹爹生气,便噤了声,乖乖退下。

  “堡主,萧诸葛求见。”无双一走,管家便进了来。

  “让他进来。”唐谢心中一惊。这几日忙得竟把抓易清尘的事给忘了。

  “是。”

  “飞鹰队三小分队首领,萧诸葛,参见堡主。”来人正是那日微笑迎客的男人。

  “有何事?”唐谢眉头微蹙。

  “回禀堡主,那日在招亲大会上,易清尘并未出现,实在出人意料。但属下并未放松警惕,一直谨遵堡主指令,派人继续查探,终于被属下查出些蛛丝马迹。”那萧诸葛不疾不徐道,眼里暗藏得意之色。

  “快说。”唐谢心中大惊。

  “大概在几天前,我派出去的人传回消息说纵横西域的珠宝商人——朱油条离奇死亡。”他顿了一顿,看向唐谢。

  “朱油条?”唐谢沉吟。

  “是。这朱油条正是死在易清尘手下。”他沉声道。

  “死了?” 唐谢满脸疑云。

  “正是。这一次,那易清尘并没有像往日一样手下留情,尚留人一口气在,而是直接一剑毙命,并且斩下了他的右手,作案手法极其凶残。”

  “呀!”唐谢忍不住惊声叫了出来。

  萧诸葛见状,停了下来,并未继续往下说。

  “你刚才说查到一些蛛丝马迹?”唐谢沉思半天,沉声道。

  “是。根据惯例,易清尘每次作案之后,都会留下一张告示,上书其所杀之人所犯滔天大罪。”萧诸葛仰面,看向唐谢。

  “如何?”

  “这次虽然也不例外,但却有些奇怪。”萧诸葛挑眉。

  “哪里奇怪?”

  “此次,告示上罪行只有两条。”萧诸葛朗声道。

  “哪两条?”唐谢紧跟着问。

  “第一条是买凶杀妻。”萧诸葛眼波一转。

  “买凶杀妻?”唐谢沉吟,江湖传闻,这朱油条家中有个母夜叉,可虽然如此,买凶杀妻也实在天理难容,此人该杀。

  “没错。这买凶杀妻乃天理难容之大罪,并不足为奇。奇就奇在这第二条上。”萧诸葛作沉思状。

  “第二条是什么?”唐谢一惊。

  “第二条竟是亵渎蓝萧姑娘。”萧诸葛仿佛颇有些无奈。

  “亵渎蓝萧姑娘?”唐谢呢喃。这是何意?片刻,恍然大悟,这名叫蓝萧的姑娘定和这易清尘有莫大的关系,说不定,正是他的心上人,嘿嘿,如果真是如此,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萧诸葛见唐谢面色由阴转晴,面露喜色,眼波一转开口道,“属下猜测,这蓝萧姑娘定是与那易清尘有莫大关联,说不定,是他意中人也未可知。”

  “你此言有理。”唐谢一笑,满是赞赏。“那么,接下来,只要找到蓝萧,我们就能抓到易清尘了。”唐谢得意抚须。

  “回禀堡主,属下不揣冒昧,已经派人去查了蓝萧姑娘的消息。”萧诸葛上前一步,躬身行礼,以示请罪。

  “哦,甚好,你快说说看。”唐谢大喜。

  “据报,那蓝萧姑娘来自倚红阁。”

  “倚红阁?”唐谢呢喃。这是什么地方,听着怎么像是青楼的名字。

  “是。倚红阁乃玉门关外的一座青楼,而蓝萧姑娘正是其中的花魁。”萧诸葛微微一笑。果然啊,男人都好色。

  “青楼?花魁?”唐谢沉吟片刻,恍然大笑。想不到啊,想不到,这鼎鼎大名的易清尘竟然是个混迹于秦楼楚馆的浪子?

  “正是。”

  “那你且去把她抓来就是。”唐谢长舒了口气,不紧不慢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属下也是此意,但是我们派去的人到达倚红阁的时候,倚红阁已经被查封了。”萧诸葛眼神有点儿闪躲。

  “可查出来,是何人干的?”唐谢眉头一皱。

  “是……”他言辞闪躲。

  “到底是谁?”唐谢面色一沉,厉声道。

  “属下无意冒犯,但据传,查封风雅楼的虽是知府大人,但幕后指使的确是……清扬公子。”

  “什么?”唐谢又惊又气,一掌拍在桌子上面。

  “堡主息怒。”

  “他们可有说,清扬为什么要查封倚红阁?”唐谢沉下气来,心想清扬做事从不鲁莽,如此做,定有他的道理。

  “这个,知府大人并未明说。但据说,清扬公子曾到倚红阁找过蓝萧姑娘。”

  “什么?”唐谢气得直跺脚。好啊,你个程清扬,不娶我的无双,却跑到青楼厮混?

  “堡主息怒。”

  “你快说,那叫蓝萧的,现在到底在何处?”唐谢握拳,心中暗暗气恼,自己多么多年,竟没看清清扬是个什么人,还一门心思地打算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托付给他。

  “据说,那蓝萧姑娘在倚红阁只呆了五日,然后便离开了。至于她后来的行踪,便无人知道了。”

  “无人知道?”唐谢拧眉,厉声道,“她总还是个人,除非死了,不然,我要你们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她。”

  “是。”

  “抓活的。”

  “属下明白。”

  萧诸葛已退了出去,唐谢还兀自立在那里,沉思良久。程清扬啊,程清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