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忘了你
痞子拜格2021-07-04 17:344,495

  “大夫,快救阿年,快救阿年——”易清尘抱着春雨,飞身下马,一个箭步冲到素心医馆之中。

  “大夫,在哪里,快救救阿年啊——”易清尘抱着阿年,手足慌乱。

  “公子,怎么了?”素绢从里屋走了出来。

  “你快救救阿年,快救救她——”易清尘睁大了眼睛,看着她。

  “她怎么了?”

  “她的头在流血,血,好多的血……”

  “知道了,你快把她放到那张床下躺下,我先替她清理伤口。”素绢声音冷静,说着,急忙去找清理伤口所要的药物工具。

  “将她身体侧着,小心点把脑袋扶好。”素绢小心翼翼地拨开春雨后脑长发,才发现脑袋上撞开了一个小口子,正在往外流血,于是先用清水将血迹洗净,然后洒了止血修复的药粉,用白色纱布一层一层缠好。

  “扶她躺下吧。”

  “她怎么样,有没有事?”

  “我已经替她将头上的伤口包扎好了,其余的都是些皮外擦伤,不碍事。”素绢柔声道。

  “阿年,你听到了吗,你没事了,你马上就会醒的。”易清尘想要笑,却忍不住哭了出来。

  素绢双眉紧蹙,欲言又止。仁心在里屋为一个病人动手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来。

  半个时辰后。

  黄仁心从里屋走了出门,满头大汗,眼神疲惫。

  “仁心,怎么样?”

  “已经没事了。”

  “很辛苦吧?”

  “我没事。”黄仁心摇摇头。

  “方才,你在里屋做手术时,外面来了一个病人。”

  “他情况怎么样?”黄仁心面色一紧。

  “头部创伤流血,我替她上药包扎了。”

  “带我去看看。”

  “就是这位姑娘。”

  “公子,麻烦你把这位姑娘侧个身。”

  易清尘抬起头来,“你要干嘛?”

  黄仁心一愣。这赫然正是那日从他医馆走出的醉酒公子。

  “我要替她做检查。”黄仁心解释。

  “她已经说阿年没事了,为何你还要检查?”

  “公子,仁心是大夫,你要相信他。”

  “他是大夫,那你是什么?”

  “我只是替这位姑娘做了简单的处理,还要一些更重要的细节的东西,要仁心检查过才知道。公子,你还是快点听仁心的,别耽误了这位姑娘治疗。”素绢着急地解释。她方才也是迫不得已,若不是仁心在做手术,而当他当时模样又十分骇人,倘若不替这位姑娘简单处理伤口,后果不堪设想。

  易清尘看了她一眼,再看看阿年,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的肩膀将她身子侧过来。

  黄仁心以手指轻轻顺着春雨后脑的几个穴位一个一个往下。

  “她后脑是如何受伤的?”

  “阿年从马上摔了下来,地上有很多石头,流了很多血。”

  “公子不必紧张。我方才替这位姑娘仔细检查过,她后脑只是受到了石头的撞击,情况并不严重,素绢也已经替她上了药,并无大碍。若如意外,明日就可醒来。”

  “你说真的?”易清尘欣喜地抬起头看着他。

  “是。公子可以把这位姑娘放下了。”

  “素绢,每隔六个时辰给这位姑娘换一次药,有什么情况再和我说。”黄仁心说完,疲惫离开。

  “好。”素绢也忍不住替他感到欢喜,湿了眼眶,拉过纱帘,离开了病床。

  “阿年,你很快就会好的……”易清尘握着春雨的手,心中升腾出一阵重生的喜悦。

   

  次日清晨。

  “黄仁心,已经过了十二个时辰,阿年为什么还不醒?”

  “我看看。”黄仁心走到病床前,仔细检查了后脑的伤口,血早已凝固,伤口也在慢慢愈合,按道理,此刻应该醒了呀。”黄仁心忍不住皱眉。

  “你让一让,我替她诊脉。”黄仁心换到春雨左侧,椅子上坐下,搭脉诊断。易清尘和素绢俱是神色凝重。

  “红杏——红杏——”翠柳神色匆忙地冲了进来,见柜台无人,扭头一看,却见三个人都围在病床边。

  “红杏——”翠柳惊喊一声,冲到病床边。

  “翠柳姑娘?”黄仁心刚替春雨诊完脉,见一人伏在床边,转眼一瞧,竟是翠柳衣店的翠柳姑娘。

  “红杏,她怎么样?”

  “她……”黄仁心双眉紧蹙,蓦然心底一惊,再扭头去看床上昏迷不醒的春雨,才想起她原来就是那日绝食昏厥的姑娘。

  “她到底怎么样?”两声大喊异口同声。

  “这位姑娘脉息平稳,但在平和的表象之下却涌动着一股暗流。我恐怕她病不在身,而在心。”黄仁心无奈道。

  “在心?”翠柳呢喃,抬头怒视着易清尘,却见他满是俱是痛苦之色,双眼正紧紧凝视着春雨。

  “是,所以她迟迟不醒,想必也是不愿醒。”以沉睡来逃避痛苦,真的是你想要的吗?黄仁心看了病床上的姑娘一眼,无声叹息。

  “阿年,你当真如此恨我?”易清尘的心在流泪。

  “那要怎样,才能让她自己醒来?”翠柳表情严肃。

  “这位姑娘虽然昏迷不醒,但意识却并未完全消失,如果能够以言语刺激她的大脑意识,说不定她就会自己醒过来。”

  “如何刺激?”

  “依仁心之见,这位姑娘想必是想以沉睡来逃避痛苦,你们若是能够说一些快乐的事情,说不定能够感动她,也许她就会自己醒过来了。”黄仁心对翠柳交代着,并不去看易清尘。

  “红杏,你这个傻瓜——”翠柳一听黄仁心此言,心中百感交集。又是悲痛,又是气愤。

  “二位这几日就留在这里,多对她说说话吧。”黄仁心起身。

  易清尘跪坐在床边,心如刀绞,握着春雨的手,说不出话来。

  “翠柳姑娘,仁心有话要和你说。”素绢将翠柳扶了起来,然后离开病床,将纱帘拉了起来。

  “翠柳姑娘,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黄仁心话还未出口,就被翠柳一言打断。

  “但愿他能说动她啊。”黄仁心眉头紧锁,目光深沉。

   

  易清尘在病床边跪了整整一个时辰,却一句话也未说出口。

  “你倒是说话呀?”翠柳急了,不管不顾,一把掀开帘子,冲了进去。

  易清尘只是紧紧握着春雨的手,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你是想她一直这样睡下去吗?”翠柳怒吼。“你若不想,就把你那些狗屁的心痛都收起来,想想怎么让她醒过来。”

  易清尘身形一颤,看着春雨满是伤痕的脸,不由潸然泪下。

  翠柳一跺脚,狠狠地瞪他一眼,走了出去。

  “阿年,可还记得我们初次相识,杏花树下,你一身白衣,仰头笑着,那一刻,我就觉得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子,明明大难临头,却还坦然自若,微笑从容,也许,从那一刻,你在清尘心中就已经不同。”易清尘一哭一笑。“我以为我此生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子,可是,我发现我错了,而且错得那么甘愿,那么幸福。在我十九年的人生中,我第一次有了一个奢侈的愿望,我希望永远陪在阿年身边。”易清尘声音哽咽,流着泪的双眼闪烁着细碎的喜悦,像抖落在盈盈银河中的点点星辰。“当你说你爱我的那一刻,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悦,就好像整颗心都被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所填满,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不再那么空旷,第一次觉得,从今以后,清尘再也不是一个人,这世界上有一个叫做阿年的女子,她在爱着我,并且愿意嫁给我,和清尘组成一个家,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我从来不信鬼神,可是,那一刻,我无比地感激上苍,感激他厚待清尘,让我遇见你。”易清尘紧紧握住春雨的手,“那些时候,我以为全世界都没有我幸福,突然,有一天,师父却告诉我,你身中奇毒,不能生爱,情动……便会毒发。”易清尘眼里含着痛苦的泪水,“可是,阿年,你何以从未告诉过我,又或是从未对清尘……动情过?你可知,那一刻,我心中有多痛,我以为你全心全意地爱着我,就像我愿用整个生命来爱你那样,我多么不愿意相信你从未爱过我,可是,师父他……从未错过呀。”易清尘心如刀绞,仰面闭眼。

  “我……”后来,他趴在床边,从早到晚,滴水未进,唇干舌燥,只为唤她苏醒。

  “她怎么还不醒?”翠柳着急。

  “是啊,仁心,这都已经快过了一天了,再这样说下去,恐怕那位公子都……”素绢皱眉,为这一对为情所困的男女而担忧。

  “如果,他说了那么多,都不能唤醒她,那么,就只有换个法子了。”黄仁心面露难色。

  “还有什么法子,你快说。”

  “这法子太过激烈。只怕一个不慎,会有反作用。”黄仁心眉头紧锁。

  “你先说说看。”翠柳心里一紧。

  “这位姑娘沉睡不醒,实为逃避痛苦,如果有一人能够以她所逃避之痛苦刺激她,也许能够……逼她醒来。”黄仁心心中悲痛,不忍再说。

  翠柳身形一颤,“你方才说,会有反作用,那么翠柳敢问,这反作用会如何?”

  “仁心从医多年,并未用过此法。”

  翠柳身形一软,瘫坐在椅子上。

  “那难道就这样一直看着她昏迷不醒吗?”翠柳呢喃,半晌,突然起身,掀开帘子,冲了进去。

  “我问你,现在有一法可以让她醒过来,你可敢试?”

  易清尘抬起头来。

  “以痛苦刺激她,逼她醒过来。”翠柳一字一字。

  “不。”易清尘猛摇头。

  “那难道要看着她永远这样昏迷不醒吗?”翠柳紧紧咬着嘴唇。

  “不会的,阿年不会一直不醒的,她会醒过来的,她会的,你给我时间,我一定会说动她,阿年,你听到了,你快醒醒……”易清尘晃着春雨的身子。

  “够了——”翠柳仰面,不忍再看。“她若能醒,早就醒了,你现在就告诉她,你明天就要和上官明珠成亲了。”翠柳厉声喝道。

  “不,阿年,你醒醒,那些都是骗你的,根本就没有上官明珠……”易清尘泪流满面。

  “你走开。”翠柳气急,一把将易清尘推开。“红杏,易清尘就要和上官明珠成亲了,他再也不属于你,永远不属于你了,你还要一直这样逃避下去吗?”翠柳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儿晃着春雨的身子。

  “你快醒醒啊,快醒醒,我还在等着你,等着你啊……”翠柳的胳膊还在晃着,心中却早已绝望成河。

  春雨先是手指动了动,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红杏——”翠柳先是一愣,而后狂喜,“你醒了,你终于肯醒了——”翠柳一把紧紧地抱住她。

  “阿年?”易清尘狼狈地从地上站起来。

  “翠柳。”春雨轻轻唤道。

  “你还认得我?”翠柳放开她,眼里盛着不敢置信的喜悦。

  “翠柳,我这是在哪里?”春雨觉得自己脑袋又疼又晕。

  “阿年——”易清尘冲到床边,睁大了眼睛看着她。

  “你是谁?”春雨茫然地看着他。

  两个人皆是一震,翠柳眼神复杂地看着她,而易清尘则是“砰”地一声摔倒在地上。

  “你不记得他了?”

  春雨摇头。

  翠柳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摔倒在地上,久久没有动弹的易清尘,心中悲痛愁苦仿若波涛翻涌,险些将她吞没。

  “他的名字叫做易清尘。”翠柳柔声道。

  “易清尘?”春雨看着翠柳,疑惑摇头。

  “你想不起来没关系,你只要记着他叫易清尘就好了。”翠柳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

  “那我认识他吗?”

  “你们当然认识。”翠柳心口一紧,不知是何滋味。

  “那他是我什么人?”

  “他…”翠柳迟疑了一下,半晌才道,“你们是朋友。”

  “哦。”春雨点头。易清尘是朋友。

  “走,我带你回家。”翠柳扶她起身,替她穿鞋。

  “回家?我记得我是要回家去呀,怎么我……”春雨举目四顾,却发现这不是她在洛阳的家。

  “你是要回家,可是你舍不得我,所以就又回来了。”翠柳替她穿好鞋子。

  “是吗?”春雨一脸狐疑。

  “是啊,姐姐还会骗你不成?”翠柳捏了捏她的小脸,捏出一点血色。

  “翠柳不是不会骗人的人吧。”春雨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自己跳下了床。

  “红杏,你……”翠柳见她与平常无异的样子,心中大喜。

  “他怎么了?”春雨看着翠柳。

  “你病了,他这几日照顾你,所以太累了。”翠柳见易清尘如此,实在不忍太过绝情,又见春雨如此,似乎就只是忘了他一人,其他皆正常,忍不住一声长叹。爱之深,痛之切,该是多深的痛,才会选择将他忘记。

  “哦。那翠柳不如让清尘和我们一起回家吧。”春雨伸手去扶地上累倒了的易清尘。

  “好。”翠柳点头。

  “清尘,和我们一起回家吧。”春雨轻唤。

  易清尘抬起头来,心中滴血如雨下,他以为她不爱他那一夜,他心如刀割,痛不欲生,玉门关前,他与她情根深种,愿成眷侣,他万念俱灰,心如槁木,他以为此生都不会再遇到更大的痛苦和绝望,如今,才知,原来最深最大的痛苦和绝望是你忘了我。

  “人皆在,情可续。你起吧。”翠柳红着眼眶,侧过身去,不忍再去看他。

  易清尘身形一震,抬起头来,看向春雨。

  “清尘,和我们一起回家吧。”春雨朝他伸出手去,微微一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