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离开
痞子拜格2021-06-17 18:412,861

  “翠柳,今日农历多少?”春雨自从来了风雅楼,被好吃好喝供着,一时逍遥得忘记了时间。

  “唔,上次花魁大赛是七夕,现在距离花魁大赛已经过去一个星期,所以今天是……”翠柳想了半天,觉得伤脑筋,“你自己算。”

  “什么,现在已经是七月中旬了?”春雨一惊。婚期是什么时候来着。八月十五?只有一个月了?

  “你大惊小怪什么?”

  “翠柳,我要离开。”春雨一本正经。

  “离开哪里?”

  “离开风雅楼。”

  “不行。”翠柳一口拒绝,斩钉截铁,丝毫没有犹豫。

  “为什么?”

  “你还没到期?”

  “我可不记得我和你约定过什么日期。”

  “你是没和我约定过日期,但是来风雅楼的姑娘们必须要待够三个月。”根据她多年的调查研究,一个男人能够保持对一个女人的新鲜感的最佳时间是三个月。三个月之后,他们通常就会开始厌烦一个女人,而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失去了新鲜感的时候,那么她就失去了自己在风雅楼的价值,到那个时候,她就可以自行离开。如此,便能够保证客人不会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客人,而风雅楼也能够保证盈利。

  “三个月?”春雨咋舌。三个月后估计喜酒都喝得没有渣了,还要她做什么?

  “恩。大家都知道。”翠柳翻了一个白眼。

  “这是什么臭规矩。我在倚红阁也不过才呆了五天。”春雨嘟囔。

  “倚红阁?”翠柳玩味儿地重复了一遍,而后暧昧一笑,“红杏,你不错嘛。”

  “笑什么笑?”许她睡过几个男人,还不许她待过几个妓院。

  “不对呀。”翠柳挑眉,表示疑惑。

  “什么不对?”

  “照理说,你都是久战青楼的人了,怎得这许多天连一个客人都拉不进来?”

  “什么叫久战青楼?”春雨忍不住翻一个白眼。她去倚红阁,为受骗所致。而且,她不过在那里待了五天,而且五天里面,除了整蛊客人,什么都没干。当然,最后一天除外。想及此,忍不住耳根一红。

  “来来,我的好红杏,告诉姐姐,你都在倚红阁干了什么?”翠柳娇笑,故意把倚红阁三字咬得重重的,生怕春雨听不见。

  “什么都没干。”春雨托腮,想着怎么才能够在一个月之内赶回去。

  “怎么可能?当男人遇上女人,便如干柴遇上烈火,一点即燃。”翠柳说着,还作出一阵大火喷薄而出的样子。

  “你爱信不信。”

  “我的好红杏,你快说嘛,说嘛。”翠柳摇着春雨肩头,一双凤眼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呃呃呃呃……春雨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女人真是妖孽。虽然和她相处了这些天,居然还是抵挡不住她的美色诱惑。她真是没用。呜,爹爹娘亲,你们为何不把我生得更美些?

  “好吧。”春雨妥协。

  “就知道你觊觎我的美色多时。”翠柳冲她抛了一个媚眼,十分端庄地在她身旁坐下。

  “咳咳。”这女人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我在倚红阁一共呆了五日。第一夜碰上一位客人,说了几句话,他便走了,第二夜的客人被我用断魂散给毒晕了,第三夜的客人被我用银针给放倒了,第四夜的客人同上,第五夜的客人……”说及此,竟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第五夜的客人如何?”翠柳本来听得一阵无趣,一手撑着脑袋,一手转着一只白瓷杯把玩。这下听得她一时语塞,心知有异,立刻来了精神,一挺身坐了起来。

  “第五夜的客人被我几句话吓跑了。”她一阵脸红。

  “是吗?”翠柳凑近她发红的脸。

  “是啊。我没骗你。”春雨往旁边一挪,想要躲开她。

  “你没骗我,干嘛脸红?”翠柳又是暧昧一笑。

  “美色当前,心潮澎湃,故此脸红。”春雨呵呵一笑,以解尴尬。

  “那你说了什么,把客人给吓跑了?”

  “我也没说什么。”她不过只是喊了一个人的名字。

  “那你没说什么,到底是说了什么?”翠柳无奈。

  “我就喊了一声清尘。”她也不知她为何喊那一声清尘,可那是她那个时候心底唯一的声音。

  “清尘?”翠柳皱眉。“这是什么东西?”

  “不是什么东西,是个人。”春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有时候,真觉得这女人的智商和她的相貌成反比。

  “哦哦哦,我知道了,是个男人对吧?”翠柳眼波一转,放声大笑。

  “不是你想的那样。”春雨慌忙解释。

  “我想的那样?你知道我怎么想的?”

  切。她一定会说,他是你的情郎,或者他是你的心上人?

  “你是怎么想的?”

  “我想那个人,一定是你爹爹。”翠柳一本正经。

  春雨一口茶水喷出来。

  “怎么,我说的不对?”翠柳皱眉,也不知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不,翠柳姑娘才智超凡,非常人可比,说的十分准确。”她实在没想到,翠柳会如此说。不过,想想,也再正常不过。一个女儿家,在最危险最绝望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男人,自当是她最亲近的人,说是父亲理所当然。

  “(*^__^*) 嘻嘻……,我就知道我的美貌和我的智慧是成正比的。”她调皮一笑,心满意足地喝下白瓷壶中最后一杯茶。

  春雨狂汗。也不知道这女人偶尔神经跳脱时的天真从何而来?

  “翠柳,我要离开风雅楼。”说了这么多,又重新回到了起点。

  “不行。”

  “我家中有急事。”

  “不行。”

  “我家中真有急事。”

  “不行。”

  “你到底放不放我走?”

  “不放。”放了她走,这里的日子该多无聊啊。

  “翠柳,我的好翠柳,你就让我离开吧。”

  “你都还没替我赚一分钱,还白吃白喝我不少东西,就想走,哪那么容易?”

  “要不,我把五百两给你。”春雨口里虽这么说,心里却是不舍。

  “这个可以。”翠柳展颜一笑。

  “呜。”春雨还在痛惜失去的五百两,但想想,用五百两换一个自由,值了。

  “那我可以走了吧?”

  “不行。”

  “为什么?”

  “钱可以留下,人不可以走。”

  “你——”这完全是强盗嘛。

  “你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这五百两哪里够?”翠柳翻了一个白眼。好在楼里的姑娘们都积极进取,不然像她一样,来了十几天,一个客人也没拉到,让她喝西北风去呀?

  “翠柳,你若真要钱,等我回了洛阳,我还你。”

  “你回了洛阳,还会回来吗?”

  春雨黯然摇头。回了洛阳,就是嫁做他人妇了,哪里能够像现在一样自由,云游四海,放纵调笑,结朋识友,偶尔还厮混青楼?想及此,竟忍不住轻轻一笑。这一切美好地就像一场梦,一场她从未敢想过的梦,梦中她哭她笑,纵情恣意,不掺假。

  “你都不回来了,我为什么还要放你回洛阳?”

  “翠柳,我要嫁人了。”春雨微微一笑,一本正经。

  “什么?”翠柳惊得从圆凳上跳起来。她说嫁就嫁,置她于何地?

  “我在一月之前定下婚约,现在婚期将至,我不得不赶回洛阳。”

  “你是认真的?”

  “恩。”春雨点头。

  “你爱他吗?”

  “我……”春雨苦笑。她和他从不相识,何来相恋?

  “你不爱他?”无爱的婚姻是场坟墓,葬送了多少女人的美好年华。

  “谈不上爱与不爱。”她轻轻摇头,表情困惑。什么是爱?什么是情?她好像并不很懂。

  “你若不爱一个人,就不要轻易嫁给他。”翠柳表情罕有地严肃。

  “翠柳,你不明白。对我来说,嫁给谁都是一样的。”

  “怎么可能一样?”翠柳皱眉。有情饮水饱,无情?无情也许连喝凉水都塞牙缝吧。

  “翠柳,你不知,我幼年顽疾,不能生爱。若是爱上了一个人,就会饱尝痛苦,生不如死,重者,会有性命之虞。”她至今因为师傅调配的药物控制着,所以尚且能守着一颗心若古井,从未发作。但只要想想那发作时的痛苦,便让她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栗。说起来,她那日因为在玉门关被查,失了包裹,已经有一阵子都没再喝药酒了。

  “那你为何还要嫁人?”你若对他日久生情,可怎么办?

  “天意弄人,无可奈何。”春雨展颜一笑。

  “你何日起身?”

  “明日。”

  “我不送你。”翠柳下巴一扬,装作毫不在意。

  “好。”春雨微微一笑,知她实在心中不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