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美男来卖布
痞子拜格2021-07-07 13:103,392

  “阿年,我给你买了胡萝卜酸笋牛肉粥。”一大清早,易清尘满面春风,优雅地拎着一个和他不那么匹配的食盒走进了翠柳衣店。

  “我的呢?”翠柳挑眉。

  “这是你的水晶蒸饺。”易清尘从食盒中取出一个白瓷碟子。

  “呀,易公子今天这么慷慨。”翠柳看到美食,心情大好。

  易清尘不以为意,轻松一笑。

  “阿年,这是你的胡萝卜酸笋牛肉粥。胡萝卜营养高,吃了保耳聪目明,酸笋生津开胃,牛肉热量高,而且是阿年最爱,配在一锅粥里,既滋补养胃,又美味怡人,最适宜心情好的早晨了。”易清尘絮絮叨叨,满目温柔。

  翠柳夹着水晶蒸饺的筷子,不由自主地顿了一下,心中升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清尘,你吃过没有,要不要和我一起吃?”春雨甜甜一笑。

  “我吃过了,阿年,快趁热吃吧。”易清尘小心翼翼地将白瓷盅的盖子揭开,生怕热蒸汽烫到春雨的脸。

  “好。”春雨心中一动,微微一笑。

  十分钟后。

  “清尘啊,翠柳要和你商量一件事情。”春雨吃饱了。

  “什么?”翠柳疑惑地看了看惬意地靠在椅子上的某个小女子。

  “翠柳,你有什么话,快说吧,清尘是个大好人,一定会答应的。”春雨冲翠柳使了个眼色。

  “呵呵。”翠柳瞪她一眼,“额,这个,易公子呀,你看,我们现在,衣店这个生意,红杏这个……”翠柳吃人嘴短,罕见地说不清楚话来。

  “算了,翠柳想必吃太多了,还是我来说吧。”春雨冲翠柳翻了一个白眼。

  “阿年,要说什么?”易清尘双眼凝视着她,充满期待。

  “这个,你可记得昨日我许诺要帮翠柳赚到一万两?”春雨手指打着圈。

  “恩,赚到一万两,我就陪阿年回洛阳。”

  “你应该知道,一万两不是那么好赚的,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一个忙。”

  “你说吧,什么忙我都愿意帮。”

  “呵呵……”翠柳尴尬一笑。他这话说得真是太早了。

  “那真是太好了。”春雨大喜,从椅子上腾地一下站起来。

  “阿年,要我帮什么忙?” 易清尘喜笑颜开。

  “你跟我来。”春雨微笑不语,将易清尘拉到店门口。“站好,等我。”

  没过一会儿,春雨拿了一块鲜艳的红布出来了,“来,披上。”

  “阿年,这是做什么?”易清尘茫然地看着她把一块大红布披在自己身上。

  “这个呀……”

  “难道,阿年是要……”易清尘大喜,莫非是要为他裁衣?可这颜色不太适合,而且也是女子所穿呀,“阿年,你看,是不是换个颜色比较好?”

  “不必,这个颜色,最显眼,花纹也最精致,姑娘们一眼就可以看到。”春雨得意微笑。

  “什么意思?”易清尘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从今日起,你就是翠柳衣店的御用模特了。”春雨拍了一下清尘的肩膀,正式通知他交易成功。

  “模特?”易清尘大惊,难道是要他每天披块女子的布,站在店门口,招揽生意吗?

  “清尘身长玉立,如庭中玉树,朗眉星目,气度翩翩,做模特最适合不过。”春雨微笑。

  “呵呵,呵呵……”易清尘一脸黑线,“阿年,我可以换个工作吗?”

  “不可以。”某女语气坚决,一口拒绝,微笑着拍了拍某人肩膀,“清尘,一万两就靠你了。”

  “我另外赚一万两给翠柳,行不行?”易清尘垂死挣扎。

  春雨微笑摇头。

  “好了,开始工作吧。”春雨微笑离开,“对了,记得要叫出声来啊。”走到店内,不忘回头朗声交代。

  翠柳惊呆了,朝着她竖起大拇指,表示崇拜和赞赏。看样子,谁栽在谁手上,真说不定啊。

  “希望他那张脸管用啊。”春雨坐下,悠然喝茶。

  “呵呵。”翠柳一笑。

  十分钟后。

  “怎么没人?”翠柳惊疑,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门口。

  四周人来人往,皆对着易清尘指指点点。

  “易清尘,赶紧叫呀。”翠柳推了推僵着脸的某绝色男子。“你不叫出来,谁知道你是个模特呀,你可不要辜负红杏的一片苦心那。”翠柳语重心长,内心狂汗。这些指指点点,不会以为他是个疯子吧。

  易清尘艰难地侧过身子,“翠柳,我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可好?”

  “有什么事,和红杏商量去,你答应帮她赚一万两的。”翠柳摆摆手。

  易清尘深吸一口气,艰难地转过身子。

  “卖————布———— ”

  “呀,没想到,易公子声音这么好听?”翠柳憋笑。

  “卖——布——”

  “不错不错。要是声音再大一点儿,频率再快一点儿,就更好了。”

  “卖—布—卖—布—卖—布—”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相信这样下去,不出几天,你和红杏就可以一起回洛阳了。”

  “卖布——卖布——卖布——”

  翠柳满意一笑。

  “长安城最好的布,美男公子隆重推荐,欢迎大家快来买,快来看,机会不多,不要错过——”

  “长安城最好的布,美男公子隆重推荐,欢迎大家快来买,快来看,机会不多,不要错过——”

  ……

  随着翠柳几声高呼,四周人群陆陆续续聚拢过来。

  “哇,这公子好俊呀。”

  “要是我家相公能有他一半俊就好了。”

  “哎呦,这位大姐,你都成亲了,还在这儿凑什么热闹?”

  “成亲了怎么了,成亲了就不能有赏花之心啦?”

  “行行行,你爱怎么赏就怎么赏,只要别有采花之心就行。”

  “你叫我别生采花之心,那你是要去采呀?”

  “我可不敢。”

  “哈哈哈哈……”

   “两位姑娘,是要买布吗?”翠柳满脸堆笑,殷勤相问。

  “哎呦,你还叫我姑娘呢,我可都是当娘的人啦。”那满脸风骚的女人一脸媚笑。

  “我不买布,不晓得这位大姐买不买?”

  “不买不买,我家相公还等着我回家给他做饭呢。”

  说着,两个人一前一后,往南北两个方向走了。

  翠柳无语,看样子成了家的女人抵挡美色诱惑的功力远远超出她想象之外呀。

  “右手边的两位漂亮姑娘,要不要进来买布呀,由我们这位公子亲自接待你们哦。”没过一会儿,翠柳就将目标盯准了两个正在窃窃私语的花样少女。

  “我们……”一个姑娘羞红了脸,站在原地踟蹰不前。

  “笑——”翠柳镇定自若地维持着优雅的微笑,然后不动声色地推了推易清尘的胳膊。

  “什么?”易清尘一愣,没明白她的意思。

  “在你的正前方,有两个潜在顾客,快冲她们笑一个。”

  易清尘身子一僵,这是要卖笑吗?心底顿时升起无限的凄凉悲怆之感。枉他学艺十载,纵横江湖,居然沦落卖笑?

  “快呀,一万两。”翠柳使劲地捅了他一把。

  “呵呵,呵呵……”易清尘面部僵硬,尴尬地挤出一个倾倒众生的微笑。

  “呀,他冲我们笑了,怎么办,怎么办?”两位姑娘的脸瞬间红透,娇羞地垂下了头。

  “两位姑娘,不妨进店来看一看吧?”翠柳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蛊惑。

  垂着头的姑娘抬首,偷偷地瞧了一眼易清尘,好不容易褪下去的红晕瞬间涌了上来,相互对视一眼,皆不胜娇羞地匆匆跑了开。

  翠柳一脸黑线。这都是些什么人,只看不买。

  “一个大男人披件女子布料,真是伤风败俗。”

  “走吧,走吧。”

  “我们也走吧。”

  “我还想再看一眼。”

  “你不如去店里看。”

  “不,不,我可不敢。”

  ……

  没多一会儿,四周聚集的男女老少都渐渐散了开来。

  “香儿,怎么不走了?”

  “小姐快看,那衣店门口的公子好俊。”叫香儿的小丫鬟俏脸微红,眸子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

  半晌,一只玉手,掀开轿帘儿,那车上的小姐淡淡一瞥,只见不远处,一位白衣翩翩的公子,身长玉立,风姿卓然,却在肩头滑稽地披了一块女子的红布。

  “走吧。”小姐放下轿帘,淡淡道。

  “哦。”

  “噔——”

  “怎么回事?”

  “回小姐的话,马车轱辘坏了。我们现在怎么办?”香儿心中大喜。

  车上的小姐沉思片刻,“扶我下来吧。”

  “是。”

  一只长凳,素色绸缎鞋,姑娘款款而下,银色纱衣,隐约绣着暗纹,凑近才知,原是蔷薇,头上一只简单的珠钗,衬得她清雅又华贵。

  “小姐不是正准备填一件新衣吗?”香儿一笑,殷勤地扶着小姐。

  “走吧。”姑娘语气平淡。

  “是,小姐。”香儿喜笑颜开,声音高亢。

  那小姐莲步轻移,走过易清尘跟前,谁也未多瞧谁一眼,只有香儿的眼睛还恋恋不舍地一直停留在某面色僵硬的卖身又卖笑的公子身上。

  “小姐,可是要买布?”翠柳将这姑娘从头到脚扫了一眼,眉梢带笑。

  小姐只微微点头,并不言语。

  “小姐请看,这是我们店里最好的一等布,华贵典雅,最称小姐高贵的气质。”

  “你倒有眼光,我们小姐……”

  “香儿——”小姐轻轻喝止。

  “就要这匹吧。”那小姐抚过一匹蓝色锦缎,只觉手感细腻光滑,亲肤柔软。

  “这只是我店中二等布,寻常姑娘买的多。小姐气质高华,想必出身富贵,穿上华贵典雅的一等布,可以说是相得益彰,锦上添花呀。”

  “你倒会说话。小姐,我也觉得这一匹一等布更好一些。”

  “我就要这匹蓝布,姑娘若是肯卖,不如就替我包起来吧。”

  “好的,好的。”翠柳一笑,手脚利落。

  “香儿,走吧。”

  “哦。”香儿付过钱,抱着一匹蓝色锦缎,不情不愿地出了店门,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走了,还以为那位门口的公子会亲自招待呢。

  “这小姐好生小气,看她衣着华贵,居然只肯买一匹二十两的布。”

  “她不是小气,只是不笨罢了。”春雨悠闲地喝了一口茶。

  “这样可不好。”翠柳挑眉,“恩,以后的客人,都让易大公子来接待好了。”翠柳得意一笑。姑娘们,看你们谁在美男面前,还能不丧失理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