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初夜
痞子拜格2021-06-25 20:473,086

  且说那日正午,春雨好不容易将那粉衣公子拖上了翠柳华丽的大床,想着给他灌一碗醒酒汤,就打发了他走,没想到,一碗醒酒汤下去,不但酒没醒,居然发起烧来。

  春雨注视着他那张通红的脸,以手探了探他的额头,不由吓得脸色都变了,这如果再烧下去,便要出人命了。

  “怎么办才好?”春雨眉头紧蹙,她临出行时,并未带退烧药呀。绿萍,找绿萍,说着,急匆匆地奔出房间去。

  “药,药,快给我退烧药。”

  “怎么了?”绿萍见红杏满目惊恐,还以为她受了什么委屈。

  “他发烧了,快给我药,快。”春雨急得直跺脚。

  “你等我一会儿。”绿萍也慌了,匆匆跑到自己房间,取了急救箱里的退烧药拿来给她。

  春雨拿了药,急匆匆往回跑,不小心被楼梯给绊倒,又慌忙爬起来,也没发现自己的姿势有多狼狈。

  “药来了——”春雨大声道,慌忙倒了一杯茶水,拿着药,往他床边去。“把嘴巴张开。”

  只见那粉衣公子脸色通红,整个身体都在发烫,晕得迷迷糊糊,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春雨急了,只有以手把他的嘴巴掰开,取了一颗药往他嘴巴中放,然后再往里塞茶,却发现那水和药全都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怎么办,才好?”春雨急躁,半晌,脑中灵光一现。以手将那白色药丸捏成粉末,倒进茶里,摇匀了,再往那粉衣公子嘴巴里送。

  公子嘴巴被掰着,吞了一点儿,吐了大半,再喂,又全被吐出来,一杯水都被吐完了。

  “你倒是喝呀……”春雨又气又急,一手把那茶杯摔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你要怎样才肯喝?”春雨看着他通红的脸,心中一痛,再看他还残留着水渍的嘴,又忍不住气恼。

  想她自诩天资聪颖,学医一年,便有所成,此刻竟连个药都喂不进去。

  “红杏,他还好吗?”绿萍不放心,上来想要看看,结果却看到一个被摔得粉碎的杯子。

  “怎么回事?”绿萍看了一眼满脸气恼的春雨,又看了看那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粉衣公子。

  “他喝不下药,都吐出来了。”春雨凝眸注视着她,声音酸涩,险些流出眼泪。

  “你怎么喂的药?”绿萍挑眉问道。

  “直接喂药丸,被他吐了出来,把药丸捏成粉末,混在茶里,也被他吐出来大半。”春雨握着他滚烫的双手,看他皱着的眉头,极为难受的模样,心中不由得几味杂陈,又是气恼又是着急。

  “你这样喂他,当然喂不进去。”绿萍眼波一转,微笑道。

  “那要如何喂?”春雨一惊,转过头来,满眼期待地看着绿萍。

  “你要把药研成粉末,倒进茶里,然后再以嘴把茶送进他口中。”绿萍眼神狡黠。

  “这……”她一时着急,竟没想到这法子。可是,男女有别,这如何使得。

  “你若是顾忌男女有别,便由着他烧去吧。反正,他与你非亲非故,死了也与你无关。”绿萍淡淡道。

  “不可以。”春雨脱口而出。

  “怎么不可以,他若死了,就不会再打扰你了。”绿萍眼神促狭,冲她微笑。

  “好,我喂。”春雨沉声道。现在,只有医患之别,没有男女之差。行医者,当病患为上,心无旁骛。

  “姐姐,帮我把他扶起坐好。”春雨说完,自己吞了一大口茶。

  绿萍早已抬脚,等她一言,此刻也匆匆走了过来,坐在床头,把那天姿国色的公子扶好。只见春雨一手把他嘴巴掰开,然后以嘴把药送了进去,如是二三,虽然也吐出来不少,总算还是吞进去的多。

  两人这一番忙活下来,全都身心俱疲,忍不住身体一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好了,扶他睡下吧。睡一夜,看烧是不是退下去,不行,再请大夫。”绿萍温言道。

  “恩。谢谢。”春雨小心翼翼地把那公子扶着躺下,然后感激地冲绿萍一笑。

  “你呀。”绿萍受了这感激,也回春雨一个别有深意的微笑。

  “麻烦姐姐再帮我打盆冷水,拿两条干净毛巾来。”春雨不以为意地一笑。

  “我如此帮你,你要如何感激我?”绿萍一笑。

  “姐姐慈心,天地可鉴。”春雨微笑着拍马屁。

  “你不暗骂姐姐贪心,姐姐就心满意足了。好了,我就给你拿去,你好好照顾他。”说着,又是一笑。

  “贪心?”春雨呢喃,不以为意一笑。

  没过多久,绿萍随身的婢女屏儿端了一盆冷水和两条干净毛巾走了进来。还未等春雨开口说什么,就把盆往她跟前一放,气匆匆地离开了。

  春雨一愣,然后不由苦笑。哎,女孩子,真是不能得罪的生物啊。

  那粉衣公子难受地翻了个身,春雨慌忙把毛巾全都浸湿,一条敷在他额头上,一条用来替他擦手,额上毛巾每隔十分钟便换一次,手上动作却一直未停。

  就这样,一直从白天忙到深夜。

  桌上放了一锅屏儿刚刚端进来的冬笋瘦肉粥,还兀自冒着热气。春雨不由得饿了,才暂时歇下来,舒展了下自己酸软的身子,坐到桌子边吃起粥来。

  唔,笋鲜肉酥,粥又香糯软滑,春雨不由得一碗接着一碗,一碗接着一碗,等到觉得肚子饱了,才发现一个小砂锅已经见了底,忍不住呵呵一笑,心情极是舒畅。

  走到床边,才发现这粉衣公子面色中的潮红已经褪下去大半,以手去探他的额头,竟也不那么烫了。

  春雨不由心头大喜,看样子是药生效了。

  “水,水——”那睡得迷迷糊糊的公子嚷嚷道。

  “水?” 春雨一惊,又是一喜,慌忙把整只茶壶和一只杯子都提了来。“来,喝水。”春雨一个白瓷杯,倒满茶,然后将他扶起坐好,往他嘴巴里送。

  公子口渴,张着嘴巴,只觉一阵清凉,顺着燃烧的咽喉汩汩而下,顿时心中舒畅很多,慢慢睁开双眼。

  “你醒了——”春雨欢喜地叫出声来。

  “阿年,你怎么在这?”他梦呓一般。

  春雨心中一惊。他怎知她叫阿年?

  “阿年,我很想你,你知道吗?”他说着,整个身体一软,全都靠进她怀里。

  “哎,你……”春雨无语。“我说这位公子,男女有别的道理,你可懂?”说着,将他身体轻轻推开,缓缓放下。谁知,却被他胳膊一带,翻到床内侧。

  “你这人……”春雨心中一恼。她好生待他,他却如此不知好歹。

  “阿年,陪我一会儿,就一会儿……”他一手枕在她脑袋下,一手搭在她腰间,说完,竟昏昏沉沉地又睡了过去,发出平稳而均匀的呼吸声。

  春雨只听那一声温软的阿年,心中竟泛起一种莫名的滋味,好像似曾相识,忍不住心念一动;此刻见他又沉沉睡去,便一声无奈的叹息,挪开他的手臂,乖乖在他身边躺下。

  日上三竿。

  “公子,醒醒。”春雨醒来,见那一只手臂竟还搭在自己腰际,而手呢,却紧紧握着自己的手,一时竟无法动弹,忍不住轻声开口。

  粉衣公子没醒,只是手又紧了紧。

  春雨无奈,用手将他手掰开,才发现他手微凉,心头一喜,慌忙以手去抚他的额头,果然,烧已经退了下去。

  “公子,快醒醒。”春雨喜上眉梢,使劲地推了推还兀自沉睡的粉衣公子。

  “唔,好吵——”那粉衣公子正睡得香甜,还做了一个美梦,却被一个恼人的声音给无情地叫醒。

  “你终于醒了。”春雨见他伸了一个懒腰,慌忙跳下床去。

  “你昨夜……”那粉衣公子见春雨从他床上跳下去,忍不住心头大喜,一双如星的眼睛满含笑意凝望着她。

  春雨不由愣住,只觉这一笑,好似一颗蒲公英顺着一阵微风落进她心里,痒痒的、酥酥的、麻麻的,忍不住俏脸一红。

  “你脸红了?”那粉衣公子仿佛是瞧见什么天大的稀罕事,越发笑得欢喜,从床上一跃而下。

  “我…我这是被你传染了。”春雨一急,脱口而出。

  “传染了?什么意思?”那粉衣公子挑眉不解。

  “你昨日喝了酒,发烧了。”

  “你照顾了我一夜?”那粉衣公子心中一惊。

  “是。”春雨眼波一转,笑得狡黠。

  “你……”那公子心中一阵感动,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所以,你要给我报酬。”春雨挑眉一笑,把手伸了出去。

  “什么?”公子皱眉。

  “我辛苦照顾你一夜,给点儿酬劳不为过吧。”好歹,第一个客人,没道理不捞钱还倒贴吧。

  “姑娘你慈悲为怀,乐于助人,不会和我计较的,是不是?”那粉衣公子谄媚地一笑。

  “拿来——”春雨眼一瞪。

  “姑娘,我为见你一面,花了五千两,此刻已没钱了。”他无奈苦笑,抬脚欲走。

  “五千两?”春雨呢喃,她还真贵啊,难怪,绿萍姐姐说不怨她贪心就好,原来是这个意思。

  嘿嘿,看样子,这公子很有钱嘛。抬起头来,正欲找那公子讨点儿初夜费,却发现那一身粉色衣衫早已翩然而去,哪里还有什么人影。

  “岂有此理——”顿时,风雅楼中响起一声惊天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