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难缠的客人
痞子拜格2021-06-13 11:303,236

  第三日。

  “怎么办好呢?”春雨看着包裹里带出来的防身必备,一时犯了难。“用断魂烟最方便,服下解药,然后把屋子喷满,让人一进来就晕厥过去。可是,断魂烟维持地时辰不长,若是一夜,要喷几次。而且房间不如马车,空间太大,太过浪费。不好,不好。用银针呢,时机很重要,而且容易留下痕迹,也不是太好。”她一边走着,一边摇头。

   “那就断魂散好了,下在酒里,让他好好睡上一夜,无色无味,谁也发现不了什么;实在不行,再找机会用银针。”(*^__^*) 嘻嘻……,看她的断魂系列,还不整死你们这群乌龟王八蛋。

  春雨得意大笑,而后猛然一惊,出门几日,从哪里学来的这些粗话,使劲拍了拍自己的小脸儿,然后嘀嘀咕咕念叨,我是年家好淑女,不说脏话不打屁。

  “李公子到。”

  “哎呦,李大公子来了。稀客稀客,欢迎欢迎。”

  “妈妈,听说你们这里前几日来了一个沉鱼落雁貌,闭月羞花容的好姑娘?”

  “是啊,公子来得巧,此刻还在阁中。”

  “哦?什么意思?”

  “蓝萧只待五日。”

  “呵呵,是吗,这倒有意思。今日是第几日?”

  “第三日。只剩两天。”

  “那我倒真来得巧。”他面带微笑,提脚便往楼上去。

  “公子,你……”妈妈搓了搓手指,示意公子给钱。她们可不做赊账的买卖。

  “给她。”公子示意,身边小童马上递上银票。

  妈妈两眼放光,点了一点,面露难色。

  “公子留步,你这……”

  “妈妈,五百两还嫌少?”

  “公子可知这姑娘头夜出到什么价?”妈妈伸出两根手指。

  “两千两?”

  “可不是嘛。”妈妈得意点头。

  “如此更要见见了。阿福,再给。”李公子一摆手,又是五百两。

  “公子快请。”妈妈得了钱,笑得一脸褶子,赶忙命人送公子上去。

  “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妙人儿?”李公子折扇潇洒一扬,翩翩然往房间走。

  “公子,就是这间。”

  “有劳。阿福你就在外面等候。”

  “是,公子。”

  “呀,公子,我等你多时了,来来来,蓝萧,敬你一杯。”某公子前半只脚刚踏进去,就被一个人连拉带拽地拽到酒桌边。

  这姓李的公子一只酒杯在手,方才看清这叫蓝萧的姑娘模样。长发及腰,脸似芙蓉,额间一只蓝宝石,眼里含笑,配上一身蓝色长裙,宛若一朵开在碧波中的蓝莲花。李公子微笑。这一千两花的值得。

  “来,我敬公子一杯。”蓝萧咧开一排小白牙,先饮为敬。

  “好。”这李公子也毫不做作,一口喝干。

  “通——”这断魂散药力果然彪悍。一杯下肚,立竿见影。

  不晓得这公子酒醒,还会不会觉得这一千两花的值得。不过,他那停留在嘴角的笑似乎还在为今日一见感到欢喜呢。

  “又解决掉一个。”春雨自斟自酌,好不惬意。“还有两日。”

   

  “公子,没找到。”

  “公子,没有。”

  ……

  程清扬带着护卫队,在距离玉门最近的两个驿站搜寻了一天,还是没有任何线索。

  “公子,你说她会不会往中原方向去了?”

  “中原那么大,我们到哪里去找啊?”

  “你们说,我们找了这么久,一点儿线索都没有,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

  “会不会这个姑娘已经遇害了?”

  “哎,是呀,极有可能。”

  程清扬身形陡然一震。死了吗?他不相信。

  “通知下去,今夜连续赶路,一路向东,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下一个驿站。”

  “是。”

  那揣测姑娘已经遇害的兵士后悔不迭地直扇自己嘴巴。要你嘴贱,要你嘴贱。这赶路赶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自从上路以来,他们何时睡过一个好觉,吃过一顿安稳饭。

  亲爱的姑娘,你若没死,赶紧现身吧。

   

  自那日成功地用断魂散解决了一个客人之后,第四日的客人也被成功放倒。

  “哈哈,就差最后一个了。”春雨坐在饭桌前,理了理自己的衣衫,好整以暇。

  “咯吱——”听得推门声,春雨急急迎了上去。

  “公子,我等候你多时了。”春雨抢先迎在门口,满脸堆笑,这一招叫先发制人。在敌人还没有采取措施之前,先把敌人的意志麻痹掉。

  “你这几日,都是这么伺候客人的吗?”公子被扯到饭桌前,并未急着坐下,而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请公子指教。”春雨抬头一笑。好生俊俏的公子。一双眼睛仿佛盈着一江春水,此刻正冷淡地看着她。

  “热情如火,我喜欢。”他眸色一转,勾起嘴角笑了。

  “来,我敬公子一杯。”春雨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第二招依旧叫先发制人。利用自己的豪迈形象诱使敌人喝下下了药的酒,然后一举把他们放倒。

  “姑娘好爽快。”他端起酒杯,凝视了半天,而后一饮而尽。

  “就快了。”春雨看着他一口喝干,得意微笑。

  “好酒。”公子啧啧赞叹。

  “你怎么?”春雨差点脱口而出,你怎么没晕过去?

  “我怎么什么?”公子凑近,酒气喷散在春雨耳边,一双如水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好生暧昧。

  “没什么。”春雨微微皱眉。“这可如何是好?”

  “来,蓝萧姑娘,我们再喝几杯。”

  “好。”春雨赔笑。

  “春宵一夜值千金,蓝萧姑娘,你看我们是不是?”公子喝了几杯,似乎有些醉了,一只胳膊搭上春雨肩膀。

  “公子醉了,让蓝萧伺候公子休息。”春雨扶着某俊俏公子,腹谤不止。等会儿,看我怎么用银针伺候你。

  “唔~”好不容易把他扛到床上丢下,他一只手一带,竟把她也带到床上,而且还是他身下。

  他好看的眼睛此刻正凝神看着她,她展颜一笑,就是现在。一根银针从天而降,眼见就要插入他的天灵穴。

  “蓝萧姑娘,别着急呀。”他翻身一躺,整个身体压在她捏有银针的胳膊上,她一时无法动弹。

  “你压疼我了。”春雨作楚楚可怜状。就等他一起身就再刺上来。

  “哦,是吗,那我帮你揉揉。”他一只手抚上她的胳膊,然后取过她手中没来得及藏起的银针。“这是什么?”

  “这是女孩子绣花的玩意儿。”春雨一笑,另一只手从腰间抽了一根,对准他的腰间就要插下去。

  “姑娘,我的身体可不是绣花的布,经不起你这般刺绣。”他一只手急速握住她的左手,让她无从下手。

  “你想怎么样?”春雨现在两只手都被他挟制着,一点儿力气都使不出。

  “姑娘说笑了。男人到青楼来,还能想怎么样?”他唇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微笑。

  “你不要乱来,小心我喊人哪。”春雨有些慌乱。

  “哈哈。姑娘尽可以大声地喊,喊得越痛快才越好。”他一边说着,一边去解她腰间的流苏丝带。“想必,这绣花的针就藏在这里吧?”果不其然,一排银针在流苏丝带背后泛着光芒。

  春雨伸手欲抢,他却快她一步,“嗖”的一下将丝带丢出好远。

  “现在,我们总算坦诚相待了?”他的手还停在她的腰间。

  “你不要太嚣张。”她一张玉脸涨得通红。

  “你这样子,可真迷人。”他低头,凑近她殷红的如滴着露水的花瓣的唇,轻轻吻上去,唇齿厮磨,情真意切。

  “无耻。”春雨咬牙切齿。她生平何尝受过这样的委屈,眼泪都快忍不住溢出,只是忍着不想让这个登徒子更加得意。

  “还有更无耻的呢?”他不怒反喜。伸手去解她的衣衫,纤长的手指停留在她的腰际,指腹在她平坦的小肚子上轻移。

  那是种什么感觉?春雨说不出,只觉平生未有,酥酥的,又麻麻的,仿佛心中有一团火,想要喷涌而出。

  眼见着他就要掀开她的衣衫,她的皮肤似乎已经感受到他手指的温度。春雨虽未经人事,却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易清尘——”她几近绝望地喊了出口。

  “你说什么?”他眸色一转,手指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你也怕他?”春雨斜眼瞪他一眼,心中千钧缓缓卸了下来。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想起他,也许是因为…他救过她。

  “你和他什么关系?”他模样古怪。

  “我和他,是肝胆相照、生死与共的朋友。他若知道你欺负我,一定将你大卸八块。”她此刻有了依靠,便又好似重新活了过来。

  “肝胆相照、生死与共?”公子玩味儿地重复了一遍,而后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肝胆相照、生死与共,他此刻怎得不来救你?”

  “你怎知他不来救我,说不定,他下一刻就破窗而入,把你捆起来吊在哪棵树上晒干然后拿去喂狗。”她皱着鼻子,瞪眼看他,试图作出一副凶恶的样子。

  “你这么信任他?”

  “是。”她强装镇定。其实,她根本不确定他会来帮她。自那日一别,她就再未见到他。

  “我听说,你和这里的鸨母签了五日契约,五日之后,你就离开?”

  “干你何事?”这本来是轻松而愉悦的最后一夜,奈何都被这登徒子给毁了。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春雨皱眉。这家伙怎么回事?前一刻还在轻薄非礼她,下一刻居然又开始和她促膝密谈。

  “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劝你还是早日归家,不然,早晚要吃亏,易清尘不是每次都管用的。”他眼神坚定又认真地看了她几眼,然后飞速从窗户飞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