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停驻的时间
王冠企鹅2021-03-12 10:043,180

  穆本兮带有极度逼迫力和不易察觉的请求让段锦不由眐愣,从来没看见过穆本兮现在这个神情,还有他比平日更加苍白疲倦的样子。

  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说着:算了吧,听他的,这一切都不是你想的那样。注视着穆本兮的眸子,段锦已经开始觉得自己必须放弃寻根问底的行为了,身体也放松下去,眼睛移开视线。

  穆本兮也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坐下,在外面呼啸的狂风背景下显得有些落寞。

  四射而来的蕴含着奇怪意味的视线让段锦觉得如刺针毡,“这个人在说什么啊?”“有毛病吧?”“真是怪人!”“不会……是精神病吧?”那一双双黑暗的瞳仁令他觉得自己才是马戏团舞台上的可悲小丑,也许他们是对的……

  忽然一声尖锐不可思议的呼救声刺入段锦耳朵,他分明听见薛明用尽全部生命力竭般的哀嚎。

  他猛地冲到巴士最后面的玻璃前,尾灯强烈的照耀,一片迷茫噬人的黑暗可以看见薛明愣愣的眼神。四目相对——薛明拼命呼喊着什么,神情恐惧至极,但是下一刻马上被黑暗吞噬。

  段锦惊呆了,他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一股巨大的无力感冲击着他的内心。车里吃东西玩手机睡觉的乘客,车外暴风雨的黑夜里消失的薛明。那巨大的反差和极度的荒谬感让他简直觉得身在梦中,就像“闪灵”。

  但是他是真实存在的,和这狂风暴雨的雨夜一样是真实的,段锦确信这一点。但是就是这真实存在的活生生的人……

  为什么别的人都视而不见?一股刺骨的寒意忽然从头顶浇灌而下,这一切就像一片蜘蛛网一样牢牢的把他困在中心,不知何时猎人会张开獠牙!

  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胳膊,递过来一杯温水。段锦浑身一激灵,随即看到一只白皙的手臂——那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年轻孕妇。

  他感激扯动着脸部的肌肉做出一个‘笑’的动作,那个孕妇温婉优雅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你……”段锦从嘴里蹦出一个字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不怕我吗?你看到什么了?你是什么人?但是这些话都无比突兀,会使他像一个冒冒失失的愣头青一样,这些话在他舌尖打了个转就被吞下去了。

  段锦开始觉得这一趟旅程注定不会平静,他坐回座位,观察着这些巴士里的人们的样子。

  大巴很多座位,人数并不是很多,并没有坐满。前排司机那边坐着一对年轻的白领情侣,两人你侬我侬,卿卿我我旁若无人。在他们四周散落着穿着同款马甲的十个人,大概是同一个旅行团的。右边最前排单独坐着一个脸上有着狰狞贯穿伤疤的三十多岁的彪悍男人,他闭着眼靠在坐椅上听着音乐。

  段锦注意到他其实很焦躁——从他频繁的看手腕上的表和不时抖动的腿就可以看出,他是在等待什么吗?离他近的几个座位都没有人去坐,不知道是不是人们嗅到了不友好的气味。

  段锦现在坐的是倒数第三排,旁边穆本兮一声不吭的拿笔记录着什么。他前面坐着明明和那个黑色长发女孩,刚才美丽的孕妇坐在他右边那排座位后面。在孕妇前两排坐着一个有着将军肚的西装男人,看起来五十岁左右。

  仔细看,他身上的西装和手腕上的金表都价值不菲。他的神情有一种久居上位的藐视感……等等!他的样貌怎么……段锦不确定自己看到的,他使劲推推穆本兮:“他,该不会是江海吧?”

  穆本兮顺着段锦的眼睛看了下,点点头小声说:“就是【那个江海】”段锦捂着嘴小声惊呼:“他?他到这里来干什么?!”

  说到这个江海,在t市简直是家喻户晓。身家数百亿的房地产大佬,最近热心积极参加各项慈善活动。段锦作为一名记者(即使是实习的)有幸采访过他,他从白手起家到现在的商业地位,说不得是一个传奇的人物。如今,这种人在风雨飘摇的雨夜和他们一同坐在一辆目的地不明的大巴上……

  “他不是出入都需要保镖的吗?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段锦问。穆本兮轻蔑一笑:“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得到的,他啊,顾不得了。”钱,权,美人,地位他都不缺,他还缺什么,要用自己生命安全来做筹码也迫切想要得到的?

  段锦借了穆本兮的手表,他看了看,从他上车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分钟。他是凌晨两点上的车,现在两点二十五。

  大巴行驶了二十分钟却没有驶出大山里的迹象,让人不由觉得它是不是在原地转圈,或者这山真的那么大?二十分钟,雨点依旧猛烈拍击着玻璃窗户,没有丝毫停下来的征兆。

  “吱——!”车轮摩擦地面发出令人牙酸的尖叫,大巴再次被拦截。一辆警车横在狭窄的小路上,大巴的前面。警车并没有鸣笛,但是明晃晃的警灯安置在警车上以示身份。大巴上人们都伸头去看个究竟,四个警察从警车上下来,关车门的声音在此时的氛围中特别明显。

  “警察!”为首的一个年长警官手中持有警官证,他手中举着警用手枪,后面三个年轻警察紧紧跟随。本来看热闹的人群一看手枪真家伙,个个又畏缩起来,彼此对视,仿佛个个都是神探一样审视起彼此来。

  年长警官挥挥手,一个拿着小册子的警察到大巴上每个人面前来回巡视。另外两个小警察交头接耳不知道在商议了什么,那个年长警官对凑过来的中年司机说:“我是刑天,是t市刑警队长。”司机有些害怕:“这大巴上难道有逃犯不成?”这话一落,大巴上人们面色各异。

  段锦下意识看向那个一脸彪悍的男人,那男人很明显的在紧张,浑身都有些发颤。那个手拿小册子的警察从男人身边走过,竟然没有丝毫怀疑。

  有个小警察看到坐在比较隐蔽处的江海,停驻了起来接着不停点头,也不知江海说了什么。他一路小跑到刑天身边小声说话,并且朝江海的方向指了指。刑天闻言眉毛一竖,神情凝重起来,随即对比了几个手势。

  “是谁报警?”刑天鹰目扫视着大巴里的一群人,人们面面相觑。穆本兮微微露出一个促狭的笑,段锦正好瞥到:“……你报的警?不对,应该说这大山里竟然有警察?”

  穆本兮目视前方不动声色:“船都要翻了,当然得找些压船的来了。”“你能不能别卖关子了?不过……你不会是在干什么违法的事儿吧?”段锦怀疑。穆本兮摊手:“我可是守法的好公民。”你有本事别眨眼……段锦翻个白眼,真是说谎话不眨眼的人才。

  一时间整个巴士一根针都落地可闻,刑天语气不怎么好:“……收队!”看着几个警察出了大巴,人们才开始交谈起来。

  警车横在大巴前面,整条路很狭窄,但是警车却久久没有让开。司机看了下手表,忽然脸色变得像鬼一样惨白。他拼命鸣笛,惹得游客和前面的几个警察回头看过来。

  大雨倾盆,几个警察被雨水浸了一身。他们提着手电筒,一个警察仔细查看着后备箱的零件:“不行,头儿,这车开不了。”冰凉的雨水顺着刑天的脸颊往下淌,他紧锁着眉毛一语不发。

  “刑警官不嫌弃可以先跟着大巴。”穆本兮不知何时从大巴上跑了下去,没有打伞,又大又急的雨点打在身上。

  刑警官深深看进穆本兮的眼里,穆本兮好整以暇回看。几个警察看不懂他们的阵仗,沉默不期而至。

  良久刑天说:“不了,我们还有任务。”穆本兮像是没料到事情的发展而诧异的微微挑起了眉毛:“既然这样……祝你好运警官。”刑天闻言却一下皱紧了本来就拧着的眉,那句话听上去不像是祝福,更像是……诅咒。

  “这边警官的车坏了,大家都下来帮个忙推车吧?”穆本兮回头冲着大巴车喊,段锦被穆本兮叮嘱过不能出去。他看着几乎所有青年人都下了车,有些不好意思,也站起来想要过去帮忙。

  “叔叔,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劝你最好不要去。”一个稚嫩的童音响起,段锦吓了一跳。原来在左边黑暗的一个角竟然独自坐着一个年幼的小男孩,现在男孩诡异的笑着对段锦说。“什么?!”段锦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那男孩不再说话,反而专心看起了自己手中的画册。段锦仔细端详着这个大概只有十三四岁的小男孩,男孩身穿一件黑色带猫耳的兜帽衫和同色的及膝盖的短裤。是一个人吗?大巴的门忽然被人流挤开了。

  警车移动到路边,黑夜里没人发现司机的脸色几乎要由白变灰,他好像输光了的瘾君子一样没有丝毫预兆的大叫:“时间……已经过了啊!”此时好多旅客都还没坐稳就一脚踩了油门,车如离弦的箭射了出去。

  穆本兮记录的笔忽然停下,重重一顿,在本子上画下一个油性笔的痕迹。

  段锦回头看男孩,那男孩冲他笑,黑暗的角落里一双眼睛闪着鬼魅的幽光。

  “段锦,你看什么呢?”穆本兮转头看见段锦视线一直往后,却什么都没看到。“没,没什么。”他嘴里将要出口的话鬼使神差的拐了个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尸体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尸体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