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有怨自会相会
王冠企鹅2021-03-12 10:042,137

  T市的早上天色渐曦,万里无云。数条涌动的人流从车站门口分别行至各个街道,散落开来数量变得稀落了起来。但是即便如此,韦林街道也悄悄泛着一丝不同的意味来。

  逛街的人们东张西望走走停停,空气中漂浮着豆浆的浓厚和油条的香甜味道。街边小吃铺子也早早开门,扯着嗓子叫卖了起来,生怕比别人叫的嗓门低从而抢了生意。豆花,关东煮,肉夹馍,爆米花,肠粉……一个个美食让食客挑花了眼。

  一进街口相继是服装店,百货超市,化妆品小店。接着往里走就是连锁快餐店KFA,和婚纱摄影公司。周一的清晨,人们因为还来不及适应转变的生活节奏从而透出一丝倦容,但这也是人们的日常生活而已。

  诡异的是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那些走过的行人们甚至会不自觉的走成一个曲线。在快餐店和摄影公司的中间,原来还有着一家店铺风格与周围——甚至整个街区都格格不入。

  那是一家装修古朴,看起来相当讲究的——杂货铺。红蓝描线琉璃瓦,一点墨云勾勒点缀。屋子高约丈多,宽门高坎尤其气派。

  视线再往上,高高的乌木牌匾上舞走龙蛇的用隶书刻写着尸体店三个烫金大字。

  从朱红色的大门往里看,是再普通不过的会客大厅的陈设,不过联系着尸体店的招牌怎么看怎么分外违和。

  “先生。”咣咣咣,沉重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一个全身龙纹盔甲满脸严肃的男人抱拳行礼。这人深色皮肤生的孔武有力,走起路来也虎虎生威。轮廓深刻,铜铃眼环豹须。此时却对面前的人露出由衷的顺服神色,就犹如一只被驯服的猛虎,安眠闲卧但随时都会露出噬人的凶狠一面。

  “早就和你说了,这世间已经不兴那一套礼数了。”一个温润如玉的年轻人身着白衣端坐在黄梨木的椅子上,右手提着个茶壶悠闲自得的自斟自饮。他的姿势虽然不显得过于标准,但是自然有一种翩翩佳公子的风态。

  含情丹凤眼自然上挑,白玉般的面孔如墨点的眸子。

  碧绿的液体在白腻温润的圆杯中泛出一圈圈涟漪来,素手握于把上相得益彰。

  忽然,他面色微动,望向淡黄色的梨木百叶窗:“有客人到了。”

  满身血迹和污泥的黑衣男人拖着一个巨大的棺木,跌跌撞撞的挤在汹涌的人潮里。汗水一滴滴从他苍白的额头流下,他来不及擦拭咬紧牙关继续前行。棺木的边角和地面摩擦的久了变得参差不齐,发黑损坏。

  周边的行人瞬间分别躲开,指指点点的看过来。有的热心人还一个劲儿的询问那人身体要不要紧,需不需要拨打120急救电话。看热闹的人群围了一个圈,人们嘈杂的议论着。

  他没有理会那些闲言碎语,回望了一眼也是满是污泥的棺木,再看了看布满裂纹的手表。尽管面无表情,但眉宇之间还是透露出浓浓的焦躁:“店长,出来。”

  “这是谁家的神经病?有没有攻击倾向?”

  “哎哟,这年头好不容易见个帅哥竟然还是疯的。”

  “是不是演戏啊?”

  围观的不明群众七嘴八舌,有的还探头探脑的查看四周有没有疑似摄影机的东西存在。

  最后大概是因为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那人平静无波的脸上泛起一丝疯狂。他右手五指紧扣,五个泛着幽紫光芒的飞镖分别夹于指缝。那飞镖形状非常奇异,状如飞鱼却长着人脸。青铜质地的武器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样子,上面甚至还能看见几丝锈迹。

  “现在的孩子们啊……”一个无奈的叹息,温和声音好似长辈的口吻,就这么钻进了面瘫男的耳朵里。

  他下意识的抬头四顾,掌心早就被拉着棺木的粗绳磨破,渗出一大片血来。就在这时,他方才注意到刚才下意识忽略过的地方。

  那是一个挂着尸体店的牌匾的店铺,然后他有些震惊的看着街上人们忽然茫然的抓抓头,像是看不见他一样又径自散去。

  真的是……传说中的尸体店吗?他拖着棺木,义无反顾的向那间古怪的店铺里面走去。

  秦卫依旧如同雕塑一样站立在门边,这时白衣男人随意的摆摆手,他就郑重的鞠了个躬后退了下去。

  那个拖着棺木的男人走进来看到的就是白衣男人斟茶自饮,袅袅的白气蒸腾起来幻化为一层云雾样的东西使人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

  隔着紫檀木书案,两个人之间莫名的流动着某种对峙气场。秦卫的退下非但没有给气场丝毫缓和的空隙,气氛反而更加凝滞让人喘不过气。

  白衣男人首先轻启处唇瓣:“我知道你来干什么。”他接着露出一个有些清浅的微笑,只不过笑意里掺杂了些其他什么东西。

  黑衣男子闻言有些怔愣,却忽然听到一丝机械转动的微小噪音。

  他小幅度的左右观望,然后本来常年淡定的面皮一抽。那本是书柜的地方外翻开,露出了他们的真实面目。一排排样式各异,质地不同的——棺木整齐的排列着。

  “说吧,你想要什么?”那白衣男子嘴角温润的笑意消失,取而代之是令人胆寒的森森恶意。

  “复活他。”男子仿佛多说一个字就会死的样子,简洁的道。

  白衣男子眼睛一咪,然后很直接的吐出了两个字:“不行。”黑衣男子瞬间脸色更加阴沉了,定定的看过来。

  几秒的寂静之后,白衣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现在的孩子们啊,太心急了。我还没说完呢,复活是不可以,但是……”

  黑衣男人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深夜了,没人知道在店里发生了什么。他出了店铺就急匆匆的打了出租直奔国际机场,手上还用本子不停记着些什么。

  “少……先生。”秦卫欲言又止的看着白衣男子,白衣男子脸上有着莫测的深意:“就算他不来,我也会去找他的。”接着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几面装着棺木的书柜都又翻转过去,没有人能猜到背后竟然藏着那么多座棺木!

  “这下我可以好好休息了。”他仰躺在椅子的靠背上,叹息道。秦卫担忧的看着他,嘴张了张却又合上。

  只剩桌子上点着的沉香,兀自伴着白烟袅袅上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尸体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尸体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