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我要一百万
落岩2021-03-09 09:471,583

  赵贵去世的第三天,冷峰也恢复的不错了,吴念心中暗暗赞叹,这小子简直不是人,恢复能力也太强了,换作是自己可能要一个月才能下地吧!

  赵建邦的房中,赵近推荐一人,据说此人熟读奇门遁甲,周易八卦等众书,更是集百家道术于一身,可以超度亡魂,看破风水,驱鬼辟邪!只是费用贵了一点,一场法事需要五万块钱,保准日后平安无事,赵建邦虽然爱财如命,但是两位老爷子的死给他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便让赵近去请此人!

  院内香案上分别以桃子,鸭梨,橘子摆放三方供果,香炉里红火通明,道士手中一把桃木剑当空挥舞,剑尖黄色纸上符文燃烧,香炉里红色火焰随着道士的手一挥,变成了蓝色,道士手中长剑加速纷飞,嘴里还年年有词,满头大汗的一场法事从早上一直到中午才停歇收场!

  休息不到一柱香的时间,道士房前屋后的观察了一圈,面露难色的说“东家可否借一步说话,贫道有重大发现!”

  大厅客位主坐,道士轻抿着茶水,此时厅内只有赵建邦和赵近三人,道士见没有其他人才娓娓道来“贫道观你赵家房屋落座于白虎之上,你家院内可以石碾呀?此为大凶之物,久存家中必会招来杀身之祸”

  赵建邦皱眉思索了一下,似乎没有印象,赶紧叫来统事赵建来印证,果不其然,院落西北角的仓库里,确实有一石碾,多年不用,也没有丢弃!

  道士轻抚胡须,胸有成竹的等待着答案,听完又下了一个定论“赵家祖坟风水也不好,两高两低,高遮东南阳气,低进西北戾气,如若不改,气数将近,而四老爷子就是被冤魂所缠,索去性命啊”

  赵建邦此时头冒虚汗,对道士的修为深信不疑,赶紧以求破解之法!

  “那老道我也不绕圈子,我需要五十万的赔偿费,折损我阴德与修为可破解你家禁忌”道士一副你随便的样子起身要走!赵近慌忙拦下,看向赵建邦!

  两位老爷子死的确实蹊跷,也给赵建邦留下了不可泯灭的阴影,在金钱与性命之间,他无从选择,只能妥协道士,也把所有的希望寄托于道士身上!

  道士见事以谈妥,便吩咐赵近,有三件事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做,不得有误,事成可保赵家无忧!

  “第一,赵贵是被冤魂索命上吊而死于夜晚一点钟,所以你要去重新准备一口棺材,棺材刷白底红漆,棺盖封死,棺头改为入尸口,此棺需要白天中午一点钟立着埋于墓地”

  “第二,现在派人把五十万块钱存进我的银行存折里,我今晚要连夜做法事,没有时间去存钱”

  “第三简单,我观赵家院内有一外姓人,此人不安好心,是赵家的秽人,此人一天不走,赵家一天不得安宁”

  赵建邦听到第三条眼睛一瞪“我就说吴念这小子不安好心么,赶紧让他走,我不想再看见他了,待我处理好家事,再去找他算账”

  冷星带着赵家的总帐存折,开车朝县里走去,毕竟这是赵家所有人的事,赵建邦是不会从兜里掏出一毛钱的,可是心疼也是难免的,在他心里赵家的产业全都是他的!

  为了晚上的法事,道士不得不回屋休息,养精蓄锐,赵近安排好房间后,带着道士去休息了,大厅内赵建邦有着窃喜,性命终于能保住了,自己的家产也一点没少,要是这两个老爷子也死了,那可就太完美了,赵建邦强忍笑出声来,也回房午睡了!

  吴念被下了逐客令,不得不走,只是他对赵贵的死疑惑太多,而赵贵死后,他的房间便一直锁着,想查看现场都不能进去,因为唯一的一把钥匙在赵建邦的房间里,吴念以后收拾东西,和冷月告别,无奈的离开赵家……

  房间内的道士双手捧着一杯茶水,恭敬的端到了翘着二郎腿的赵近面前,赵近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还有一天一夜,你把这出戏给我演好了,我会把事先答应你的五万块钱如数给你,早知道赵建邦这么惜命,要一百万好了,反正赵家也不缺这点钱。”道士连忙点头称是!

  晚饭以后,院内充盈着香火气息,道士现在香案前,玩命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仿佛正在与某些厉害的对手缠斗一样,直到手腕粗的三支香化成灰烬,道士才汗流浃背的高吼一声无量寿佛,收起长剑,回屋休息!

  吴念回家后便躺在床上,双眼微闭,香烟很快就要烧到了手指,此时他已经下定决心,即使赵家人排斥,为了冷月,他也要捉拿凶手,保赵家平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彼岸可有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彼岸可有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