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凶手不是人
落岩2021-03-09 09:471,683

  午夜,冷月醒了,这一觉睡了将近12个小时,听见床边的呼吸声,冷月吓了一跳,原来是吴念睡得直流口水,冷月紧忙检查一下自己的衣服,确认没有改变才松了口气!

  窗外的月光照射到屋内,冷月双手托腮的盯着吴念的脸,吴念虽然长得不帅,但也算过得去,如果说优点的话,也就浓密的眉毛和一口芝麻牙勉强过关!

  冷月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突如其来的声音在夜晚显得特别刺耳,吴念睁开眼睛,看见冷月的脸快要贴上自己的脸了,吓得妈呀一声摔倒在地,冷月并没有搭理吴念,因为手机屏幕上冷星两个字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月妹,你现在就去找村医赵大夫,让他立即来大院,我找到了大哥了,但是大哥受伤了,需要医治”冷星一面开着车,一面给冷月打电话,虽然是夜晚的村路,却依然没有影响到速度,所过之地,烟尘四起!

  冷峰的屋子和吴念挨着,不知道赵建邦是不是有意这样安排的,村医还没有到,冷峰已经醒过来了,出乎意料的是他好像没有任何不适,“给我弄一只羊,一箱啤酒,越快越好,咋的了?愣着干嘛快去呀!”吴念三人相视一笑,也是一脸的尴尬,谁也没想到这家伙生命力这么顽强!

  村医简单的给冷峰消毒包上就离开了,本来还有几道程序,可是当一只麻辣羊锅抬进屋的刹那,冷峰好像痊愈了,自己系上纱布,朝桌子跑去,身后是一趟线的口水印!

  知道四爷爷去世的消息,冷峰抓向羊腿的手顿了一下又继续抓回羊腿,没有再说话,低着头狼吞虎咽的啃着羊腿,可泪水却不争气的滴在了桌面,冷峰笑着抬起头说道“这辣椒放的太多了,把我眼泪都呛出来了,嘿嘿”

  冷峰再也装不下去了,趴在桌子上嚎了起来,冷月抽泣着攥住冷峰的手,把头扎紧冷峰怀里也哭了起来!此时的吴念对冷峰有了很大的改观,铁骨柔情应该就是这样吧!

  平静后的冷峰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频繁的举起酒杯,吴念三人能做的也只能是舍命陪君子了!当第二箱啤酒喝空了以后,冷峰人事不省的被扶到了床上,眼角还有滴滴泪水流下!

  鸡鸣声叫醒了冷月,尖叫声叫醒了冷峰,而吴念是被屁股上的疼痛叫醒的,冷月身上仅穿着少量的衣服,围着一张毛毯蜷缩在床脚,地上躺着被冷月一脚踹下去的吴念,房门敞开着,冷峰捂着眼睛靠在门框上!

  吴念一脸茫然的解释道“月妹,我昨天喝多了,什么也不知道,没对你怎么样吧?”

  冷月的回答简单明了“滚出去!”

  冷月的尖叫声惊醒了赵家人,当所有跑出来的人时候,吴念的房门紧闭,满脸通红的站在门口,旁边站着手拍脑门还一直摇头的冷峰!

  赵建邦看了一眼吴念屋里走出的冷月,也是摇摇头说道“准备早饭,饭后议事厅集合,冷峰和吴念有话要对大家讲!”说罢哼了一声朝厅内走去!

  二楼议事厅内,冷峰倔强的站了起来,示意大家他根本没事儿,将这几天发生的事详细的讲了一遍。

  原来和吴念的猜想一样,中年人只是想引走冷峰,并不是打不过他,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或许经过一番周折会两败俱伤,到达山顶之后,中年人摔倒在地,眼露恐惧的坐着朝后面挪去,而冷峰心思太过纯朴,一心想抓住中年人,一不小心掉进了陷阱了,而中年人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就下山离开了,在他的心里冷峰已经是个死人了!

  冷峰最后补充了一句,让众人脸色一变“这个人走路很快,他就慢跑着,我追他都特别吃力,我总觉得这个人怪怪的,除了眼睛会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死人一样!”

  听完这句话最为吃惊的应该就是统事赵建了,自从赵贵死后,赵建邦掌管赵家的那天起,就批准了以后家庭的会议,赵建可以参加,毕竟都是一个祖宗的家人么。

  赵建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大老爷子去世的那天,我带领家丁去追送棺材那个人,也是走的特别慢,可我们怎么也追不上他,我怀疑那个人和峰少爷碰见的是一个人”

  吴念低头不语,眼睛的余光扫过在场的每个人,他想从表情上找到一点线索,因为他一直怀疑凶手是赵家人,或者是赵家人安排的,然而在场人唯一表情不同的就是三老爷子赵富,从认识赵富那天起,他一直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紧不慢的把玩着手里的帝王血龙木!

  吴念的心里还有一个疑惑,据他所知赵冷星的身手绝对在冷峰之上,那么为什么凶手要引来冷峰而不是冷星呢?

  想到这里吴念的脑袋嗡了一下,原因无非就是两个,第一,凶手不知道冷星的存在。第二,凶手知道冷星不会插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彼岸可有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彼岸可有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