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搏命
花生酱料2021-06-21 10:463,722

  再次从废弃医院出来,蔡已是思路清晰,他看着迷迷蒙蒙的大雾,他已是没有过大的担忧。

  监测者们似乎消失了,意想里的追逐战并没有发生。

  兜里揣着医生的药剂,蔡捋捋杂乱的头发,面目浮现灿烂的微笑,神色倒颇有一种轻松意味。

  “现在,期待踏上离开这里的美妙旅程,会有趣吧。”

  回望之前发生的一切,从书籍与日记中,蔡得到了非常重要的内容,如果没有阅读,根本没有机会活到现在。

  在和前3位的接触中,看上去都很友好,其中镇长虽说没有表现不好的意图,但是想想这样一个恶劣的变态,同时身为这里的镇长,蔡会单纯相信他吗?

  别忘了,医生也说了,消除记忆可是在镇长地安排下,谈话里,医生也和赌徒对镇长并没有多大的尊重,严格来说,这座小镇里的病人并不是站在一块,而是大多数被雾气操控一样活着。

  “嗯,只有特殊的病人,才能获得自主意识吗?那么,为什么镇长要刻意消除其他病人的记忆,是为了便于管理,还是他只是为了服从灰雾?”

  继续思索问题的关键点,指示一就告明了【独自寻觅的人才能找到幸福】,在日记里,对幸福的描写充斥着小镇的全部,不错,加上小镇里本身的环境都表露出,这里生活的是那么“幸福”,但是虚伪的幸福是假的,从一开始病人小镇就是变态堕落者的聚集地,被操控的思想的人会找到幸福吗?

  这就是蔡如此小心的原因,整个世界的主观描述是那么诡异。

  在血肉爵士自传提到,约翰对镇长的肢体藏品很欣赏,所以约翰也是个病人,但约翰并没有表现病症(疑点)。

  加上日记中对遇见缇娜的记录里,记住,是缇娜主动找上约翰,且面对所谓“宴席”应该知道真相,但她没有去阻止约翰,或者可以说,她也是知到小镇真面目的人,亦称呼主谋。

  日记的转则点是被在宴席后,经历这段过程的约翰思维慢慢已经如别人无二,医生的措辞也证明,清除记忆——就是宴席的本质,于是蔡去第一时间没有寻找缇娜。

  她是危险的!

  再换个角度思考,虽说桌面的信息遭到了一些故意损坏,蔡猜测是考验本身就会进行一部分的修改,就是说有人来过屋子,甚至可能利用“遗留下的信息”误导有一定可能苏醒意识的约翰,那么蔡也是有点奇怪,考验的意图在哪?

  问题的关键在于,约翰在这小镇究竟扮演着什么?这个小镇又是什么!而他究竟又为什么来到小镇……

  在三次拜访中,信息量最大的是赌局输给蔡的赌徒。

  借助赌局规则,蔡询问摩登的信息仅仅只是问了三个问题,“外面是什么?”,“缇娜在哪?”,“现在几年。”

  结果让他感觉到不安,摩登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

  摩登告诉他,他也没有出去过小镇,也奉劝蔡小镇边缘很危险,自己曾出去过望了几眼,外面很荒凉,什么都没有,除了无尽的灰雾。

  不过,在这个问题后,摩登迟疑不决一会儿,又告诉蔡另一条信息——医生也许知道。

  第二个问题,小镇本身没有时间不明,日子都是大家口头约定,没有日落,却有晚上和清晨之分,就跟…把一天不断轮回一样。

  最后,摩登告诉蔡,缇娜并不居住在小镇的一个确切地点,但他也不楚来他自哪。

  这样一番询问后,为了得到验证,蔡便是来到了医生那里,并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回答。

  结合在医院里触发的指示三(疯狂的面孔下,目睹光与影下,沉默不语的话),细细思考后,蔡把真相看得七七八八了……

  医生不但知道小镇的真相,更有着最深奥的秘密。

  “你相信生命富有意义吗?”

  “我能肯定的是,至少没有意义的肉体不配称为生命。”

  “那么,我就帮助你吧。”

  在跟医生交谈过后,蔡现在就是要揭开最后的帷幕,并亲眼见到真正的缇娜,完成属于他的离弃者首次考验!

  “呵呵,灰雾果然具有一个周期时间。”

  蔡微笑,手里点了枝烟,人在医院门口蹲着等候,一点也不着急。

  雾气终于退去,蔡起身离开,脚下是碎乱的砖块,气息和步伐沉稳合一。

  手捏灭烟头,他微笑注视街道,慢慢走入其中。

  狂乱地雾气又一次涌动,肆意侵蚀着蔡的身躯,让他身体慢慢冰冷,可蔡只是快步前进,一边哼着一名学生给他写的曲子(以后都是这首曲子)。

  嗯嗯嗯~哼,嘀嘀嘀……

  来到了小镇的中心,居民区。

  空洞灰暗的窗户下,无数道视线移动到约翰身上,就像一群木偶在指责异类破坏了平衡。

  “瞧你们那德行……”蔡把手里的药剂打开,服用入肚,小镇的人们犹如机械一样趴在窗户上,头颅僵硬转动,齐齐凝视着这位异端,精神值这一次却没有下降。

  「你服用了医生制造的药剂,在一小时内不会下降精神值。」

  效果很不错哦。

  蔡撇撇嘴,对他们不屑道:“真是,一群小辣椒,有本事出门跟我solo。”

  当然,小镇人民没有戏剧化冒头,冲出来,一个蔡意料之中的人已是眯着眼睛,站在路口等候,血色的光亮闪烁浑身。

  “哦豁!镇长先生,你是来恭候我的吗?”蔡中指一竖,大声笑道,语气充满了讥讽。放肆挑衅着镇长,镇长没有过多情绪,走上前,淡淡地把苍老的手拦住蔡的身躯,眼睛散发出摄人心神的血光,看来他是不会让蔡离开了。

  优雅整理衣着,这位管理者瘫开手掌,慵懒道:“很抱歉,约翰,你不能离开小镇。”

  “atui!你说不行就不行?”蔡眉头一挑,竟然是吐了口痰在镇长的衣服身上。

  那料这男人如此粗鄙,镇长中了招,手帕擦拭掉污秽,面色阴沉,声音蕴含杀意,道:“你不要激怒我!”

  结果蔡理都没理会,干架算了吧。

  鞋子一溜蔡便跑走。

  镇长刚想追击,一个色子就是滚落到他的脚尖前,一种锁定的感觉让他止步。

  “可恶,咔咔咔!”牙齿咬的作响,镇长不得不停下了,回身注视着走过来的矮小身形,面色变得凝重,“你要放他走吗?摩登!”

  希望这位不喜干涉的家伙放弃心中念头。

  “是的,愿赌服输,这么有趣的人,实在是太有趣了,我还是忍不下心,无法看着他被留在这个可怜的地方。”矮小的摩登,深深低着头颅,身上的气质一步步高涨。

  此刻他高傲的神情宛如博注的恶魔,以着不容置否的语气开口道,“那么,我们赌一赌吧!利拉德爵士。”

  ……

  吼吼吼,快步开溜真爽。

  可说实话,也不清楚谁会胜利的蔡,只能寄希望于摩登能拖延足够的时间,现在他玩命快跑着,厚重的雾气宛如凝结了灰质,就算用着药剂,也无法阻止法克朗不断报数。

  「注意,你深入了灰雾之中,缇娜驱使力量消磨你的理智。」

  精神数值也在慢慢的下降,这么一会儿后,就是逼近55。

  然而很不幸,当前方一把黑色的吉他摆放在路口的酒桌上,他脸色隐隐难看。

  04编号,黑色吉他。

  刺耳的拨弦声,使蔡的浑身都是一个激灵,出口就是一阵吐槽,“卧槽,你不是中立的吗!搞蛋,我不来惹你,你还铁心了是吧!”

  “镔!”黑色的吉他,无形的演奏拨动琴弦,无名之曲收割生命,悠悠的曲调,开始如潮水侵入大脑,只是那么一会儿,嘴唇感触湿润,蔡伸手摸了摸鼻子,鲜血滴淌下来。

  “先生,很抱歉,留下来吧。”讥笑的声音响起在耳边,蔡骂骂咧咧地抓起了一瓶药剂,一饮而下,“不管了,是你逼我的!我倒要看看boss有多强,就陪你玩玩吧!”

  暴走药剂:品质——罕见(短时),一名精湛技术的医生调配的药剂,激发潜能!独特的黑暗药剂魅力,可让你大幅增长身体强度,但前提是你承担的住代价。

  服用下药剂的一瞬间,蔡脑袋一阵剧痛,浑身都强烈的痛苦弥漫神经,超乎想象的剧痛,硬要来描述就好像被一只大卡车来回碾压全身,他不禁无力倒地,大口的内脏碎片从口中吐了出来。

  咳咳,捂嘴,手掌全是血液和暗红的汁液。

  “我去?怎么回事,完了,我既然被自己玩死了?shut……”

  咚,他瘫倒在地。

  彻底失去意识了,虚无笼罩了思维。

  “真烦啊,我需要一些帮助。”

  然而,蔡没有意外,觉得一阵熟悉的腾空感,紧接着他的思绪已是莫名来到了一个奇异的地方。

  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究极秘密所在。

  下着混着点点光亮朦胧的雨,这是宛如的海洋的地方,飘扬着清风,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人站在那里凝望着他,表情平静。

  眉头上挑,灰色的长袍卷起于身,那人气质像看不清深浅的幽谭。

  “卧槽,你好像又变强了?”蔡惊讶呼声。

  “废话,”他语气不满,“就是,你能不能请爱惜我们的身体。不管怎么说,蔡先生,现在是轮到我吗?”

  “你好歹也是大师级,狼狈到我看不下去了。”

  早说没凉就行,蔡只摆了摆手,“得了你快去吧。”

  现在,可怜的蔡难得流露了一丝苦恼的挫败感,横躺着的姿势飘在海洋上,但又似乎很高兴,刚刚眼前的人可不是他,跟死鱼一样吞吐:“我希望你能快点解决,输了我俩都得玩完。”

  “你是在开玩笑吗?”

  得到肯定,那人兴奋地搓了搓手掌,流露出病态地笑容,舔了舔嘴角:“不用你来提醒!我有分寸。”

  虚无似乎维持在某人的脑海里,时间继续前进,然而外面的大雾呼啸,只是那么几秒流逝。

  吉他弦声的拨动停止,乐章噶然而止,因为目标已无力反抗。

  车子身后,无形的演奏家停止了奏乐,已经没必要了。

  利拉德太过小心了吧,这种家伙有必要我出手?

  轮廓显现。

  完全褪去的浓雾里,走出来一个燕尾服的男子,他拿起吉他,就要转身离去。

  可一道寒冷的声音响起在他的脑袋后,“等等啊,宝贝~”

  什么?他的心脏不是停止了吗?

  演奏家浑身一震,内心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感浮现。

  湿润的气息吐在他的脖颈上,本来应该躺下的人站在他背后。

  就像猎物被注视的感受,他咽了咽口水,僵硬地转过头,勉强一笑:“约翰…你还活着?”

  “当然。”蔡歪着头,抹着嘴角的血液。

  手指关节被扭得咯咯作响。

  “这,相信我,这是个误会。”演奏家额头狂流汗水,想要攻击,可他发现,对方的手已经死死按在自己的手掌上。

  手骨被巨力捏的变形,皮肉开始流血。

  蔡嘴里亮出森白的牙齿,灿烂一笑,“小玩具,我只想说想去哪呢,哥我送你一程吧!”

  话音刚落,拳头就是猛地挥出,在空中带起残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伪神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伪神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