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曾经的故事(1)
花生酱料2021-06-21 10:436,583

  幽静的医院,还处在黎明前黑夜。

  可内心的痛苦犹如潮水淹没了每一根思绪。

  面色苍白的男子躺在床上,床头,白瓷色的花瓶中,插着已经枯了的水仙,一旁摆放一张合照。

  呼吸器已经被拿放于被褥,失去氧气供应,男子的胸口艰难起伏,呼吸因此总显得时断时续。

  他正静静凝视着手中报纸上的信息,眼神空洞无物,拿着报纸的手指紧紧攥着,修长整洁,然而每一寸皮肤都没有活力,青筋像枯死的树络黏附在掌骨。

  男人仰起头,他缓过神,看向手。

  因为许久没有修剪的指甲,把手心割的满是鲜血。

  身体对疼痛感已经麻木,现在也无所谓了。

  报纸上的头条,大大的黑体字书写着“国际著名教育家——蔡先生,前一天于蓝骷髅监狱猝死,尸体拒绝他人认领……”。

  报道的下面,写着各种内容,整齐冰冷,发表的每一字每一句,意图是揣测?是阴谋?还是悼念?

  不管如何,这条信息说的是一件事实,它无情地化作压倒这位男子的稻草。

  呵……那家伙竟然先我一步死了啊,真是个骗子……

  手指颤巍巍地伸出,遮住眼睛,男子想要说些什么,可哽咽的喉咙此刻被巨石堵塞般。

  可是距离这张报纸报道已经过去三天了,蔡先生答应过,出狱后会来看自己,他现在只希望对方像以前一样开玩笑般突然出现在面前,笑呵呵地说——瞧,你又上当了。

  他很清楚蔡的性格,

  终于,双手松开,无力瘫倒,像是彻底放弃了希望,眼睛通红。

  这些记者狗屁一样的话,大脑猝死这事谁信?这家伙多爱养生,我不知道?可恶!

  不过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卿龙再怎么相信那人还活着,可眼角的泪水抑制不住,鼻子酸麻,湿透了被子。

  “呵,真是残酷。”他一拳捶在墙壁上,甚至于输液管都被挣脱掉落,输液的针从脉络里带出血。

  男子发泄,身边零零碎碎的药品和食物被扫落在地。

  他沙哑怒吼道:“为什么?这个世界,连我所珍贵的一切都拿走了!凭什么!这样的人,他从未亏欠过任何人,可为什么会沦落到这样的下场!”

  拳头在墙壁不断猛地碰撞。

  几分钟后,本就虚弱的他失去了力气,眼睛湿润,任凭眼泪不断滑落。

  他再也忍不住悲伤,低声抽噎起来,回想着那位亲手帮助多次的人。

  可生命从不恩待自己,他对蔡被抓进蓝骷髅的一切都不清楚,绝症让他只能躺在床上静候死神的来访,时间的煎熬和遍体的病痛都没击垮他。

  “龙桑啊,放心,这不还有欧尼酱我陪你吗?死了,多无聊。”友人昔日之话还在耳畔,调侃的语气太熟悉,但是直到现在,男子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

  他累了。

  这名躺在病房的男子叫卿龙,是蔡认识十年的哥们加挚友,地位曾位居辉煌,然三年前诊断的绝症,让他心知时日无多。

  卿龙非常明白何谓珍贵的友谊,两人初识的遭遇还在脑海无法忘却。

  在10年前,一场试炼中,因为判断失误,他身陷绝境,摔断双腿,致使无法行动,只能勉强活动双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焦急,野外是很危险的,夜晚,十来头鬣狗群注意到受伤的自己,逐渐靠近,等待自己失去反抗的力气。

  但这个路过的陌生人(试炼竞争者之一)在致命的危险下,本就体力不支的蔡,果断舍命,成功救了他。

  那次,在满是危机的大峡谷里,两个伤痕累累的男人躺在碎石里,脱离险境,开始了第一次谈话。

  看着要逐渐升起的太阳,光滑细腻晒落。

  卿龙抱歉拖累了这位恩人。

  “谢谢……我不明白,你可以赢得试炼,救一个要失败的人,会导致你也许完成不了接下来的旅途了。”

  话语却只得到的是蔡的笑容,仿佛看透他内心一样,摆手说道:“不自责,人没事就好,而且谁说你会试炼失败呢。”

  仿佛预言般,蔡证明了他要救下对方的决心,硬生生用双肩和腿,带着行动不便的卿龙,在两天后最终成功走出大峡谷,完成了试炼。

  脱险之后,卿龙接受治疗时。

  问蔡究竟是出于缘由救他,却得到的是一句意义不明的回答。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咱就看你很顺眼的样子呗。

  此话不假,蔡还真是果然觉得卿龙很顺眼。

  这位偶然相识的朋友,在日后逐渐成为卿龙最熟悉的人。

  蔡不单帮他追到了心上人,更是亲眼见证了两者的婚礼,结束的那天蔡敬向新人红酒,乐呵呵说:好小子,看到弟妹时我就知道你们很配啊,今日一见,真是合称。”

  工作上,卿龙被人怀疑能力时,蔡从国外跑回来,力排众异,举议他为此队军官,并对着一群老一辈人不要命地大骂出口:老顽固,见不得做正事的人触动自己利益吗?

  继而在卿龙被检查为绝症时,这位昔日好友望着病床消瘦不成样的自己,只是抽着烟苦笑道:好无力,真想把你的命,从死神手里抢回来啊。

  对不起,这次,我救不了你……

  太多了,他欠这位朋友太多了,自幼父母被以【裁断】之刑后,就再没有人关心他这位军世家的独子了。

  如今他半年前与妻子离婚,为的是不连累她,帮他完成这丑事也还是蔡,呵,自己还真是不要脸啊。

  抹了抹眼泪,卿龙咳嗽出几滩血,想到,若是被主治医生看见,会何等难以置信,自己哭成了泪人。

  这样一个多次手术化疗的男子,只能凭借营养液活着,在几年里数次与病魔争斗,都没有流过一滴泪,喊过一句苦。

  如今却是捂着面,抱着床头的照片泣不成声。

  泪滴滑在玻璃框面上,里面存放着两名笑容灿烂的人的合照,他们搭着各自的肩膀,背后是蓝天白云,脚下是鲜花草地,照片下面署名:蔡and卿龙,那是毕业的照片。

  水仙被窗外的风吹动,摇晃着。

  尽管它已干枯不成型,上面附着一个月前送来的卡片:

  给我好好活着,别凉在床上,好好活着。

  祝世界上第二帅的帅哥,卿龙。

  ——最帅的蔡先生

  以前的一幕幕在卿龙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直到病房的门被敲响。

  他冷静下来,稳定神情,“请进。”

  门被嘎吱地推开。

  怎么会?我是在做梦吗?

  卿龙浑身仿佛被抽离了灵魂,一双通红的眸子彻底恍惚,一个几乎不可能会出现的人,站在门口。

  那人自然是赶来的蔡。

  “啧啧,你咋哭鼻子了啊!”

  跨过地面的玻璃碎片,见到对方极度疲惫的眼睛,蔡知道发生了什么,内心被触动。

  自己的死亡给了他很大打击吧……

  他嘀咕几句,快速走上前,顺带捋了捋因为快速奔跑被吹散的头发,笑容表现很灿烂。

  “好啦好啦,我回来了,好久不见,龙桑。”

  眼前就是那张熟悉的面孔,可卿龙还是呆立住。

  幻觉吗……可对方那贱贱的笑容和表情,还有那口吻,根本没人能模仿出的气质,不会错了,就是蔡!

  “真是你!蔡,我说,我是不是也死了,你是来接我的?”

  一分钟过去,卿龙傻乎乎问道,却迎来蔡的一个白眼。

  “靠啊,你想死就去吃屎,咱活的好好的。”

  “活的好好的……是啊,活着就好。”

  卿龙连忙点头,这一时过度的悲喜交加,让他感觉心脏要停止一样,以至于一时半会发不出声来,只得不断摆动着手。

  看见蔡没反应后,更是又紧张地打着手势,最终化为开心地咧嘴傻笑。

  “害,你啊,平时那么硬汉。”

  看见这幕,蔡不由耸耸肩,坐在床头,手里毫不客气剥了个橘子,一口吞下,“不要激动,我知道你很激动,面对像我这样帅的人,也是很正常的。”

  又过了会儿,卿龙终于从混乱不堪的思绪中清醒,加上看见蔡一如既往爱吃橘子后,他彻底确定自己不是做梦和幻觉,用着沙哑的声音笑了笑,“今天,真的是大起大落,你也不怕把我这个病人给吓死,要是吓死,你可以负责给我安排葬礼。”

  “不会的,我保证。”蔡严肃表示。

  是吗?卿龙深深叹了口气,扫了眼蔡,突然一拳打在蔡的胸口,仿佛想要将不解、失望、埋怨都释放。

  感受着拳头,卿龙根本没有用力气,蔡没有躲,平静对视,他能理解:卿龙不是责怪蔡,而是生自己的气,无法去给予他一点帮助,只能默默看着一切不幸发生。

  “总之……蔡,欢迎回来。”许久,卿龙抬起头,眼睛有了光彩。

  “嗯,其实我来的时候,真怕你在医院走了,还好,你还在。”

  蔡也是袒露心扉,由衷松了口气。

  听蔡说完,卿龙便不由咧嘴:“看了你还活得很不错。啊,就是真的很可惜,医生说我最多挺几天了,我时日不多了,不过快死的时候有最好的朋友陪着,也不错。

  至少没什么遗憾,可之前进监狱的那事你要不要解释下。”

  没错,他还记恨蔡这名狗贼隐瞒事情不告诉自己,要知道,蔡总喜欢事情一人承担,可不是只是蔡单方面将卿龙看作兄弟,卿龙也希望能为蔡做些什么。

  “哈哈哈,我不是担心你小心脏承受不了吗?”

  “额,你说的好有道理。”卿龙无言以对。

  又看着卿龙一副了却世间事的无所谓表情,蔡不由皱眉,没好气地开口,“倒是你说的轻巧,你知道我这些天,经历了什么吗!与生死对抗啊。你还跟个怂包一样,想死?问我了没?你还可以好好活着!”

  “嗯?”听到蔡如此果断的语气,卿龙内心惊讶,他明白蔡如此表现是不会开玩笑的,干涸的希望再次萌发。

  他告诉自己冷静下来,疑惑:“好好活着?你可别又逗我。”

  然而面对询问,蔡没有说话,而是神秘一笑,并摇了摇手里的金属小刀。

  “蔡?”卿龙感觉气氛好像变得沉闷,直觉让他感受到什么在靠近。

  咯吱……病房的门被带着一只手推开,戴着手套。

  “谁来了……”卿龙发觉自己不自主的害怕。

  回应卿龙他的,是一个惊悚的声音,“让我来回答你吧,mr。卿,欢迎成为离弃者!”

  话音刚落,卿龙震惊看向门背后走出来的人,可瞬间,他头一歪,便彻底失去气息。

  他死了。

  与此同时,穿着病服的身体炸裂成一团礼花,挂满了周围。

  门口,小丑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床边,或许他真是跟蔡一起到来的。

  拿起果盘里的苹果,小丑大大咬了一口,笑嘻嘻地问了一声,“你觉得他能活下来吗?”

  “这人就是心软,总是喜欢做好事,其他能力过硬的很。”

  蔡叹了口气,就是起身,这里已经没必要待着了,头也不回地说道:“还有,小丑先生,我相当肯定这一件事。卿龙,不止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信赖的人,他一定能活下来。”

  出自深刻了解,蔡并不担心卿龙新手考验结果,那注定是圆满的!

  哦,真是感人至深的友谊~小丑嘴角微微翘起,“OK。我的任务也完成了,那么再见。”

  他便把蔡放在桌边的金属小刀拿回来,哼着小曲,边在墙壁刻上一行字,“Theshakeman”。

  小丑很敬业,这是引路人的员工原则,不能忘。

  又望着离去的蔡,他笑意难以遏制,盯着果肉的牙齿印,将剩下苹果大口咀嚼吞咽下,“唔,有意思的男人,就连朋友都那么有趣。”

  ……

  幽暗的房间,悄然间,空无一人。

  至于医院人如何惊慌都无所谓了,这并不在蔡的考虑中,虽说也没来的及好好感谢他们,甚至还丢下了一个麻烦。

  当然,现在自己的家已经回不去了,按照蔡的遗嘱(他早早准备的),他死后,所有的资产都将捐出去,而他的其余朋友则将得到他的知识产权的十分之一,蔡严格来说是一个好人,一个无私的人,但是他的无私建立在一个时而飘忽的原则之上。

  “唔,现在我是无家可归了吗?”

  因为资产全被封,自己也被认定死亡,估计联邦发送的铭牌都被注销了。

  面对窘迫的境地,蔡找了一处公园的长椅上坐下,眼神放空,他需要去做一个决定,但他不能一个人笃定。

  片刻后,随着精神状态的沉入,思绪已是来到了之前的那片精神大海。

  因为只有在这里,才是意义上的安全,就连深度精神链接的法克朗都无法发现,这是蔡最大秘密,建立在虚假,也可以说根本不存在的世界。

  刚来到,站立在拍击的海浪上的蔡氏,目光炯炯,开口就是一句话。

  “你让我打了工,就将我踢走?你给我解释清楚,蔡先生!”

  然而蔡先生却是丝毫没有因为之前的事感到抱歉,至少从语气来看是的。

  “啧啧啧,我不是怕你见人就想莽嘛,所以才这样做,要不然天知道你做的出什么。”

  “哼,算了,你是主权,我答应过你的。”蔡氏相当不爽。

  解释完后,蔡的神情也渐渐严肃起来,他接下来,平静地讲述完了他需要做到的全部计划,并提出了他自己不确定的疑问。

  “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前往一次离弃者世界,我感觉,离弃者不止有我们世界的一些人,这里隐藏着相当深刻的奥秘!”

  被勾起了兴趣的蔡氏,只是迟疑一会,就是答应,“可以,那个小镇仅仅只是口中构建的一个小世界,但无比真实,一切都太神奇了,比如那个药剂,竟然让我的体能超过了人类的体质极限,虽说只是短时间的。

  但,按照法克朗所说的,虽然进入考验的次数没有上限,可多次进入会造成多次世界残留的精神回响,精神上的损害,这样好吗?”

  “哼哼,我都精神分裂出你个玩意,还可以交谈,独立思考,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些吗?”

  蔡对此不屑,随意说道,考验花费时间很长,基本一个月也进行不了几次,这样一来,最大的隐患也没有顾忌。

  蔡氏点头同意,洋溢着莫名邪气的他,尽管与蔡模样无一丝区别,可他的眼神中仿佛有斗志燃烧,混沌是他的行为变化唯一准则,性格非常好斗。

  “注意你的用词,我们是一体的,也是独立的!那么,快点吧,让我去看看更多的新奇的世界,因为真是太有趣了。那些普通的挑战,已经不能满足我了。”

  “如你所愿,我们将会做到的,就想看你被海扁的表情是不是很有趣。”

  ……

  一番交谈后,蔡不由满意地笑了,上次正是因为蔡氏强大的进攻本能,他才得以活命,如果说他的格斗实力、各项技能是大师级,能把经验熟在心扉。

  那么蔡氏就是首屈一指的出神入化,可以超越想象,根本不存在失败的局限。

  没错,蔡氏非常强!

  月亮还悠悠在夜空上散步,吐露云朵在玩耍。

  躺在木椅是有点酸痛的,醒来的蔡,悠然的散着步,快乐地哼起了熟悉的小曲子,随着对世界机端法克朗的精神询问,脑子里也浮现了他的数据。

  法克朗还是一如既往清脆的语调「亲爱的蔡先生,这是离弃者特有的信息界面——【主模板】,写有实力、物品、个人状态……请自行观看。」

  “谢了。”

  「不客气,这是我分内之事,希望您度过美好时光。」

  说完,一个虚拟光屏浮现。

  蔡视线在光屏一样的全息界面上打量,这是他第一次接触,但很习惯。

  根据法克朗说【主模板】是按着不同世界人的习惯会变化,呈现目前蔡生活常用的电脑模样,可以说相对人性化。

  嗯,一手托腮,蔡手指在光屏翻动页面。

  离弃者姓名:蔡先生

  本身似乎是一名普通的人类教育家,背景来历不明,但很喜欢新鲜具有挑战的事物。

  归属世界:编号1768,地球。

  特质:(暂未观察出)

  *人物的能力数据:表现出超强的推理思考逻辑能力,格斗过程可以通过短时间接触,复刻并模拟下对方的行动模式,针对性很强……

  (强度指标)身体数值:

  体能e+级,

  体质e+级,

  感知d-级,

  行动效率d级。

  。

  世界属性、各项加成:

  暂无,未觉醒特殊能力。

  1。物品空间

  【爵士之剑】归属类武器,品质白银。

  以血肉爵士之心换来,淡红的血气缠绕与上,发出渐渐的呻yin,仿佛在为对方的痛苦感到十足喜悦。

  西式长剑。

  特质——腐蚀,造成伤口会快速腐烂、消耗体力。

  。

  【堕落之眼】特殊道具,品质独特。

  使用后,下一次遭受伤害,你将受到魔神眷顾之力,提升全面属性。

  备注:小丑对你额外的欣赏,让他送了这等珍贵的物品(限用在考验中)。

  。

  【扭曲结晶d-】神奇的结晶体,可以提升生命的本质。

  躁动的力量凝聚在里面,生命之元流淌其中。

  效果——提升你的任意项身体数值到d-。

  (来源:世界卡考验通过奖励,可赠送)。

  【团队卡(组队卡)】消耗品。

  进入中转站,使用它再进行考验时,将与其余拥有团队卡的人同时进行同一场考验,其结算奖励会不定额提升。

  (通过考验,有一定几率会获得团队卡,但只限自己使用)。

  2。界面区域——天赋树???

  首次通过全部一轮七卡后,将解锁。

  离弃者水平:一卡(以通过卡数来判定)。

  伙伴:暂未拥有。

  团队暂无解锁,达到团队领地令开放。

  魔法:暂未拥有。

  卡牌:暂未拥有。

  3。界面区域——【???】:暂未接触。

  阅读完,法克朗又是弹出一条信息。

  离弃者,鉴于你为新手,以下是补充上述某些词条,具体划分了品质。

  [道具品质:

  无/稀有/罕见/独特/特权/象征/至高、唯一

  特殊装备:无品质评价,它们只带唯一的专属效果。

  物品属性品质:废品/黑铁/青铜/白银/黄金,通过特殊途径升华后,品质为——炼魔/符文/无缺(后面暂未解锁)。

  离弃者身体数值:f/e/d/c/b/a(分a-,a,a+三个阶段)

  卡牌具体内容:卡牌是一星至十二星(代表星宫不是为等级)。

  魔法技能分为:一阶至十二阶(代表神明十二维,不为等级)

  备注:以上力量体系一致,七种色彩,绿色,蓝色,紫色,金色,白色,黑色,红色,至尊彩色(限定),八种。」

  “唔,如此完整的描述,看啊,多么丰富广大的世界,这光是想想就是让我激动不已。现在,真的让我不得不兴奋起来啊,嘿嘿,但我想还是先去体验一下,新的卡片吧,开始转移,法克朗!”

  蔡细细记住关键信息,因此都激动地搓搓手。

  然后就是使用扭曲结晶,毕竟这玩意攒着跟傻逼一样,还不如看看提升后,身体会如何变化。

  体能d-,体质e+,感知d-,行动效率d。

  由此可以看出,正常人类的身体数值并不算很高,要知道蔡本身的强度就已经算是人类顶级的数据。

  嗯,这就好了?感觉变化不大……他挠挠头,又是活动关节,只觉得身体暖洋洋,轻松不少。

  好啦好啦,反正提升就好,蔡又准备在卿龙出来后,自己也完成第二次考验。

  随后,蔡得意地点了界面的【回归中转站】,强烈的眩晕感袭来,他在公园漫步的身躯也炸作了礼花,散落在四处。

  那里甚至还有一个剥好的橘子遗留在原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伪神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伪神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