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世界微尘里
su2020-10-24 14:243,338

  一场春雨,淅沥沥地下了三日有余……

  阁内的女子持着一卷发黄的书册,作道姑打扮,坐在案前,细细品读……

    残阳西入崦,茅屋访孤僧。

    落叶人何在,寒云路几层。

    独敲初夜磬,闲倚一枝藤。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吾宁……爱……与……憎……”女子轻声读了出来,不觉起身推敲,出神之间险些打翻案上的笔架,慌乱之间笔架上未干的羊毫沾湿了册子,女子惊呼一声“呀!”又快速捂住嘴,生怕自己的慌乱动静被门外经过的师妹们察觉。

  “宁双师姐……”门外传来怯生生的一声喊,女子迅速收起册子,下意识地捋了捋外袍,侧立在门内,声音清冷:“何事?”“师父出关了,召您去五龙殿……”不知为何,门外的声音越说越小,透出一股子浓浓的惧意来。这个被称为宁双师姐的女子紧了紧眉头又松开,道:“知道了,我这就过去。”门外的声音如释重负地应了一句“是”,半透明的宣纸窗外,模模糊糊的玄色身影迅速退下了。

  宁双原地盘桓了几步,担心将册子放在房内被人翻了去,干脆将册子纳入袖中,预备在去五龙殿之前,先把册子藏在竹林里。宁双匆匆行至竹林,遇到不少同门师妹师侄,也都只是简单颌首甚至是视而不见。难道她就不怕别人发现什么吗?不会的,因为她是宁双师姐。

  宁双是五龙宫三清道人聿施的二弟子,更是当朝唯一一位公主,在这个道家盛行的年代,只有尊贵的女眷才能入道观清修。父皇年迈,一众皇兄们虎视眈眈,外朝内宫皆是暗潮涌动,父皇的身子每糟糕一些,那些藏在角落里的阴影就逼近一些。一日早朝,父皇突然晕倒在了大殿上,满朝哗然。宁双被唤去同兄长们一同跪于榻前,她哭肿了的双眼里看到那些皇子、妃嫔们的虚情假意——有的在为自己的将来哭,有的在为了孝道而哭,还有的……怕是高兴得哭了吧?

  父皇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自己唯一的女儿——沐鸢公主出宫,入道观清修。那时候,宁双含着眼泪却不曾让它滴落,她紧紧攥着父皇的手,父皇告诉她:这是父皇唯一能为她做的了。

  从那以后,宫里少了个沐鸢公主,五龙宫里的三清道人聿施座下,多了个二弟子,唤作宁双。

  远离内廷纷争的沐鸢,潜心修道,过着寡淡而自律的清修生活。师父见她安分度日,渐渐将一些事物教于她,在这漫长而日复一日的生活里,宁双渐渐成了五龙宫里的主事,和大师姐一同管理道观里的琐事。

  而宫里的事情,宁双对那些权力、恩宠毫不在意,她只在乎父皇的身体。师父也会每隔一段时日,告诉她一些从那远处的高墙里传来的消息。

  宁双将那册子放入掏空的粗竹竿里,盖上竹盖,四顾无人,便走开了。这个粗竹竿是宁双无意之中发现的,原本以为是哪个同门师妹藏物件的地方,宁双细细观察了近一年,那个竹竿里都没有人往里存放过东西。或许……掏这个暗格的人,已经不在了吧……

  这卷册子是师父闭关时从师妹处收来的,宁双还未按例销毁,自己却忍不住读了起来,如今师父出关,虽说不可能有人去搜她的屋子,但宁双一想到这册子是道观里不能有的东西时,就不免紧张。只能先藏在这个暗格里了。

  宁双穿过竹林,踏上青石板,绕过一片药草地,过了两座石板小桥,来到主殿,师父正坐在蒲团上打坐,今天大师姐带了芜秋师妹下山采买去了,自当是宁双来恭候师父出关的。

  “宁双给师父请安。”即便是师父背对着她,宁双的礼数也是周全得无可挑剔的。

  “起来吧,宁逸呢?”师父的声音透露着混沌的空灵,就像是从穹庐顶上传下来的一样。

  “回师父的话,今日宁逸师姐带着芜秋师妹下山采买去了,卯时便出发了。”宁双垂着眼站了起来,恭顺温和。

  “算算时辰该回来了,雨天湿滑,你遣几个师妹去迎一迎。”师父即便是阖着眼背身坐着,都好像能洞察一切一般。

  “回师父的话,已经安排了素秋师妹和静秋师妹去迎了。”宁双早已安排妥当,这些事情对于宁双而言,早就是家常便饭一般了。

  “好孩子,你打理得很好。”师父指了指身边的蒲团,“与为师一道。”

  宁双毕恭毕敬地坐下,阖上眼,开始了漫长而宁静的思索。

  宁双初来五龙宫之时,打坐时总能睡着。师父也一视同仁地罚她跪罚她抄经,后来日子久了,也就坐得住了。她算不得悟性高的,功课都能完成但绝不是做的好的那种,这也免不了罚,但好在恭顺有礼,宁逸师姐又总像个老母鸡一般护着自己,她在这里的日子过得安稳而毫无波澜。清粥素食好过那高墙里掺了药的珍馐,赏罚分明好过那高墙里的口蜜腹剑——父皇当年为她做了最好的安置。

  “宁双!师父!我回来啦!”很远的地方传来熟悉的声音,宁双从静坐里抽回思绪,听到那喊声由远及近,眼看就要到眼前了。

  “嗵”地一声响,她知道她这个样样都好独独改不了莽撞脾气的师姐又闯祸了。宁双回过身一看,只见宁逸扑倒在地上,外面的阴雨天,来来往往的鞋底沾了泥泞,地怎么都是不干净的,这不,宁逸的脸上刚好沾了半扇地上的鞋印。缘是雨天路滑,宁逸听说师父出关了、宁双同师父一道,一路跑着回来的,到了殿门口,却被门槛绊了个正着。

  “胡闹!”师父的声音里多半是怒气,少半是笑意。她的这个大弟子,不该是将军府里的千金,应该是江湖里的浪荡客。

  宁双的师姐可的的确确是来头不小,护国将军家的幺女,老将军家就这么一个独女,还是老来得子,自然是宠爱如珍宝,可就这么个幺女,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愁煞了整个将军府,只得早早拜了聿施师太为师,好磨一磨性子。虽然老将军年迈早已是个虚名,但当年的功绩仍在,依旧是一等一的贵臣。前几年老将军去了,宁逸被家中几房分家产的事闹得一脑门子官司,未满孝期就卷铺盖回了五龙宫,看这架势,是要在这里待上一世了。

  宁逸毫不在意地抹了把脸一骨碌爬了起来:“我这不是怕师父您老人家出关了瞧不见您最心爱的大弟子,着急前来给师父请安嘛~”顺着话茬,宁逸一把抱住聿施师太的大腿,丝毫不介意师父满脸的嫌弃——整个五龙宫,能这般混闹的,也就只有宁逸了。

  “对了,宁双,我下山听集市上的人闲聊,说是如今局势有变,废太子又回宫了。”宁逸当着聿施师太的面儿神秘兮兮地拉着宁双开始咬耳朵。

  “宁逸!莫要跟你师妹谈论这些!”什么能逃得过师父的耳朵?

  “哎呀师父~这毕竟是宁双的家务事,总得让她知道的嘛~”宁逸压根儿也没打算背着师父说,不然她一定是拉着宁双回屋里去说。

  “师姐,那不是我的家务事。”脱口而出后宁双觉得自己态度似是有些强硬了,“只要父皇……皇上龙体安康,便是咱们臣民的福分了。”

  看着宁双这般小心翼翼,宁逸免不了心疼万分,一把搂过垂着目静立的宁双:“你爹对你多好呀,我每天打坐也都在替你爹祈福呢~”

  “宁逸!没大没小!”眼看着师父手上的浮尘就要落在宁逸身上,宁逸一把拉住宁双就跑出了大殿。

  宁双跟着师姐一路小跑,跑过两座石板小桥,踩着药草地里的小径,穿过青石板,径直来到宁双的寝屋,宁双匆匆瞥了一眼那片竹林,又不知如何支走宁逸。

  罢了,平日里鲜少有人去那片竹林的。

  宁逸神神秘秘地把宁双拉进寝屋,关上门窗,仔细张望着外边。两人的寝屋并不挨着,其他师妹们都是或二人或三人一室,只她二人是独住的。

  “师姐,这是怎么了?”宁双看着宁逸奇怪的举动,不觉心慌,难道她发现那本册子了?

  宁逸确认外边没人,一转身就好像虱子上身了一般从衣领、袖子、鞋袜处掏出一堆小玩意儿,有胭脂盒、小穗子、桂花头油……还有小糖人!宁逸一边献宝似地捧着塞到宁双怀里,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本来想给你带那热栗子的,可是太香了,师父一定能闻出来!下回你就跟我下山采买去,带你吃够了再回来!”

  宁双看着手里那只有些变形的糖人,师姐每次从山下回来都会给她带不少小玩意儿:“师姐,师父知道了,少不了要挨罚的……”

  宁逸急忙打断了宁双的念叨:“之前是我太大意,带回来的东西太招摇。”宁逸换了个姿势躺在宁双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上,“再说了,师父心里疼你,知道那是给你买的,即便是罚了打了,也没见她把东西收走不是?”宁双松了一大口气,那册子,之前可就摆在枕头底下。

  宁双看着怀里漂亮精致的一个个小匣子,有些犹豫,宁逸干脆凑过来拿起一个打开,是桂花头油,那香味别提多好闻了,宁逸举着小匣子在宁双鼻子前来回转悠:“就说喜欢不喜欢吧?”看着宁双惊喜的表情,宁逸盖上匣子又塞回宁双怀里,“喜欢就收好了!我走啦!采买的东西还没入库呢!”说罢一阵风似的走了,留下宁双抱着这一堆小玩意儿独自发怔,回过神来的宁双赶紧找地方把小玩意儿们都收起来。那只变了形的小糖人,宁双特意找了个单独的长匣子,垫上丝手绢,小心翼翼地把糖人安置在了里头。

  师姐,你和师父对我真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