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金丝雀
悠闲羽2021-05-01 11:303,130

  川国帝都,暮色四合,帝都的宫殿在灯火映衬下,别有一番风味,交织成她从未见过的色彩与繁华。

  洛小攸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身处后宫庭院,像金丝雀一样,再也飞不出笼子。可惜,她还不是金丝雀,只是一只不知名的野鸟。

  毕竟,‘后宫’这个词几乎没怎么出现在洛小攸的脑海里,她曾认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跟后宫扯上关系。

  她还是比较熟悉江湖,因为她来自江湖。

  对于宫廷,她倒是想过,想的是自己有朝一日,能像武功绝顶的江湖前辈一样,可以在王宫里自由来去而不被发现,在王宫大殿上饮酒揽月,笑看天下。

  但她此时身处在传说中的后宫里,这是洛小攸到川国后宫的第一天,有些不知所措。对她来说,这是异国他乡的后宫,因为她来自南陆王朝。

  南陆王朝与川国占据了洛林山脉与寂荒山脉之间的广袤沃土,曾以中部的天亘山脉作为边界,但两国之间自立国以来就争斗不断,南陆王朝的君王多是好战者,经过百多年的战争扩张,天亘山脉甚至以东八百里的土地已完全归属于南陆王朝。

  而川国东侧的寂荒山环境恶劣,多是荒地,寸草难生,寂荒山的山民食不果腹,多次袭击抢劫川国的民众。两国多次商谈,最终川国退让寂荒山以西的两百里土地让寂荒山山民耕种,寂荒山山主与山民对川国心怀感激,至此两国交好。

  历经百多年的动荡,川国和南陆王朝国土大概相当。两国争锋相对、战争频繁的局面止于三十年前,正是两国现任国君即位的第二年,两国停战,商贸互通。到现在,两国均人丁兴旺、百业繁盛,一派平和。

  但近年来,南陆王朝的王上年事已高,大王子南子陆野心勃勃,暗中派了不少探子深入川国,大有重燃战火之势,若他即位,不知这和平的局面还能维持多久?

  然,川国也面临新帝即位,大典将在两个月后举行。而这位即位的储君正是让洛小攸身陷后宫的“罪魁祸首”。

  她并不是因闯川国帝宫被抓,也不是代替谁和亲。而是因为一场赌约,洛小攸自己把自己赌输了,堂堂江湖儿女,怎可出尔反尔,只能愿赌服输,跟随那个人前来川国的帝宫做妃子。

  那个人叫川珺,洛小攸认识他时,并不知晓他真实的身份。不过,两个月后,他就是川国的第七位川帝。

  在他还未登基前,洛小攸还不是他的妃子。

  他说:“我先完成川帝继位大典,把权力握在手里,才有实力娶你呀!”这两个月,他都要忙于继位之事。

  对于这事,洛小攸并不在意,甚至暗中欣喜,最好不要成为他的妃子。虽然愿赌服输,但她准备隐忍,安心搞事业,有朝一日,她一定要飞出这帝宫,回到她的江湖去。

  她这一辈子的愿望并不是飞上枝头当凤凰,而是在江湖中成为一位让人闻风丧胆的女侠,这也是她跟师兄尤小浪的赌约。

  至于因川珺的那个赌约来到川国的后宫,以及之后会在后宫发生什么,这并不在洛小攸的人生计划中,而这一切突然就闯进她的生活来,打乱了她游历江湖的计划。她才在江湖混了五个月,不甘心就这么一辈子困在这里出不去。

  洛小攸不禁要责怪一下川珺,谁让他最后一刻才告知自己他的身份。出门在外,就不能坦诚相交么。我当你是兄弟,你却想让我做你媳妇。

  呆坐无聊,洛小攸登上后宫最高的楼阁——梵月楼,这里离天上的星最近,亦可看到川国帝都的繁华夜市,灯火辉煌、流光溢彩。洛小攸被夜色吸引,暂忘烦忧。

  绚烂的色彩与繁华的夜景,只有她一人独赏,看久了,便由一开始的自由变成落寞,在这个陌生森严的帝宫里,她稍熟悉一些的竟只有川珺,但一早川珺将她安排在梵月宫后,一整天便再也没见到他,现在情不自禁还有点想他。

  灯影斑驳,洛小攸依稀在灯光里看到川珺的身影,不由暗笑自己傻气。迷离的光影里,自己也跟着迷离。

  洛小攸抬头看了一下夜空,今晚的夜色,跟初见川珺的那晚也差不多吧!

  四个月前。川国与南陆王朝的交界——川陆江及天亘山脉北端交接处。

  夜色如练,耳边有低低的呼啸。

  洛小攸感觉浑身酸软,脑袋昏昏沉沉,四周还在晃荡,仿佛置身在一条漂泊沉浮的船上。

  确实,洛小攸正身处在一艘海船的暗仓里。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昏睡了十个日夜。

  月光渗透窗户的空隙倾泻下来,洛小攸缓缓睁眼,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捆得结结实实,不由感叹一声“江湖险恶!”却发现自己发不了声。

  她努力回想这是为何,何以落得如此下场?

  一开始,怎么也想不起来,许是药效太猛,这种不知所措的无知感令她不安。

  想了许久,才忆起一些。原来,她来自南陆王朝西侧的洛林山脉上的洛林山,自幼随师父修炼习武,还有个师兄叫尤小浪。

  一个多月前,师父抛弃了师兄妹俩,让两人自生自灭,自谋出路。于是,她和师兄瓜分了师门薄产后下山闯江湖。

  下山不久,她就和师兄分道扬镳,打赌看谁先在江湖上扬名立万。

  她仗着自己不错的武功及看家本领——制毒下毒,认为自己在江湖上扬名指日可待。

  但,她还是太高估了自己。与师兄分开不到两日,她便认清自己,想靠武功出人头地,这辈子大概是没有指望了,江湖上武功高强的人多如牛毛,她还不是其中之一。

  于是,她换了条路,果断选择靠毒药来安身立命,闻达于江湖,毕竟这样竞争压力小了不少。

  没想到,还是栽了。她还没有给人下毒,却先中了别人的毒。关键这毒她见都没见过,让她一躺就躺了十天,药性之强,她自己都佩服。

  她发誓自己此次如若命大,得以逃脱,一定要勤奋钻研,努力提高自己的看家本领。

  临行前,她带了一柄普通的剑和三片金叶子,现在,剑已经不再身边,金叶子用掉一片,剩余两片也被人顺走了。

  洛小攸值得庆幸的是,那人只是劫财,没有劫色劫命。但她没想到的是她即将被贩卖。

  不久,她感到有人靠近,紧闭双眼后,便感到有一人重重摔在她身旁。

  待脚步声远去,她再次睁眼,看到一个跟她类似被五花大绑的男子躺在她身边,一动不动。

  月光洒在他英俊的脸庞上,更显得清雅,洛小攸一时看得入迷,决定带他一起逃离,彰显侠女风范,那时没想到此后隔三差五的便会遇见他,最后还被他套路,若料到今日的局面,洛小攸当时绝不会自找麻烦。

  正当她直勾勾盯着他想办法时,他醒了,眼神锋利,与那张英俊儒雅的面容极不相符。

  当时场面一度尴尬,她想解释,却发不了声。两人相持片刻,发现处境相似,到后半夜时,洛小攸勉强恢复力气,两人合作无间,割断绳索,欲逃脱时发现身在船上,周围夜色茫茫,如今晚的夜色,星子寥落。

  洛小攸想得入神,忽感周身有异,惊讶回头,便看到川珺,他的眼眸里闪着温柔的光,不似初见洛小攸时那般锋利。他趁洛小攸转头之际,给她把披风系住。

  川珺眼里含笑,温柔说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机警程度这般,确实不适合在江湖上混,跟我回宫实乃明智之举。”

  “想你呀!”洛小攸似笑非笑,食指戳在他的肋骨上,将他推开,“像你这般奸诈之徒,最好也不要在江湖上混,不然,早晚得粉身碎骨。”

  川珺听闻,不怒反笑,知道她说的是打赌那件事,“赌局是你情我愿的,愿赌服输喔!之前那次你赢了我说要恢复自由身,我不是说到做到了么。后来这次你输了,难道不应该遵守承诺么?”

  “我不也遵守了么,现在不是站在这儿。”洛小攸虽这样说,脸上却并不愉悦。

  “是,不愧是信守承诺的江湖儿女。有点小怨气也是应该的,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反正你是我的人,想打想骂随你啊!”川珺一脸坏笑。

  洛小攸听闻这话,确实想要揍他,但她才不会随他心意,何况他是川国的储君,这是他的地盘,孤立无援的她可不想惹什么风波。

  经过彼此的斗嘴,洛小攸觉得寂寞消散不少。作为江湖儿女,本是四海为家,然而她今日进到川国的后宫,那种江湖儿女的洒脱荡然无存,没由来的孤寂、惶恐袭上心头。

  川珺见她不接话,换了个话题:“我给你带了糕点,在寝宫里,要不要去尝一尝?还是想在这儿吹风看夜景,想看的话,我也陪你啊!”

  洛小攸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吃、不看,我要回去睡觉!”

  “我也可以陪你喔!”川珺一脸戏谑。

  “不需要!”洛小攸侧过身跑开,川珺紧随身后,“跑慢点!”

  两人一前一后,跑得不快,川珺故意留出一段距离,好让她不必急忙跑开。灯影星光晃在两人身上,川珺与洛小攸的距离始终一直保持着她的影子那么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