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赌局
悠闲羽2021-05-01 17:004,045

  川珺追逐着洛小攸的影子,不紧不慢,他脸上的笑容时隐时现。

  星光下的自由追逐,对他来说,无疑是快乐浪漫的。洛小攸本应该像这般在江湖上自由驰骋的,但还是被他带回帝宫。

  他也不知道这是错是对,他不确定,所以,他只好抓住能抓住的,不留遗憾。

  至少目前,他不后悔。因为这是令他心动的女子,想奋不顾身的抓住她。

  再过两个月,就是他二十五岁的生辰,洛小攸是他这二十多年来唯一动心的女子,他也不知道为何,许是她身上有那种江湖气,自由不羁,是他这一辈子无法企及的,于是,便想把她束缚在身边,以为这样,自己便也拥有了。

  川珺也曾向往江湖,奈何家里有帝位需要他继承,他无兄弟姐妹,这份荣耀的重担他无法推卸。

  川国向来有“一帝一圣”的说法,“一帝”是指川帝,是川国尊贵的君王;“一圣”是指川圣,川圣极少入世,自小便潜心在帝宫后的那座被尊为川国圣地的紫川山脉中修行武功术法,自有其使命。

  川帝川圣一般从上一任川帝的子女中择优选取,川圣的继承者男女皆可,重在天赋秉性,若王室子嗣零落,则川圣可暂缓选取,亦或从川圣和圣后的子女中选取。

  现任川圣是川珺的伯父,他自小到大,只见过川圣两次,每次见面,都惊叹伯父的精湛武技和那份淡泊潇洒之气,以及不变的容颜,令他怀疑伯父是否修炼了什么不老之术。

  他惊奇的还有很多,比如川圣的使命是什么,紫川山脉有何秘密,竟然川帝都不可随意进入……

  可是这一生川圣注定与他无缘,两个月后,他得老老实实的继承川帝之位,他所向往的江湖也与他无关。

  但他还是庆幸,他能到江湖上去走一遭,还遇到了洛小攸。

  川国储君一般在二十五岁即位,接任川帝,之后上一任川帝及帝后则可出宫游历归隐或是在后宫安享晚年。

  储君在即位前需到民间游历一番,少则半年,多则一二载。

  然,川珺作为川帝的独子,备受各方宠爱呵护,他极想出宫游历,却受各方阻挠,担心他出意外,于是一拖再拖,最后无奈,拖到即位半年前才让他出宫,游历四个月坚决让他回宫。

  四个月的时间,并不长,但他多次遇到洛小攸,让他难以忽视这莫名的缘分。

  初见她是在川陆江上的一艘船里,那时他出宫不久,被南陆王朝大王子安插在川国的探子盯上,准备劫他。川珺索性将计就计,假装被劫,想揪出探子背后的首领一网打尽,但中途出意外,被庆王萧星拖后腿,不仅没抓到探子头领,反倒是他真被劫走。

  当时两人处境相似,后来一路被人追杀,有逃命的交情,算是生死与共。逃至川国境内,有人前来接应他,而洛小攸也正好潇洒离开。

  一路相伴相助,偶尔也吵吵闹闹,作为两个刚混江湖的少年,都看过彼此的笑话;有时两人都自命不凡,遇到分歧也是各执一词,决不妥协,但终究两个人的行程比一个人有趣得多。

  本以为两人就此相忘于江湖,偏偏没多久川珺就再次遇到她。再见的情景让川珺每每想起都忍俊不禁,她不知何故扮成了乞丐,弱小可怜,他一时竟没辨认出来,习惯性给予施舍,没想到反被她抢劫一空,趁乱逃脱。

  等他从人海里挣脱出来,只好自认倒霉时,洛小攸却出现了,拎着他的钱袋子在他眼前晃,得意的说“你这混江湖的本事没怎么进步嘛!”眼前的这一出原来是洛小攸跟几个江湖人打赌输了的惩罚,算是一出恶作剧。

  但这一遇只是匆匆片刻,叙旧都来不及,他惊喜的心情瞬间就被洛小攸一句“有缘江湖再会!”击溃得荡然无存,原来对洛小攸来说,离别如此容易、如此潇洒。他真学不来,难道他对她来说真只是个过路人?惹得川珺陷入自我怀疑:是自己被忽视还是自己不习惯这种潇洒不羁的离别。

  他只能苦笑摇头暗自神伤,多少有些失望。然而他与洛小攸还果真有缘,竟让他再次遇见,而这次遇见让他有种莫名的心疼,她被人打伤贱卖,他买下她抱起时看着她那奄奄一息的模样,心底的愤怒烦躁由内而外蔓延到脸上,令与他同行的萧星都感到恐惧,后来萧星说他还从未见过他这般模样,脸色差得让人害怕。

  但更让萧星害怕的是将洛小攸带回客栈的那几天,川珺衣不解带、不眠不休的守着她,直到她脱离危险、渐有好转。萧星这个纨绔富贵王爷算是看明白了,曾暗中找川珺道喜,说他终于开窍了,出宫游历一番还能带个心上人回去,终于不用到即位大典后随便找个人凑合。

  川珺一开始还不想承认,只说是江湖朋友;后来算是在萧星的开导下终于承认自己对洛小攸别有情思,两人想了几个法子准备带她回宫,川珺更是寸步不离、嘘寒问暖。

  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洛小攸压根没有察觉到他的含情脉脉,也没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她当时一心只想闯江湖,告诫自己下次可不能再这样认栽。

  于是,洛小攸养好伤,道谢准备离开。但川珺不想放她离开,开玩笑说他花了大价钱买下她,可不能就这样便宜她。

  洛小攸想想也是,决定还清赎身钱再走,可没想到川珺坐地起价,几日下来她欠得更多,洛小攸从赌坊里赢来的钱根本不够,最后逼得她只好跟川珺赌,川珺也没想到洛小攸的赌技比自己略高一筹,再加上洛小攸千方百计、铁石心肠的想要离开,川珺也只能愿赌服输,笑着放她离开。

  他感叹着情深缘浅,快要坚信“爱是成全”、心如死灰回到帝都时,洛小攸兜兜转转又出现在他面前。让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戏耍一般,既然逃不过,那不如再放手一搏。

  好在这次一个月的时间,他们都一块儿相处,洛小攸身旁还有个刁蛮的富家小姐,后来知道她是外城的文家小姐名叫文涣。洛小攸初到帝都时曾到她家做了几天的后厨丫鬟,就被小姐撺掇着带她去闯江湖,流浪不过几日,便遇到了一路折返准备回宫的川珺和萧星。

  结果相处不过月余,文涣小姐就沦陷在萧星这个纨绔风流王爷的怀里,让洛小攸恨铁不成钢,多次数落她胸无大志,说好要一起闯江湖,才一个月就倒戈,沉沦在浓情蜜意里。

  而文涣也毫不客气的怼回去,说女子还有什么是比找到个好归宿重要的;且文涣还打算一起把她拖下水,泡进蜜罐里,明里暗里和萧星撺掇她和川珺。

  有了两人的助力,川珺想退却都不容易,且萧星这个纨绔王爷对帝都好玩、热闹的地方了如指掌,讨女孩子欢心的法子层出不穷,成功哄得文涣投怀送抱的功夫也让川珺深深折服。

  但三人的共同努力依然没法撬动洛小攸那颗坚如磐石、铁石心肠的鲜活心脏。萧星不想认输,迫于无奈,只得给川珺出了个馊主意,就是先把她拐回宫去,再慢慢融化她。

  萧星旁敲侧击对川珺说“这次错过,可能就真没机会了。”毕竟不久他还真得回去继承帝位,这都已经快逛到家门口了,于是,川珺又堵了一把。

  他找了个江湖人喜欢集聚的赌坊酒肆叫‘四两铺’,江湖上的茶客、酒客、赌客都喜欢往这儿聚,老板也喜欢跟江湖人打交道,从没人敢在这店里犯浑,例如欠债、发酒疯、闹赌场、摔杯砸桌之类的。

  当着众多江湖武林同道的面,川珺和洛小攸赌了几把后,各有输赢,川珺说不尽兴,想换个玩法。洛小攸没料到这是他的套路,欣然答应。

  玩法变了,赌注也变了。赌客、酒客、店家听闻川珺的赌法之后满堂喝彩,因为川珺要请他们喝酒,赌法就是猜店家所藏佳酿的双单,赌输的一方要答应对方一件事,两人先各自写好要对方应答之事藏在两个赌盅里,当然这件事需在情理之中,绝不会是伤天害理之事,在座之人就当是见证人;而酒钱则算在赢家身上。

  洛小攸一听,兴致也高,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爽快应战。

  四两铺老板一听也乐开花,他家店铺所藏酒量虽然不及大酒楼,但所藏各类等级的酒全都售罄,算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而且酒量的单双,他一下子也没法说准确。当下就召集店里所有伙计清点窖藏,一坛一坛全都端上桌,店里客人早按耐不住肚里的馋虫,嘴角上扬,眼里全是饥渴。

  川珺押双数,洛小攸押单数。其实,川珺对于输赢倒不在意,大不了另想他法,但萧星不乐意,非要放豪言壮语说一定会助他赢得美人归,因为距离川珺回宫只剩五日,可耽误不得。

  萧星早已做好万全准备,在店伙计中、酒窖里安排妥当,甚至外面还安排了人手及美酒,一定要凑个双数。但没想到这些江湖客作为见证人,很严谨公正,每一环节都有人盯着,很难搞些小动作。萧星暂觉无从下手,只好暗中另寻机会。

  随着一坛坛美酒端上,大家心情也随之起伏变化,甚至觉得自己就是参赌之人,一边喝着酒一边暗自较劲期盼着结果,完全没享受到看客的轻松,反而沉浸在赌乐刺激中。

  “两百零七……”店老板一声清脆的报数似乎要揭晓最终结果。

  萧星说道:“老板,他们可是要你店里全部的藏酒哦,不会哪里还有私藏吧!”

  “客官说的是,这是小店的窖藏数,当然还埋藏着几坛多年的好酒,既然是这么尽兴的日子,自不好私藏,扫了大家的兴致。”遂吩咐小厮去挖,有几个江湖客也跟着去做个见证。

  最终十坛酒端了上来,老板又从自己房中将珍藏的两坛酒也取了出来,共十二坛,双数,加之前的单数,最终还是单数。

  洛小攸得意的向川珺挑眉。

  萧星自始至终没找到机会下手,正想法子在紧要关头把局面扳回来。

  但这时老板扫过小厮挖上来的十坛酒,目光如炬,紧盯其中一坛,走过去道:“怎么这坛也挖出来了!”

  挖酒的小厮不知老板此问,当时所有酒就埋在一块儿,自然一并挖出,此时都还没揭去封泥。

  老板赔笑道:“不好意思,各位,小店所藏酒数都在这里了,最终是两百一十八坛,双数!”

  当下就一片反驳声:“怎会是双数呢,老板,你不会喝大了记不清吧!嘿嘿!”

  “没记错,这坛子里并不是酒!”老板知道必须眼见为实,不然难以服众。他揭去封泥,打开酒坛,小心翼翼拿出里面所藏之物摆开,只见是些珠钗首饰。

  众人一阵笑谈,只当是老板的私藏,不以为然,亦不做深究。老板准备解释的唇舌也紧闭起来,心想这故事不说也好,到底保留住了。随后跟随众人向川珺道贺感谢。

  结果一目了然,双数,川珺赢,酒钱落在他上。

  众人吵笑着看川珺提前写好的要求,好让洛小攸应下。

  老板拿出纸条打开,不知该如何念这要求,有几个暴躁焦急的赌客没耐心,从老板手中拿了纸条摊在桌上,只见上面写着四字“以身相许”。

  众人哗然,拍掌叫好道喜。有些给外围的客人念着字条上的字,有些催促洛小攸答应,有些则暗中嘀咕说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招……

  这次轮到川珺向洛小攸挑眉,洛小攸骑虎难下,愿赌服输的理她懂,但没想到川珺的要求居然是这……今日若不兑现承诺,只怕以后在江湖上很难混,想到这里洛小攸就生气,明显被川珺摆了一道,虽然有点不甘心,但还是当着众人的面答应了,大不了之后再想个法子算这笔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