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鸿门宴”
悠闲羽2021-05-02 17:303,336

  洛小攸梳洗时,川珺已着人备好早膳。

  “清晨天还不热,想不想出去逛逛?”

  “你今日没事情要忙吗?”

  “有啊,就是陪你!”对于川珺来说,现在头等大事就是将洛小攸稳住,让她放下戒备,安心且自愿留在宫里。

  用过早膳,川珺便带洛小攸在近处的宫殿及花园闲逛,泛舟荷池。

  时值盛夏,荷香四溢,并蒂双莲引得洛小攸啧啧称奇。

  天气渐热,洛小攸采了一把莲蓬和几支荷花便随川珺回乾安殿。

  今日所览,只是帝宫一角,洛小攸想逛遍帝宫,还要花不少时日。

  但来日方长,距离册立大典还有两月,目前川珺所想是每日带她游览两三个地方,这样,洛小攸在宫中便不会觉得烦闷,不至于总想着出宫。

  如此三四日,洛小攸每日都见到不同的风景,流连忘返,每天都向川珺打探次日的行程,川珺总打哑谜或是给些线索让她猜测,翌日再一一揭晓答案,每令她好奇不已。

  这几日,洛小攸都是蹭住在乾安殿,与川珺同吃同住,渐渐适应宫里的生活。

  而洛小攸也知道川珺的书房是不能随便进出的,但她自己却是例外,谁让川珺宠她呢,但她一个人时,便不敢那么造次,毕竟之前她在书房时,川珺都陪同在侧。

  这日,洛小攸醒来,没有像往日那般见到川珺,问了宫女才知,原来是被川帝一大早就召了过去。

  洛小攸一个人无聊了大半日,直到傍晚也没有见到川珺人影,倒是有一个年纪稍大的宫女,身后跟着六人来到安乾殿,乾安殿的人看上去对她颇为恭敬。

  洛小攸看着她们像是朝自己这边走来,直到她走近了,宫女方晴对洛小攸介绍说:“这是帝后身边的容羽姑姑。”

  容羽向她施了一礼,极为客气道:“帝后有请洛小姐到知谏殿一叙!”

  洛小攸一听,觉得帝后不会是要摆鸿门宴吧。但当下也只能随容羽前去。

  一路上,洛小攸在想,她嫁给川珺这事,帝后总得点头吧,不然这后宫怕是没有她的立足之地;若帝后不同意这桩婚事,那么她嫁给川珺这事就不算是她违约了。怎样让帝后不同意呢?举止不得当、犯错……

  但是,洛小攸又想到川珺昨日带她去游览的地方,特别是这帝宫的药圃药库,那么多医药典籍、药材药具等,对她今后研究毒药的事业是大有裨益啊,若就这样离开帝宫,简直太可惜……

  这么想了一圈,洛小攸觉得有些头疼。算了,听天由命吧!

  不觉间,知谏殿近在眼前。知谏殿乃历代帝后所居之所,洛小攸心想自己这辈子怕是没有机会住知谏殿,去见识见识也好。

  但洛小攸不知道的是,川帝与帝后鹣鲽情深,帝后平时都是随川帝居于正乾殿,只在知谏殿偶尔宴客。

  洛小攸跟着容羽踏进知谏殿,仍左顾右盼,像跟着川珺那般东瞧西顾,只是不敢问。其他人谁不是规规矩矩的,方晴跟在洛小攸身旁,几次暗中提醒,但洛小攸压根没注意到。

  大殿内宫人正在布菜,容羽请她稍待,自己进去禀帝后。

  少顷,一名雍容华贵、仪态万方的女子在九名宫女的簇拥下款款而来,如众星捧月,看上去比她大不了几岁,洛小攸都看呆了,那人只是略施粉黛,穿了平日便服,却也气质卓绝、端庄娴静。

  洛小攸暗赞:果然不愧是帝后!自己真是万般不及。

  方晴及身后宫女皆一起朝帝后叩拜,洛小攸慌了一下,她进宫来从没学过礼仪,匆匆瞄了一眼,只见方晴和其他宫女的叩拜姿势不一样,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行礼,慌忙中学方晴的叩拜姿势,依葫芦画瓢照做,她是最后一个叩拜,动作也不标准规范,特别显眼。

  余光瞥见帝后向她走来,自己身体有些摇摆,好歹是练武之人啊,自己练武都没这般窘迫过,身体居然不受控制,感觉浑身绷紧,如临大敌。

  帝后轻抬她的双手,示意她起身,牵着她的左手引至席间,身后一众宫女方才起身。

  洛小攸只觉得帝后的双手嫩滑细腻,自己的简直不要太粗糙,被帝后握着一动不敢动,生怕割破她的肌肤。

  怎么她就没想到后宫妃子需要这样保养,想到只怕自己也做不到。她进宫前特地在文涣的陪同下去买了一本《后宫生存攻略》的话本,不知道上面有没有提到如何保养,主要她还没细看研究,刚进宫就水土不服,先适应了几天。

  洛小攸刚走神,便听到帝后温和说道:“洛小姐,尝尝这块糖醋脆鱼!”

  帝后亲自给她夹菜,何等荣耀!洛小攸都忘了道谢,遵从帝后的话小心品尝起来,只觉得那鱼微甜,香脆可口,嚼劲十足,令人流连。

  “可还喜欢?是否合口味?”

  洛小攸连忙说喜欢,帝后再逐一给洛小攸介绍桌上菜品,哪些是偏甜,哪些是偏香辣的,色泽搭配明艳、食材鲜嫩、做法多样,糕点、果脯、果子、饮品皆有,满满摆了一大桌。

  洛小攸恨不得一一尝遍、大快朵颐,奈何摆了太多,有些菜肴离她太远,她又不敢像跟川珺用膳时那般造次,何况这知谏殿的宫女还那么多,围绕在帝后和她身后以及桌旁的就有十六七人。

  帝后虽说是一起用膳,却不怎么见她动筷,最多就是给洛小攸夹菜。

  洛小攸知道今日来知谏殿并不是只为了吃饭,但又不敢开口直接问,而帝后只一直在跟她闲聊膳食。

  洛小攸再如何细嚼慢咽,也架不住一直吃,在她快难以招架这份热情时,帝后屏退了所有宫女。

  “听闻洛小姐和珺儿是在江湖上认识的,还要多谢洛小姐的一路照拂。不知洛小姐是哪里人氏?”

  洛小攸听闻正事终于来了,赶紧回道:“回帝后,民女来自南陆王朝的洛林山脉,自幼与师傅和师兄在洛林山上修行。”

  帝后听闻,微微色变。

  洛小攸明显看到了细微变化,谨慎小心问道:“请问帝后,有何不妥之处?”

  “哦,没有,并无不妥之处。看洛小姐的性子是个爽快洒脱之人,不愧是江湖儿女!”

  “帝后谬赞!”

  “你可知川国的帝后从不立他国女子?”

  这个洛小攸还真不知道,她只知道川珺跟她说过川帝即位后的第二日要立帝后,但她并不想要。于是她如实答道:“不知。不过,民女万不敢奢求帝后的尊位,请帝后放心!”

  洛小攸说得小心谨慎又云淡风轻,帝后看她也不似有想要帝后尊位的野心,而且对自己儿子的情思不浓。她心里释然片刻又紧缩起来,因为她明白自己儿子的心思,川珺回宫的那日就对她这个母亲吐露过洛小攸在他心中的分量,今日又与他的父君、一帮老臣据理力争。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喜欢的女子,做父母的也只能成全。

  帝后悠悠叹了口气,只微笑道:“今晚的膳食可有吃饱?”

  洛小攸也微笑着谢过帝后:“饱了,多谢帝后赐宴!”

  “还想多留你坐会儿,但天色将黑,想必珺儿回去看不到你该着急了,让容羽送你回去吧!”

  洛小攸如临大赦,遂告退。直到回到乾安殿,还在疑惑今晚帝后召见难道只是为了这么点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她也猜不到背后还有何事,便作罢。

  她在大殿坐下,问了宫女,才知川珺仍没有回来,坐了片刻,觉得有些无聊,起身到院中走动。

  院中有微风,吹动她的宝蓝色纱裙,这是川珺昨晚送她的衣服。空中飞舞的宝蓝色轻纱裹着她曼妙的身子,犹如一只蝶在月色下翩然起舞,纱裙上的繁花用银线镶边,此时银光若隐若现。

  这一幕,恰巧被川珺看见,只觉她撩人心弦。

  洛小攸回首,却被飘舞的轻纱遮掩住,让人雾里看花,想见不可得。

  轻纱飘落,洛小攸看到川珺,笑容绽放,向他飞奔而去。

  川珺看到一只面露笑容的蝴蝶精灵向他扑来,他已准备好将她拥入怀抱,以解这一日不见的相思,此刻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滋味他真切体会到了。

  川珺也以笑容相迎,右手已抬至半空,洛小攸却在距离他一尺的地方停下,川珺只好走近牵起她的手。

  “你终于回来了!”洛小攸稍有一丝开玩笑似的抱怨。

  川珺解释道:“我道歉好吗?今天事情太多,清晨都没来得及跟你说,是不是一个人太无聊,不会等我到现在都没用晚膳吧?我让人赶紧安排。”

  川珺这一日是马不停蹄的见了他的父君、母后、议事大臣,讨论继位、立后及洛小攸的事情,跟他们争辩了大半日。末了,带着一身疲倦出正乾殿后,又被祖母隆裕帝后叫了过去,老人家见回宫的孙儿才见过她一面后已四五日不曾来看望她,只好让人去请了。

  川珺本欲见了祖母后速回乾安殿陪洛小攸,却被祖母留下用膳,他也趁此向祖母说了洛小攸的事情,希望得到支持。表面上隆裕帝后对她的这个孙子从小是严厉要求的,但实际上对他极其宠溺。因此对于孙子想娶喜欢的女子这事,她是不反对的,甚至她同意川珺要立洛小攸为帝妃的想法;但立为帝后,她保持沉默。

  洛小攸赶忙制止:“不用了,今日傍晚帝后摆宴见了我,已经吃过了,吃得可撑了。”

  川珺有些惊讶:“母后见了你?对你怎样,说什么了吗?”

  “她就问了我是哪里人氏。然后给我介绍了一大桌菜。”

  “你如实说了?”

  “说了呀!行走江湖,本就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也是!”

  两人一路说着走进大殿,侍女都跟随在侧,其中一人手捧锦盒,后面有两个侍卫抬了一盆一人高的昙花往别处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