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文涣婚礼
悠闲羽2021-05-05 17:303,321

  翌日,文涣果然又是一睡不起,而王府那边的迎亲队已经出发。

  张灯结彩的文府大清早就开始忙碌起来,洛小攸倒也早早起床梳洗,她今日也要到王府去。一早起来她就喊了文涣,但文涣没睡多久,正睡得香甜,所以洛小攸没忍心吵醒她。直到时辰不早了,洛小攸和洁儿才费力将文涣拉起。

  文夫人给文涣准备了丰盛的午宴,嘱咐她多吃点,不然今天下午可得挨饿了。但文涣醒来又是一阵激动兴奋紧张,根本吃不下什么,只将文夫人亲手煮的那颗红鸡蛋吃了,其他菜就随意吃了一点。

  之后就是最为隆重的梳妆,喜娘和一众丫鬟忙前忙后,金叉簪花珠宝、胭脂水粉摆满了梳妆台,王府送来的银梳子和镶满珠宝的镜子就放在文涣跟前,文涣坐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洛小攸则替文涣在闺房的一个角落里烧待会儿烹茶的水,川国出嫁礼仪,必须在梳妆打扮后,待嫁新娘亲手烹茶敬祖宗、父母,为“谢恩茶”,再由母亲给女儿盖上盖头。

  文涣明显很是紧张,平日话唠的她今日没说几句话,洛小攸偶尔跟她说几句,让她分散注意力。

  嫁衣穿上的那一刻,简直明艳动人,之前文涣一直叫嚷着要试穿,可总不敢,只是轻轻的摸一摸,今日终于穿上了。腰间系着自己亲手绣的腰带及装了五谷的荷包,另一只荷包放进锦盒里,到时随新娘上花轿。

  文涣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喜悦中带着娇羞。烹茶的水已经烧开,文涣谢过洛小攸,按习俗给了洛小攸一封喜银,接过后续事宜。

  祠堂敬祖后,还未来得及敬父母,文府外鞭炮震天响,王府接亲的仪队已经抵达。

  此时,新娘尚有仪式未完成,两名喜娘各带一队丫鬟准备分头行动,一名喜娘和洁儿为首的那一队随文涣去给父母敬茶,另一名喜娘和洛小攸为首的这一队前往迎接王府的接亲队伍。

  洛小攸和喜娘到门口时,见到王府的接亲队伍皆在文府门外等候,代为接亲的是世子廖厥,穿着一身红装,脸上温和,给人温文尔雅的感觉。

  廖厥左右侧是迎亲总管和媒婆,身后跟着两名英俊少年,各执一个锦盒。

  文府的管家早就侯在一旁,这时来到喜娘跟前给过一封喜银,喜娘收下后才斟了六杯喜酒,由身后的两名丫鬟端在喜盘内跟着管家来到文府外,三杯喜酒敬过天地后,王府的迎亲总管递给管家一封喜银,再在两个喜盘内各放了一封,管家才将三杯喜酒分别递给接亲者廖厥世子、迎亲总管及媒婆三人。

  三人饮下后,另有小厮端了一碟喜糖出来,管家抓了两把分别放到两名少年手捧的锦盒内。

  廖厥左侧的那名少年手里捧的锦盒内是两个银壶,里面盛了喜酒,是给路上讨要喜酒的人准备的,这是川国的接亲习俗之一,当接了新娘后,折返的途中便会有人前来讨要喜酒,沾沾喜气,一般是家有大病初愈的或是久病不愈的、家有孕妇或是不久将会有婚嫁的、即将走马上任、搬迁或是远行……

  另一名少年手捧的是一个空锦盒,主要是用来给接亲者装喜银的,接亲结束之后这个锦盒便由这名接亲者带走。

  管家装好喜糖之后,乐队奏乐停止。喜娘带领一名丫鬟出来,丫鬟捧着一个喜盘,上面放着一大朵锦缎扎成的红花,迎亲总管率先给了喜娘及媒婆各一封喜银,文府管家也各给了一封,喜娘及媒婆才共同取过红花帮忙系在廖厥的左臂上。

  洛小攸看着这一切,脸上挂笑,心想这川国的接亲礼仪真是繁琐,才一个入门就有这么多仪式。

  正想着,又是一场鞭炮噼啪响。之后,廖厥、迎亲总管、媒婆、两名少年及六名使女终于进了文府的大门。围观群众拍手祝贺,但并不散场,还在等着看戏。

  进得文府不过十步,一行人停下了,迎亲总管给了管家一封喜银后,管家道:“请清水!”

  这时,一名丫鬟端了一只银碗来,里面盛满清水,喜娘接过银碗就朝廖厥的脸上泼去,寓意接亲仪式正式开始,接亲者代新郎受过,保持清醒,以后就要对姑娘家的一生负责了。

  洛小攸第一次见这样的仪式,心里紧绷了一下,生怕廖厥会板起脸来。

  但廖厥仍是保持着温和的笑容,朝文府的正厅鞠了一躬。礼毕,就有丫鬟给他递上整洁的手帕,廖厥接过将脸上的水珠擦净。

  接着,迎亲总管代表新郎一方给接亲者的廖厥递过一封喜银,算是谢礼。廖厥接下后放到了右后侧那个少年手捧的锦盒里。

  这一关过后,一行人得以前进,没走几步却又停下了,文府的宾客都围过来观礼,迎新总管又得给文府管家一封喜银。

  管家道:“上辣椒!”

  一名丫鬟端着一只盛有一串鲜红辣椒的玉碟走过来,红辣椒在玉盘的映衬下更显得红艳艳的,寓意今后的日子红红火火。

  廖厥拿起一根红辣椒一口一口嚼着,面不改色。洛小攸看得却皱起眉头,当她看到廖厥接过迎亲总管的喜银放进锦盒时,脸色显得红润多了,想来辣劲上头了,但他一声不吭,宾客纷纷拍掌。

  这次,一行人一口气走到了文府的大厅外,已有九名丫鬟各端了一只精致的瓷碗,里面盛了喜酒,寓意长长久久。

  迎亲总管照例给过管家一封喜银,廖厥才依次将九碗酒喝尽,赢得满堂掌声,收下迎亲总管的喜银装进锦盒。

  终于进得厅堂,洛小攸看见文老爷和夫人已在主座坐下,盖了盖头的文涣及一众陪嫁丫鬟在帘子后面静待。

  迎亲总管又将两封喜银递给文府管家,管家接过后一并将之前收到的喜银交给文夫人,文夫人起身转进帘后,将喜银交给文涣,文涣接过后递给洁儿,由她放进装了一只香囊的锦盒里。至此,表明新娘愿意上花轿,文夫人方才出来坐下。

  迎亲总管上前朝文老爷和文夫人行了一礼,道:“小的代东家前来接亲,向二老问好,请二老莫要为难佳婿!”说着向二人各奉上一封喜银。

  洛小攸看到二老接下喜银的手是颤抖的,脸上的笑容也不假,但是还是有一丝凉意。

  二老终于攥紧喜银,向迎亲总管点点头示意应允。

  迎亲总管这才高呼:“请接亲者代佳婿敬茶!”遂在管家的示意下给了洛小攸一封喜银。

  这时,帘后有丫鬟端了茶水出来交与洛小攸,这是新娘代新郎烹好的茶水,由洛小攸端给廖厥。

  廖厥朝文老爷和文夫人行了一礼,奉上茶去:“向二老请安!”两人接了茶呡了一口。

  媒婆笑嘻嘻扯着嗓子道:“恭喜恭喜!请新娘上花轿!”声音传开老远,宾客祝福声不绝于耳。

  大厅内的帘子拨开,两名喜娘搀扶新娘出了大厅,交由洁儿和媒婆搀扶,洁儿另一只手撑着王府送来的桐油纸伞。

  洛小攸已安排文府丫鬟将红灯笼交给王府的使女,此前的使女手持七彩灯笼,此刻接到新娘,便再执上红色灯笼。

  文老爷端上一只白玉三联瓶,三只瓶子连在一起,中间高,两边低,寓意将来母子平安,儿女双全,代表娘家对女儿的祝福。普通人家一般是陶瓷烧制的瓶子,但文老爷财大气粗,要给女儿最好的,为了淘这宝贝,想必花了不少功夫。

  廖厥一看,知晓这价值不菲,小心接过,这是最后一关了,定要更加谨慎。进文府难,出府更不易。前方已摆好一条细细的红毯,不时摆有马鞍、火盆、水盆、木柴等障碍物,示意夫家不要得意忘形,需稳稳当当的携手女方平安共度余生。

  接亲者要捧着这瓶子从这条红毯上走出文府,脚步不能离开红毯,否则新娘便停住不走,接亲者要重新走过。当然,瓶子更是需要保护好,若出现一点意外,那么今日这接亲算是失败了,只能让夫家另选吉日来接亲。

  是以,接亲者责任重大,一般都是新郎较为信任的亲朋好友且各方条件不俗的才能担此重任,谢礼也较为丰厚。但一般新娘家也不会刻意刁难,只是遵照一般礼仪习俗罢了,图个乐子。

  这些对于习武的廖厥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最后一关他走得稳稳当当,平安出府。

  文涣顺利上了花轿,廖厥将瓶子放进礼盒,由洁儿交给文涣,装了荷包和喜银的锦盒也一并由文涣放在轿内。洁儿和媒婆在花轿两侧跟随。

  文府的送亲队伍也随着一起出府,由两名喜娘带领,后跟陪嫁丫鬟,三十多箱嫁妆及家丁装扮的脚夫,喜娘及家丁于第三日的回门日,再从夫家跟随新婚夫妇折返。

  洛小攸跟他们不同,她不属于送亲者,但她也要到王府去,正当她准备混进送亲队伍去时,有人对她说道:“殿下让属下前来接小姐!”

  洛小攸循声看去是个陌生女子,朝她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有一辆马车停着,还有几个便装的护卫。

  但同时,她的余光瞥见人群中有个熟悉的面孔在盯着她,虽然也是便装,但是她见过几次,尽管她认人的眼光不大好,却也还是认得,他是跟在川珺身旁的护卫吕寇。洛小攸感觉到吕寇身边还有同行之人也隐藏在观礼的人群中。

  那么,眼前跟她说话的这女子便不是川珺派来接她的,会是什么人呢?如若仍扮作送亲者,会不会给文涣带去麻烦?

  略微思索,洛小攸决定跟那女子走,看看来者究竟是何方神圣。吕寇好似明白她的意思,按兵不动,跟在暗处。

  鞭炮声再次响起,乐队又开始吹奏,迎亲队伍返程,人群喧闹祝福声中,洛小攸也上了马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