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拖延大法
悠闲羽2021-05-04 17:303,136

  次日大清早,洛小攸和文涣就被鞭炮声吵醒,洛小攸本想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但文涣拉住了她,之后,洛小攸坚持了十几天的晨练在文府就没有坚持下去,手中的刀枪棍棒也变成了绣花针。

  文涣睡眼惺忪,好心提醒道:“先闭上眼好好养养吧,今后可是要拿绣花针的,到时绣得你头晕眼花。”

  直到第二轮鞭炮声响过后,洁儿过来道:“两位小姐,午饭都准备好了,您二位还没起床呐。今后可不能再像昨晚那么晚睡了。幸好夫人和老爷今日忙着,不然又要被说。”

  “大清早外面鞭炮吵什么呢?”文涣问道,仍是赖在床上。

  “王府来下聘礼呢,现在都结束了,人也走了。都快开午饭了,您二位赶紧起床吧!”

  在洁儿的苦苦哀求以及洛小攸的掀被子大法下,文涣终于起床。

  在两人梳洗时,小院中一阵吵闹喧嚣声。

  文涣道:“洁儿,你去看看外面在干什么?”

  这时,文夫人进来了,“涣儿,王府的聘礼给你送来了,我让人搬到你院中的厢房去,有空你看看。哟,才刚起床呐!你到了王府可不能这样。”

  文夫人说着,把聘礼礼单递给文涣,嘱咐了几句,又出去盯着下人搬东西。

  午饭过后,洁儿端了针线出来,“小姐,夫人吩咐了让我盯着您好好绣,不然,就让云姑姑来盯着您绣。”

  “知道了。”文涣又对洛小攸说道:“我之前跟云姑姑学过一段时间,她是我们府上最好的绣娘。主要我吧,以前没耐心绣,不然,我肯定也不差的,少说也是我们府上第二。”

  她又问道:“小攸,你会绣吗?”

  洛小攸回得干脆,“不会!都要学吗?”

  “肯定要学啊!你今儿起,你就跟着我学吧!”文涣又想起什么,朝她笑得不怀好意,“特别是荷包,一定要好好绣啊!”

  洛小攸满脸不信,“你确定,跟着你学?”

  文涣一本正经道:“对啊,我刺绣功夫也不错的。教你绰绰有余,反正我们就绣些简单的样式好了,毕竟时间有限。”

  洛小攸忍住没怼她,洁儿更是满脸不信,但不能打击自家小姐的信心,只好低头弄着手上的活。

  丫鬟摆好茶水点心,洁儿也将针线布料摆好,文涣接过一本样式图案的本子,看了几页,说道,“小攸,要不我们先去看看王府送来的聘礼吧!”

  洛小攸问道:“不是要学刺绣吗?”

  洁儿知道小姐又打退堂鼓了,“小姐……”

  “母亲不是说了,让我有空看看嘛,我现在刚好有空看,不然之后沉迷于刺绣,就忘了。说不定,我看了之后,就更加有冲劲、有动力好好绣了呢,是吧小攸?”

  “我有点不相信!”岂止是有点,洛小攸一个字都不信。

  文涣又对洁儿说:“洁儿,你还是先让云姑姑给我描几个样式,我再绣吧。记得跟她说挑几个简单点的,你看,所剩时日不多了,要绣那么多呢,我描摹图案要花去好多时日呢,来不及!”

  洁儿瘪着嘴:“我让云姑姑盯着你绣,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招。”

  文涣已经拽着洛小攸往厢房去了,根本没听清洁儿说什么。

  厢房内,几乎被装满彩礼的箱子占满,约摸有三十多个大箱子。

  文涣随便打开几箱,其中一箱是青缎和红缎,一箱是喜酒,一箱装满四季衣裙各一套,此外是玉器花瓶、珠钗首饰、茶叶糖果、礼钱锦缎等,还有二十余箱没有打开,洛小攸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不过眼前这些足以让她看花眼。

  文涣倒是没怎么看,洛小攸看她似是在找东西,“你看什么呢,在找什么?”

  “在找我的嫁衣。”文涣说完,随即叫道,“洁儿……”

  叫了几声没有应答,也没人影,有一丫鬟闻声前来,“小姐,洁儿按您的吩咐去找云姑姑了!小姐有事可以吩咐奴婢去做。”

  “上午搬东西时,夫人可有嘱托说王府送来的嫁衣在何处?”

  “回小姐,此时应在祠堂随王府送来的祭品一起供奉呢。”

  文涣小声嘀咕了一句“祠堂!”便拉着洛小攸跑出去。

  祠堂外各有一排丫鬟、家丁守着。祠堂内,光线有些昏暗,香火缭绕,只有供桌上及周围点了蜡烛。

  文涣放慢了步子,显得有些恭敬,走得近了,便有轻烟绕着她俩。

  洛小攸看到供桌上供奉着整羊、猪、鸡、鸭各一只,还有一条鱼,另有瓜果喜糖各一碟、茶水酒水供在外侧。

  供桌还腾出一块地方,上面放着一个雕刻精美的木箱,没有打开,想来是放着嫁衣饰品等,此外还有一面镶满七彩宝石的镜子及一柄银梳,以及一把桐油纸伞。

  桌上供奉的这些皆是王府送过来的,按川国习俗,这些需要供奉上整整一日。

  文涣也只能看看,不敢随便碰触。

  文夫人的声音出现在耳畔,“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不是要学刺绣吗?”

  “就过来看看嫁衣嘛!”

  “这么着急,等明天祭祀完就给你送过去。赶紧回去吧,时间可得抓紧了,那么多东西要绣!”

  “好好好,这就回。”

  看得出文涣的不舍,洛小攸抓着她出了祠堂才打趣道:“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看呐!”

  “那当然咯!”

  “忍一忍,夫人不是说了嘛,明天就可以看了。到时候,想看想穿还不是都随你!赶紧回去吧!”

  折腾一番,又回到院中,针线仍在那个地方摆着,文涣直接无视,决口不提刺绣之事。

  东逛西晃一番后,洁儿回来,文涣看看天色,说是到了晚饭时间,嘱托洛小攸说一定要吃饱吃好,让丫鬟去催厨房,不能怠慢了洛小攸,让厨房赶紧布菜。

  一顿吃喝结束,天色已暗下来。

  文涣又有了新说辞,对洛小攸道:“晚上光线昏暗,不宜刺绣,太伤眼睛,你万一眼睛受点什么伤害,我怎么跟殿下交代。让你看着我绣吧,又怕你无聊,所以我还是陪你说说话吧!”

  洛小攸想:这借口找的真是顺溜。

  “你不想绣别拽上我啊!”洛小攸一脸无辜。

  文涣一副“你怎么可以不配合我表演!”的神情,洛小攸无视,却被洁儿尽收眼底,立刻回了她个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洛小攸道:“一天下来,我算是领教了文大小姐的偷懒拖延大法。”

  “看破不说破,朋友有的做!”文涣道,“你好歹也是闯过江湖的,怎么这道理都不懂呢?”

  “对于你,必须说破!”洛小攸试探道:“难道你的拖延症就不能被甜蜜的爱情治愈,你难道不能为了你们家王爷拿起绣花针吗?”

  文涣一本正经道,故作高深的说道:“爱一个人,可以适当改变,但绝不能失去自我,否则,将一无所有!我爱王爷,但也要保持自我,否则他也会痛心的。”

  “哇,你竟然有如此见解!”洛小攸也不知道是该佩服,还是该嘲讽,“那你就适当改变,先从刺绣做起。”

  文涣愣了一下笑道,“你觉悟倒是挺高的,是不是等不及想给你的殿下绣啊?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明日就绣!我要以身作则,教你刺绣,我们俩相互督促!”豪言壮语说得信誓旦旦。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你是以身作则,教我偷懒吧!”

  “说明日就明日!”

  洛小攸笑道:“我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懒到极致,借口和道理那是一套一套的。”

  文涣转了话题,“该睡觉了,明天争取早点起!”

  洛小攸和洁儿相互对视了一眼,明白彼此的无奈。洛小攸好不容易才忍住想揍她的冲动。

  文涣没想到翌日一大早云姑姑就来了,手里拿着二十多幅描摹好的图样,此后她每日按时按点的出现在院中,不完成当日的任务,连点心都不能吃。文涣的日子过得苦不堪言,云姑姑知道她的性子,给她挑选的都是最简单的款式。

  在云姑姑日日监督、严防死守,以及文夫人偶尔突袭检查下,在婚礼还有两日前,算是赶着绣完了。

  洛小攸倒是趁此机会,也学绣了一些百合花、连理枝、鸳鸯鸟之类的绣品。得到了众人的一致夸赞,云姑姑说她天分高又勤快,本想刺激一下文涣,奈何文涣没有领会到,也一个劲儿的夸洛小攸,还悄悄对她说,“恭喜你又学会一项新技能,我们的殿下看到了,想必对你更是喜欢得紧呢!”。

  绣品完工之日,文夫人备了一桌丰盛的家宴。

  “终于绣完了,我眼睛、手指、脖子,哪哪都要废了!”文涣叫嚣着,“我们明日一定要好好出去放松一下!”

  文夫人也同意道,“那明日就出去走走,慕胭斋最新出品的胭脂水粉也给你备了一套,还有霓裳阁那儿给你量身定做的衣裙也到了。嫁妆我和你爹这几日已经打点好,一会儿你看看礼单,还要什么尽管说。明日看到喜欢的尽管买!”

  几日的辛劳,顿时在这一桌美味佳肴的犒赏下烟消云散。文涣可顾不上形象,开始风卷残云的吸食。文老爷和文夫人心疼又无奈,在她的虎口下抢着给洛小攸夹菜,偶尔文涣也给她夹点,“你不要对我手下留情,赶紧吃,饿瘦了我可不好交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