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爱一个人不是看着他死,而是看着他生。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52,173

  十年前,黄雷十四岁。

  炎夏的中午,劳作了一上午的大人都在午睡。寂寞的蝉在树上鸣叫个不停,黄雷偷偷一个人溜了出来,来到了娘子河。

  娘子河在村子的后面,河前有石碑一座,上面刻着一些古文小字。黄雷从小便听人说过这个石碑和娘子河的故事。

  明朝末年,满清入关。为抵制外敌,四乡八里男丁都被征入兵营。那时候,娘子河旁边有一家姓丁的外来户,丈夫跟随村里其他人入伍,只剩娘子一人在家照顾刚刚满月的孩童。

  战火纷飞,丈夫一去不归,妻子夜夜思念,等回来的消息却是客死异乡。知道噩耗的晚上,娘子带着孩子坐在河边夜夜哭泣。

  一个月后,娘子离开了,她要带丈夫尸骨还乡。临走前,她讲孩子交给了邻居看养。

  乱世年代,寻找一个人都是大海捞针,更何况是一个名不出其的死人。没有人知道娘子用了什么办法,在十几天后,她背着丈夫的尸骨回来了。

  那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满天乌云,然后是大雨倾盆,短短几天,就将干涸的河床填满。娘子陪着丈夫在河边,伴着雨水吟唱一首悲伤的曲子。

  帮忙代养孩子的邻居曾经偷偷去看过,丁家的房子里到处都是飞扬的纸钱。按照时间算来,本该早已腐烂的丈夫,却栩栩如生,仿佛睡着了一样。

  再后来,丁家夫妻便不见了。

  丁家的孩子被邻居养大,后来高中状元,后回乡将家旁边的那条河命为娘子河,立碑雕字,将父母的故事篆刻上去。

  十四岁的黄雷对娘子河的故事早已经熟读百遍,对于大人的劝告不要到娘子河里拥有却忘到了脑后。在炎热的中午,他自己脱光衣服跳进了娘子河。

  清凉的河水很快将燥热驱除,黄雷像一只鱼一样在水里钻来钻去。正当他庆幸自己来对的时候,脚下却一下被什么东西缠住了,然后他惊恐的往上挣扎,脚下缠绕的力气却越大。就这样,他感觉自己被拖到了地狱。看着耀眼的阳光离自己越来越远,然后呼吸一点一点被抽离,最后河水钻进鼻息间,眼前一片混沌。最后昏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他看到自己在一个奇怪的地方。眼前似乎是一个狭窄的甬道,四周潮湿阴冷,甚至还有水滴从上面渗下来。黄雷向前爬着,寻找出口。不知道爬了多久,他终于爬了出来,甬道的尽头竟然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空间。空间四个角落有四个烛台,上面还点着灯,正中间有一口宽大的棺材。黄雷见过棺材,村里老人去世,都会打造红木棺材。但是眼前的这口棺材却是非常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他竟然推开了棺材的盖子。

  棺材里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魁梧,女的端庄。两个人仿佛睡着了一眼,只是脸色惨白。

  黄雷吓了一跳,不过他的目光落到了那个男人的手上,那里有一把古铜色的短剑。

  年少男童,最喜欢的便是刀剑嬉笑。之前在集市上,黄雷曾经央求父母给他买一把玩具剑,但是却没有如愿。如今看到男人手里的短剑,他不禁好奇的伸手拿了起来。

  短剑是真的,并且非常称手。挥舞的时候,黄童一不留神,竟然割破了手,血瞬间渗进短剑里。

  黄童顿时觉得眼前有些眩晕,瘫坐到了地上。

  恍惚中,他看见棺材里的男人坐了起来,然后慢慢向自己走来,整个身体将他覆盖。

  等到黄雷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妈妈焦急的脸。

  妈妈说要不是邻居经过娘子河及时将他救过来,他肯定被淹死了。

  黄雷也有些迷惑了,他依然记得自己棺材里的那个男人,抬起手,他的手指上还有那边短剑割破的伤口。

  从那以后,他在夜晚总会梦见那个男人。

  他们认识了十年,从来都是在梦里。

  直到王雪莉跳楼后,黄雷躲在一边,看着死不瞑目的王雪莉,他的心里既痛苦又无奈。那个晚上,烟酒陪着他,最后月亮藏了起来。

  他见到了那个男人,他从梦里走了出来。

  “我叫丁贵,我可以帮你将她复活。”男人说。

  丁贵死过一次,是他的娘子将他复活。可惜,这个世界轮回有数,生死有命。复活一个人的办法便是牺牲另一个人。丁贵的娘子将他复活,自己却牺牲了性命。

  “你为什么要帮我?”黄雷不明白。

  “是你带我重新回来,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丁贵拿出了一把短剑,上面有一滴猩红的血印。

  黄雷明白了,十年前的那一次不是梦。

  于是,他开始了复活王雪莉的计划。

  他偷走了王雪莉的尸体,按照丁贵的方法进行复活计划。所有的一切都完成了,可惜就差最后一步,那就是另一个人的生命。

  黄雷选择了韩佳佳。

  这是黄雷的秘密。

  这是韩佳佳的死亡秘密。

  不过现在看来,黄雷失败了。王雪莉并没有复活。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复活之术。

  “爱一个人不是看着他死,而是看着他生。”黄雷看着我说。

  “那你牺牲了韩佳佳,现在王雪莉活了吗?”我问道。

  “没有,那是因为我用错了一个东西。这一次我肯定不会出错。所以我问你,你爱赵珊吗?”黄雷的目光移到了赵珊身上。

  “你要做什么?”我忽然明白了过来。

  黄雷的没有再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短剑,轻轻放到了赵珊的脖子上。赵珊一脸茫然的站在那里,似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外面起风了,像是被卷起来的乌云,漆黑黑的。阴森的风从窗口窜进来,似乎要将眼前的一切都要淹没。我看见黄雷和赵珊站在风中,我想要冲过去,但是却根本迈不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黄雷手里的短剑向赵珊的脖子割去。

  “不要。”我大声喊了起来。

  黄雷的身体在风中开始变化,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穿着盔甲的男人,他的脸依然朝着我,上面挂着诡谲的笑容。此刻,他不是黄雷,他是丁贵。

  “三叔,三叔。”我冲着地上的侯三喊了起来,但是他却寂寂不动。

  我感觉自己要哭了起来,更叔不在,侯三又被打晕了,现在面前的狂风让我寸步难行,我只能看着一脸茫然的赵珊被丁贵杀害。

  我瘫软到了地上。

  丁贵狞笑着,手里的短剑用力刺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