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几秒钟韩佳佳就爬到楼顶跳了下来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51,665

  韩佳佳说的不是特别利索,但是我们还是很清楚的听到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此刻已经凌晨三点多了,空荡的天台除了我们几个,再没有其他人。

  陈牧提议回去,赵珊看了看估计也觉得今天不会有什么人来了。我们一起下了楼。

  因为跳楼的事,这个之前本来住的人满为患的居民宅,最近清净了很多。楼道里的灯也没亮,我们四个一次下楼。赵珊走在最前面,然后是陈牧,韩佳佳,最后是我。一共七楼,走到五楼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回过头,我看见楼梯口一个黑影一闪而过,钻到了旁边的楼梯角。

  “怎么了?”发现我停下来,前面的韩佳佳问了句。

  “没事。”我回过了头。

  这时候,陈牧和赵珊已经下到了三楼。我和韩佳佳干脆并排走着,拐楼梯的时候,韩佳佳忽然脚下一软,脚崴了。

  “小心一点。”我伸手想去拉她,但是韩佳佳却别了过去。

  “没事,扶我一把就行。”韩佳佳说着伸手搭住了我的肩膀。虽然这样走路很别扭,但是我理解,可能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吧。

  整个楼道静悄悄的,赵珊和陈牧似乎已经到了楼底下。

  我忽然有些冷,不禁缩了缩脖子。

  “我很喜欢黑暗,因为可以感觉不到这个世界的丑陋。”韩佳佳打破了沉默。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休息下吧。”被人搭着肩走路,的确有些累。下到二楼的时候,韩佳佳停了下来,我跟着靠在了旁边的墙壁。

  “其实你没必要太过自责的,毕竟你和王雪莉之前是最好的朋友,我想她会原谅你的。”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安慰她比较好。

  “唉,最好的朋友。你们男的肯定不知道,女的之间的友谊都是暂时的。如果没有利益冲突,那是亲如姐妹,一旦翻脸,那简直要比仇人更狠毒。”韩佳佳幽幽的叹了口气。

  “有些事是自己太过认真了,你之前说在梦里被她扎到嘴,想必是自己太过内疚了。”说到这里,我忽然停住了。

  在天台上的韩佳佳说话不太利索,因为嘴巴伤口的问题,时不时还会停顿下来。但是刚才韩佳佳跟我说的话,一点停顿都没有。

  刚才她崴到脚的时候,我伸手要拉她,却被她拒绝了,反而要搭着我的肩膀走路。

  滴滴,手机忽然传来了一条短信。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陈牧发来的一条短信。

  “怎么还不下来?”

  幽蓝色的手机光亮下,我看见韩佳佳一脸诡笑的看着我,她的样子被映得惨白,尤其是嘴巴上的针孔,上面竟然冒出了红色的血,将整个嘴唇周边染得通红,但是她却似乎一点都没感觉到。

  我偷偷瞄了瞄,虽然只是一眼,但是我还是看到在她的后背搭着一只惨白的手、我的后背爬过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犹如数十只小虫在爬,我不禁伸手握紧了手腕上的玉龟手链。

  “要不是我,她怎么会死。也许应该兴奋的成为新娘子了,你说她能原谅我吗?”韩佳佳又说话了。

  “这,这也不能全怪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给陈牧回信息,但是手颤抖着,却打不出字。

  手机的屏幕光亮灭了。

  周边又陷入了黑暗中。

  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伴随着剧烈的心跳声。

  手机又响了,这次陈牧打来了电话。

  经典的诺基亚铃声此刻听起来却像是催命的声音,幽蓝色的光亮下,我看见旁边的韩佳佳竟然在梳头,她拿着一把奇怪的梳子,一下一下梳着自己的头发。看见我看她,冲着我微微笑了笑,嘴唇上的血依然猩红一片

  我再也忍受不了内心的恐惧,连滚带爬的向楼下跑去。

  终于,我冲到了楼梯口,我看到陈牧和赵珊站在一边。

  “韩佳佳呢?”陈牧问我。

  我连连咽了几口唾沫,刚想说什么,一个东西从楼上重重地摔倒了我们前面。我仔细一看,正好看见韩佳佳睁着眼看着我,她的嘴唇周边依然冒着血,头发披散着,面目狰狞恐怖,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我的妈呀。”陈牧一屁股瘫到了地上。

  赵珊则快速冲了过去,然后开始拿起电话联系。

  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从二楼跑下来短短不到二十秒的时间,韩佳佳竟然能再次冲到天台然后跳下来。并且刚才韩佳佳明明已经崴了脚。

  我想起那个藏在我身后的黑影,还有缩在韩佳佳身后的那只手。

  难道真的是王雪莉在复仇?我抬起头望向天台,暗淡的月光下,那里只能看到黑蒙蒙的楼顶。

  “你不是和她一起下来的吗?怎么回事?”赵珊打完电话过来问我。

  “别问了,你没看他也吓傻了吗?”陈牧在一边说。

  我的脑子里乱哄哄的,手腕上的玉龟手链仿佛也感应到了什么,像是一个自动收缩的钢圈,紧紧地箍着我的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