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太平间的门里伸出了一只手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52,550

  我躲到了更叔的身后。

  那个女孩的衣服像是被血浸透了一样,红色的气息在她的周围弥漫,她的眼睛里闪着令人发颤的目光。天台上的风似乎也静了下来,四周一片死寂。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

  更叔往前走了两步,将手里的灵骨扇换了个方向。目光凝重,嘴了轻轻念着什么。

  女孩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身边的红色气息也跟着晃动起来,像是被风吹乱的红云。更叔的扇子缓缓的向女孩挥去,红云被吹了起来,慢慢的聚成一个人形,最后撞到了地上,变成了一滩红色的灰尘。

  女孩身体一软栽倒在了地上。

  更叔收起了扇子,走到那片红尘中仔细端详了一番,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根白色的头发。这个头发的颜色和我们之前上来的时候在地上见到的粗细长短一样,只是不同的是这根头发颜色更白,就像是一个花甲老人的头发,而之前见到的头发则像是一个中年人的头发。

  我站在更叔后面,刚想说什么,却看见那个女孩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目光里闪着跟刚才一样的冷光。

  好在更叔也发现了这一点,身体往后一缩,短瞬间,那女孩已经站起来,快速向楼下跑去。

  “追。”更叔话音刚落,人也跟着跑了下去。

  女孩跑的很快,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拖着一样,就差脚离开地飞起来了。更叔紧跟在他后面,这下可苦了我了,我眼睁睁的看着更叔追着那个女孩消失在街道前面。

  好在没过多久,更叔给我打来了电话,让我开车到二医院后门。

  二医院离陈寨号楼并不远,但是更叔的面包车像是一只被揍过的老牛,哼哼哧哧的,花了半个小时我才赶到。

  更叔停在后门,来回溜达着。

  “奶奶个腿儿,这么慢?”更叔瞪了我一眼,从车子里拿出他的宝贝皮箱,在里面翻出一个黄色的小袋子。

  “你的车真得换了,比自行车还慢。”我嘟囔着说。

  更叔从那个黄色的袋子里取出七块不同颜色的小石块,然后又拿出之前从那女孩旁边找到的白头发,将头发放到七块石块中间。

  “这是做什么?”我蹲到更叔身边问。

  “投石问路。”更叔说着,一下抽掉那根头发,只见原本围在头发周边的石块,像是被什么吸到了一样,瞬间变成了一条整齐的方向标。

  我跟着更叔走进了二医院的后门。后门里面是一排平房,前面是亮着灯的住院部。更叔站在路口看了看前面,皱紧了眉头。犹豫了几秒,他继续向前走去。

  没想到,我们刚走到住院部门口竟然看见赵珊和几名警察站在那里。

  “你们来这做什么?”赵珊的脸色有些难看了,“深更半夜的,又来医院胡闹?”

  更叔看见赵珊,也有些意外。听到赵珊的话,他顿时火冒三丈,转身就走了。

  “小冷,你别走。”赵珊喊住了我。

  “珊姐,你不是都已经睡了吗?怎么来医院了,是不舒服吗?”我叉开了话题。

  “少废话,你跟我老实说,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赵珊看穿了我的伎俩。

  “更叔,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好在这时候,赵珊的同事喊她,她转身走进了住院部。我慌忙离开了,刚走了没几步,我听见有人在喊我。

  “在这。”对面一个角落里,一个人探出了头,冲着我挥手。

  我仔细一看,那人竟然是黄雷。

  “你怎么在这里?”我问。

  “你知道你们追的人是谁吗?”黄雷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出了另一个问题。

  “你看到了?”我一下惊叫了起来。

  “嘘,小声点。”黄雷看了看四周,低声跟我说道,“你跟我来。”

  黄雷带着我走进了住院部,然后到11楼一个病房门口停了下来,那个门口围满了人。赵珊和他的同事也在里面。

  病房里一个女人正在和一个护士争吵,旁边还有值班医生在劝解。

  我透过缝隙,看到病床上躺着一个女孩,虽然距离有些远,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女孩正是刚才我和更叔追的女孩。

  “你说你们护士怎么回事?怎么看的?还好人找到了,我看我女儿自己没事也要被你们害死的。”那个女人大声叫着。

  那个护士似乎很委屈,低声抽泣着。

  旁边的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事情的大概经过。

  原来那个护士是女人专门给女儿请的专职护士,今天晚上,护士睡着了,醒来发现病床上的女孩不见了。后来在医院一个楼梯口发现了女孩。因为女孩一直在昏迷,所以家属认为是有人把女孩故意弄到了楼梯口。

  护士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则冷冷的看着病床上的女孩,她此刻安静的躺着,一动不动,仿佛刚才从陈寨4号楼飞奔的人根本不是她一样。

  黄雷拉着我离开了,在下楼的时候他跟我说这个女孩是林涵。

  听到林涵这个名字,我不禁呆住了。林涵是陈寨4号楼跳楼的第一个女孩,她竟然没死。

  “林涵跳楼的时候,正好摔倒了下面的广告牌上,并没有死。后来雪莉死了,才让这个事儿搞得沸沸扬扬的。”黄雷说。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我问他。

  “赵警官告诉我的。你知道昨天我跟你说了那些事,赵警官不信。后来她说所谓鬼推人都是以讹传讹,林涵根本没死,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诅咒。我找人问了下,最后发现第一个跳楼的林涵确实没死。本来我想看看能不能从林涵身上找点什么线索,但是没想到我来到医院正好看见了林涵从床上起来的一幕。”黄雷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她自己起来的?”我愣住了。

  “是的,我亲眼看见的。”黄雷点了点头。

  “那后来呢?”我问。

  “后来。”黄雷的眼睛微微一沉,讲起了当时的情况。

  看到林涵醒过来,黄雷很意外。尤其是她的样子,像是梦游一样。于是黄雷躲到了一边。他看着林涵从病房里走出来,然后钻进了旁边的楼梯里。黄雷走到楼梯口看见林涵和一个人站在里面,那个人躲在黑暗里,看不见样子。黄雷只是看到那个人伸出一只手,轻轻的在林涵的头发上梳了几下,然后林涵便下楼了。那只手虽然处在黑暗中,却显得格外苍凉。

  黄雷静静地躲在门口,他生怕自己稍微弄出点响动都能惊动那个黑暗里的人。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那个藏在黑暗里的人开始下楼了,只不过那个人走的很慢很直,就像是用什么东西架着一样。黄雷慢慢跟了过去。

  从11楼到负一楼,黄雷跟着那个人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黄雷最后看见那个人拐进了负一楼一个走廊里。那个走廊左右两个口,一个是太平间的入口,一个是急诊室的通口。黄雷先是从急诊室的通口走出来,但是急诊室没有人,还上着锁,外面空荡荡的的,只有一个值班护士在记录东西。黄雷问了一下,并没有人来过。他又折身回到了负一楼,走向了旁边的太平间。

  太平间有锁,但是锁开着。

  黄雷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了出来,他想起那只阴森森的手还有它主人下楼一直一跳的样子,后背就爬满了虫子。

  就在黄雷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太平间的门忽然动了动,缓缓的开了。里面伸出了一只手,上面全是斑斑驳驳的皱纹,指甲上面涂得猩红,血一样瘆人

  黄雷的心一紧,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