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凶楼发生接二连三鬼推人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52,597

  我没想过有一天会把这个故事讲出来,就像我从来也没想到自己会活到今天。命运,这个词对于我来说,从来都是无法想象的。

  我叫丁小冷,出生在豫城一个普通的小乡村。我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家,杳无音讯。母亲一人种地打工,带我生活。十岁那年,我在回家的路上晕倒,被人发现送到县医院,然后又辗转送到豫城人民医院。在经历了各种仪器和医生的检查后,我在病房门口听见医生和母亲的对话。

  我的右心房长了一个鸽子蛋大小的肿瘤。这是导致我晕倒的原因,并且随时会要了我的命。

  从此以后我知道自己命数已定,并且随时都可能离开这个世界。有时候半夜醒来,我甚至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十八岁那年,我没有再继续上学。长时间的劳累让母亲也患上了严重的腰肌劳损,我只好辍学打工。

  没有学历和经验,工作并不好找,我先后做了几份工作都不合适。后来在发小陈牧的介绍下,来到了豫城古玩城一家叫清雅斋的古董小店里当伙计。清雅斋的老板叫赵更,我们都喊他更叔。更叔有个女儿叫赵珊,是派出所的一名警察,两人关系不太好,总是听见他们在电话里争吵。

  众所周知,古董这东西,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从我到清雅斋三个月,也没见卖出去什么值钱的东西,更叔几乎不在店里带,偶尔会带一些朋友过来喝喝茶。不过虽然生意不好,每个月的工资更叔倒是一分钱不少我。

  赵珊来的那天,我和陈牧正在看一个古物。那是一件青花瑞兽瓶,瓶底写着大明万历年制。但是那却是一件康熙年间的仿品工艺作品。

  “为什么是康熙年间的?不是顺治年间的啊!”陈牧看着我问。

  “主要是这上面的瑞兽麒麟,顺治年间的麒麟姿势都是卧着的,到康熙年间麒麟才站了起来。”我指着瓶身上的麒麟说。

  “看不出来啊,有两下子啊。”陈牧笑呵呵的看着我。

  “老更不在吗?”这时候,一个穿着警服的女孩走了进来,看她的样子,不用说肯定是赵珊,因为俩人太像了。

  “没有,更叔下乡了。珊姐,好久没见你了。”陈牧一脸谄媚的走了过去。

  “你们晚上有事吗?我请你们吃饭。”赵珊看了我一眼。

  我和陈牧愣了一下。

  “去不去?不去我走了。”赵珊的脾气火爆,说完转身向外面走去。

  “去,当然去。”陈牧慌忙拦住了她,然后催促我收拾东西关店门。

  虽然我和赵珊并不熟,但是我知道赵珊的性格,这冷不丁的请吃饭,肯定没什么好事。果然,饭菜刚上齐,还没动筷子,她就开口了。

  “我先说下,请你们吃饭,不是什么好事。这饭不是白请的。你们得帮我个忙。”

  “放心,你尽管说。”陈牧笑嘻嘻的拿起筷子准备去夹菜,却被赵珊一筷子打住了。

  “我要你们晚上跟我去陈寨4号楼。”赵珊盯着我们两个一字一句的说道。

  陈牧的筷子啪啦掉桌子上了,我也呆住了,不停得拨动着手里的玉龟手链。

  “别怕,我会保护好你们的。”赵珊指着桌上的饭菜,“边吃边说吧。”

  “姐,你不会是去调查鬼推人那案子吧。”陈牧小声的问了一句。

  “错,不是鬼推人,这世界上哪来的鬼?少废话,今天晚上十二点,我在那等你们。”赵珊眉毛一抬,厉声说道。

  陈牧缩了缩脖子,推了推我,想说什么,我没有理他。

  最近城市的热点是陈寨4号楼的鬼推人事件。

  一个月前,一个女孩凌晨三点从陈寨4号楼顶楼跳了下来。一周后,同样时间,同样地点,另一个女孩从同一个位置跳下来。

  都是夜里三点,都是女孩,加上同一个位置。一时之间,新闻快速覆盖了整个城市。那时候的网络还不像现在这么发达,当时正流行的是同城聊天室。于是,一个关于鬼推人的聊天室便出现了。

  所谓鬼推人是当地的一个传说,每个枉死的人都在找替身,吊死鬼喜欢蛊惑人上吊,水鬼喜欢潜伏在水底等待游泳的人,跳楼死的人则喜欢躲在楼顶,凌晨三点推人下楼。为什么说时间是凌晨三点呢,那是因为凌晨三点开始是寅时的开始,寅通阴,所以阴时最容易发生撞鬼事件。

  聊天室里大家说的多了,胆子也肥了,于是四个网友约定晚上夜里去陈寨4号楼楼顶抓鬼。这天晚上,正好是第二个女孩跳楼后的第七天。

  死过人的楼,在深夜里总是散发着让人恐怖的气息。四个来抓鬼的网友来了三个,分别是狗子、猴子和狮子,还剩一个叫“兔子”的女孩没来。

  为了这次抓鬼,三个网友准备充分,狗子拿了十字架、猴子背着桃木剑、狮子带着照妖镜。可是让他们失望的是,从晚上十二点一直到凌晨两点,别说跳楼的女孩,半个鬼影都没看到。大家疲惫了,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兔子”来了。

  大家都是在网上聊天的,现实没见过。不过能确认身份的是“兔子”拿着一袋黑狗血。

  “兔子”的到来让大家的兴奋劲又来了,四个人蹲在一边守着顶楼的天台,静静地等着凌晨三点的到来。

  风呼啸着,冷飕飕的。

  三点快到了,“狗子”靠着“狮子”睡着了,“狮子”靠着墙,也有些迷糊了。只有“猴子”精神抖擞的看着前面,忽然,他发觉旁边的“兔子”有些奇怪,先是轻轻的摘走了“狗子”的十字架、然后又取走了“狮子”面前的照妖镜,最后倒掉了自己袋子里的黑狗血。

  “兔子,你干啥?”“猴子”看着她问。

  “兔子”诡异莫测的笑了笑,站了起来,慢慢向天台走去。

  “你干啥了?”“猴子”慌忙追了过去。

  “兔子”一下子变成了“疯子”,头发炸开,眼睛里闪着红光,一把将“猴子”推的远远的。

  “狮子”和“狗子”一下子惊醒了,慌不择路的找自己的十字架和桃木剑。

  “快抓住她。”“猴子”摔得不轻,也顾不得自己。

  听到“猴子”的话,“狮子”和“狗子”立刻扑了过去,将距离天台只有几步之遥的“兔子”拖了回来。

  “兔子”显然已经不是兔子,眼睛通红,嘴巴长得很大,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咯咯作响,两只手像是被什么东西拖着,用力向前伸着,到最后竟然拖着两个人向前走去。这时候,“猴子”扑了过来,他想起自己身后还背着一把桃木剑,于是拿起来,冲着疯狂的“兔子”挥去。

  一股黑烟从“兔子”身上冒出,“兔子”一下子软了下来,四个人瞬间跌到了地上。清醒过来的“兔子”看到眼前的情况,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其他人也吓得一身冷汗,慌忙连滚带爬的跑下了楼。

  “猴子”就是陈牧,他亲身经历了鬼推人的事件。所以当赵珊提出要我们帮忙的时候,他的胆子被吓低到了脚底板。

  陈牧这人从小就有些好大喜功,夸张浮躁,那天回来他胆颤心惊的跟我说他们在楼顶的遭遇后,我都当故事听了。要是真的是有鬼,就凭他那把从古董店拿走的破桃木剑就能救得了“兔子”?

  赵珊简单吃了点,结完账离开了。

  陈牧拉着我问说自己能不能不去?

  “你不是都抓过一次鬼了,还怕第二次?”我说。

  “你不怕有鬼吗?你要不要去更叔的店里找一些工具什么的?”陈牧说。

  “有这个就够了。”我扬了扬手里的玉龟手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