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女孩在梳头,每梳一次便笑一声。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52,355

  陈牧带着我去了他住的地方。

  陈牧住在北环路小庙村一个小公寓里,那是他舅舅之前住的地方。

  自从上次经历过韩佳佳跳楼的事情后,陈牧算是老实了几天。正好他舅舅要去外地跑车,他便跟着去了一趟。没成想,车跑到豫北一个城市的时候,出现了问题。于是,陈牧的舅舅换了辆车发货,让陈牧在那里修车等他。车子修好后,陈牧的舅舅没来,让一个叫小九的司机过来开车回豫城。小九年龄可不小,有四十多,烟不离手,话不离口。这一路,可让陈牧长了不少见识。

  以前,陈牧对司机没什么认识。经过小九的一番话,他才知道司机在外跑车那可真是讲究的很。比如在豫城,开夜车的司机如果遇见有人拦车是从来不停的。很早以前,有个司机开夜车,遇见一个女人拦路。他停车让女人上了车。深更半夜,女人穿的很少,司机的胆子上来了,将车停到一边然后按住了女人。女人也不呼叫,半推半就的。司机以为遇到了好事,无意间看了下反光镜,结果看见自己抱着一具白骨。

  小九有很多这样的段子故事,最开始陈牧不当回事。后来越听越觉得害怕,到后来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小九说到了最近豫城鬼推人的事。

  为啥女孩接二连三的跳楼,还在同一个地方啊,那是有鬼在找替身啊。老人常说,冤死的人最惨,比如吊死鬼,在没轮回转世前,每天都要经历一次自己死之前的经过。跳楼死的人也一样,每天都要走到楼上跳下来。如果想脱离这种苦境,那只有找个替身。

  陈牧想起了韩佳佳的死状,后背一阵冰凉。不过更恐怖的是接下来小九说的话。

  有时候鬼找替身吧,总会被人破坏。比如水鬼蹲在水里,好不容易拉下一个人,结果正好有人救了那个人。那么水鬼就会记住那个人,找机会再次下手,直到得手。

  小九说的这个话让陈牧一下子想起了“兔子”。当初他们几个人来天台,“兔子”要跳楼,关键时刻是陈牧拉了她回来。如果小九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兔子”会不会再出事呢?

  回到豫城,陈牧第一件事便去找“兔子”。

  “兔子”本命叫郑澜溪,是豫城科技学院的大二学生。上次的事情发生后,她便没有再上过线。好在之前陈牧留过她的地址,于是直接去了她们学校。

  郑澜溪没想到陈牧会来找她,表情显得很意外。不过陈牧看她肿着的两个眼睛和憔悴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过的不好。两人在操场上坐了下来,没几句,陈牧直入主题了。

  果然,郑澜溪说自从上次回来后,晚上开始一直做噩梦。她总是梦见有一只手在引着她向前走,虽然她很不想动,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向前走着。穿过宿舍,钻出校门,最后来到了天台。

  这个噩梦几乎每天都在做,所以她精神萎靡,生活一片糟糕。

  陈牧说起了韩佳佳的事,这让郑澜溪吓得花容失色,竟然哭了起来。慌乱中,陈牧伸手帮她擦泪,郑澜溪一头靠在了他肩膀哇哇大哭。

  那一刻,陈牧决定要帮郑澜溪,不管有没有鬼,他一定要保护好她。

  “搞半天,你让我听你的泡妞史?”我磕了个瓜子,看着一脸猥琐的陈牧。

  “听我说完。”陈牧端起啤酒,喝了一口继续说了起来。

  为了帮助郑澜溪,陈牧去找小九帮忙。小九七拐八拐的还真帮他联系了个人,那是一个叫红姨的神婆,住在北环路石桥街。

  两人按照小九给的地址,在石桥街一个民居房里见到了红姨。不过红姨比较讲究,和他们没有直接见面,而是在中间隔了一道布帘。听完陈牧和郑澜溪的话,红姨让郑澜溪去了里面。大约十几分钟后,郑澜溪出来了。

  回去的路上,郑澜溪也没有说话。陈牧问她,她也显得迷迷茫茫的。只是说再来一次,就能彻底解决了。

  晚上,陈牧和郑澜溪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陈牧觉得郑澜溪有些问题,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送她回学校后,陈牧才想起来自己拿着郑澜溪的钱包,他回头去送的时候却看见郑澜溪一个人拐进了旁边的一条小路。于是,他便跟了过去。

  郑澜溪走得很快,像是赶路一样。陈牧跟着她来到了二医院的后门,进了负一楼的太平间。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量,陈牧跟了进去。阴森的太平间里,空荡的停尸床。但是却没有看到郑澜溪。就在他怀疑是不是自己跟错了的时候,前面传来了一个嘈杂的声音。陈牧慌忙躲到了门后面。然后他看见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过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穿着白色病号服的女孩,长发笔直,盖着脸看不清样子。后面是一个身体佝偻的老太婆,脸上涂着白粉,嘴唇猩红。她们一前一后走到停尸床面前,挨个躺倒了上面。

  陈牧吓得两腿打颤,他搞不清楚这两个人是谁?想跑又不敢动,只好木木的呆在那里。过了一会儿,陈牧偷偷看了看,那个躺在老太婆旁边的女孩竟然坐了起来,她的头发还垂在前面,看不见样子。只见她从口袋里拿起了一把梳子,缓缓的梳起了头发,每梳一次,她便发出一声奇怪的笑声。女孩一笑,旁边躺着的老太婆便跟着笑。阴森的太平间里,像是一个炼狱,让陈牧快要被恐惧侵蚀,不知所措。

  好在过了一会儿,有人进来了。似乎是那个女孩的家属,他们拉着女孩离开了。经过陈牧躲着的那个门的时候,那个女孩的头发被撩拨起来,陈牧看了个正脸。顿时,石化了。

  女孩的脸分明就是韩佳佳的脸。

  陈牧绝对没有看错。

  “你看够了没?”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老太婆站到了陈牧背后,轻幽幽的说了一句。

  这下,陈牧大叫了起来,连滚带爬的从太平间里跑了出去。

  “哈哈哈。”听完陈牧的惊魂经历,我大声笑了起来。

  “你还笑?”陈牧看着我,快要恨死我了。

  “你见的那个老太婆,我一个朋友也见过。她好像脑子有问题。不过你说的那个韩佳佳,那肯定眼花了。韩佳佳死的时候,我们可是亲眼看见的。肯定是你吓蒙了,看错了。”我想起了黄雷讲的那个太平间老太婆,顿时明白了过来。

  “可是,我是跟着郑澜溪的,但是她不见了。我很担心她。要不,我们找下赵珊一起去问问红姨吧。”陈牧说。

  “别,赵珊和更叔刚吵了架。你说的那个红姨在石桥街哪个地方?”说道石板街,我忽然想起了那天我和赵珊去找黄雷的地方。

  “里2号楼。”陈牧想了想说。

  “里2号楼?”这也太巧了。

  “怎么了?”陈牧看着我。

  “看来我们还真得找赵珊一趟。现在就去吧。”我的内心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