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古有干将莫邪,却很少有人知道这把凤求凰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52,596

  砰,一个巨大的冲力在丁贵即将刺到赵珊脖子的时候出现了,然后那把短剑被震到了墙壁上。

  狂风瞬间停顿,丁贵则一屁股摔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世界瞬间安静下来。

  赵珊的脖子上戴着一块赤玉,震开那把短剑的东西就是那块赤玉。

  侯三呻吟了一下,醒了过来。

  看见眼前的一幕,他满腹疑惑。我没有多说什么,和他一起扶着赵珊离开了守灵房。

  赵珊一直在昏迷,更叔说她没什么大事。但是护身玉上却多了一道裂痕。赵珊的护身玉就是那块赤玉。

  所谓人养玉三年,人养玉一生。

  赤玉是更叔五年前帮她寻的。

  我把黄雷和丁贵的事情讲了一遍。

  “短剑?”更叔似乎更关心那把短剑。

  “是的,大约这么长,古铜色的。”我比划着。

  “不用比划了。”侯三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东西,竟然是拿一把短剑。

  “你怎么拿回来了?”我一愣。

  “这可是古物,我怎么会放过?”侯三说道。

  更叔看着那把短剑,沉思了片刻,然后走到了里屋,拿起一本发黄的古书翻来覆去的看了几分钟。

  “怪不得,怪不得。”终于,更叔放下了手里的书,嘴上连连称奇。

  我和侯三不知道更叔发现了什么,刚想问,更叔却自己说了。

  “你们也算幸运,这个东西厉害的很。”更叔拿起了那把短剑,“你们看,这把短剑,上面雕着一个凤鸟,下面刻着一个光鸟。风鸟和光鸟合在一起便是传说中的凤凰。”

  “凤凰难道是两个东西?”侯三问道。

  “不错。”更叔点了点头,讲出了短剑的来历。

  凤凰其实是两种神鸟。汉朝有一个很出名的琴曲名字就叫《凤求凰》,说的是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故事。其实凤凰本就是两种鸟,一个名为风鸟,一个名为光鸟。这把短剑的名字也叫凤求凰。古有干将莫邪,却很少有人知道这把凤求凰。

  东晋末年,春秋战国著名铸剑师欧冶子创造了很多名剑,除了湛卢、鱼肠、纯钧、胜邪和巨阙外,扬名天下的龙泉宝剑也是他的杰作。欧冶子有很多徒弟,干将也是其中一个。不过有另一个名叫断愁的弟子却很少有人知道。当初欧冶子为越王允常铸造神剑,来到湛卢山后,发觉湛卢山清幽树茂,薪炭易得,矿藏丰富,山泉清冽,适宜淬剑,就结舍于此铸剑。当时陪在欧冶子身边的人就是断愁。

  湛卢剑炼成后,欧冶子回越国先行一步,断愁在后。师徒约定越国见面。可是断愁却在半路上认识了一名女子,并且两人一见钟情。他们在一起呆了两个月,女子的家人寻上门,将女子强行带走。断愁这才知道心爱的女子其实早已经嫁作他人。

  心灰意冷的断愁没有再回越国,而是重新回到了湛卢山。他用湛卢剑的余铁,铸造了一把短剑,上雕风鸟,意味自己,下刻光鸟,寓唯爱人,将剑取名凤求凰。

  凤求凰铸成之时,断愁已经心神俱疲,面对寓意爱情的短剑,他以血喂剑,最后跳入铸剑炉,以身殉剑。

  巨大的爱怨附在凤求凰上,一直等不到断愁的欧冶子,重新来到湛卢山,看到了凤求凰。面对如此怨重的短剑,欧冶子害怕祸乱世人,便将它埋在湛卢山深处,希望它永世不要见光。

  “那这个怎么会到了黄雷的手上?”听到这里我问道。

  “不,黄雷不是说了,他是在十四岁那年第一次见到凤求凰的。确切的说,这个凤求凰应该是丁贵的娘子找到的。黄雷不是说娘子河的故事里,丁贵战死沙场。他的娘子离开一个月去寻找丁贵的尸骨。后来带着丁贵的尸骨回到了娘子河,然后又在家里呆了一个月失踪了。如果我猜的不错,丁贵的娘子应该是去寻找凤求凰,然后又用一个月的时间找了一个坟墓。那个坟墓很有可能就在娘子河的下面,黄雷溺水,无意进入了那个坟墓。然后又打开了凤求凰,结果丁贵就附到了那把短剑上。”更叔分析道。

  “那这把凤求凰真的能让人复活吗?”侯三问道。

  “怎么可能?这不过是怨灵的愿望而已。但是毕竟是古物,肯定会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更叔说道。

  “我们要不要把丁贵逼出来?”侯三试探着问了一句。

  “啊,还能逼出丁贵?”我叫了起来。

  更叔犹豫了几秒,拿着短剑走向了后堂。

  “有好戏看了。“侯三兴奋的拉着我跟了过去。

  我们跟着更叔来到了后堂一个小屋,这里放着一些更叔从乡下淘走眼的东西。更叔将门关上,把短剑放到一张桌子上面,从旁边拿出三根小拇指粗细的香,点燃后放到了短剑面前,然后展开了他的灵骨扇。

  我和侯三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看着更叔拿着灵骨扇,嘴里念叨着一些听不懂的词。片刻后,他将灵骨扇用力一抛,扇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吊着一样,直直地立在桌子上,然后开始旋转,最后停在了扇画一面,上面本来是钟馗伏魔图,但是在淡淡的香烟下,水雾般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像,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我还是能认出来,那就是丁贵。

  这是我第一次见更叔请灵。

  丁贵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狰狞,反而像是一个可怜巴巴的孩子。

  请灵时间不长,但是丁贵却告诉了我们他的所有故事。基本上和更叔的判断差不了多少,当初丁贵的娘子用祖传宝贝凤求凰想要复活丁贵,但是却阴差阳错将他的魂魄附在了凤求凰上。心灰意冷的娘子于是殉情。

  后来黄雷的意外闯入和纯血滴剑,让丁贵的魂灵复苏。他用十年的时间想要操纵黄雷,但是却一直没有成功。一直到王雪莉死后,黄雷才被他趁虚而入。当然,他并不是要帮黄雷,而是希望能够复活自己的娘子。

  更叔答应帮助丁贵脱离凤求凰的囚禁,更希望他能早日离开,重新做人。

  等我们从后堂出来,我们听见赵珊在里屋的声音,她已经醒了过来。

  更叔立刻走了进去。

  我和侯三继续看着那把短剑,还没几分钟,屋内就传来了更叔和赵珊的争吵声。然后赵珊气鼓鼓的从里面走出来,摔门而去。

  更叔也是一脸愤怒,手里拿着那块赤玉。

  “好了,不管怎样,至少这个搞怪的凤求凰已经被我们拿回来了,后面也不会有什么事。你也不用担心赵珊了。”侯三安慰道。

  “我担心她干什么,奶奶个腿儿,她爱干嘛干嘛。”更叔一肚子火转到了侯三身上,“让你去帮小冷忙,你倒好,刚到那就被人一脚踹翻。你说你进这行也多少年了,怎么这么不长进,真不知道葵老二是怎么带的你?”

  侯三耸了耸肩,不敢说话。

  清雅斋的气氛僵硬了起来,就在大家都沉默不语的时候。陈牧从外面钻了进来,看到更叔阴沉的脸,他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进来还是出去。他只好转向我,手冲着外i挥了挥手。

  “去吧。”更叔放了口。

  我冲着侯三笑了笑,立刻跟着陈牧跑了出去。

  “这贼老头又发什么疯?”陈牧回头看了看问。

  “少说一句吧,你找我干什么?”我问。

  “我找你好几次了,都不在。你不会和赵珊勾搭上了吧。”陈牧嬉皮笑脸的说。

  “胡扯什么?”我的脸顿时红了。

  “不过我找你可是有急事,你得帮我。”陈牧凑过来说道。

  “你又要做什么?”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我们见鬼了。”陈牧说完又补充了一句,“确切的说,是我见鬼了,我见到韩佳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