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我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52,775

  午夜十二点。

  陈寨4号楼楼顶天台。

  赵珊英姿飒爽的站在楼边,四处张望着。陈牧躲的最远,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波若波罗密。我坐在一边,把弄着手里的玉龟手链,心里也是忐忑不定。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淌,赵珊一会看看时间,一会看看楼边。

  “姐啊,你别看了,要你一不小心摔下去,自己成鬼了。”陈牧停止了念经,冲着赵珊喊了一句。

  “闭嘴吧,一个大老爷们,怕成这样。你看小冷,多镇定。”赵珊白了他一眼。

  我耸了耸肩,其实我内心一点都不镇定。

  自从父亲离开我以后,每次当我不安的时候,我便会浑身发冷,严重的时候全身抽动,颤抖个不停。后来母亲去帮我求了一个玉龟手链,从那以后,每次我心里不安,只要把弄着玉龟,心里就会莫名的踏实。

  现在,我虽然表面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但是左手却快速的拨动着玉龟。要知道陈牧并不是胆小的人,他之前还敢和其他网友来抓鬼,到现在却怕成这样,肯定是有原因的。

  “小冷,你觉得这世界没鬼吗?”陈牧凑到了我面前。

  这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握紧了手里的玉龟手链。

  十岁那年,我在病房里面听见医生对母亲说我随时都会没命。我一个人来到医院的走廊,隔壁就是急诊室,时不时有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急匆匆的的走过,每一个路过的人都会看我一眼,我挪着步,最后钻进了旁边一个铁门里。

  铁门里是一个宽大的房间,虽然是白天,一样阴沉沉的,头顶悬着一盏昏黄的白炽灯。房间里整齐的放着很多床,有的上面躺着人,有的空荡着,每个躺在上面的人都露着脚,脚趾头上挂着一个白色的牌子。

  我闻到了一种冰冷的味道,里面还夹杂着一股莫名的异味。这种异味我在亲人的葬礼上闻到过,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却分外清晰。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母亲焦急的呼唤声。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并没有跑出去,而是躺到了其中一张床上,盖上了白布。

  母亲的呼喊声远了,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我想坐起来,身体却无法动弹,感觉自己被那张床死死的吸住了。我听见自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想喊,喉咙里却像被堵住了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与此同时,旁边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房间里其他躺着的人坐了起来。然后他们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我转过头,看见自己床边站满了人,他们全部光着脚,脚趾头上全部挂着白色的牌子。

  呼哧。

  呼哧。

  围着床边的人开始吹气,冰冷的气息开始在我四周弥漫。

  一下。

  一下,又一下。

  我的脑子有些迷糊了。

  身体似乎可以动了,但是心里却不想动。

  起来吧,起来吧。有人在耳边说话了。

  我的意识开始软弱,身体开始不受控制。

  我看到我的身边站满了人,他们有老有小,有男有女,但是他们的脸色都一样,白得发青,眼眶深陷,嘴唇血红。

  其中一个人慢慢伸出手来拉我,刚碰到我左手,左手上的玉龟手链忽然冒出了一道刺眼的蓝光。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

  房间里静静的,没有任何声音。

  旁边的床上那些人依然安静的躺着。

  我没有再呆下去,跑了出去。

  母亲从走廊过来,一眼看到了我。一把将我抱住,泪眼婆娑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回过头,我看见铁门后站满了人,他们是刚才那些围着我的人,他们的目光呆滞却又带着愤怨。

  那是我唯一一次见鬼的经历,回去后,母亲带我去看了神婆,但是我依然无法分辨究竟是当时的幻觉,还是真的见到了鬼。如同我在睡觉中醒过来,有时候不知道究竟是睡着做梦了,还是在梦中睡着了。

  不过,玉龟手链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离开过我手上,母亲说那是归来的念想。

  我来清雅斋的时候,更叔看过我那个玉龟手链,他说还不错,是个老物件,你母亲有心了。

  “别整天摸你的龟头了。”陈牧踢了我一下。

  “有人来了。”赵珊却对我们挥了挥手。

  果然,楼梯间里传来了脚步声。我们立刻躲到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楼梯口。一个女孩戴着口罩,从里面走了出来。

  女孩走到天台中间,从背包里取出一包蜡烛和一堆黄纸冥钱,然后拿出打火机将蜡烛和黄纸冥钱点着,跟着开始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两只手时不时合十抖动。

  陈牧往前挪了挪步,赵珊伸手拉住了他。

  “雪莉,你放过我吧,不要再缠我了。我对不起你,以后我每天给你祈祷,给你唱你喜欢的歌。我再也不敢了。”那女孩声音忽然大了起来。

  雪莉这名字听着有些熟悉,对了,是第二个跳楼女孩的名字。

  赵珊忽然走了出去,陈牧也跟着站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看见我们,女孩眼睛里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你和王雪莉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现在来这祭拜她?”赵珊看着她问。

  “我不认识她。”女孩说着慌忙拿起背包,想要离开。

  “你是韩佳佳吧。”赵珊伸手拦住了她。

  啊,女孩愣住了。

  “我在王雪莉的日记里见过一张合影,这个背包也在上面。你不认识我了吗?”赵珊走过去一下子拉开了女孩的口罩。

  一张清秀的脸出现在我们面前,意外的是,韩佳佳的嘴上全部是密密麻麻的针眼,上面结满了红色的疤结。

  “这是怎么了?”赵珊一呆,松开了手。

  韩佳佳慌忙将口罩戴好,眼里泛出了泪花。

  天台上忽然起风了,烧了一半的纸钱被吹起,像是凄怨的鬼魂,呜咽着向半空飞去。月光下,韩佳佳的眼泪已经凝结,她说起了自己为什么来这里的原因。

  韩佳佳和王雪莉是室友,两人都是从外地来豫城打工。韩佳佳天生好说话,大嘴巴,有什么秘密都藏不住。王雪莉在一家小公司上班,因为家庭出身贫苦,朋友也不多,之前有个男朋友,后来两人性格不合分手了。

  一年前,王雪莉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孩。两人聊得很火热,彼此都有好感。后来,那个男孩来豫城出差,晚上约王雪莉出去便没回来。第二天,韩佳佳一直追问王雪莉是不是和那男孩开房了。王雪莉极力否认。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王雪莉和那男孩闹翻了,没有再联系过。

  前些时候,王雪莉的家人在老家给她说了一门亲事,双方都很满意,也订下了结婚的日期。有天晚上,韩佳佳和王雪莉忽然说起了之前那个网友的事。王雪莉很生气的说,以后不准再提那事。当时韩佳佳心里有些不高兴。正好第二天王雪莉的未婚夫家人来豫城,未婚夫的母亲私下偷偷询问韩佳佳王雪莉以前有没有谈过男朋友。想起王雪莉的态度,韩佳佳嘴一哆嗦,说出了之前那个男孩的事。当时韩佳佳觉得自己闯了祸,因为王雪莉未婚夫的母亲很生气的摔门走了。

  果然,王雪莉回家呆了几天后重新回来了,整个人像是变了一样,眼神呆滞,精神憔悴。韩佳佳问了下,才知道她被退了婚。在豫城,尤其是农村,被退婚是很丢人的事情,不但自己以后不好嫁人,父母更抬不起头。

  韩佳佳有些后悔了,但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认错。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王雪莉竟然跳楼自杀了。

  看到王雪莉的尸体开始,韩佳佳的生活就彻底改变了,她的眼前总是王雪莉死前的样子,尤其是她睁着眼睛,仿佛里面要射出冷箭一样。到后来,韩佳佳睡觉都不敢一个人,她一闭上眼就看见王雪莉冷冰冰的眼神,不停的在咒骂她。

  韩佳佳回了老家,但是却依然无法平静。直到前几天,她又一次梦见了王雪莉,这一次让她恐惧的是在梦里她看见王雪莉拿着一根针,对着她的嘴巴一下又一下的扎着。疼痛像是无数个小虫子钻着她的嘴巴,但是她却无法动弹,无法挣脱。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嘴巴上竟然真的有无数个针孔扎的伤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