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莫非这个老头就是我们要见的人?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43,108

  宋朝太祖皇帝朱元璋起兵之时,邀请刘基刘伯温为军师。刘基除军事才能了得外,更是阴阳术数方面的绝顶高手。

  刘基投身朱元璋的时候,身边带了一批人,他们都是刘基的门徒,各个都是身怀绝技,有的精通风水,有的掌握星象,有的能通鬼神,有的熟知精怪。刘基在他们的帮助下,辅佐朱元璋,摧城拔寨,所向披靡。后来赢得了天下。

  跟随刘伯温一起打天下的很多人,在朱元璋登基后,都离开了朝廷,退隐山野。其中一个名叫元明清的术士却被单独留了下来。

  元明清早年是跟着一个道士学习术法神技的,他可以穿墙遁地,点石成金,撒豆成兵。在朱元璋和陈友谅决战的时候,陈友谅派出一名邪道,用三个纸人将朱元璋麾下三万大军打的溃不成军。后来,刘伯温派元明清上阵。元明清用灵火布阵,一个回合就将邪道打回原形。

  也许正是因为元明清的特异所长,朱元璋觉得如果能组织一个拥有各种异常技能的组织,将会对江山更加稳固。于是他让刘伯温暗自通知元明清成立了一个秘密组织——还灵会。这个组织除了帮忙给皇帝朱元璋收集一些天下奇物以后,更多的职责是帮忙寻找拥有异术的能人。当然,对外一切都是保密。

  元明清从此踏上了寻人探灵的旅途。天下之大,异人之多。他用了差不多十年,才把还灵会做成了朱元璋满意的组织。不过江山稳定后的朱元璋身怕身边的人对他不利,于是纷纷把一些有才之人剥夺军权,调离京城。还灵会更是不同,每个成员除了要在皇室备案,成员之间不能通联,每次做事都要有专人监管。

  天下异人本就不多,每个人都性格不同。对于这样的组织,有些人受不了约束选择了离开。为了补充人数,官员不得不找人凑数。渐渐的,还灵会便形成了两派,一派为南行,主要是朝廷派人加进来的人,这些人里面不乏有一些心术不正的邪道术士,;另一派为北路,是元明清之前寻访留下的能人异士。有了帮派,就有了争斗,南行的人推崇一个叫百里长空的人为会长,而北路的人则推荐元明清。为了争夺会长,南行和北路的人各施法术,明争暗斗。

  朱元璋晚年的时候,之前同他一起打天下的人已经所剩无几。他最终把刀子对准了刘伯温。刘伯温死后,还灵会登时打乱。一直以来,北路的人都是依靠刘伯温来主导,刘伯温死后,很多成员怕被牵连,纷纷离开。元明清和百里长空也分道扬镳,还灵会成为南行北路两个组织。

  明朝灭亡后,还灵会便失去了踪迹,对于还灵会的事情也渐渐少去。只是其他人不知道,之前和元明清一起合作的一些异人能士还在继续自己的工作。他们死后,将职责传给后人,不敢懈怠。

  百里长空所带领的南行组织,一直都想要吞并北路。他们曾经联合一个叫邪灵会的组织,一起进犯北路,但是在凤鸣山上被元明清打败,从此消失无踪。元明清也随之失踪。

  还灵会旗下有五大家族,更叔的祖上是其中一家。虽然元明清早已经失踪。但是更叔的祖上还是一代一代将还灵会的历史以及职责传了下来。作为还灵会北路不多的水级除灵师,更叔一直都坚定的相信,还灵会终会有一天重新复活。

  侯三是更叔找到的帮手,但是他天赋不高,现在连基本的土级都达不到。

  “那打伤侯三的人是南行的人吗?”我问道。

  “不错,他拍了一下侯三的肩膀,其实是用蛊针刺进了侯三的身体里面。”更叔叹了口气说,“侯三中了对付的蛊毒,就算你到医院也没用,兴许还会要了他的命。”

  “那三叔没救了吗?”我还是有些不甘心。

  “看来我只能去找福伯了。”更叔一咬牙,他从屋子里拿出了一盏造型华丽的煤油灯,然后让我扶着侯三,他将煤油灯点着。

  很快,煤油灯里飘出了一股淡淡的光圈,那些光圈全部在侯三肩膀上受伤的地方飘荡,最后,钻进了他的皮肤里。侯三肩膀上的那片红印开始慢慢褪去,最后恢复了正常肤色。侯三的身体也软了下来,很快他恢复了意识,但是身体却依然很疲惫。

  侯三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把事情经过给他说了一遍。他显得很吃惊。不过他显然比我知道的早,对于南行的人也早有所闻,可是没想到第一次见竟是这种情况。

  “老更,你不该救我。你用解蛊灯,这是犯了禁忌的。”侯三看着更叔,眼里充满了歉意。

  “南行的人是故意的,他给你下的蛊,我也没有其他办法。解蛊灯只能缓你一时,我看还得去找人帮忙。我看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为什么跟我们要聚魂珠和巫骨梳,我们手里并没有巫骨梳啊!”更叔分析了一下。

  “聚魂珠和巫骨梳不是应该在一起的吗?要不我们去前章村问问吴家,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我说。

  “时间来不及了。侯三,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和出去一趟。”更叔说着收起了东西。

  豫城很大,那时候东部新区还没有发展,除了一些本地户,其他的都是空旷的荒郊野地。一些大型厂办都在那里。很多外地过来打工的人晚上都喜欢出来逛街吃饭,于是形成了一个不规范中的规范居民区。

  更叔带着我们来到了居民区中间的一个巷子里,那里有一个小面馆,周边又脏又乱,时不时有一些臭味窜进来。但是却一点也不影响烩面馆的生意。

  我们进入烩面馆的时候,还没有地方。等了几分钟,才有人让出了桌子。我们坐了下来,一个穿着油腻腻围裙的女人收拾了一下桌子。简单问了我们几句吃什么,然后扭着屁股进入了后厨。

  十几分钟后,一个戴着厨师帽的老头端着三碗热气腾腾的烩面放到了我们面前。

  更叔也不说话,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我一脸迷惑的看着对方,虽然肚子里饿的咕咕叫,但是看到碗里有一些黑色的粉末以及刷碗留下的草根,顿时胃口全无。

  更叔吃的很开心,连汤都喝得干净。

  那个老头坐在柜台,磕着瓜子,眯着眼睛,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整个饭局大约二十分钟,我和侯三没怎么吃。那个女人过来收拾的时候,看着我们碗里的剩饭,嘟囔了几句。更叔拿起一百块钱恭敬的放到了那个老头面前。

  我感到很不解,莫非这个老头就是更叔要我们见的人?

  老头慢悠悠的拿起了钱,眯着眼睛仔细端详了一阵子,然后将钱放到了桌子里。

  这时候,又有人进来吃饭了,老头挥了挥手说,“没饭了。”

  来人愣了愣,然后悻悻的离开了。

  更叔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像一个孩子一样,坐到了老头面前。两个人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那个老头的表情一直庸庸散散的,像是一只昏睡病态的老猫。

  我也不敢靠近,坐在旁边静静地等着。

  一直到更叔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了那枚聚魂珠,那个老人才抬头看到了我身上。

  “小冷,你过来。”更叔冲着我喊了一句。

  我立刻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老头微微点了点头,目光落到了我身上。我感觉老头的眼睛像是一双鹰眼,直勾勾的盯着你,仿佛要看穿你的五脏六腑,掏走你内心所有的秘密。

  老头盯着我看了足足有三分钟。我都感觉有些不自在了。

  旁边的更叔也觉得奇怪,满眼迷惑。

  “脱了你的上衣。”忽然,老头冲着我喊了一句。

  “什么?”我愣了一下。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老头的身体瞬间跳了一下竟然跑到了我面前,然后一伸手拉住我的上衣,一勾拉开了我的上衣。

  “干什么?”我慌忙捂住了裸露的胸口,心里不禁骂道,这老头是不是变态?不过我知道他肯定不是一般人要不然更叔也不会这么尊敬他。

  “这娃娃身上有宝。”老头看着我说。

  “是,他的母亲帮他求了一个玄武神链。”更叔说。

  “不,不是那个。”老头摇了摇头,重新坐到了柜台。

  “那福伯,聚魂珠的事……?”更叔低声问道。

  “你们回去吧,南行的人再来,让他们找我。”福伯挥了挥手。

  “侯三的伤还要麻烦你。”更叔说。

  福伯点了点头,“你去外面找下马脸。”

  更叔的脸上顿时一片欣喜,连连称谢。

  “这娃娃,你站住。”就在我们离开的时候,福伯又喊住了我。

  更叔不明就里,但是福伯却让他去外面等我。

  我不知道这老头要干什么,但是看到更叔对他那么尊敬,也不敢得罪。只是傻傻的盯着他。

  “就是有些木,还没开窍。“福伯微微有些失望。

  “没什么事,我走了啊。”我试探着说了一句。

  “这个给你,记住不要跟别人说。”福伯从口袋里拿出了个黑色的锦袋。

  我伸手接了过去。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开。”福伯说完挥了挥手,重新闭上了眼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