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鸦
贩粥2021-09-11 19:122,147

  第二章

  墨鸦,他的名字,也是死亡的味道。

  “也许这样也是不错的。”墨鸦这般想的,他对世事总是充满着兴趣,对墨鸦来说新事物的趣味性能让他感觉到他确实是存在于世间。

  “将军。”屋子里的女人全部跪俯在地上,畏惧着走进来的那个男人;他,不一样;这种不一样让他又提起些许趣味。

  “将军。”墨鸦轻呼道。

  将军并没有应墨鸦的话,他单手撑在腰间只是细细打量了墨鸦些许时分;他招了招手,一个女人趴到了床头,颤抖着解开他身上的束缚;墨鸦翻身下地,单膝跪在将军面前,他见过将军的兵这样做。

  “哈哈哈哈,墨鸦,我有一个提议给你。”将军说。

  墨鸦庆幸自己没有做错;废物?俯首?活着才最重要。将军很欣赏这个孩子,他很聪明,身边的废物太多,他可能需要这样一个聪明的猎鹰。

  不,是乌鸦。

  将军开口道:“墨鸦,这个名字总伴随着死亡,很适合你;黑夜,也很适合你;百鸟,更适合你。”

  “是。”墨鸦回答道;死亡他很清楚,黑夜他也很清楚,百鸟是什么,他不知道,不过很有趣不是么?起码活下来是真的。

  百鸟是一个组织,这个组织里每个人都是一种鸟,被某些人深恶痛绝,恐惧的鸟;

  组织里有很多的孩子们,他们和墨鸦一样,又不一样。每天他们接受一样的训练,一样的任务,效忠于同一个人;他们和墨鸦一样,都是杀戮的刀剑,柄柄嗜血。

  墨鸦与他们又不一样,他更快、更强当然也更俊美;最不同的一点是,他们所有人好像都活在每日每夜的恐惧当中,而墨鸦不一样,在活着的基础上,他享受这一切,享受来自周身所有的乐趣。

  他从不多想,想的太多很会容易就没命的。

  尤其是姬无夜,那个男人,那个将军;他那样的可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姬无夜的可怕之处。所以他更愿意隐匿于黑夜和死亡为伍。

  可是,谁又不是在期待白昼的日光呢,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也是在意的。

  墨鸦很聪明,他比别人更快,更出色,更强;他成了将军,也就是姬无夜的左膀右臂;

  当墨鸦从饥荒者成长到如此地步的过程中,他的聪明让他在百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其中感触最大的就是权力。

  墨鸦连名字都没有的时候,平日里就是连一顿饭都吃不上的饥荒者,无人过问、无人在意生死,更遑论说是填饱肚子;那个时候,他为了活下去而去杀人去亲近死亡;他有了名字之后他却是为了命令去杀人,单纯的为了剥夺他人性命而去杀戮,不,是屠戮。

  他有些不确定没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就像姬无夜一开始对他说的那样是最适合自己的;姬无夜那样的人,他谁都不相信的,同他一起无异于是与虎谋皮;墨鸦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该有些别的打算,可是,又该去哪儿呢?

  那一天,百鸟来了一个新的孩子,他很是有趣,也很漂亮,很扎眼的那种漂亮,新郑的姑娘们也许会追在他后面跑的那种漂亮,但肯定不如自己帅气;墨鸦这样想着。他不知为何,自己十分在意这个孩子。

  而且,墨鸦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的,这个孩子终究不属于这里,他该有属于自己的天空;墨鸦给了他那孩子一个名字,与自己的名字不同,对立于黑夜、涅槃于死亡,便唤他一声白凤。

  白凤就是那个孩子的名字。

  白凤问墨鸦:“你是一直都是这么无聊的一个人吗?将军知道你这个样子吗?”其实墨鸦自己也回答不了白凤的这个问题;无聊吗?啊,原来在小白凤的眼里,他的趣味都是无聊啊;果然,他不属于这里。

  其实,相比于百鸟的大部分鸟儿来说,白凤过的远比别人要轻松的许多;

  墨鸦想着,白凤没有必要像他当年初到百鸟一样和别的鸟儿一起受训,他是一个爱干净的孩子,干净的就像天空一样,百鸟的鸟儿们藏或明摆着的,有太多的污秽。

  是白凤的运气也罢偏偏就遇到了他这样一个英俊帅气,善解人意又有趣儿的老大;或是墨鸦自己的私心,偏偏就在意了这样一个与众不同,偏离群体的鸟儿呢。总之,白凤的日子是相对自由的。

  “有任务了。”墨鸦说,他看着自己一手教导出来的孩子,几乎是如出一辙的站姿,蜻蜓点水一样立于,风吹乱了白凤的羽饰,搅动了墨鸦本就不平静的心湖;

  他感觉,距离白凤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的。

  “每天重复的杀戮,你不觉得无聊吗?”这是白凤对这次任务的态度,“重复?”墨鸦反问。可是白凤却不再和他搭话了。

  墨鸦有些烦躁,这次白凤问了这样的问题;下次呢?下下次呢?以后呢?还会有以后吗?他突然感到有些荒凉;荒凉,是多久都没有浮起的感觉呢?那个人,他再地下,不会再荒凉了吧。

  “你知道吗?韩王的九公子回来了;你知道九公子吗?”墨鸦又搭话道;此时白凤正同他暗暗较劲,白凤,他还不够快。

  白凤追不到墨鸦,有些气急,这个人,为什么对什么事情看起来都感兴趣,眼睛一闭一睁再看的时候又是对一切的都漫不经心呢?白凤回道:“我不知道,原来你对男人都是如此的热忱。”

  墨鸦显然对白凤的揶揄不是很在意自顾自的继续说道:“那位是个风流的主儿,可惜他是将军的眼中钉,否则可以交个朋友,听说他很有趣的。”

  “是么?怎样的有趣能让你对将军的眼中钉都如此热忱?”白凤来了些兴趣,九公子,白凤听到过一些传言的,将军曾蔑视的说过“韩非那小子,自诩韩国的救世主。”能让姬无夜大动肝火的人物,白凤自己确实有些好奇。

  两人脚底的景物不断的变换,天色暗了下来,月光洒下些许的银色,其实这样美丽的晚上不适合杀人;

  白凤问墨鸦:“墨鸦,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那位九公子…”

  “前面就是李大人的府邸,今晚的目标。至于九公子,你明天就知道了。”墨鸦打断白凤的话,显然,今夜的墨鸦至少目前心情是不错的,就不知道那位李大人心情如何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枯木寒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枯木寒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