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沉扬2020-09-27 23:353,167

  青城的夏天特别热,烈焰般的太阳不知疲倦的散发着光和热,把这个城市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蒸笼。

  顾忱走在大街上,身上的汗已经浸湿了后面的衣服。

  他手里拿着一瓶不断往下滴着水的冰镇饮料,一边往嘴里灌一边擦着汗,感觉自己被热的产生了幻觉。

  “操,太阳哥哥你至于吗,把我热化了今年比赛谁来挨骂?”顾忱用手挡着太阳,眼睛四处瞟着,想找一个清凉点的地方续命。

  “时速网吧开业大酬宾,为了感谢选择本网吧的有缘客户,本店特推出五折优惠。五折办年卡,父母老婆都欢欣,快来选择吧!”

  顾忱:“……”

  他抬头看了看自己的正上方,时速网吧四个红字大白天的格外耀眼。

  “就你了,”顾忱眯了眯眼,“进去正好打两把游戏,太久不玩手都生了。”

  网吧里面十分热闹,Start全国挑战赛马上就开始了,不少怀揣着冠军梦的小青年这时候天天泡网吧里,幻想着被一个王牌战队给挖走。

  “您好,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一个二十多岁打扮很小清新的前台妹子招呼顾忱。

  “啊,先给我来三个小时吧,顺便买杯水,加冰。”顾忱觉得自己现在需要摄入大量的冰块保持清醒。

  “好的,”前台小姑娘把卡递给顾忱,顺便问了一句,“小哥哥办卡吗?年卡五折呦。”

  顾忱摆了摆手,他早就发誓不打游戏了,今天不过是被热恍惚了,找个地儿避暑罢了。

  他跟着号来到属于自己的电脑桌前,打开了Start的图标。

  Start图标是一个深蓝色的天空,顾忱看着这个陪伴了自己许多年的游戏,眼眶有点发湿。

  Start对他来说不仅仅是游戏,还是他年少时的梦和信仰。他曾经为此付出了满腔热血,然后带着一身污秽,转身离场。

  “呦,哥们,你也玩Start啊?”旁边一老哥看到了顾忱的电脑桌面,惊喜的喊道,仿佛遇见了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

  众所周知,Start是一款寻亲游戏。

  “是啊,这么火的游戏,谁不玩啊。”顾忱回答。

  “游戏是挺火,看你年纪不大,偷跑出来的吧?”大哥一脸我都懂,你不要解释的表情。

  顾忱叹了口气,说到:“那可不,趁着父母不在家,自己一个人偷摸儿出来的。”

  那大哥拍了拍顾忱的肩膀,有点怜爱这个父母不让打游戏的小可怜了。

  “各位Start玩家请注意,Start全国挑战赛即将拉开帷幕,青城分区也开启选拔模式,希望广大玩家们踊跃报名。我们七天后,在青城电竞训练中心不见不散。”网吧的广播里传来声音。

  “今年的比赛要开始了,”有人感慨,“咱们这里好几年没有战队进入挑战赛了。”

  “现在人家职业选手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咱们这小地方不够看的。”

  “去年的奇迹战队还是有些希望的,今年说不定能进去呢?”

  “别做那青天白日梦了,奇迹的那一群三脚猫的功夫,出去了都嫌丢脸。”

  “诶,你这个人,有本事你上啊,在这里说什么。”

  ……

  众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电竞玩家果然十分暴躁,这会儿要不是老板拦着,他们就因为奇迹和曙光哪个战队最厉害打一架了。

  顾忱并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他怕被认出来然后再被打死。

  “这位小哥,你觉得奇迹和曙光谁厉害?”旁边那个看戏的老家伙问他。

  “我怎么知道,”顾忱有点不耐烦,他小号密码忘了,怎么输都进不去,“我对这两个战队都不了解,没听说过。”

  顾忱没有说假话,他确实不了解,三年前他不打比赛之后就再也没关注过了。

  “我觉得曙光厉害,”那老哥仿佛没有感觉到顾忱的冷漠,“曙光的队长,Beat,还是很厉害的。就是没有好的队友,被拖累了。”

  顾忱不知道怎么回复他,没有说话。

  他已经放弃了登录原来那个小号,两年半没有用,密码早就忘了个彻底。

  于是顾忱点开新号注册,准备再申请一个小号。

  Start新号申请还是很迅速的,不用和其他游戏一样认证一大堆,顾忱很快就进去了。

  游戏内一共有四个地图,森林、沙漠、生化地图和儿童模式,四个地图各有各的玩法,顾忱选择了最简单的沙漠。

  虽然是新号,匹配的还挺迅速,顾忱喝了口水,就发现自己已经被送到了沙漠里。

  Start只有五人模式,除了顾忱之外,还有四个随机匹配的队友。

  请叫我爸爸:谁是战术师?

  他的队友在队伍里问。

  等了一会没有人回答,于是顾忱打字。

  一个小号:我。

  请叫我爸爸:战术师玩过没?这把升级,别坑我哈。

  一个小号:这位哥哥,我今天十五岁,刚刚玩这个游戏,你可以教我什么是战术师吗?

  请叫我爸爸:我*,你**没玩过当什么战术师。

  guuajshajj:大家别吵了。一个小号当守护者吧,看着家就行。

  一个小号:好的^O^

  请叫我爸爸:那个乱码,你来拾荒吧,这把我用战术师。

  guuajshajj:叫谁乱码呢,不会打我名?

  请叫我爸爸:我*,你那名字不是乱码?

  顾忱扶了一下额,他没想到自己三年不登游戏,一登就遇到俩脑残。

  这俩已经开始互喷了,满屏的星号看的顾忱头晕眼花。

  他还没有开始买装备,队友已经被对面杀了。

  【我菜我乐意被CL击杀】,系统提示。

  请叫我爸爸:我*你大爷的。

  请叫我爸爸:大家小心对面那个叫CL的,他是个拾荒者,老阴了。

  顾忱也吃了一惊,开局还没两分钟,大家装备都没有买齐,对面那个人已经可以杀人了。

  “至少职业水平。”顾忱下了个定论。

  普通玩家都是买好装备才敢出家门,他徒手闯敌窝还能全身而退,绝对是条汉子。

  顾忱活动了一下手指和脖子,难得遇上对手,他内心深处的战斗欲被激了出来。

  一个小号:拾荒者给我买把刀,我去杀了对面突击。

  请叫我爸爸:小号你能行不,你不是没玩过?

  顾忱没有理他,接收了乱码给他的刀,转身朝敌方跑去。

  沙漠和森林不一样,满眼都是沙子,想要隐藏自己非常难,几乎没有遮挡物。

  所幸对面扎营的地方离他们并不远,顾忱让队友买了一个烟雾弹,放到了对面的家门口。

  果不其然,除了杀了第一个人的CL,其他人都跑出来查看。

  满天的烟雾很快就遮挡住了视线,顾忱悄悄跑进烟雾里,跳起来往一个人身上砍。

  刀法将就快狠准,顾忱虽然手法略微生疏,但面对不到十级的新手,还是游刃有余的。

  那个人的血一下子就被顾忱打掉了,凉的透透的,救不过来的那种。

  不过顾忱还没来得及撤退,一把长刀就出现在了他眼前,顾忱忙操控着人物往后退了一步,拿起刀反刺向他。

  那个人躲开了顾忱的攻击,顷刻间换了把手枪,朝着顾忱的方向一顿扫射。

  顾忱在对方停顿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不再恋战,飞快的撤退回家。

  【别杀我啊被一个小号击杀】

  请叫我爸爸:可以啊,小号。能从CL手里杀人的玩家不多了,你牛逼。

  请叫我爸爸:加个好友啊打完这一把,回来咱俩切磋切磋。

  顾忱不屑,心想这个人可真逗,一个战术师天天想着跟别人单挑,真是从没见过。

  一个小号:这位请叫我爸爸仁兄也很厉害,打职业都可以了。

  看不起归看不起,夸还是要的。

  半个小时后,鲜红的debate闪耀在顾忱的屏幕上。

  虽然顾忱这一把很努力了,但他们还是输了。

  CL一开始就杀了他们的突击,战斗力损失了一半,而且顾忱用的是小号,伤害不高,被对面打爆,也是理所当然。

  退出游戏后请叫我爸爸果然给他发了好友申请,顾忱点了同意。

  这个人虽然嘴欠了点,但操作和意识都不错,如果不是CL太厉害,他们这一把或许能赢。

  请叫我爸爸迅速的邀请顾忱开下一局,顾忱迅速的拒绝了,因为他从旁边人的讲话中听到了自己。

  “要是Andrew还在,咱们青城战区好歹有点希望。”

  此话一出,全场静默。

  Start所有的游戏玩家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要在公共场合夸Andrew,因为会被骂的特别惨。

  顾忱在心里默默地为维护他的仁兄点了把蜡烛。

  “谁提的Andrew?现在还有人有脸夸他啊。”

  “叛徒不配玩这个游戏,打假赛没让他进监狱算客气了。”

  “别说Andrew了,他绝对不可能出现在Start里了,各自安好吧。”

  “神他妈各自安好,又有脑残粉来洗了。当初老子多喜欢他,他打假赛简直打了所有人的脸,我恨他一辈子。”

  得了,这有一个脱粉回踩的,顾忱苦笑。

  幸亏在场的没人认识他,不然他可能要横着出去了。

  顾忱默默地关掉了游戏,一个人离开了网吧。

  外面的天气不如最开始那般炎热了,走在街上还可以感受到微微的凉意,应该是快下雨了。

  顾忱的心情因为在网吧里待了一会儿变的非常低落。

  三年了,自己依然是统一电竞界所有争端的标尺。

  只要在别人吵架时提一句Andrew,本来还吵的面红耳赤的两个人立马开始同仇敌忾,Andrew这个孙子快快来送死。

  对此,我们当事人表示大家开心就好,成不成孙子,无所谓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冠军总会是我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冠军总会是我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