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遇见盖竹山弟子
阿恕2020-11-06 17:123,228

  谷梁一池大叫一声:“什么人!”同时祭出长剑朝着身侧一挥。

  “不是人。”砚望说,同时抬手朝前一抓,抓出个哭哭啼啼的小孩子,那孩子一见着砚望,立刻就哭着往人怀里钻,边钻边“娘”。

  “原来找的就是你这小鬼啊!”谷梁一池收起佩剑,伸手就去抓那孩子,去抓了个空,“居然也是灵体!”

  “你怎知找的是他?”砚望问,顺势将孩子抱在怀里。

  “我又不傻,见着你喊娘的不就是了?丫丫那小丫头可把见到你的事全告诉我了。不过都这么大孩子了,见着一光头和尚都喊‘娘’,啧啧。”

  砚望笑道:“你怎么还嫌弃上了,不是你自己非要跟着出来找人的吗?”那孩子喊完,自己也发觉不对劲儿了,盯着砚望的脸抽噎。

  谷梁一池凑近那孩子说:“别盯了,再盯着看也不是你娘,这是你小舅舅,和你娘长得可像呢。”他想到自己没办法碰到灵体,本来想捏人家的脸的手抬起来又放下。

  “最近灵体很多嘛,是你搞的鬼?”谷梁一池问砚望。

  砚望摇头否认,“不是我。你把我想成大魔头了?我哪有那样的精力。”说着,就抱着孩子继续走。

  “也是。”谷梁一池想着砚望似乎也确实没多少空闲的功夫搞这些,走了几步发现砚望并没有往回去的方向走,便伸手拽了砚望的袖子,“既然孩子都找到了,我们还不回去?”

  砚望无奈地笑了起来,连带着眉眼都有温柔了许多,“你还是傻。这孩子怎么可能生来就是灵体,我们要找的不仅仅是他的灵魂,还要找他的身体。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孩子灵魂离体有一段时间了,我们必须在今晚子时前让他灵肉融合,否则他的灵魂消散,肉体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谷梁一池奇道:“灵魂离体我倒是听家主姐姐说过,可是离体两个时辰的灵魂早就散了!难不成这就是你非得找到这孩子的原因?”

  接触到砚望递过来的黝黑空洞的眼神,谷梁一池连忙拍了拍人肩膀,“放心放心,这事儿我不和他们讲,家住姐姐做的事不和我讲,我做的事也不会和她讲,你给我讲讲,这些事我只在传闻里听过!”

  砚望一时失神,脑海里‘如果没有把谷梁一池送走’的念头一闪而过,本来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变成了,“和传闻也没什么区别。”

  “你不会是在生气我之前伤到你了吧?”谷梁一池伸手,“你教教我怎么抱这孩子,我替你抱会儿,你消消气。”

  孩子泪眼朦胧地瞧着谷梁一池,又委屈地抬头看着砚望,可惜砚望瞧不见孩子的表情,只是动作温柔地把孩子放进了谷梁一池的怀里,“不需要教,这样就可以。谷梁家从桃源带走的并教你修习的那些东西,足以让你接触灵魂了。”

  “呸!胡说!”谷梁一池小声道,他之前怎么碰不到?

  砚望权当没听到谷梁一池絮絮叨叨骂人的话,专心循着只有他可以“看到”的微弱的线条往前行走。

  骂了一路的谷梁一池得不到回应,心里很是不爽,凑到砚望身边,问他:“你就不好奇我干嘛来了?”

  “不是找人吗?”

  “我是问,咱俩打架的时候,那时候我来干嘛的!”

  “你来干嘛,问我做什么?”砚望漫不经心道。

  谷梁一池急了:“不是!我说你有没有用心听我说话啊!”

  砚望慢吞吞地回答:“用耳朵听得到。”

  “你好奇不?”

  “很好奇,说吧。”砚望懒懒地回答。

  谷梁一池忽略砚望的敷衍,一把将怀里的孩子扛在肩膀上,“这是你问了我才说的。家主姐姐收到密信,说是你离开云城了。我怕她又要派人杀你,就偷偷溜出来保护你了。”

  “但是吧,我毕竟还是少掌门,不能明目张胆地这么做,仕阴仕阳动手在先,我也得做做样子,谁想到你都这么弱了。不仅秋风过耳威力屁大点儿,还把自己弄伤了。我虽然舍不得杀你,但是长老们要杀你,你要是杀了长老们,我就得伤你,你留他们一条命正好我也不为难。”

  砚望叹气,“你好啰嗦啊。”之前在桃源的时候最多有点儿话多,现在简直就是个炮仗,噼里啪啦一会儿不停地那种,像极了雪至。

  若说那三个师侄像雪至也就罢了,他这一半桃源一半谷梁家的弟子怎么也越来越像雪至那副不着调的样子。

  “哟,嫌我啰嗦啊,那你倒是给我讲讲你以前的事呗,或者你在桃源的事儿也行。”

  “桃源是个很美很温暖的地方。我师兄很好,真的很好,他有三个不省心的徒弟,一个心里憋着一堆事儿,两个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我有个很听话的徒弟,修炼刻苦也很听话。”

  谷梁一池本来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砚望会这么认真地回答,一时间有点儿受宠若惊,遂追问:“后来呢?”

  “后来什么?”

  “你徒弟啊!”

  “后来他回家了,我再也没见过他。”砚望说着,心里还颇有些怀念的意味,“传言里说我练邪功害了弟子,倒也不是空穴来风。他也的确因此,受了些牵连。”

  谷梁一池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撇撇嘴,“这孩子的灵魂,不适合修炼你那些变态的东西。不过呢,我倒是很适合,你要不要考虑收我为徒?”

  “不收新弟子。”砚望回答,停下脚步,同时指了指前方,“前面是什么地方?”

  谷梁一池眯眼瞧了瞧,又转头看一眼砚望。那孩子也探头看了看,老老实实地回答:“雪地。”谷梁一池轻拍了孩子一巴掌,“废话,我能不知道那是雪地!”

  砚望扭头,投来空洞的眼神,“你和孩子计较什么。”

  “前面是一片雪地,和咱们脚下的没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就是咱们这边有脚印,那边没有脚印。除此之外——”谷梁一池拖长了话音,努力找不同,“啊!那边还有一些轻微的灵力波动——结界?”

  “是结界。”砚望道,袖中银簪一划,雪地上便是几道浅浅的银色划痕,“你呆这里,不会有任何人发现你,我去结界那边看一下。”

  谷梁一池一把抓住砚望,说:“不行,你又看不到东西,还是我去吧?”

  砚望微微一笑,“那可是谷梁家的结界,你确定要过去?”

  谷梁一池连忙摆手,抱紧怀里的小孩儿,“我看孩子!”

  砚望一手捻着佛珠,一手立于胸前,走到先前他指的地方,故意不经意间丢下手中的佛珠。那佛珠接触到雪地之前,突然爆发出一阵温和的光芒,落入一身墨绿的青年手里。

  “大师当心,雪地路滑。”那人将佛珠送到砚望手里。

  砚望接过佛珠,双手合十回了个礼,“多谢施主,贫僧有礼了。”

  那人看了一眼砚望的眼睛,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大师看不到,怎得雪天一人出行?”

  “贫僧生来如此,倒也不妨事。”砚望温和道谢,举步便走。

  “大师留步!”那人拦下砚望,作揖行礼,“在下是盖竹山派弟子,穆承。前日路过此地,遭人暗算,困于此地,幸得大师出手相助!”

  砚望垂首,“出家人慈悲为怀。”说完作势要继续走。穆承神色纠结,连忙抱拳垂首,“在下蒙大师相救,感恩不尽,日后必然报答大师!只是在下还有一不情之请!”

  “施主请讲。”

  穆承满面愧疚,“说来惭愧,但是大师,您一定要相信我,最近失踪的人与我们盖竹山派并无任何关系!我们师兄弟几个下山历练,不想遭歹人伏击,传回师门的讯息如泥牛入海。现在四处为非作歹的‘盖竹山派’弟子是歹人假扮的!在下恳求大师不要迁怒盖竹山派!”

  “出家人远离凡尘俗世,这些事,贫僧自然是无心插手的。”砚望捻着佛珠,脸上挂着慈祥温和的笑,双目空洞却隐含悲悯,俨然一副出世的高僧模样。

  穆承显然不信,直直跪下,抓着砚望的胳膊就开始苦求,“大师!您超凡脱俗,可您仍旧悲悯世人,看在同为十派的份上,在下恳请大师搭救我同门师兄!”

  “喂喂喂!手放哪儿呢!”谷梁一池几步冲过来,一把拽掉穆承的手,将砚望挡在身后,“说话就说话,还动起手来了!就你那可怜的灵力还不够人家和尚一拳头!”

  穆承闻言,脸上更是羞愧难当,“在下修为的确是师门中最差的。”随即又立刻抬头,盯着谷梁一池面露惊惧,“是!是你!”

  砚望微微歪头,谷梁一池抿了抿嘴,回头悄声说:“这人我欺负过,没欺负太狠,就是稍微欺负了一下。”

  砚望:“……”

  穆承惊惧之后,又面露喜色,连忙起身向谷梁一池拱手行礼,“见过谷梁少掌门!”

  “你傻乐啥?”

  “少掌门来此,不是来救我师兄们的吗?”穆承小心地问。

  修仙界排行前十的门派,自桃源乱世起,就结成同盟,致力于消除修仙界内各种邪恶力量,同时各派弟子之间偶尔也会互相切磋和支援。

  其中首位是南田派,其次就是谷梁家。排行第十的云城寒台寺虽不常露面,但是听闻其主持了了大师修为了得,尤其擅长破解各种诡异的手法。

  谷梁一池前后一联系,立刻明白这穆承以为他俩一个是寒台寺派来的一个是谷梁家派来的,就严肃地点点头,“没错,你的事不太复杂,我和望望大师正好闲着,就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