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监控室
娜样的露珠2021-07-04 16:513,010

  诡异的气氛布满了整个城南警察局,被送往停尸间的尸体,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里竟然凭空消失了,门外站岗的一名警察根本没有离开过半步,中间也没有外人进去过,这无疑是个重磅炸弹,所有人的心里似乎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监控调出来了吗?可有发现?”审讯室里的中年男人其实是刑警队队长,全名陆军,为人耿直,不喜欢陪笑讨上司的欢心,被有心人算计,连降数级,后被发配到L市的警察局做了一名副所长,但人家以前毕竟干过刑警队队长,警察局里的一众人自然而然叫了他陆队,一旦他有一天官复原职,也有可能被提拔的机会,就连所长平日里见到陆军都会先给他打招呼。

  陆军在刑警队待过很长一段时间,遇到的奇闻怪事也比这些年轻警察多的多,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恢复镇定,并指挥别人去找线索,李可欣忍不住多看了陆军两眼,心生敬意。

  “我这就去监控室让王刚调监控。”年轻警察说完,余惊未了,却不敢忤逆陆军的意思,转身欲走,陆军同时站起了身,叫住了年轻警察,“等等,我跟你一起去,小刘,这里交给你了,我先过去悄悄情况。”

  陆军记起了这里还有李可欣的存在,走到一半,又回头冲着屋子里另外一个警察刘常春吩咐着,没了后顾之忧,陆军才重新离开了审讯室,门外等候他的年轻警察见他出来,立刻跟在他的身边一同出现在监控室里。

  “王刚,你把停尸间四周约二十分钟前后的监控全部调出来,陆队要看。”

  “好。”王刚点头,手上动作迅速,没过一会儿,陆军要的监控录像已经被手动调了出来,屋子里只有陆军,王刚,和陆军一起来的年轻警察沈小海,三个人全神贯注,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屏幕,这二十分钟里,停尸间四周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过,更没有可疑的事情发生过,停尸间门口,一个警察根本没有离开过,问题来了,为什么被送进去的尸体平白无故消失了呢?

  “这里有停尸间里面的监控吗?把它调出来。”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陆军仍然不死心,多少年未有的亢奋却被这一次的事件彻底激起,心里有一股冲动促使着一探究竟。

  “我试试。”停尸间四周的摄像头经常会坏,除了工作的时候出入,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自愿去那里,更没人自愿去换摄像头。

  早前有传闻,一个刚刚从警校毕业的大学生,上面为了给他锻炼胆量,特意让他去停尸间外面站岗一个月的夜班,起初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大学生从最初的担惊受怕到了后来的逐渐习惯,慢慢的不把这份锻炼当一回事,直到一天夜里,所有人全部回家,偌大的警察局里面只剩下他一个人,反正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起初并没有感觉到害怕,直到午夜12点钟声刚刚停下,一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停尸间的里面竟然有人在敲门,大学生以为是同行故意躲进那里吓唬他的,当时心里还挺乐的,觉得还有人愿意留下来陪他,为了装作不识破的恶作剧,他起先做出惊恐的怪叫,忽然一下子踹开了停尸间的大门,进去准备把那个恶作剧的人抓出来。但他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同行的身影,却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背对着他坐在地上的人,低垂着头似乎是在吃着什么,大学生凑近一看,那“人”竟然在吃人的手指……

  后来,人家都说那只是谣传,但在个人的心里面,早已经对停尸间发生了抵触。

  王刚操作了好一会,最终调出来的画面只是黑屏,跟他预料的一样,摄像头坏了。

  “陆队,抱歉,停尸间的摄像调不出来。”陆军也看到了,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起身离开了监控室。

  李可欣不在奢求这群人能放过她,在清醒的一刹那,她没死的消息没等她来得及高兴,杀人犯的罪名已经牢牢定故在她的身上,现在,人证物证聚在,她已经百口难辨。

  殷莉莉这招借刀杀人的手段果真是高。

  陆军走后没多久,刘常春按照审讯的流程走了一圈,李可欣也算配合,没过多久,审讯已经结束,门外有两个站岗的警察被刘常春叫进了屋里,随后把李可欣带去了牢狱里关了起来。

  “什么?你说亦邪消失了?”苗巫族中,屈指可数的大家族当属巫帮族,族中教众个个都算的上数一数二的高手,尤其是陈亦邪,最有厚望成为下一任巫帮族族长的人选之一,只是……长老孟存达收回放空的眼神,叹了一口气,派人苦寻数日的陈亦邪,竟然又去和那个女人见面了,难道,他真的做错了吗?如果回到以前,他不强迫他,会不会结局变得不一样呢?

  “长老,千真万确,等我追上陈护法之后,没来得及去靠近他身边,他已经跑出去挡住了殷莉莉的阴煞气源,而且属下感觉得到,殷莉莉那个女人的修为似乎比起以前不知强了多少倍,属下已不是她的对手了,所以特地回来禀告长老,由你定夺。”

  转身看了眼回来报备的人,孟存达听出了其中的蹊跷,“你说亦邪是跑出去挡住那个女人的阴煞气源,为什么?”

  “一个陌生女人,属下是第一次见过,怎么,长老的意思是?”能成为巫帮族里最有权威的五大长老之首孟存达身边的人物,拥有好的修为是一方面,另外,有一个机灵的脑子也是至关重要,孟存达的话语刚说出口,孙腾禹几乎猜出了接下来的任务了。

  “她死了吗?”

  “没死!”

  孟存达稍稍有些意外,一时半会有些猜测不透那个女人的手段,过去的一年里,那个女人虽被蜀山的一个修为极高的道士,破规利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将她压制在建峰大学里,希望她能改过自新,万万没有想到,她却利用那里的学生助她修行,眼下,那个被亦邪相救的女人并没有惨遭毒手,他一定要见上她一面。

  “腾禹,你去查一下那个女人的行踪,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把她带来巫帮族,我想见她。”

  “是。”

  李可欣做梦了,直白点说,她做的是噩梦,梦中,她似乎又回到了那天晚上的情景,殷莉莉阴狠的笑声不断回响在耳边,陈亦邪虚弱的躺在地上,眼神看着殷莉莉,分明是爱人间的凝视,为什么,她们会演变成背道而驰的“陌生人”?李可欣似乎看到了陈亦邪蠕动着嘴唇,无声的说出“我爱你”三个字。

  “相信你应该看出了端倪。”一声突兀的声音从半空传来,随着他的话音刚落,月光下的教学楼瞬间跌入无止境的黑影里,没过多久,一道亮光折射进来,像是利用一双无形的大手,硬生生的扯开无边的黑夜,似乎已经习惯了这黑夜,李可欣一时间又适应不了这道逐渐强大的白色光芒,双眼已经被刺激的睁不开,双手试图放在眼前挡住光芒,从白光的入口处,一个身穿黑色披风的高挑男人逐渐走近李可欣。

  过了好一会,李可欣才适应一切,她睁开眼的第一反应就是去寻找刚才说话的男人,陈亦邪并没有让他失望,站在她身边不远处的地方冲着她笑。

  “陈亦邪,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死了,连尸体都凭空消失了,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如果这样把他带回警察局给她作证,证明不是她杀了他,是不是就会被无罪释放了?

  心里盘算着有益的小九九,李可欣准备把陈亦邪诱哄回警察局,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打翻了她的念头。

  “我已经死了,我现在是存在你的梦里。”妈蛋,不坑爹能死。

  李可欣记得,以前听过老人说,人死了如果有什么未完的心愿,一定会托梦给亲人的,并让他们帮助其去完成,她李可欣又不是陈亦邪的亲人,现如今算是托了他的“鸿福”被警察认为是杀人犯了,就算他有什么未完的心愿,她也没办法去帮他完成。

  “没什么大事拜拜吧,后会无期。”见鬼本来就是件晦气的事,陈亦邪本身又是个晦气的人,李可欣觉得自己的心态极好。

  “等等。”陈亦邪叫住了转身就走的李可欣,低头沉思了片刻后似乎决定了什么,上前拦住了李可欣的去路,“其实,真正杀害我的人不是莉莉,更不是你,而你却因为我的事情牵连其中,是我的错,作为对你的补偿,我会把我剩余的修为全部传输给你,那样的话,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人不会伤害你一丝一毫。”

  陈亦邪剩余的时间不多了,他心里清楚,等到他把所有的修为全部给了李可欣,这个世界上可能再也没有他的存在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异之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异之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