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有泽2021-12-05 09:283,401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月既会西沉,人又何曾能够长久?

  武家大宅坐落在靠近镇中央的位置,考究的大门上嵌着两枚铜质的狮头门环。月光照在上面,门环就像被涂了一层淡淡的水银,散发着赏心悦目的光晕。

  武孝仁一身酒气,跌跌撞撞地来到门前。用力瞪起惺松的醉眼,他并没有看出这对门环哪里好看,而是觉得仿佛有无数枚门环在自己眼前摇晃。他在虚空中抓了好几次,都徒劳无功。直到身体不稳,跌靠在门上,才终于抓到了门环。

  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这个世上最幸运的人,不由得意地笑出了声。紧接着,就肆无忌惮地叩起门来:“开门!开门!快开门。”

  “来啦,来啦!轻着点儿,这是谁呀?使这么大的劲?”武家大宅的老管家蹇叔闻声一路小跑赶出来,开门一看见是武孝仁,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忙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哟,原来是大少爷。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套车去接你。”

  武孝仁本来就跟武兰荪憋了一肚子气,见蹇叔啰啰嗦嗦,便没好气地说:“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接什么?”

  蹇叔把他的包袱从肩上接过来,关切地问:“大少爷,你怎么喝成这样?”

  “良朋欢聚,免不了多喝几杯。”武孝仁含糊地应了一声。

  蹇叔叹了一口气:“你慢着点,我扶你回屋吧。”

  “不行。”武孝仁一摆手,欲挣脱蹇叔的搀扶,“我得……先给我爹请安。”

  蹇叔撵了几步,脸上露出一副担忧之色:“老爷要是见你喝了这么多酒,准得发脾气。”

  “这是规矩。不能坏。”武孝仁踉跄着朝武善铭的书房走去。

  “老爷在宴请客人。”蹇叔跟在武孝仁身旁,生怕他跌倒。

  “咱们家来客人了?”武孝仁停下脚步。

  “对呀,今儿个是中秋节。”蹇叔小心翼翼地提醒。

  “哟,对了,我刚才还说良朋欢聚呢,怎么这么一会儿就忘了?”武孝仁拍拍后脑勺,“蹇叔,我爹都请谁了。”

  蹇叔说:“大老爷、顾老爷,还有几位平日里常常往来的东家、掌柜,你都熟。只是还有一个洋人……连也是今天第一次才见到。”

  “你说咱家来了洋人?”武孝仁闻言一怔。

  “听说是从县里来的。”蹇叔点点头,“看穿着打扮……应该是个牧师。”

  “洋牧师?”武孝仁闻言,好像清醒了不少,他略一思忖便想起父亲答应给自己请西学老师的事,这个洋牧师搞不好就是自己日后的洋先生。想到这,武孝仁一扫心中的不快,脸上浮现出欣喜之态:“蹇叔,你先去忙吧,我过去看看。”

   “大少爷,你慢着点儿。”蹇叔望着武孝仁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餐厅里。武善铭和几个民团的商董正陪着英国牧师姚存义品尝着地道的“孔府菜”。

  武善铭五十多岁,一双乌黑的眸子炯炯有神,嘴唇上的八字胡须就跟着了墨一样漆黑发亮,全身上下自然而然地流露着一股威而不猛的气息。

  姚存义四十几岁,棕发碧眼,举止儒雅,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坐在武善铭左首那位红光满面的白发长者,是他的长兄武善元——兰荪和梅荪的父亲。武善元在武家镇可谓年高德劭,是位人人敬重的长者。

  武善元身边坐着一位黑黑胖胖的中年商人叫顾满仓,为人率直重义气。还有另外二、三个绅商在席间坐陪。众人说说笑笑,其乐融融,氛围很是愉悦。

  武善铭之所以把姚存义请到家里,完全是为了武孝仁。

  武孝仁虽从小受儒家经典启蒙,但长大后,通过阅读严复译述的西洋名著,以及社会上的舆论鼓噪,便认为西学优于国学,并对曾经学过的传统经典产生了怀疑和否定的态度,甚至在心里对他们不屑一顾。于是,就跟父亲提出要进西学堂读书的想法。

  武善铭深受晚清张之洞等洋务派人士“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观念的影响,虽然对儿子内心的真实想法并不了解,但对他醉心西学的态度还是极为支持。自己经商多年,交际广泛,听人说姚存义和另外几位外国牧师在峄县的修道院创办了一所西学堂,正在招收中国学生,于是,就借给着中秋节这个当口专程把姚存义请到家里。

  “姚牧师,这饭菜合您的胃口吗?”武善铭一脸笑意,客客气气地征询着姚存义对这桌饭食的意见。

  姚存义用一口流利的中文,彬彬有礼地答道:“能在镇长先生的家里品尝到这么丰盛可口的食物,是我莫大的荣幸。”

  “您太客气了。”武善铭指了指桌上的菜,“这孔府菜分做两类:一是宴会饮食。专为宴请上宾,婚丧喜寿而设;第二类就是咱们今天吃的,茄子、豆腐这些家常菜。姚牧师是贵客,本来应该用宴会饮食的规格款待,可您也知道,这几年饥荒连连,土匪又越闹越凶,想吃饱肚子都难,更别说是带点荤腥的了。姚牧师,您可千万别见怪。”

  姚存义微笑着:“孔子说,‘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能吃到这些,已经是仁慈的主在赐福给我们了。”

  顾满仓吃得津津有味,听姚存义说完,便用筷子点着桌上的菜说:“姚牧师说得对。这菜怎么了?我看呐,青菜、豆腐比大鱼大肉养人。我在家天天吃这个,你们看,这长出来的肉也没比谁少。”

  另一位长得瘦瘦的商董略带玩笑地说:“我说顾老弟,不管是谁,要是都能有你那样的饭量,就是顿顿喝凉水也保准能长肉。”

  在座的人都笑出了声,武善元也把目光转向顾满仓:“孔夫子还说,‘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今儿个,你可得悠着点儿了。”

  “老爷子,您就别跟着他们一起寒碜我了。”顾满仓嘿嘿笑道。

  众人又是哈哈一乐,武善铭刚想说什么,忽听门外传来武孝仁的喊声:“爹!爹!您是不是给我请洋教员了?”

  武善铭脸色微变,门 “咣当”一声被推开,武孝仁一身酒气地站在那。桌边的一干人等不约而同地朝他望去。

  武孝仁没意识到自己失态,踉跄着跨过门槛,把桌边的人挨个看了一圈,最后停在姚存义身边:“爹,这位就是您给我请的洋教员吧?”

  武善铭见儿子酒气熏天,一副醉醺醺的模样,眉头不由自主地锁在一起,面孔也渐渐板了起来。

  没等武善铭吭声,姚存义站起身,微笑着朝武孝仁伸手,态度温和地说:“你就是孝仁吧?我是James,中文名字——姚存义。很高兴认识你。”

  武孝仁不假思索地也伸出手跟姚存义握在一起:“姚先生,您……您好。”

  武善铭见武孝仁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一副没大没小的样子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此时又见他肆无忌惮地去跟姚存义握手,便再也忍无可忍,一拍桌子,怒喝道:“放肆!瞅瞅你这副德性,成何体统?”

  武孝仁一惊,忙松开手,酒也瞬间醒了许多。

  “姚牧师,您先坐。”武善铭站起身,冲姚存义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镇长先生,您这是……”姚存义已经看出武善铭要对武孝仁不利,显得有些迟疑。

  “我要教训教训这个不成气候的东西。”武善铭冷哼一声,怒气冲冲地朝武孝仁走去。

  “爹……”武孝仁见父亲一脸怒容朝自己走过来,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武善铭怒不可遏地指着武孝仁:“一进门就大呼小叫,口无遮拦,目无尊长。你说,这么多年的圣贤书难道都读到畜生肚子里去了吗?”

  武孝仁见父亲劈头盖脸一阵数落,不服气地辩解:“我是听您为我请了洋教员,一时高兴,才忍不住……”

  “住口!”武善铭没等儿子把话说完就喝斥道,“说,今天为什么喝这么多酒?”

  武孝仁偷偷朝饭桌上斜了一眼,见大伯武善元也在席间,便没提兰荪、梅荪兄弟二人的名字,而是随口说:“今天是中秋节,我跟两位友人咏月吟诗,一时兴起,就多喝了几杯。”

  “简直是狗屁道理。”武善铭冷哼一声,回头朝桌旁的众人望了一眼,“我们也是良朋欢聚,怎么没见有人喝成你这副丑态?”

  “爹,您怎么不讲道理?”武孝仁见父亲当着这么多人不给自己留一点情面,心里也是一阵不快。

  “我怎么不讲道理了?”武善铭冷笑一声。

  “我懒得跟您说。”武孝仁顶撞了一句,转身想离开。

  “站住!”武善铭勃然色变,“说我不讲道理?好,今天我就跟你好好讲讲道理。”

  “善铭大哥,算了吧。”顾满仓过来劝阻,“孝仁喝多了,说得都是醉话,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是啊,二弟,别跟孩子一般见识。”武善元也过来替武孝仁打圆场,“孝仁,快给你爹认个错,别惹他生气。”

  武孝仁见大伯也这么说,心里愈发地不痛快,不由抬高了声音说:“我根本就没错。”

  见儿子对长兄这副态度,武善铭的脸上更挂不住了,怒目喝道:“跟你大伯吼什么?我武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算了。孩子说得都是醉话,不要怪他。”武善元再次劝道。

  “兄长,这事你就别管了。今天我要让他知道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儿。”武善铭不顾武善元的劝阻,一把揪住武孝仁就往外走。屋里的人也只好跟着他们父子二人出门。武孝仁被父亲拎到外堂,正好撞见二弟武孝勇。

  “爹,大哥,你们这是怎么了?”武孝勇蓦然见到这副阵仗有些不知所措。

  “你回来的正好。”武善铭气喘吁吁地说,“你把全家上下,大大小小都给我叫到这儿来。”

  “爹,你这是要做什么?”

  “让你去你就去,哪儿那么多废话?”武善铭喝斥道。

  “诶。”武孝勇见父亲真动了肝火,也顾不上跟他说那名年轻土匪的事,就急急忙忙朝内院跑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华工军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华工军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